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疯狂的硬盘>第三四六章 举家搬迁

第三四六章 举家搬迁

本书:疯狂的硬盘  |  字数:4275  |  更新时间:

胡一飞的人还没在东阳落地,海西的官方媒体已经迫不及待宣布了这一消息:菲戈安全将在海西建造大型数据中心,投资总额约2亿美金。

东阳市的市长正在办公室喝茶,秘书跑进来向他汇报了这条消息。

“怎么回事?”市长眉头微皱。

“现在不清楚,我看到这条新闻,就赶紧来向您汇报了!”

市长琢磨了一会,站起来抓起桌上的电话,打给市政斧的办公室主任,“菲戈安全要把他们的数据中心建到海西去,这个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你去查一下!”

办公室主任得了令,迅速就去“查”了。等胡一飞到达公司的时候,菲戈安全已经成了赶集的菜市场,工商税务的大盖帽挤满了一楼大厅。

胡一飞吓了一跳,急忙喊老大。

老大正跟那帮大盖帽的理论呢,听到胡一飞的喊叫,就赶紧跑了过来,“二当家的,你回来得太及时了,也不知道是惹了哪路鬼,今天东阳市凡是能管着咱们的衙门全来了。”

“没说因为什么事?”胡一飞问到。

“没!”老大咬着牙,“来了就说要查咱们的帐、税情况,连环保局的都来了,要检测咱们的什么环境污染情况!”

胡一飞暗道邪门,这事有蹊跷啊,否则这些部门是绝不会组团过来的,他当下道:“你带他们到大会议室去,我们公司没有任何问题,让他们尽管查好了,我打个电话,把情况先搞清楚!”

老大应了一声,过去招呼那帮大盖帽的都上了二楼的会议室。

胡一飞站在那里想了一会,就拨给了高新区的那位副主任,“我是菲戈安全的小胡,公司今天来了很多个部门来检查,我想是不是我们哪里出什么问题了,主任你有没有听到什么消息?”

那副主任在电话里先是压低了声音,道:“你让我说什么好呢,平曰市里区里,都待你不薄,这么大的一个投资项目,你招呼都不打一个,就投到外地去了,你让市里怎么想?”,说完,副主任的口气就变得严峻了起来,“这事我也帮不了你,关键是你自己的态度!”

胡一飞还想问是谁在查菲戈安全,那边却已经“咯噔”一声挂了电话。收起电话,胡一飞心里有些恼火,他急匆匆回到东阳,就是要跟市里沟通这件事的,没想到这一下飞机,东阳就给自己来了一个大翻脸。当初这件事菲戈安全又不是没有跟市里反应过,催了好几次,可市里一点回应都没有,不反对,但也没见支持,再说了,菲戈安全是个企业,做出对企业生存和发展最有利于的选择,完全无可厚非。

“妈的!”胡一飞骂了一句,想着这件事该怎么来解决,梁小乐的电话就打了过来,接起来,还是是同一件事,菲戈娱乐此时也坐满了来检查工作、调查情况的差大爷。

听说菲戈安全这边也一样,梁小乐不无担心地问道:“出什么事了?一飞!”

“没什么事,我能搞定,你就安心在海西那边办你的事就行了!”胡一飞呵呵笑了两声,给梁小乐吃了颗定心丸。

“你先查清楚到底是什么事,晚点我再给你打电话,咱们商量个办法!”梁小乐嘱咐道。

“好,就这么办吧!”胡一飞说完,就挂了电话,朝楼上走去。

一上楼,谈判高手就凑了上来,“胡总,那些人都在会议室呢,你要不要过去一趟?”

“不去!”胡一飞毫不犹豫就拒绝了这个提议,别人上门找碴的,凭什么自己还要过去陪笑脸。

“现在快到下班的时间了,那是不是安排个晚饭什么的?”谈判高手又提议到。

“又没人请他们来!让他们赶紧查,查完给我走人!”胡一飞黑着脸,转身进了自己的办公室,他不想在这件事上多做纠缠,自己这一过去,倒显得自己心虚,有什么把柄似的。

平时,胡一飞该客套的时候也客套,需要虚伪的时候也会虚伪,但这个时候却绝不会,他有自己的原则,他的客气是建立在别人同样也对自己客气的基础上,你敬我一分,我便敬你十分,你看得起我,那该给你的尊重我全都会给你,现在你们上门来玩我,对不起,老子不奉陪!

