当前位置:疯狂的硬盘>第三五零章 老骚钓鱼

第三五零章 老骚钓鱼

本书:疯狂的硬盘  |  字数:5343  |  更新时间:

“真的假的?”梁小乐很是怀疑地看着老搔,一年前就被黑客窃走的东西,怎么可能再找回来呢。

“蛇有蛇道,狼有狼迹。”老搔笑着,“黑客做事最为小心,得手之后必会留上一手的。这事就交给我来办吧,保证给你把那证据找回来!”

这是行规,不说别人,就是胡一飞自己,当年他攻入孙佩佩邮箱时也做了备份的,不过他知道老搔这回的算盘怕是要落空了,那事是嗜血君主干的,这货现在蹲在班房里啃窝窝头呢,他就是想把证据交给老搔,怕是也有心无力了。事情过去了一年多,就是胡一飞自己做的备份,此时还能不能找到,都很难说呢。

胡一飞记得自己当时在孙佩佩的信箱留了言,让她堤防的,没想到最后还是被嗜血君主给得手了。这事情还真是有点曲折啊,嗜血君主已经受到了惩罚,连刑期都快满了,却让孙佩佩的官司至今都没有解决,而幕后雇佣黑客的锦星则更是一点责任都没有,至今逍遥快活,动不动还要“封杀”别人的演艺生涯。

“你别伤心了,回去等几天吧!”老搔看着孙佩佩,“等我拿回证据,让梁总再通知你!”

孙佩佩站起来,朝老搔鞠了一躬,“不管能不能找回证据,我都感谢你!”,说完,向三人示意后,便离开了办公室。

胡一飞摇头叹息,虽然他觉得打官司很可能无法解决这个问题,孙佩佩拖得起,菲戈娱乐也耗不起,如果圈内所有经纪人公司都是这么做的,那即便是打赢了,菲戈娱乐签下孙佩佩,也很可能成为了整个行业的公敌,会遭到集体封杀,但老搔既然要提出要试着去找回证据,胡一飞也不拦着。他想知道菲戈安全的招牌到底有多大威力,同时,他并不介意菲戈娱乐成为整个行业的公敌,让所谓的规则见鬼去吧,那是别人的规则,不是菲戈娱乐和菲戈安全的,对于菲戈安全和菲戈娱乐来说,内心深处的道德准则才是最重要的。

黑客是这个世界上最不讲规则的人,从胡一飞第一次出手制造关机风波开始,他的所有的行为,都只依从于自己内心的道德准则了,他的脚甚至都踏过了法律的约束,更不要提什么规则了。

老搔此时终于开始谈正事,跟梁小乐商量下季度的广告投放,不光是利安防的,还有其它四家安全企业的,全都委托老搔来谈,这些以前只会互相诋毁、恶语相向的竞争对手,在这件事上,倒是很难得地站在了同一阵营之内。

梁小乐有些为难,她的广告策划团队还保留着,但全部投入了海西演唱会的策划和推广之中,想抽调人手忙这几家的广告,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

“我就一句话,我们只信任菲戈娱乐,别的家就是倒贴钱给我们,我们也不会让他们做的,你看着办吧!”老搔往那一坐,耍起了无赖。

梁小乐无奈苦笑,只得点头道:“行,这个单子我接了,不过丑话我刚才也都说在前面了,到时候要是做不到你们预想的效果,可别怪我!”

“菲戈娱乐不行,别的更不行!”老搔往办公桌上探了探身子,“那这事就这么定了,回头我就让他们来签合同,顺便把材料、要求什么的都带过来。”

“行!”梁小乐笑着,“让他们派人过来吧!”,虽然菲戈娱乐人手不足,但可以外包给别的公司来做策划方案,最后由菲戈娱乐来审核就行了,梁小乐倒是不怕这个,顶多找个业内专业点的公司来做就是了,反正这些公司给的广告预算非常充足。

谈完这事,老搔就坐不住了,转身看着胡一飞,“小胡,事也谈完了,时间还早,要不去数据中心走一趟?”,他还想拉着梁小乐,看看能不能探出什么口风来,就又回身道:“梁总也去吧!”

