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疯狂的硬盘>第三四三章 养虎为益

第三四三章 养虎为益

本书:疯狂的硬盘  |  字数:4452  |  更新时间:

这个发现,迅速传播至安全界的每一个角落,所有的人都在议论,狼蛛俨然已经成为了安全界的头号狩猎者。

zm无疑成为了大杯具,他们当初决定追杀帕特里克,可没想着要跟谁来比赛,根本没有这个必要呐,zm的实力已经强大到无需用什么战绩来证明了,可现在呢,这个原本不需要证明的证明,竟然证失误了,一个半路跳出来的狼蛛竟让抢了zm的所有风光,还害得zm成了所有人嘲笑的对象。

“妈的,这明明就是两件事!”2号在会议室里咆哮,“硬是把两件不相关的事往一块扯,让我知道是谁在背后煽风点火,老子踹死他!”

“蛋定!蛋定!”寒号鸟出生安抚快发疯的2号,“照我看,这帮人就是嫉妒我们zm,所以才硬把这两件事往一块,整出个什么谁先谁后的是非出来,这是好事……”

会议室的人集体吐血,我艹,20的思维还不是一般得强悍,回回都是好事,好像他那里就没过坏事。

“一句话,不遭人嫉是庸才!”寒号鸟不屑地道:“zm是业内最领先的技术组织,从前、现在、将来,一直都是,如果我们不遭人嫉恨的话,那才是怪事。一点点的小火花,都能让那帮人搔情不已,真正可怜的人,就是这些看笑话说风凉话的人,凡是真正的行家,都知道这两件事之间根本没有联系,纯属巧合罢了,我们走自己的路,让那帮人去咬吧!”

“我们zm什么时候受过这鸟气!”2号犹自喋喋不休,“这才刚一走到明面上,就得让这些人指指点点,妈的,很不爽!”

“那就让他们闭嘴好了!”寒号鸟呵呵笑了两声,不阴不阳道:“谁先谁后有什么关系呢,关键是看谁能拿到那笔悬赏,悬赏一落地,是非也就终止了!”

2号当即就明白了,道:“靠,这事我现在就去办!”,zm只要吭一声,那些银行家就得慎重掂量一番,看把悬赏送给谁才是正确的。

1号不放心,专门嘱咐了一句,“现在是我们正式进军安全界的关键时刻,你不要节外生枝!”

“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办!”2号应着。

“20,你说说现在的情况吧!”1号点名让寒号鸟发言。

“我们的公告发出去有两天了,可能是大家都比较害羞吧,到目前为止,他们还都不好意思上门来跟咱们谈合作的事。”寒号鸟嘎嘎笑着,“不过,有一家公司,倒是非常坚决地要求跟我们合作。”

“哦?是谁?”1号问到。

会议室的人都想知道是谁,妈的,总算是有个明白人啊。

“是赛门铁壳!”寒号鸟道出答案,“他们表示会立刻退出app联盟,转而跟我们合作!”

zm的人齐齐“哦”了一声,他们一点也不意外,在zm看来,只要自己振臂一呼,那不管是谁,就算是赛门铁壳的老娘,他也得积极响应才对,现在只来了赛门铁壳一家,这已经是很不正常了,太差劲了。

“万事开头难!虽然现在只有赛门铁壳一家,但只要开了这个头,我们zm进军安全界的事,就算是成功了一大半!”寒号鸟倒是非常乐观,他更看重的是这件事的意义,换了以前,zm就算喊破嗓子,也绝不会有一人敢上门来寻求合作的,而现在,赛门铁克来了,从这个角度讲,自己模仿追随菲戈安全的策略已然是成功了。

1号也是大为振奋,“技术这边怎么样,什么时候可以拿出藐杀病毒的技术?”

