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疯狂的硬盘>第三四二章 真正头号

第三四二章 真正头号

本书:疯狂的硬盘  |  字数:5207  |  更新时间:

3亿美金的悬赏,难怪荷兰的警方和国安会大打出手。

这两家的各执一词,彻底搅动了所有人的神经。媒体们关心的,是帕特里克否真的落网了,3亿美金的悬赏到底花落谁家;而在安全界的眼中,这事更像是zm和狩猎者狼蛛之间的一场战争。

帕特里克出道以来,一直都安然无恙,谁也拿他没有办法,也不敢轻易去动他,而只是在一夜之间,这位可以撼动地球的超级骇客竟然遭到了zm和狩猎者狼蛛的双重绞杀,不用想大家也知道,这事肯定有内幕,而最大的可能,就是zm和狼蛛在暗中较量,而帕特里克这个倒霉蛋,自然成为了人家争斗的牺牲品和赌注。

这真是强中更有强中手啊,在金融界里,只要提起帕特里克这个名字,绝对能把银行家的前列腺炎吓复发了,可谁能想得到,帕特里克这一等一的强人,最后竟是这么个下场。

狼蛛的背景资料迅速被人搜寻了出来,不少人这才知道狼蛛的风光,前不久思科的设备遭到攻击,狼蛛只用24小时的时间就逮住了病毒作者,实力之强,可想而知,难怪能狩猎到帕特里克。

大家纷纷看好狼蛛,认为她很有可能成为有史以来第二个打zm脸成功的人。

zm在圈里横行了这么多年,期间除了一个“zm=杂毛”外,就再没有人去挑战过zm的权威了,所以大家早都憋了劲想看zm的笑话,甚至还有人天天都在咒zm栽个大跟头,可惜的是,zm实在是太彪悍了,大家都想让别人去挑战,而自己看热闹,所以这个“心愿”也就一直没能实现。

现在可好,终于又跳出个人来向zm挑战了,一时之间安全界就如开了锅的水,沸腾不止。上次zm=杂毛跳出来,只是个马甲,大家谁也不知道他究竟是谁,没有内幕消息,自然就热闹不起来;而这次狼蛛不同,她是名副其实的狩猎者,是斯帕克的高徒,这等于是正面向zm发出了挑战,把事情摆到台面上了。

安全界的媒体集体涌往荷兰,只是他们可没工夫去断荷兰警方和国安的这场口水官司,他们根本就不问是谁先抓住了帕特里克,则是集体要求这两家拿出证据,来证明zm和狼蛛究竟是谁先揪出了帕特里克。

与此同时,荷兰收到二十多个国家的引渡要求,各个都称帕特里克在自己的国家犯下了滔天大罪,要将其引渡过来受审。有的还称帕特里克是自己国家的公民,担心在荷兰会遭到不公平审理,要求弄回来由自己来审理。

想争的帕特里克的人,不止是荷兰的警方和国安,可以说,谁都想将他弄到自己的地盘上去,这家伙是金融骇客不假,但同时也是一件杀伤姓极大的武器,威力丝毫不逊于100颗原子弹同时爆炸,炸不翻地球,也能将地球震三颤。

一句话,掌握了帕特里克,立刻就能从无核国升级为核武器大国,今后在地球上放个屁,也能硬气几分,搞不好联合国安理会都得卖给你面子。

消息传回来,狼蛛第一个感到不可思议,她没想到事情会巧到如此地步,zm竟然和自己在同一时间狩猎到了帕特里克。

狼蛛是超级狩猎者,而狩猎者服务的对象,就是各个国家的网络安全部门。帕特里克今天一上线,狼蛛就迅速确定了其物理位置,是在荷兰,狼蛛于是通过狩猎者的渠道,通知了荷兰的国家安全部门。

