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疯狂的硬盘>第三四四章 尘埃落定

第三四四章 尘埃落定

本书:疯狂的硬盘  |  字数:4329  |  更新时间:

“app联盟这边我倒是不担心,没有个一年半载的,我看是很难分出胜负来的,反倒是易软那边你们得早做准备,zm的下一个目标,很有可能就是企业虚拟网络的部署方案,在这个领域内,只要得到大多数安全企业们的支持,就会所向披靡!”胡一飞笑了笑,“一不小心,到手的市场份额就又得吐出去,更不要提你们那个企业软件定制平台的计划了。”

老搔跑来是替胡一飞担心的,现在让胡一飞这么一提醒,顿时是浑身一哆嗦,他发现最该担心的是自己才对。

利安防成立易软的目的,是为了建立企业软件定制平台,做一个直接面向终端的企业应用软件销售渠道,而达成这一切的前决条件,就是利安防必须要在企业虚拟网络部署市场上,占有极高的份额。如果zm也拿出同样方便易用的虚拟网络部署方案,之前那些在国内市场上已经被利安防逼到了山穷水尽、垂死挣扎地步的国际安全企业们,肯定会借机反扑的,要是利安防顶不住反扑,那所有的美好愿景,就都会化为泡影。

老搔顿时就坐不住了,赶紧起身告辞,他必须回去立刻想个对策出来。

到了第二天,老搔这个所谓的“内幕消息”,便世人皆知了。赛门铁壳正式发出公告,宣布退出app联盟,而在其后,威瑞信也表示正在考虑退出app联盟。

当初app联盟为了压制菲戈安全而招揽的三家安全企业,转眼就只剩下了迈克菲一家。在这段时间里,三家公司对于app联盟的贡献为零,而走的时候,赛门铁壳却带走了app联盟所有的藐杀病毒技术。

赛门铁壳的背信弃义,让乔不死暴跳如雷,甚至在公司的董事会上宣布要封杀赛门铁壳。

其实迈克菲也想走的,只是被赛门铁壳抢先一步罢了。作为竞争对手,迈克菲在市场份额、影响力方面,和赛门铁壳不相上下,多年来两家一直是针尖对麦芒的生死对手,此时迈克菲要是也跟着走的话,岂不是成了他赛门铁壳的跟屁虫吗?所以,迈克菲决定先留下再观察一段时间,反正zm的藐杀病毒方案还没做出来,等做出来后,自己再叛逃也来得及。

和菲戈安全数次交锋下来,这些安全大佬彻底看明白了,藐杀病毒是未来的安全趋势,这种趋势是无法抗拒的,因为藐杀病毒有着无法比拟的优势,首先,它能轻易就将用户从各种安全困扰中解放出来,其次,不消耗电脑本身的计算资源,最重要的是,安全企业再也不用担心自己的病毒库会被人攻击,也不会存在什么误杀事故。

与其与菲戈安全做那些无谓的抗争,还不如尽快拿出属于自己的藐杀病毒商用技术,再说了,玩黑心这一套,自己也不是菲戈安全的对手。

于是,赛门铁壳在退出app联盟后,就迅速与zm达成了合作,随即宣布将在月内就推出藐杀病毒产品。甚至是后续的市场推广预案,赛门铁壳也都已经做好了,届时使用老杀毒产品的用户,可以免费升级到藐杀病毒模式下,假如用户升级之前还有两个月的老产品使用期限,那么就会自动获得两个月藐杀病毒产品的使用权,期间如果用户不喜欢藐杀病毒产品的话,还可以再切换回老产品下。

不过,赛门铁壳相信用户只要体验过藐杀病毒,就绝不会再换回那老旧的病毒库杀毒模式下了。

赛门铁壳的一系列动作,也打消掉了整个业界对于zm的顾虑和不信任,正如寒号鸟所料,赛门铁壳之后,就陆续有七八家安全企业主动找上门来,要求和zm合作。

可惜的是,他们的步伐慢了一些,赛门铁壳为了确保自己的大佬地位,向zm提了一个要求,要求zm必须保证赛门铁壳在获得藐杀病毒技术方案上具有第一优先权,至少要比其它的企业提前两个月的时间获得最新的技术解决方案。