“可能还需要一周左右的时间!”寒号鸟最不担心的就是技术,zm或许会缺别的东西,但从不缺技术,即便是缺,也是是因为他们不想去做罢了。

“和赛门铁克的合作,必须谈下来,他们提出的一切条件,都可以满足!”1号也是个非常有魄力的人,当机立断就作出了决定。

“我会的!”寒号鸟笑着。

zm会议结束后不久,瑞士银行就宣布要将自己开出的悬赏给予zm和荷兰警方,没有说是什么理由,但这相当于是表示自己只承认zm追踪到帕特里克的这一事实。

随后,又跳出七八家银行来,纷纷做出同样的表态,不管安全界的态度是什么,反正现在银行界的态度已经是相当明确了,帕特里克就是zm追踪到的,跟狼蛛无关。

zm此时玩了非常漂亮的一手,他在自己的网站放出声明,称zm是安全组织,狩猎帕特里克、维护金融安全是zm的份内职责,所以,zm决定要替银行将这笔钱捐给慈善机构,以期望能帮助到更多的人。

这个消息被媒体们一报道,zm在公众心里就真的成为了一个名副其实的安全组织。不管zm以前做过什么,至少大家都没有见过有什么黑客组织会出来捐钱吧,一个都没有,黑客组织天生就是卷钱的,再说了,zm以前的那些破事,也只有安全界的人才知道。

zm的声明放出去后,没有招来更多的合作伙伴,倒是有不少不清楚zm底细的慈善基金找上门来了,他们根本就不想知道zm以前都做过什么,他们只知道,3亿美金的悬赏,至少能有一半会落到zm的头上,这么大的一笔善款,自己可一定要争取到手才行。

“可惜啊!这么大的一笔钱,最后竟然成了荷兰警察的福利。”胡一飞在办公桌前发着感慨,“zm不厚道,怎么说也要大家均分嘛,帕特里克又不是他一家抓到的!”

狼蛛坐在办公室里的沙发上喝着茶,淡淡笑了笑,“zm是有些不厚道,真正抓住帕特里克的人,并不是他们!”

胡一飞摇了摇头,笑道:“我可不敢贪这个功劳,我很清楚自己的水平,就算我能骗得了帕特里克,但也绝对不可能这么快就追踪到他。”

狼蛛兴致不是很高,笑了笑,继续喝茶。

胡一飞以为狼蛛是因为这件事生气呢,就道:“对了,梁工昨晚给我打电话,说是要结算你的报酬,他让我问你想要用什么样的方式来结算。海西这次很大方,给你的报酬可是不低,有三百万!”

狼蛛“唔”了一声,又不作声了。

胡一飞这下就纳了闷,心说狼蛛不会真的看上那笔悬赏了吧,或者是她很看重那个头号狩猎者的名头?

狼蛛做在那里想着心事,她没看上钱,也没看上名,在她看来,这些都应该是二当家的才对,她是在想另外一件事,自从被爆出和zm同时狩猎到帕特里克后,老师斯帕克对她的态度就有些奇怪,不冷不热的,完全不像以前那样了。今天早上她去看斯帕克的博客,更是发现上面更新了一篇博文,斯帕克亲自撰文发表声明,称狼蛛并不是他的徒弟,两人只是见过几次面的交情罢了。

这意思还不明显吗?就是说狼蛛以前根本就是在假冒他斯帕克的名头招摇撞骗!

狼蛛非常伤心,她心中对斯帕克一直是非常崇敬的,因为是斯帕克让她接触到了狩猎者这个神秘的职业,并带她入行的,而且斯帕克还狩猎过五个超级骇客,是这个世界上最有实力的狩猎者,这也是别的狩猎者所无法企及的。

可狼蛛没有想到,斯帕克会那么在乎这个头号狩猎者的虚名,其实他现在根本就不需要用这些虚名来证明自己的成功,却依然看不透名利二字,这个伟大形象的背后,也有着不完美的一面。

换了是别人,或许斯帕克还可以接受,实在憋不出,那就嫉恨地说上几句酸话,可这个人是自己的徒弟,斯帕克就觉得无法忍受了,他非但没有觉得这是一件很骄傲和欣慰的事情,反而觉得自己受到了一种羞辱。

“二当家的,我想问你一个问题!”狼蛛突然看着胡一飞,“你狩猎帕特里克到底是为了什么?”

“为了什么?”胡一飞笑了起来,想了片刻,道:“为了还梁宗琦一个人情,因为是他帮小乐的公司拿到了演唱会的承办权;也为了对自己负责,因为黑客组织手里的票,是我放出去的!”

“没有别的了吗?”狼蛛盯着胡一飞的眼睛。

胡一飞摇摇头,摊开双手,“你认为我为了什么呢?”

狼蛛收回了自己的目光,胡一飞没有撒谎的必要,如果他真的要想获取名利,就不会将这个功劳让给自己和zm了,至于后来出现的谁先谁后的问题,那完全就是一种巧合,谁也没想到帕特里克会同时犯下两个低级的错误!

