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疯狂的硬盘>第三三无章 邪门事件

第三三无章 邪门事件

本书:疯狂的硬盘  |  字数:5332  |  更新时间:

“梁工,好久没联系了!”胡一飞笑着接通电话。

“梁总到东阳了吗?”梁宗琦问到。

“到了,刚落地,让梁工你挂心了!”

“到了就好,到了就好。”梁宗琦在电话里笑着,“那我就放心了!”

“这段曰子菲戈娱乐可是没少麻烦你,等有空了,梁工一定得给我一个道谢的机会!”

“太客气了,那些都是举手之劳罢了,呵呵,不足挂齿,不足挂齿!”梁宗琦在电话里客气着,一边心里琢磨这个话到底要怎么来开口。

他也是最近几天,才明白菲戈安全的影响力到底有多大,梁宗琦虽然不是做安全企业的,但也是安全界的人,这半个月以来安全界的风风雨雨,他看得是清清楚楚,如果没有菲戈安全在背后支持,利安防是绝不敢和七大安全巨头硬憾。之前包括梁宗琦自己在内,业内怕是没有一个人相信七大巨头会向利安防服软,但菲戈安全就真的做到了。

利安防当时面对的形势,一点都不比海西这边轻松,但胡一飞轻而易举就将局面扭转了过来。在这种情况下,梁宗琦又想到了让胡一飞重新回来,继续对付帕特里克,但这事情它有点拧巴,实在不好开口。当初胡一飞的措施并没有任何明显的失误,帕特里克的出现也只是个意外,是海西市害怕出事,将胡一飞给辞了回去,匆忙得甚至都没有去听胡一飞对付帕特里克的计划是什么,现在又要请人家回来,怕是就没那么容易了。

梁宗琦在电话那边发愁,放眼整个安全界,怕是也没有人敢对胡一飞呼之即来、挥之即去吧,一想起当时把胡一飞赶跑的事,他就满脸都是汗。

“梁工,我正在开车呢,晚一点我再联系你,好不好?”胡一飞也不想给梁宗琦开口的机会。

“好,好,安全要紧!”梁总一时半会也不知道这个事情该怎么开口,只好郁闷地挂了电话。

狼蛛此时把许三多的事给梁小乐讲了一遍,梁小乐笑得很是欢乐,开着狼蛛的玩笑,道:“那个许三多倒是真有眼光,天琢你要是肯签在我们菲戈娱乐的话,我也敢保证你一定会大红的,怎么样,你有没有兴趣?”

“算了吧!”狼蛛摇着头,“我可没有任何的娱乐天赋!”

胡一飞深以为然地点着头,这话倒是不假,狼蛛就是个一根筋,自己还真的没发现她身上有什么文艺方面的天赋。

“你点什么头?”梁小乐很不满意地看着胡一飞。

“我脖子痒,晃一晃!”胡一飞赶紧把脑袋晃动的幅度调整至最大,好不容易刚见面,他可不想挨呲。

三人回到东阳,晚上吃饭的时候,梁小乐又提了海西的事,胡一飞不置可否,把话题又岔了过去,他现在真的有点怕了梁宗琦,三天两头地变,胡一飞可不想再去瞎忙活了,纯属白耽误时间。

不过狼蛛倒是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这个一根筋,从来都没放弃过狩猎超级黑客的想法。

第二天早上,胡一飞到公司的时候,梁宗琦已经等在了那里,这把胡一飞给吓了一跳,心说梁宗琦这是坐火箭过来的吗,昨天下午打电话的时候,他人还在海西呢。

“梁工你什么时候到东阳的,怎么也不打个招呼,我好去接你!”胡一飞赶紧快走几步,他还是很感激梁宗琦对菲戈娱乐的帮助,如果梁宗琦不尽心尽力地帮菲戈娱乐,梁小乐昨天也就不会两番提起海西的事。

梁宗琦笑呵呵地跟在后面,“昨天夜里的航班,到的时候很晚了,就没好意思打搅你,东阳我也不是头一次来了!”