有这两个月的时间优势,赛门铁壳可以做很多的事情,不过好在藐杀病毒产品在欧美市场还属于是新生事物,赛门铁壳抢跑一步,却也未必就能领跑到终点,再说了,让赛门铁壳在前面帮大家探探路也好。

对于这条要求,寒号鸟二话没说就同意了,zm此番的目的是破冰,今后还有大批的项目要上马,也根本就不在乎藐杀病毒产品的小小得失。

得知此消息,迈克菲暗道侥幸,心说幸亏自己没有着急退出app联盟,不然自己从这边退出,到zm那边却被告知要比赛门铁壳晚两个月才能拿到技术,那岂不是大杯具了,自己想当跟屁虫都当不上,以后还怎么在群里混。

迈克菲因此打定主意,自己就算是耗,自己也要在app联盟里再呆够两个月。

时间过去一周,zm拿出了藐杀病毒模式的替代技术,原理跟菲戈安全的基本相似,不过在技术上又有很大的差别。由于时间的关系,zm这次也只是拿出了pc平台下的技术方案,至于智能手机平台下的方案则还需要一个月左右的时间,不过好在zm拿出的方案非常成熟,可以直接就投入到商用之中来。

赛门铁壳拿到zm的技术后,随即给这套技术起了个新名词,叫做“无忧杀毒”技术,号称是下一代的病毒防治的新标准、新趋势,并且隆重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从今曰起,安全界正式进入了无忧杀毒的新时代。

或许是上次吃了亏的缘故,赛门铁壳这次长了记姓,也不敢搞什么小动作了,只采取了稳扎稳打的宣传计划,换作是以前,怕是各种“抬高无忧杀毒、贬低藐杀病毒”的话已经满世界乱飞了。

和赛门铁壳一样忙活的,还有利安防。

利安防推出了自己的新合作策略,全面降低了藐杀病毒和虚拟网络部署方案的授权门槛,特别是在企业虚拟网络部署方案上,利安防甚至把利润降到了零水准,用最便宜的授权费用,来吸引别的安全企业加入自己的阵营。

老搔的想法很明确,就是赶在zm拿出替代技术之前,把所有一切能够争取到的人,都变成自己的同盟。

最近app联盟是天天吵翻,吵也就算了,关键是一吵完,都往菲戈安全这边打电话,搞得胡一飞不厌其烦,最后只好跟着梁小乐和狼蛛到海西来躲清静。梁小乐还是为了演唱会和转播的事到海西来,而狼蛛,则是受锦绣世界项目组的邀请,来出席一个什么庆功会,本想不来的,结果看那两人都来,便也跟着来了。

一落地,梁小乐立刻又被一群“三多经纪”给围上了,胡一飞有心上前护花,无奈是双拳难敌四手,好汉架不住人多,三下两下,反被推到了人群的外面。

往旁边一看,狼蛛估计也是被这场面给吓住了,有些花容失色,两人相对一眼,都是无奈苦笑。

胡一飞调侃了一句,“也不知道许三多经纪有没有跟到海西来?我一直都想问问他,上次他说包装你的事到底算不算数!”

两人正笑着呢,就见梁宗琦气喘吁吁地小跑了进来,看到两人,三步两步上前,道:“不好意思,来晚了,来晚了。你们来也不提前打个招呼,要不是听说有大群的娱乐经纪守在机场,我还不知道梁总要到海西来呢!”

梁宗琦事先并不知道这三人要来海西,半个小时前他听到别人的闲聊,才知道梁小乐要到海西来,于是急匆匆地赶来迎接,没想到竟是见到了胡一飞,心中更加高兴,道:“小胡老总你总算肯来海西了,我代表海西三百万人民欢迎你!”

“梁工你就不必客气了!”胡一飞指了指旁边那群经纪,笑道:“呶,海西人民已经热烈欢迎过了!”

梁宗琦一看,忙道:“闹哄哄的,这像什么样子,也影响别的乘客进出,我这就联系机场的安保!”,说完他拿起电话就开始拨号,等挂了电话,不到一分钟,过来七八个机场的内卫,这才把那群三多经纪给拽开了。

回海西的路上,梁宗琦一个劲地夸着菲戈安全,道:“赛门铁壳最近搞的那个什么‘无忧杀毒’,我看根本就是山寨版的藐杀病毒,太不像话了,也亏他们好意思拿出来宣传。不过,他们这一宣传,菲戈安全当时提出的藐杀病毒模式,就确确实实成为了安全界新的病毒防治标准。”

胡一飞笑着,“梁工说得对极了,赛门铁壳一宣传,利安防的幻影魔杀倒是卖脱销了。”,顿了一下,胡一飞又问道:“海西演唱会的门票销售情况如何?”

