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疯狂的硬盘>第三三二章 来去如风

第三三二章 来去如风

本书:疯狂的硬盘  |  字数:4427  |  更新时间:

赛门铁壳的个人安全产品遍布全球各地,因此他们的更新服务器也就遍布全球,常用的加上备用的,总数超过了上千台。

关闭常用的更新服务器,而启动备用的服务器,虽然不能遏制住黑客的攻击,但却可以让那些还没有完成最新病毒库升级的用户,避免被黑客恶意修改过的病毒库袭击。

只是这上千台的服务器并不是集中管理的,而是分布于全球各地的机房之内,平时依靠远程登录进行管理,现在被黑客修改了密码,无法远程管理,就只能去联系上机房的管理员,能联系上的,就立刻能实施物理关机,启动备用服务器;然而世界这么大,总有一些机房的管理员,是此刻联系不到的,赛门铁壳不得不派出人员亲自到机房去关闭那些服务器。

时间过去两个小时,赛门铁壳的备用服务器终于全部开启,技术部同时也展开了对原有服务器的入侵调查,只是对方设下的密码非常强壮,想要破解密码,需要一定的时间。

此时更新了病毒库的赛门铁壳个人用户,数量已经突破了180万,就算赛门铁壳再怎么挽救,也无法避免这场重大安全事故的爆发,客户们的怒火已经将赛门铁壳各地售后客服部门烧得片瓦不存。

总裁也坐不住了,来到技术部门现场指挥。

技术部门的负责人叫做马修,是个典型的美国中年人,肥胖秃顶,他向总裁汇报着目前的情况,“根据售后部门的统计,今天上午我们接到的求助电话是一万多件,99%都是因为误杀事件,目前有300多家企业以及政斧工作部门因为电脑瘫痪而彻底不能工作,急需我们去处理!”

“解决方案拿出来没有?”

“我们从客户的电脑中分离出了被黑客修改过的病毒库,解决方案也已经拿出来了,目前正在通过各种渠道通知那些无法开机的用户!”马修说着拿起杯子喝水,喊了一上午,这让他的嗓子有些受不了了。

“能不能确定是谁做的?”总裁问到。

马修摇头,“所有的证据都在那些更新服务器上,但是密码到现在也没有解开,目前只能说对方的技术非常高明,这些服务器所使用的系统,是我们自己依据linux系统修改而成,做过非常严格的安全测试。而且对方似乎对我们的服务器监控很久了,根据对我们最新一次病毒库更新部署的时间和客户反馈记录的对比可以得出,对方入侵服务器的时间,刚好介于两者之间,也就是说,我们刚完成了最新的更新部署,对方就来了,他的目的,就是要利用这次更新来袭击我们的客户!”

总裁面色沉重,作为全球最大的安全服务商,却被一个黑客给蓄意谋杀了,这简直是奇耻大辱啊。

不过这也让他确认了一点,这个黑客可能跟利安防无关,因为大家起冲突只是最近几天的事,利安防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对赛门铁壳分布全球的所有更新服务器了如指掌。这一点,总裁还是有自信的,只是他现在有些纳闷,刚开始自己至少还有个怀疑的对象,现在竟然连怀疑的对方也没了。

“到底会是谁做的呢?”

总裁陷入了沉思,他为了这次的出手,做了那么多的伪装,有没有迷惑住利安防现在还未可知,但此刻他却真的被迷惑住了。

技术部的一位技术人员快速走了过来,道:“我们备用服务器已经全部正常启用,但是截止到目前,并没有收到任何的更新请求!”

“为什么?”马修诧异,此刻应该有大量的客户需要更新才对啊。

“就在我们备用服务器启动的那一瞬间,我们的用户认证服务器却突然收到了大量的身份认证请求。”那人顿了一下,“刚开始我们认为是用户集体升级导致认证服务繁忙,后来才发现这些认证请求都是伪装的,现在认证服务器的资源完全被这些虚假的认证请求给霸占着,真正用户的认证请求因为无法及时得到处理,就收到了用户名无效的提示,现在已经有大批的客户打电话来质问这件事情了。”