“不管多晚,都该通知我一声!”胡一飞责怪着,“走,上去说话。”

利安防财务部的负责人此时正站在胡一飞的办公室门口,手里拿着一张文件,看见胡一飞上来,就赶紧上前,道:“胡总,您好!”

“你好!”胡一飞笑着打了个招呼,“劳总派你来的?”

“是是!”那人忙不迭地点头,然后把手里的文件递上来,“侵权赔偿金昨天到帐了,劳总吩咐过我,说是一定要在第一时间汇入菲戈安全的账户,都办妥了,就等您签字了!”

胡一飞笑呵呵接过来,“刷刷”两笔签上自己的名字,“无功受禄,分了你们这么大一笔钱,真是不好意思,回去替我谢谢劳总,就说晚上我请他吃饭!”

那人接过签好的文件收好,道:“哪里哪里,应该是我们请胡总吃饭才对!”,看胡一飞身边有客人,那人也不敢多打扰,客气两声,拿着签好的字回去交差去了。

一旁的梁宗琦目瞪口呆,他刚才看得很清楚,利安防一笔就汇给菲戈安全2亿美金,之前他都不敢相信安全七巨头能向利安防服软,就不要提利安防从七巨头的嘴里撬出这么大一笔钱来,光是这笔赔偿金,就比利安防的总资产还要多,太不可思议了。

如果让梁宗琦知道这2亿美金只是其中的一部分,不知道他又会是何种反应。

不过可以知道的,是他眼下更加紧张了,胡一飞这边的生意简直就是曰进斗金,甚至还要更夸张,之前他能够两次到海西去义务帮忙,实在是给了自己和黑天莫大的面子,谁知最后却被赶了回去,想到这一点,梁宗琦的心里就无比忐忑,惭愧之余,也对自己今天的东阳之行不抱什么希望了。梁宗琦在心里问着自己,如果是自己受了这种待遇,那自己肯定是不会再去海西了,甚至这辈子都不愿再听到海西这两个字。

“梁工你随便坐!”胡一飞进门就去沏茶,“我这里平时很少有人来,也没什么好招待的,就喝茶吧。这茶叶是利安防的徐总给的,说是很不错!”

“你不要太客气了!”梁宗琦坐立不安,每次到菲戈安全来,他都感觉自己脑袋里象进了炸弹似的,咣咣的,太有冲击力了,太受刺激了。上次来,是乔不死的助理被菲戈安全的一个小司机弄到门口去“罚站”,这次来,是七大巨头割地赔款。梁宗琦觉得自己现在看见胡一飞,比见到自己当市长的堂兄还要紧张。

胡一飞一边沏茶,一边道:“昨天小乐回来之后,跟我提了好几次,说这段时间梁工帮了不少菲戈娱乐的忙,我正愁没机会感谢你呢,这下可好了,梁工这次在东阳的一切,就都由我来安排吧!”

“也谈不上帮忙,就是牵个线罢了!”梁宗琦摆了摆手,接过胡一飞递过来的茶,呡了一口,决定豁出去这张老脸,道:“其实,我这次来……”

胡一飞摆摆手,“小乐都已经说过了,我也知道梁工的来意。”,胡一飞原本是想把这事推脱过去的,不过刚才看到梁宗琦的一刹那,他就知道这事躲肯定是躲不过去了。

“那……,小胡你是什么意思?”梁宗琦小心翼翼地问着,生怕胡一飞拒绝。

“我不能再去海西了!”胡一飞直接说出了自己的决定。

梁宗琦顿时满脸的失望,这个结果,他也早就预料到了,只是不想放弃,“没有商量的余地吗?我知道之前我有些做法确实很差劲,也伤害到了你,我这里向你道歉,但是海西现在真的是非常困难,我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来找你,希望你能看在……”

“过去的都过去了,梁工你不必说这些,那些事原本就谈不上什么对错,自然就更谈不上道歉不道歉的,我也从来没放在心上,是我真的不能去海西了!”胡一飞一脸认真的表情,不想是在说谎,“如果想抓住帕特里克的话,我就不能去海西,这点梁工以后会明白的!”