菲戈安全做得一直都是暴利的买卖,从不缺钱,所以一些国内企业的猫腻全没有,不怕你抓把柄;而且菲戈安全也不是一年前的菲戈安全了,他在东阳的软件技术产业链中,处于极其上游的一环,下游根深蒂固,更有联想、利安防这样的支持者,牵一发动全局,如果不是对菲戈安全恨之入骨,是不会有人轻易来动他的。

胡一飞还生气的,是这事又跟菲戈娱乐有个屁的关系,你们不满意老子就尽管冲我来,迁怒于菲戈娱乐算怎么回事。

回到办公室,胡一飞越想越觉得气不顺,他终于明白把所有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的坏处了,于是就在心里就做了个决定。

下班的时候,菲戈安全的员工全都走了,胡一飞出门就直接下楼,连瞥都没瞥会议室一眼。

整个会议室里,就留下了一个行政部的经理在应付,熬到天黑,一群差大爷就有点饿得顶不住了,一看别人并没安排饭,自己也没查出什么毛病来,就只好灰溜溜地鸣金收兵,临走时说明天还来。

第二天早上,市长大人刚一上班,办公室主任就跑来请示了,“市长,按照您的吩咐,昨天已经派人去菲戈安全做了调查!”

“哦?”市长慢吞吞地坐到办公椅里,“他们怎么说的,到海西投建数据中心这件事,是真是假?究竟是因为什么啊,有没有挽回的可能?”

“啊……”办公室主任的汗顿时就出来了,我的神啊,自己竟然把老板的意思理解错误了,原来是让自己去落实事情的真假,自己却是去那个“查”,给菲戈安全发警告去了。

市长一皱眉,“啊什么啊,事情是不是属实,有这么难以启口吗?”

办公室主任的大腿莫名哆嗦了一下,这回闯大祸了,“是这样的,事情还没调查清楚!”

“没查清楚,那你来汇报什么来的?”市长非常不悦,“莫名其妙!”

办公室主任一想起今天那帮人还会去菲戈安全继续调查,就心急如非,想着赶紧脱身去弥补一下。正要走呢,市长的秘书走了进来,上前在市长耳边低低说了两句。

市长大人露出非常意外的表情,问道:“什么时候的事,怎么这么突然,到底是因为什么?”

秘书看了看办公室主任,没说话。

“你看他干什么!”市长拍了桌子,“到底是因为什么!”

秘书这才有些为难,道:“昨天主任派人去菲戈安全了解情况,可能闹了点误会,让菲戈安全误以为市里要对他展开调查,所以就……”

“你说说,究竟怎么回事!”市长大人一下站了起来,怒目而视。

办公室主任被瞧得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下面的人没理解我的意思,以为是让他们去查一查菲戈安全的经营状况……”

“随随便便就对一家奉公守法,对市里经济发展做出巨大贡献的企业展开调查,这是谁批准的?”市长怒不可遏,口水都快喷到办公室主任的脸上了,“你们的眼里,还有没有组织,还要不要原则?”

办公室主任任凭额上的冷汗直淌,也没敢去擦,连连道:“是我没有传达清楚市长的指示,我负全责,请市里处分我!”

“现在处分你有什么用!菲戈安全已经表态,要将公司迁往海西,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市长痛心疾首,恨不得吃了眼前的这个家伙,“意味着我们辛辛苦苦请来的一大批软件企业,会跟随着菲戈安全离开东阳,意味着市里的高新产业计划提前破产!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办公室主任唯唯诺诺,作为东阳市政斧的办公室主任,他自然明白菲戈安全的重要姓,所以昨天还特意嘱咐那些人不要有什么出格的举动,没想到菲戈安全竟然是一点气都不受,不爽了,直接就拍屁股走人,以前没见过这样的啊!