梁小乐直摇头,“你们去吧,我就不去了,荒郊野外的,只有光秃秃的一个地基,有什么好看的!我就等你们回来吃晚饭就行了,为了感谢你的这个大单子,晚上请你吃海鲜大餐!”

老搔很失望,但也不好强拉着梁小乐去,只好放弃这个企图,怂恿着胡一飞赶紧出门。

梁小乐从公司调了台车给两人,两人直奔郊外,出城之后走了有近一个小时,才到了数据中心的建设工地。

正如梁小乐所说,工地光秃秃一片,刚铺完的水泥地在太阳光线的照射下,白花花一片,有些刺眼,工地旁边停着几辆车,拉来了专用的板材,正在卸货,看来很快就可以搭建数据中心的厂房了。旁边靠着的,是一座大型水电厂,电厂那边比数据中心的工地要忙了很多,他们正在加紧为这边修建一座专用的变电所。

老搔目测了一下这片水泥地的面积,大概有四万个平方,他心中快速推算,就知道菲戈安全这个数据中心的总容量,或许还要超过四十万台,老搔就鸡东了起来,我靠,大项目,肯定有大项目在背后运作着。

“需要多久能完成施工?”老搔问到。

“地基带墙体施工,再有三到四周就能完成,然后是加固,最后是制冷设备的安装,因为是多路施工,海西硬件配套设施的跟进速度也很快,如果不出意外,大概不到四个月,第一批容量就能顺利运转!”胡一飞看着工地,“不过后期还有很多工程要做,比如道路修建,园林规划。”

老搔心里迅速做出判断,四个月就要让第一批服务器投入运转,看来菲戈安全在抢时间啊,这个时间有些紧张了点,但在海西市行政系统的大力支持下,施工速度确实会比较快一些。老搔在那琢磨,为什么要限定在四个月内呢,菲戈安全在筹划四个月后搞什么大动作呢,还是其它方面有事情必须要求他在四个月内搞定数据中心的建设?

两人正在那里对工地指指点点,就匆匆上来一人,“胡总,不知道您要来,实在……”

胡一飞笑了笑,示意没事,“我就是随便来看看,希望没有打搅到你们的施工。”

“怎么会呢!不打搅,不打搅。”那人急忙摆手,有些拘束,他是海西市委托的施工单位的领导,本不用到工地来的,但被海西市市政斧一曰三查工程进度的架势给吓懵了,不得已,只能守在工地上,同时也就对工程的服务对象有些敬畏,他不知道胡一飞到底是何方神圣,能让市里对这个工程如此上心。那人做了个请的手势,“胡总要不要到工地看看,提一提要求。”

“不用了,有你这么敬业负责的领导,我对施工质量就放心了!”胡一飞笑着伸出手,“辛苦王总了,谢谢!”

“不辛苦,不辛苦!”王总赶紧笑着握手,“这都是职责所系!”

“施工速度很快,快得都出乎我的想象,呵呵,王总居功至伟!”胡一飞竖起个大拇指。

王总露出一脸喜色,这是成绩,不要客气,他道:“水泥地基需要整体施工,所以会慢一些,等墙体施工的时候,速度还能再快一些,大型的装吊设备今晚就能到达,我会安排工人进行三班倒,外围的加固地桩也会同时开始打桩浇筑。”

两人在王总的陪同下,在工地边看了有半个小时,然后返回了海西市,老搔此时更加确定菲戈安全是有个大项目在进行,他准备顺着四个月的这个期限仔细查一查,看看能不能得到什么线索。

刚进海西市,就接到了梁宗琦的电话,没有别的事,听说胡一飞到海西来了,梁宗琦要请客吃饭,顺便跟胡一飞见个面。

胡一飞不好推辞,挂了电话,他给梁小乐说了一声,便带着老搔奔吃饭的地方去了。

梁宗琦看到老搔,忙上前几步,“劳总,稀客!稀客!国内安全界最牛的技术总监大驾光临海西,真是海西的荣幸!”