以后能不能明白,那都是后话了,梁宗琦眼下就很不明白,他怎么想都想不通胡一飞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为什么去了海西,就抓不到帕特里克了呢,这中间根本没有什么逻辑关系嘛,他觉得胡一飞这是在推脱,便道:“小胡,如果可能的话,我还是希望你能去一趟海西,你不去,我的心里真的没底!”

“我知道梁工在担心什么。”胡一飞笑着端起自己的茶杯,“其实这事说起来,我也挺惭愧的,当初我到海西去,本想是去帮忙的,结果这忙非但没帮上,还帮了个倒忙,最开始的那十万张票,可是我送到黑客手中的。”

梁宗琦就明白胡一飞的意思了,赶紧表态,道:“你放心,这次海西是下了真决心,绝不会再变了,一定会严打到底的。”

胡一飞饮了一口茶,笑道:“不变就好!”

梁宗琦面有喜色,道:“那小胡你这是答应去海西了!”

胡一飞连忙摇头,“我说了,要想抓到帕特里克,我就不能去海西。非但不能去,而且梁工你也不能再来找我做这件事了,这件事从我上次离开海西开始,就跟我没有任何关系了!”

梁宗琦急了,心说胡一飞这算怎么回事,一会一个变,刚刚他还说对那十万张票的事很惭愧,怎么转眼就成了没有任何关系呢。

“这个梁工以后会明白的!”胡一飞还是这句话,道:“昨天小乐提起海西的事,我看宋天琢好像挺有兴趣的,梁工不妨请她回去来负责这件事。”

“宋小姐的能力我当然不怀疑,只是……”

“天琢这次去海西,一定能抓住帕特里克的!”胡一飞打断了梁宗琦的话。

梁宗琦就知道胡一飞是不可能去海西了,但他很纳闷,不明白胡一飞为什么不愿意去海西,又敢肯定地告诉自己狼蛛一定能抓住帕特里克。想了半天,梁宗琦突然就冒出个念头,难道是胡一飞早已成竹在胸,只是他想让狼蛛拿到这个狩猎帕特里克的功劳?

有了这个念头,再回想起当时在海西的种种蛛丝马迹,梁宗琦便恍然大悟,难怪这两人以前好像总是“眉来眼去”的,原来是有歼情啊,这狼蛛有貌,胡一飞有才,狼豺虎豹的事,最是正常不过了,自己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一点呢。

菲戈安全力撼七巨头,胡一飞已经强悍到完全没有必要再从帕特里克的身上来证明自己的实力了,他现在要把风头让给狼蛛,明显是要捧自己的“心上人”上位。

梁宗琦想通这一节,不禁为梁小乐暗自叫屈,心说那梁小乐那也是有才有貌的,一点不比狼蛛差,唉,现在的年轻人呐。

“那宋小姐现在人还在东阳?”梁宗琦问到。

“这会工夫应该和小乐在菲戈娱乐吧!”胡一飞苦笑,“那两人有说不完的话!”

梁宗琦的眼睛就直了,心说这两人不打架就很不错了,怎么可能还会有说不完的话呢,他脑子的炸弹又开始咣咣地响了,赶紧起身败退,再呆下去,他怕自己会受到什么更大的刺激,“那我就不在你这里耽搁了,我现在就去找宋小姐。”

胡一飞看梁宗琦来去匆匆,还以为他是着急呢,哪知道这家伙心里的阴暗想法。不过,就算是知道了,胡一飞也相信自己是不会“责怪”梁宗琦滴……第二天下午,狼蛛再次飞赴海西,她本来还有些犹豫,只是架不住梁小乐一个劲的怂恿,再加上她确实也非常想跟超级黑客过过招,因此就答应了下来。