狼蛛叹了口气,在心里对胡一飞和斯帕克做着对比,其实胡一飞也不是那么完美,为了抓到帕特里克,他不是也对那些无辜的购票者下手了吗。可狼蛛觉得自己非但没有因此厌恶胡一飞,反而非常理解他,至于为什么,狼蛛自己也说不清,或许是因为胡一飞的坦诚吧,至少他敢作敢当、坦坦荡荡,他所作的一切,不是说为了要给自己去争取什么,所有的风光都给了别人,而他只是一个暗地里的恶人。

“就算是个恶人,那他也是真实的。”,狼蛛在心里这么说着,她觉得自己现在越来越愿意把二当家往最好的方向去想。

胡一飞感觉狼蛛今天的情绪很不对劲,正想要追问呢,就传来了敲门声,老搔笑呵呵地探出个头来,“小胡老总,你忙着呢?”

“劳总有事?快进来坐吧!”胡一飞只好放弃了继续追问的事,起身招呼老搔。

狼蛛看有人来,便起身告辞,说是要去菲戈娱乐。

“我得到个消息,就赶过来通知你!”老搔顾不得坐下,就急急说道:“赛门铁壳准备退出app联盟,去和zm合作。”

胡一飞并没有多大的意外,他多少明白赛门铁壳的想法,上次的“误杀门”事件,自己让赛门铁壳狠狠栽了个跟头,为了保住自己的利益,他们可以暂时求和,向你割地赔款,但这位真正的江湖大佬绝不会容忍你永远在他头上作威作福。

之前是没有选择,因为只有菲戈安全懂藐杀病毒的技术,大家表面和气,暗地里早就是水火不容了,现在多了zm这个选择,赛门铁壳当然是迫不及待地就投靠了过去,他们甚至恨不得立刻就掐死菲戈安全呢。

“app联盟我看是有点玄了!”老搔说出了自己的担忧,“如果app撑不住的话,那咱们之前的所有努力就白费了,藐杀病毒的标准怕是要被zm给抢去!”

“我看没有那么悲观!”胡一飞笑着,“zm选择的合作对象,都是安全企业,现在移动互联网的战争才刚刚开打,交手都还没交手呢,手机企业怎么可能轻易就把安全的命根子交到安全企业手里的,至少得厮杀一番才行。zm现在就算拉拢到赛门铁壳,造出个新标准,我看这些手机企业未必就会采用,他们顶多也就是按照传统杀毒的销售模式去做,搞一个山寨版的幻影魔杀出来!”

“那我们是不是要采取点什么手段?”老搔问到。

胡一飞摆了摆手,笑道:“手段肯定是要用的,但不是现在,至少要让zm那边的阵容强大一些,看起来像那么一回事了,我们再出手。如果对手太弱的话,又怎么能显出咱们对于手机企业的重要姓呢!”

老搔一下就明白了,胡一飞这是在坐等筹码啊,他银笑着竖起大拇指,“高,实在是高,你都高死我了!”

以前,这个地盘全是菲戈安全和利安防的,现在zm来抢地盘,这肯定是一件坏事,但却未必全是坏事,因为菲戈安全和利安防的这块地盘,它是个小地盘,是手机企业施舍给他们的,说到底,这地盘是手机企业的,如果人家不同意搞安全标准这个事,那这块地盘也就不存在了。所以现在zm来抢地盘,第一个应该紧张的,是app联盟的那些手机企业才对。

这些手机企业就好比是猎人,而zm是豺狼,菲戈安全则是那杆洋枪,猎人想斗豺狼,没有枪是不行的,豺狼越凶,枪的重要姓就越明显。以前没有豺狼,那人家用不用你这杆枪,就得看心情了,想用的话,就放两枪听个响,不想用,就存起来任你生锈。

之前那些手机企业之所以敢抻着菲戈安全,也正是因为如此,他们不是不想做安全标准这件事了,只是没有豺狼,那这事就既可以缓做,也可以快做。只有等你耗不起了,喊着说自己不玩的时候,人家才会稍微重视一些,给你点甜头,让你陪着人家继续往下耗。猎人怎么可以没有枪呢,哪怕没豺狼,那也得擦一擦,不能让枪彻底废掉了。

胡一飞现在的策略,就是把豺狼养凶一点、养大一点,到时候看你们这群王八蛋来不来擦枪,不擦得精细点,老子就不给你开火!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