“打住!打住!”老搔瞪起那双三角眼,“老梁,讽刺人可不带你这样的,在小胡面前这么说,你这是在打我的脸啊!”

“好好好,算我的错,我道歉!”梁宗琦呵呵笑着,也不生气,忙请两人进去。

“道歉没用,你得自罚三杯!”老搔恨恨咬牙,跟着胡一飞走了进去。

酒过三巡,梁宗琦才提起正事,问道:“小胡老总,你上次说的在线娱乐部门什么时候能到海西来?”

老搔一听,顿时撇下手里的猪蹄,竖起耳朵专心去听。

“下周会先派一个技术小组过来,至于其他的人员,要根据数据中心的建造情况,一步步转移过来!”胡一飞笑着,“我今天去看了,数据中心建造的速度很快。”

梁宗琦就是为这事来的,听到胡一飞这么说,心里就有底了,回去自己也好给堂兄交代,“那就好,我们这边等得都着急了,市长催问了好几次,办公场所也帮你们联系好了,现成的,装修好了,来了就能用,算是借给你们过渡用的。”

胡一飞本想拒绝,一想到公司也确实需要一个过渡用的办公场所,便也没有客气,“谢谢梁总了,你想的太周到了,我敬你一杯!”

酒席散了,老搔辍在后面,拽住梁宗琦悄声问道:“老梁,海西晚上有什么吃夜宵的地方吗?”

梁宗琦就知道老搔有事要找自己谈,“没喝好?呵呵,我知道几个不错的地方,要不我带你去?”

“不急,不急,我回酒店洗个澡,换身衣服再去!”老搔笑着,他找梁宗琦就是想问清楚一件事,菲戈在线娱乐整个部门都搬到海西来,到底是因为什么,来这边要做什么。

回到酒店,老搔便上了网,键入一个ip地址后,老搔进了一个黑乎乎的网络聊天室,此时聊天室有十来个人,正在闲扯。

“搔哥来了啊!”聊天室里的纷纷跟老搔打着招呼,“今天怎么有空来这里,有什么指示?”

“唔,给你们捎个信!”老搔说着。

“是不是哪位兄弟踩到雷了?”聊天室的人急忙问到,这个聊天室的人,大多是岸上的,但安全界和地下黑客不过是一线之隔,大家平时免不了岸上岸下地淌。这个聊天室,除了聊技术外,最重要的功能就是互通信息,没人会说自己干了什么岸下的活,但会说自己准备干什么岸上的活,牵扯到谁,谁的心里自然清楚。

“一年多前,有一个叫做孙佩佩的,她电子邮箱被黑了,现在这事有人要追究了!”老搔说着,把孙佩佩的电子邮箱地址发到了群里,“大家把消息传一下,告诉那个下手的人,现在想当污点证人还来得及,只要把当年的货吐出来就行!”

“哇,搔哥亲自来发布这消息,看来那追究的人肯定很厉害了?”

“不会是搔哥你亲自来追这事吧?”

聊天室的人顿时议论纷纷。

“不是我,但比我厉害百倍!”

“搔哥开什么玩笑,比你厉害百倍,那还是人吗?”

“对,搔哥你都已经是安全界最牛的技术总监了,国内除了黑老大外,绝对没人能比得上你了,难道说是黑老大亲自来追究这事吗?”有人问到。

聊天室里的人都是不信,一个破邮箱,能让黑老大出手?开玩笑!就这个聊天室里的人,加一块,也没有一个人值得黑老大亲自出马。再说了,就算是黑老大出手,也绝不可能查清楚一年前的事,这不是行不行的事,而是根本没有可能!

“我这么说一句吧,就是黑老大碰到此人,我保证他也得退避三舍!”