帕特里克此时并不知道锦绣世界项目组的这个变化,从他入场的第一天起,就完全掌控了局面,一些小的黑客组织迅速被他清出场,这些组织手上的票,自然也就流入了帕特里克之手,现在帕特里克自己手中的票,就高达4万多张,而且还在不断增多中。

帕特里克没有要求剩下的几个大黑客组织强行退场,而是大家一起裹挟着来炒高票价,你抛他接,他抛你接,短短的时间内,就将票炒至了天价。

和往常一样,帕特里克打开电脑的第一件事,先是到地下门票交易市场去查看昨天的收成,还不错,昨天共出手了89张高价票,看样子,行情已经被炒出来了。

退出地下市场,帕特里克又去海西锦绣世界项目的官方网站看了看,这网站已经好久没有更新了,首页上面,竟然还挂着当时项目组信誓旦旦,说要不惜一切手段来打击倒票囤票的那封公告。

帕特里克冷笑了两声,他有些鄙视自己的对手,完全就是一群胆小的鸵鸟,他们有可能已经猜到了自己的对手是谁,所以干脆就把脑袋扎进了沙子里,幻想着一切都没有发生。

看看快到每天的补票时间了,帕特里克就打开一家票务网站,准备抢票。

打开网站的一刹那,帕特里克皱了皱眉,心中有一丝恼火,这售票的安全措施也不知道是谁做的,其强壮程度,简直是前所未见,帕特里克可以轻易解开这个世界上最复杂最困难的银行安保措施,但唯独对这个售票的安全措施是束手无策。

“如果自己的对手是这个人的话,或许还有点意思……”

帕特里克在心里这么想着,能够逼得自己每天去手动抢票,整个地球,怕是也只有这一个人了。

就在帕特里克神游天外的时候,票务网站的票库进行了补票,随后门票的数量就以很快的速度在减少着,现在不光是帕特里克在抢票,也不光是那些黑客组织在抢票,一些嗅觉灵敏的票贩子集团也参与了进来。只要抢到一张票,就意味着有可能以三倍的价格卖出去,这种暴利的好事,谁都想掺和一把。

帕特里克收回神思,开始键入各种各样的号码、密码,来进行抢票。

他并不介意那些票贩子再多一些,他的目的只是炒高票价,制造行情,如果让他这个堂堂的全球最黑的金融黑客来倒卖门票,他实在没有那个兴趣,太掉份了,等行情稳固之后,他还巴不得这些票贩子能把自己手上的票一次吃下呢。

帕特里克百无聊赖地抢着票,也不着急,就那么一张、两张、……,慢慢地增加着自己手上的门票数量。

半个小时过去,就是帕特里克的手再慢,也抢到了八张票,他准备歇一歇。

起身倒了一杯咖啡,帕特里克捧着杯子重新坐到电脑跟前,他去票库查验自己今天到手的八张门票,点开票库一看,41023张!

“嗯?”帕特里克很是意外,就放下了杯子,怎么回事,记得抢票之前就已经是41023张了,怎么现在一票就没增加呢?

帕特里克调出记录,发现地下交易网这段时间并没有出票记录,那这八张票去了哪里?

“啪啪”两声,帕特里克又调出进库记录,然后他就发现,在刚才半个小时之内,竟然根本就没有进库记录,帕特里克的第一反应,是自己的程序出错了。

虽然不能使用程序来自动抢票,但用户对票务网站的其它艹作却是可以通过程序来辅助实现的,帕特里克专门编写了一个程序,负责将自己抢到的票自动入库,这样帕特里克只需将精力全部放在输入那些身份证号,信用卡号上面。

帕特里克调出自己的程序,检查一下,运行正常。

真是邪了门,每个环节都是好端端的,那八张票却不翼而飞了。

这一刻,帕克里克都有些懵了,他想不明白自己今天抢到的八张票究竟到哪里去了。对于帕特里克来说,他已经都买下了4万多张票,也就不会在乎这八张票用了多少钱,只是他必须得弄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