市长被气昏了头,在那里踱了两圈,道:“你马上到菲戈安全去,去找胡一飞,不管用什么办法,也必须把菲戈安全给我留下!”

“是,是是!”办公室主任忙不迭地点头,“请市长放心,我一定将功赎罪,挽回市里的损失!”,说完,夹着屁股一溜小跑地出了市长的办公室。

市长稳住自己的情绪,对秘书道:“晚上我要和胡一飞谈话,你安排一下!”

“是,我这就去安排!”秘书就要告退。

“等一等!”市长又喊住了他,道:“通知一下安全中心的惠总监,晚上让他也参加!”

秘书得了老板的命令,出门就去安排,他订好了晚上吃饭的地方,就给cobra打电话,让cobra约胡一飞晚上吃饭,却不提说市长的事,只是暗示了两句。挂了电话,秘书并不去联系胡一飞,市长说了是一回事,但他却不能真的以市长的名义去请胡一飞,万一给撅回来,让市长的脸往哪放,虽说胡一飞不可能拒绝,那也不能这么做。

办公室主任急匆匆赶往菲戈安全,进门就碰到了那群“差大爷”,主任真是气不打一处来,把市长骂自己的话全部奉送给了那些人,“你们眼里还有没有组织,有没有原则?谁批准你们来的!”

那帮人也挺冤,心说不就是你派我们来的嘛,但看办公室主任此时逮谁咬谁,跟得了狂犬病一样,也没敢还口,狗血淋头地撤退了。

拍拍胸脯,好歹把这口气顺过来,主任整理一下形容,过去问菲戈安全的接待员,“你们胡总在吗?我要见他!”

接待员小姐甜甜笑着,“不好意思,胡总不在公司,他去会见美国来的客人了!”

“那他什么时候能回来?你们能不能联系到他?”

接待员还是笑,“不好意思,这个联系不到,胡总有可能很快就回来了,也有可能需要两三个小时才能回来!”

换作平时,主任亲自上门,那就已经是天大的恩赐,你敢这样回答,就得着主任暴走变形吧,可今天主任也只好忍了,道:“那你们公司还有哪位负责人在?”

“孟总和凡总也一起去会见美国的客人了!”接待员顿了一下,“要不你请在楼上会客室等一会?”

主任摆了摆手,走到旁边的展厅里坐下,他决定就在这里等了,看胡一飞敢把自己晾多久。

公司没人来,前台的接待员就跟一位司机状的人在那里闲聊:“公司如果真的迁往海西,你准备怎么办,是辞职呢,还是一起过去?”

“我肯定去海西,不去就是傻子!”那司机突然压低了声音,“我听经理说的,刚才海西那边打来电话,说只要咱们公司肯过去,除了免费提供办公场所外,公司的员工,每人奖励一套海景大房!”

“不是吧!”接待员的声调就高了几度。

“千真万确!”那司机为了证明自己所说不假,道:“是海西市政斧办公室的主任打来的电话,姓区。”

接待员顿时眉飞色舞,问道:“那像咱俩这样的非技术工种,也能分到房子吗?”

“姓区的原话是,只要过去的正式员工,都有份!”那司机得意洋洋地甩了甩自己胸前的工牌,“那可是海景房啊,啧啧,我这辈子的梦想!”

“早上听到公司的决定,我还犹豫要不要辞职呢,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我也去海西!”接待员立刻就不犹豫了。

“其实昨天我都以为公司快不行了呢,谁知道‘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想要咱们的下家多了去,难怪胡总孟总平时说话办事那么硬气。”司机叮嘱那接待员,“这回我算是看清楚了,以后就是打死我,我也要赖在公司里,你也别犯糊涂!”

两人这边聊着天,那边办公室主任的肺都快气炸了,他把海西那位区主任的家人全都问候了一遍,狗曰的王八蛋,还搞海景房,一下就把筹码提到这么高,这不摆明了是趁火打劫,要挖东阳的墙角吗?

主任一边骂,一边暗道晦气,自己怎么这么倒霉,摊上了这个事,东阳又不靠海,自己到哪去曰鬼个海景房出来!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