聊天室里的人直接惊呆,老搔平时说话虽然没个正经,但还不至于敢拿黑老大来开玩笑吧。妈的,这到底是何方神圣啊,竟然能让黑老大都不敢招惹,放眼国内,好像就找不到这样的人啊。何况,这得是要牛叉到何种程度,才能让一年前那么久远的事情被还原呢,能做到这点,那还是个人吗?

大家很怀疑,只是老搔亲自来传这个信,又由不得大家不信,有反应快的,就纷纷散了,决定把这个消息传一下,也不知道是哪个倒霉蛋干的,时隔一年多了被人追杀,估计也够他郁闷的。

有人还是不信,问道:“搔哥,你没喝多吧?真的假的啊,能有人把一年多前的事查出来?”

“老子是喝了,但绝没喝多!”老搔强调了一句,“你们不信,就等着看吧!反正在安全界,我还从没看到有什么事是他做不到的!”

“难道是狼蛛?”

聊天室里有人一下就猜到了这里,狼蛛是风头最劲超级狩猎者,这段时间连续狩猎两个黑客,更是将帕特里克这样的恐怖骇客斩于马下,如果是她出手的话,倒是有点可能。

“哼!”老搔冷笑一声,“怕是狼蛛自己,也不敢说帕特里克是她自己追踪到的吧!”

大家一下就听出这话里面的意思了,难道说,狼蛛狩猎帕特里克这件事,中间还有什么内幕不成?不会吧,那狼蛛已经跟zm打了个不分上下,如果真有人比狼蛛厉害,那岂不是比zm还厉害?

看老搔连续放出狠话,聊天室里的人心中生惧,再也无人怀疑,赶紧通过各自的圈子把这条消息传了出去。

老搔下线后的半个小时,这事就在整个国内地下黑客圈传开了,整个圈子被炸了个鸡飞狗跳,大家都很好奇,到底是谁要把一年多前的事查清楚,这么荒唐的事,竟然能够让国内安全界第一技术总监深信不疑。同时,大家也在拼命地进行回忆,想着这件事是不是跟自己有关,妈的,可千万别让自己成了那个倒霉蛋,那就实在是太杯具了。

半夜跟着梁宗琦又去喝了一顿,老搔把梁宗琦灌得够惨,但也没从对方口中得到什么具体的情报。

梁宗琦只知道菲戈安全的在线娱乐部门要到海西来,却不知道这个部门究竟过来究竟要做什么项目,他不关心这个,他只要把这个部门拉到海西来就行了。菲戈安全前面的两个部门都发了威,而且威力还非同小可,那么这个深藏闺中的在线娱乐部门,在酝酿了这么久之后,一定也不会让人失望的,出手肯定更要惊天动地才对!

老搔那点聪明劲,没用到技术上去真是可惜了,只是一点小小的线索,也让他猜了个**不离十,在线娱乐部门能做的事,有前途的,除了网络游戏外,也就是网络社交了,菲戈安全此前不出具体的产品,没有用户积累,那么网络社交这块基本可以排除了,剩下就是网络游戏了,但还是那句话,菲戈安全不出具体产品,那就剩下游戏引擎了。

“不会吧!”老搔的三角眼顿时瞪得溜圆,他被自己的推断给吓住了,他想不出什么样的游戏引擎,竟然需要如此庞大的服务器阵列来运行,这也太恐怖了吧!可老搔再也想不出别的事了,之前菲戈安全成立在线娱乐部门时,也曾说这个部门要研发新型游戏引擎,看来多半是真的了。

老搔借口尿遁,找了个地方,用电话把徐敏杰从床上拽了起来,把自己的推断做了个汇报。

“游戏引擎?”徐敏杰也是吓了一跳,从未听说过这么强大的游戏引擎啊。

“咱们现在怎么办?”老搔问到。

徐敏杰也发愁了,利安防的策略是步步紧跟菲戈安全,可再怎么说,利安防也是安全企业,总不能跟着菲戈安全去搞游戏吧,这有点不务正业啊。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