马修目瞪口呆,我靠,这个黑客太厉害了吧,简直是想让你升级就让你升级,不想让你升级就不让你升级,堂堂一个赛门铁壳,竟是完全被一个黑客给艹控了。

大多数杀毒软件的升级流程都一样,而赛门铁壳也不例外,用户每次更新的时候,会先发送认证请求至赛门铁壳的认证服务器,只有验证用户属于是正版用户且在服务期内,用户才可以正常链接到更新服务器,之后会核对双方的病毒库版本,如果有更新,则进行升级,无更新,就提示用户不需更新。

而现在,赛门铁壳的正版用户被卡在了认证这一关,因为认证服务器繁忙,不能处理用户的认证请求,认证超时之后,就会给用户返回认证失败的消息。而大部分用户,会认为是自己的服务到期了,马拉戈壁的,老子昨天才续了一年的服务,怎么今天就到期了,用户要是不来质问赛门铁壳,那才怪了呢。

“对方的意图很明显,他是要把因为自己攻击而导致的破坏结果,全都赖到我们的身上,让用户认为这一切都是因为赛门铁壳自身的失误造成的!”马修不得不重新修正自己的分析结论。

总裁当然也明白,只是就算对方不这么做,赛门铁壳也只能是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你敢说这一切是因为黑客攻击造成的吗?

“关闭认证服务器!”总裁下达了命令,与其认证失败,制造用户恐慌,还不如直接就连接不到认证服务器呢,这样返回的提示,好歹只是“无法连接到服务器”,而不是“认证失败!”

三分钟后,赛门铁壳发出公告,称因为需要全面检查之前的失误,所以暂时关闭了认证服务器,如果用户的病毒无法升级,请稍后再试,并称此举不会影响产品的正常使用。

下午的时候,网络上就开始热闹了起来,有不少人都注意到了今天赛门铁壳的误杀事件,纷纷进行报道分析。

赛门铁壳身上的压力陡然增大,因为已经有人在网上替赛门铁壳分析出了误杀事件所产生的后果,“有超过180万台电脑因为误杀而无法启动,直接或间接造成的损失高达15亿美金!”

造成的后果有多么严重并不可怕,怕的是索赔,赛门铁壳如果将责任揽到自身失误上,那可能就不得不面对各式各样的索赔了。

总裁此时早没了上午刚来时的好心情了,他依旧站在办公室的窗户边,不过现在不是俯视苍生了,而是有一种想跳下去的冲动,太恼火了。

助理敲门进来,看到总裁那个样子,忍着没敢先说话。

“什么事,讲吧!”总裁终于开腔了。

“技术部门的人破开了更新服务器上的密码,只是……”助理嗫嚅着。

“只是什么?”总裁转过身来,目光凌厉地盯着助理。

“只是没有发现任何黑客入侵的痕迹,之前技术部的人判断黑客修改病毒库文件,至少会需要一个时间,但是检查的结果却证实,黑客修改病毒库文件的时间,竟然和我们部署更新的时间是完全一致的!”助理想不明白这一点,这种根本就不可能发生的事情,竟然发生了,而且还发生在自己的身上,他得到消息的那一刻,都有一种幻觉,难道这一切真的不是黑客攻击所致,而是赛门铁壳在更新部署的时候发生了失误?

总裁没有说话,此时他的胸中甚至都提不起一丝一毫的怒气,他很清楚,这绝不是赛门铁壳的失误,只是这个黑客的手段太高明了。之前所有人都分析错了,对方或许根本就没有监控很久,也不是想把一切都赖在赛门铁壳的身上,而是他根本就不愿意给赛门铁壳留下一丝一毫的线索。

技术部的人不是在查吗,但查来查去,最后竟然查到了自己的头上,这是多么地可笑啊,就好像警察在追查凶手,查到最后,却发现凶手是自己。

只是总裁笑不出来,越是可笑,就越说明了对手有多么地可怕!

“叮咚”一声,总裁办公桌上的电脑发出声响,这是有新邮件到达的提示。

总裁叹了一口气,无力地朝办公桌走了过去。

这是他自己的工作邮箱,很少有外人知道的,但是此刻信箱里面却躺着一封从未知邮件人那里发来的,只是烦闷之下,总裁也无心去想那么多了,顺手就点开了,一看之下,他便呆住了。

邮件里只有一句话:“虽然我习惯用动粗的方式来解决麻烦,但事实上我更喜欢以德服人,而让我苦恼的是,有人总是比我还迫不及待地要动粗!”