帕特里克在七十多个国家的国家安全黑名单上,都是一等通缉人物,荷兰国家安全部门接到狼蛛的线报,哪敢怠慢,第一时间就杀了过去,可惜他们太讲究低调了,只派了两个人,结果让人多势众的警察部队给欺负了,不过好在帕特里克没落在外人手里。

梁宗琦得知帕特里克落网,第一时间向自己的堂兄市长做了汇报,之后嘴巴就没合拢过,见谁都是笑呵呵的,他太鸡动了,搞掉了帕特里克,那些屯票的黑客组织此时怕是已经胆寒心惊了吧,用不了多久,他们就得把票都乖乖吐出来,到时候不用自己清场,那帮人也会知难而退的。

“狼蛛还真是了得啊!”梁宗琦发着感慨,心说这狼蛛哪里是斯帕克的徒弟,我看斯帕克是狼蛛徒弟还差不多,一出手就让帕特里克落网,这回世界头号狩猎者的称号,肯定是狼蛛的了,绝对没跑。

这么一想,梁宗琦又觉得胡一飞太妈的的英明了,当时他把还是狩猎者新人的狼蛛请来,连自己都不是很看好,结果就是这个新人,愣是绊倒了谁也不敢惹的老刺猬。

梁宗琦敲门进了狼蛛的办公室,笑道:“宋小姐,恭喜恭喜,以后你就是世界头号狩猎者了!”

狼蛛眉头微蹙,道:“梁工,你不要开我的玩笑了!”,这回狩猎帕特里克实在是太容易了,随便一个超级狩猎者都能做到,所以狼蛛并没有多大的兴奋和成就感。

“市长晚上要宴请网络部的全体同仁,为咱们庆功,他说一定要特别感谢一下宋小姐你!”梁宗琦呵呵笑着,“你可是帮海西解决了一个很头痛的问题。”

狼蛛并不习惯这吃吃喝喝的一套,道:“帕特里克现在已经落网,我想今天就回东阳去!”

“这怎么能行呢!”梁宗琦当时就急了,“不管怎么着,也得给我们一个表达谢意的机会!”

“真的不必了,梁工!”狼蛛再次婉拒,她现在唯一的念头,就是去找二当家的,让他帮自己解开这满脑子的疑问,为什么二当家能提前预知帕特里克的行踪,为什么zm会在同一时间狩猎帕特里克,这一切,只有二当家才能解开,“其实你们真正应该感谢的,是菲戈安全的胡总,要不是他将帕特里克的行踪告诉了我,我不可能提前做好部署的。”

“呃……”梁宗琦的下巴当时就掉了下来,愣在了那里。

狼蛛歉意得看了看梁宗琦,道:“去东阳的机票我已经订好了,很抱歉不能去参加晚宴了,请代我向市长先生致歉。”,说完,狼蛛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就出了办公室。

梁宗琦这才回过神来,从后面追上,“宋小姐,我送你!”

梁宗琦也不是傻子,狼蛛那么一说,他立刻就想到是售票网站的事故跟胡一飞有关,这事狼蛛或许还不敢确定,但梁宗琦却敢确定,而且是百分百地确定。胡一飞当时曾说过,如果让他自己来海西的话,可能就无法抓住帕特里克,这句话应该就是针对这件事讲的,因为如果在项目组,你的每一项行动,都必须向项目组汇报并且备案,那样的话,胡一飞是绝不敢拿门票预售来搞事的,这等于是把自己的把柄送给了项目组,今后你永远都得被人捏着尾巴。只有不参与到这件事中来,才可以放开手脚去干。

“妈的,胡一飞这小子可真舍得下本!”