“销售的势头很不错!”梁宗琦急忙回答着,道:“最近几天,我们都是按照当时你制定的计划,在地下票务市场开始回收那些黑客组织手里的门票,按照原价的70%收,到现在已经基本全部收回来了。”,说到这里,梁宗琦的嘴巴都合不拢,他现在每天看到那些黑客在那里吐血甩票,就觉得心中大爽。

到了市里,安排住处的时候,梁宗琦自作聪明,将胡一飞二人仍然安排在原来的别墅,却把狼蛛的住所弄得很远,他觉得这样会降低胡一飞私会小情人的风险,免得闹出什么生活作风问题出来。

趁着梁小乐去参观狼蛛住所的工夫,胡一飞道:“听说最近网上有很多不利于海西的言论?”

梁宗琦顿时皱眉,气愤道:“也不知道是谁在背后捣鬼,到处煽风点火、造谣生事。”,门票的事,随着帕特里克的落网,已经是尘埃落定,可最近几天,网上妖风四起,今天是某游客在海西旅游挨宰,明天是海西黑社会横行,街头曰曰都有枪战,后天则又是海西爆发了莫名疫情。

“呵呵,你想一想,如果海西成为了国际姓的旅游娱乐大都市,谁最不乐意?”胡一飞笑了笑,又像是在说一件无关的事情,道:“我听人说,帕特里克有几个大客户,每年能给帕特里克贡献上亿的收入,啧啧,真是让人羡慕啊!”

梁宗琦很是纳闷,不知道胡一飞怎么突然又扯到帕特里克的身上去了,细一想,梁宗琦差点原地就蹦起来,他终于明白这一系列的事情是谁在背后搞鬼了。

海西的旅游资源非常丰富,而且地理位置又得天独厚,完全具备了成为国际旅游娱乐大都市的所有条件,可惜开发得晚,只是最近这几年才开始慢慢在国际上有了些知名度。而在海西周边,有一些小国,却是在二十年前就开始了这方面的运作,最开始是博彩业,后来再慢慢拓展到旅游、酒店、文化、娱乐等产业。

但是,不管再成熟的运作,也不可能弥补硬件条件上的差距,海西有着无与伦比的优势,又背靠国内这么大的一个市场,更加具有吸引力,随着海西的崛起,周边原本一些小有名气的地方,便开始慢慢没落了。

大概很少会有人把帕克里克攻击海西的事情,跟帕特里克的客户联系在一起,要不是胡一飞的提醒,梁宗琦怕是至死也不会明白针对海西的这股妖风到底是从何而来。

胡一飞看梁宗琦那样子,就知道他应该是想到了答案,这个答案,胡一飞以前其实也没有想到。

帕特里克落网后,向荷兰当局提了一个要求,他要知道自己到底是在哪个环节出了问题,才会导致形迹曝光,他是事件的当事人,自然不相信外界公布的那两个答案,他知道事情的背后肯定还有另外一位高手在运作,如果荷兰不能给他一个完美的解释,他就拒不合作,也不会认罪的。

这个要求从荷兰辗转又回到了狼蛛这里,狼蛛也提了一个问题作为交换,那就是要帕特里克说出攻击海西的原因。

“小胡老总,我还有点公事要做,就先走了!”梁宗琦当即提出告辞,“明天晚上项目组的宴会,请你一定赏光参加,到时候我来接你!”

“好的!”胡一飞笑着,看梁宗琦离开。

夜里,海西市警方突然行动,一举敲掉了隐藏在海西市的多个地下赌场,而这些赌场,全部都跟周边一个小国的大型博彩集团有关联。

随后,一波毫无征兆的网络攻击,席卷了海西周边多个旅游城市,在突如其来的攻击狂潮面前,这些城市的网络还未来得及进行抵抗,就瞬间陷入了瘫痪之中,一切依靠于网络的服务,全部终止。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