总裁刚开始没明白这句话的意思,等回过神来,他突然想到了,这可能就是那个黑客发来的消息,于是急急站起来,对助理道:“马上叫技术部的人过来!”

助理也不知道发生什么,看总裁喊得匆忙,于是得到命令就蹿了出去。

总裁刚坐下,电脑发出提示音,又来了一封新邮件,还是那个未知发件人,总裁毫不犹豫地就点开了,点开之后一片空白,随即弹出个框,提示程序崩溃。

总裁这才冒出一头冷汗,心说不会是对方在邮件里做了什么手脚吧,可等他再打开邮箱时,却发现刚才的那两封信竟然消失了,一时之间他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赶紧查过电脑上的邮件存储位置、临时文件,甚至是邮箱的收件记录,全都没有,就好像那两封信从来没有来过一样。

技术部的人在助理的带领下,用最短的时间冲进了总裁的办公室,却见总裁失魂落魄地坐在那里。

“总裁,技术部的人到了!”助理提醒道。

总裁摆了摆手,“不用了,你们出去吧!”

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有一个人会使用这种神出鬼没的邮件攻击手法,这个人就是菲戈安全的胡一飞,所以在邮件消失的那一刻,总裁就知道那个让赛门铁壳难堪的黑客是谁了。

或许有人会说,能使用这种邮件攻击手法的人或许还有很多,但如果这个人能在全球最大安全服务商赛门铁壳总裁的电脑上得手,那他就不会是第二人,他只能是菲戈安全的胡一飞。

总裁明白是谁做的了,但依旧毫无办法,跟之前的攻击一样,胡一飞来了又走了,却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甚至你都会怀疑他根本就没有来过。在今天之前,总裁绝不会相信,世上能有人将黑客的攻击做到如此……如此出神入化的地步,就是当年的t博士,或许也很难做到吧!

等技术部的人离开,助理上前几步,“总裁,发生什么事了吗?”

总裁苦笑一声,“我以为抓到了对方的尾巴,没想到对方根本就没有来过!”

助理一头雾水,不知道总裁在说什么,怎么就这么费解呢。

“你派个人……,不,你亲自去跟利安防谈,就说我们愿意在侵权官司上跟他们私下和解……”

“这……”助理吃惊得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赛门铁壳完全有证据证明自己的引擎是从合法渠道获取的,这场官司利安防根本就打不赢,为什么要和解呢,“我们和其它几家被起诉的企业,是有口头协议的!”

“他们迟早也会妥协的,可能都撑不过三天!”总裁说完摆了摆手,然后转动椅子,只留给助理一个宽大的椅背。

助理站在那里挠了挠头,很费解,也很是不情愿。

胡一飞此时也在挠头,他不确定自己信中的那句话是否让对方明白了。

“唔,应该能明白吧!”胡一飞摸着鼻子,心说那句话虽然是自己改编的吧,但好歹也是一句名人名言,赛门铁壳的老头应该能明白的。这个名人可不是雷老虎,是芙蓉姐,名言的原话是“我过于新时代的外表,总给人带来很时尚很前卫的错觉,但事实上,我的骨子里流淌着传统女姓近乎所有的美德!藕很苦恼,……”。

胡一飞在那邪恶地想,要是那老头还不明白的话,自己就只好派芙蓉姐亲自过去给他解释了,古有“熊猫烧香”,自己就给他们来个“芙蓉出水”吧!

可惜胡一飞的芙蓉并没有出水的机会,赛门铁壳当天就认怂了。

第二天,赛门铁壳的遭遇又降临在另外一家被起诉企业的头上;第三天,……第四天,赛门铁壳的老头未卜先知,所有被起诉的企业,都同意和利安防私下和解,而且很迫不及待,他们确实没撑过三天。

胡一飞只能遗憾地将这一切,都归咎于是芙蓉姐的威力比熊猫大,自己还没制造出来呢,敌人已是溃不成军。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