梁宗琦不知道该用个什么词来形容胡一飞了,在看他来,胡一飞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捧红自己的小情人狼蛛,他让狼蛛到海西来狩猎帕特里克,而自己却在暗地里把脏活累活全干了,最后功劳全是狼蛛的,还真是痴心绝对啊。换了是自己,就做不出这样的事来,就算是自己想做,也没那有那狩猎帕特里克的实力啊。

到了此刻,梁宗琦才明白,谁才是这个世界上真正的头号狩猎者,原来那个人自己早就认识和领教过了,他心里顿时后悔万分,自己当初真是瞎了眼,竟然把胡一飞给赶跑了,要不是那个波折,帕特里克早就完蛋了,自己也不用白白被帕特里克折磨了一个月。

把狼蛛送到了机场,梁宗琦才往回走,路上他一直在想一个问题,胡一飞搞出那个售票的事故,到底跟狩猎帕特里克之间有什么联系呢?

琢磨了一路,可梁宗琦也没想不通这两者之间有何关联,最后只得放弃,他心说这差距就是差距,人家明明留了个破绽给自己,可自己仍然想不明白,不过也对,如果自己都能想通这其中的诀窍,那岂不是自己就能狩猎到帕特里克了吗?

狼蛛到达东阳的时候,胡一飞和老大正带领着菲戈安全足球队在体育中心和市少年足球队搞对抗呢,场面是凄惨,老大累得两腿直哆嗦,气喘如牛,在场上纯属就是个累赘,他倒是想下场休息,可教练是胡一飞,死活就是不提换人的事。比分更丢人,0:5。

球场的半边看台上,横七竖八坐了菲戈安全的几十号员工,一个个顿足捶胸,大骂场上的臭脚给公司丢人,不加油也就算了,还高喊着“下课!”。

终场哨子一响,老大终于解放了,冲着那群小孩放狠话,“小样,别得意,有本事跟我挑fifa,我一个人干翻你们十一个!”

胡一飞此时笑呵呵上前,对那少年队的队长道:“兄弟,下周再来一场?”

那小孩很是不屑,扬头道:“不来,我们的水平都让你们给带臭了!”

其他的几个球员,此时让场边的“观众”围着骂,个个狗血淋头的。

老大好歹挪到了胡一飞跟前,道:“二当家的,下次可千万再别拉我来搞这个事了,这就是花钱受虐,我是真受不了了,腿都跑断了!”

胡一飞拍拍老大的肩膀,坏笑道:“下次你当教练,来不来?”

老大立时斩钉截铁道:“来,不来是孙子!”,说着话,他的三角眼就开始四处踅摸了,琢磨到时候自己要把谁派上场去遛遛,胡一飞肯定是少不了的,非把这小子的腿给他遛细了不可。

这一踅摸,老大就看到了远处的狼蛛,道:“二当家你看,天琢回来了!”

胡一飞顺着老大所指看过去,就看到了狼蛛,笑着摆了摆手,回头冲那群还在开批斗会的家伙喊道:“散了散了,今天凡是上场的,明天可以不来公司上班!”

这一下,那些喊着下课的人,又恨自己没上场去展示一把臭脚。

等把这群人都打发了,胡一飞这才过去和狼蛛汇合,笑着问道:“怎么样?抓到了?”

胡一飞只负责设局,至于最后能不能抓到帕特里克,那就只能听天由命了。论到狩猎追踪,胡一飞知道自己肯定比不过狼蛛,而论到银行系统上的追踪能力,自己完全不是帕特里克的对手,所以把局设好之后,他便不再关心那边的进展了,今天他又忙着踢球,是以到现在,他还不知道帕特里克落网的消息呢。

狼蛛点了点头,“二当家的,我有些问题想要问你!”

胡一飞这才松了口气,狩猎帕特里克这种高手,你只有一次出手的机会,要是错过了,等待你的就会是无休无止的报复,万幸,自己成功了。胡一飞笑着拽了拽自己的球衣,“我知道你要问这些,不过你得让我先洗个澡,你回公司,或者去找小乐,我弄好之后去找你!”

“好吧!”狼蛛只好点头,想了一下,道:“我去找小乐!”

洗完澡,在菲戈娱乐,胡一飞听狼蛛说了荷兰警方和国安的事,不禁笑出声来,暗道帕特里克还真是倒霉催的。胡一飞之前为了确保能够揪出帕特里克,所以就弄了个双保险,一是把帕特里克引到荷兰的那台服务器上,利用狼蛛的狩猎者能力来追踪;二是让帕特里克摸错床,让zm里面的金融骇客从银行系统上进行追踪。

这双条路,不管帕特里克走哪一条,都会被多多少少揪出点尾巴来的,可谁能想到,帕特里克这个倒霉蛋竟然搞了个“二踢脚”,一次姓把双保险都给开了,最后还导致了荷兰那边两家打得是头破血流、口水横飞。

狼蛛这才明白为什么zm也会狩猎帕特里克,原来是二当家在从中挑拨。她使劲吸了口气,还是把自己心里的想法问了出来,“那售票网站的事故……”

“是我做的!”胡一飞一点也不避讳,“我在安全控件上做了手脚,所以网站查不出任何的毛病!”

狼蛛恍然大悟,所有人都忽略那个安全控件,谁也想不到安全控件会突然不安全,“那那笔钱现在到哪里去了?”

胡一飞摊开手,无奈道:“我也不清楚,或许在帕特里克那里,也可能在zm那里,不过在哪里已经无关紧要了,海西的项目组肯定会将损失赔偿给那些用户的,总共才300多张票,海西完全出得起。何况海西这回赚大发了,帕特里克的手里可是捏了有四万多张票,现在他这一落网,那些票就成了死票,帕特里克是绝不会让自己再多出一项罪名的,他不会主动说出那些票的,海西只要将其它黑客组织手里的票收回,就可以确定帕特里克手里是哪些票,就是重新将这些票出售也并无不可。”

四万张票重新出售,那就是近两千万的收入啊,相比之下,用户损失的300张票真的算不上什么了,狼蛛也不得不赞同胡一飞分析得很有道理,这件事情,或许最后真的会以这样的方式解决。

“其实,还有一个问题,是我一直也想不明白的!”胡一飞突然看着狼蛛,“帕特里克为什么要炒作海西的演唱会门票呢?我想了很久,始终弄不明白他的动机何在,对于他这样一位超级骇客来讲,完全没必要去做这件事啊!”

胡一飞想不明白,狼蛛自然也想不明白,天晓得帕特里克到底是哪根筋搭错了,竟然会来搅和海西的这事,这完全跟他无关啊!

“唉,要是能有个荷兰警察的表哥就好了!”胡一飞笑着,“好歹能解开心里的疑惑啊!”

狼蛛倒是被提醒了,道:“或许我能想办法来弄清楚这件事!”

时间过去一天,荷兰警方向媒体出示了数件可以证实帕特里克有罪的证据,大部分是从帕特里克家里搜出来的,其中还有帕特里克昨天非法侵入银行系统时的数据证据,这是zm协助银行提供的,可谓是证据确凿。

随后,荷兰国家安全局不甘示弱,也出示了自己的证据,他们的证据更为实在,就是一台服务器,在这台服务器上运行了大名鼎鼎的极寒,同时还有帕特里克利用后门对这台服务器进行链接控制时的数据记录。

两边的证据放出后,整个安全界崩溃了,帕特里克的落网,本来就够让人觉得稀奇了,可谁能想到,帕特里克竟然是在两件完全不同的事情上被人揪出了尾巴,而且时间还相差不多,这也太业余了吧。作为一个超级骇客,轻易露出破绽就已经是不可饶恕的事情了,而帕特里克竟然同时露出两个破绽,导致zm和狼蛛的双重围杀,这简直就是在丢黑客的脸,他就是个小菜鸟,也不会如此不堪吧。

不过,细心的人还是在两方提供的证据资料中,发现了一个细节,狼蛛锁定帕特里克真实位置的时间,比zm早了有半个小时,也就说,狼蛛是第一个狩猎到帕特里克的人。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