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疯狂的硬盘>第三三一章 再次交锋

第三三一章 再次交锋

本书:疯狂的硬盘  |  字数:3297  |  更新时间:

狼蛛中午回来的时候,胡一飞正坐在办公室里看文件。

“你猜的没错,入侵利安防的黑客,绝对是一个位高手,他没有在利安防的服务器上留下任何线索!”狼蛛天天来这里,已经都习惯了,进门的时候,她顺手从楼道口的饮料柜里拿了一只饮料,进来拧开却不着急喝,而是坐在沙发上拢着自己的头发,道:“我在他们的服务器上设置了追踪策略,不过我想那个家伙很可能不会再来第二次攻击了。”

胡一飞点头,“同样的手段不能用两次,他肯定是不会再来了!”

狼蛛叹气,一副伤感状:“可惜了,我还以为能遇到个超级黑客级别的对手呢!”

胡一飞笑了起来,“按照你们狩猎者的出手标准,好像今天这个家伙还不足以让你出手吧!”胡一飞对于这个倒是记得非常清楚,因为当年他就为自己是否会被狩猎者追踪而患得患失过很长一段时间。

“这个家伙很谨慎!”狼蛛不得不这样说,因为对方的行为确实不够狩猎的标准,这让狼蛛有些牙痒痒。

胡一飞心中苦笑,心说那小子能不谨慎吗,要是再来个冒失鬼,现在怕是又要被你整进去了,“你就不要再惦记他了,前两天不是刚被你弄进去一个嘛,你好歹也给黑客们一点喘气的工夫,撵兔子都不是这个撵法。”

狼蛛耸着肩,笑道:“可上次那个家伙并不是超级黑客!”

“黑客迟早得让你消灭光了!”胡一飞开着玩笑,正好桌上的电话响了,他顺手拿起来,听了好一会,道:“保持不动,就是目前最好的办法!”,说完就挂了电话。

“听声音好像是利安防的劳总?”狼蛛问到。

胡一飞目瞪口呆,“这么远你都能听得出来?”

狼蛛又是无辜地耸肩,道:“我没办法听不见,劳总说话总是一惊一乍的,今天一个上午的时间,我都是在忍受中度过的!”

胡一飞大笑起来,心说狼蛛总结还得真不错,老搔这家伙就是魔兽的身材、针尖的屁股,稍微一出事,就哭叽尿嚎的,“他说上午有四五款个人安全产品进行了升级,在更新病毒库之后,这些软件集体将利安防的检测工具判定为流氓软件,然后封杀掉了。”

狼蛛有些意外,心说这些软件未免也太轻率了吧,在利安防还没有做出任何解释之前,就着急着把利安防的检测工具给封杀了。

“劳总还从一些别的渠道得到消息,说是加入封杀行列的人会越来越多,下一步,有可能还会封杀利安防的其它产品!”

狼蛛对于安全界这些明争暗斗的事情并不关心,所以就想不到这块来,现在胡一飞一提醒,她就明白了,道:“还是因为利安防的新产品?”

胡一飞点点头,“黑客和安全这对孪生的兄弟,平时是两个读力的个体,但在遇到利益纠葛的时候,他们就会变得不分彼此。”

就在胡一飞和狼蛛坐在办公室里闲聊的时候,地球的那一边,赛门铁壳老总正坐在家中的电脑前,看着助理发过来的资料。

这些都是明天一早,一些业界主流媒体要刊发的专栏评论文章,其中有四家,是点评流氓软件行为的,另外有三家,是要聚焦漠视消费者权利的行为,而最后一家,则纵论安全界恶意竞争的现状。

所有的文章都没有提及到具体的公司名称,也没有含沙射影地针对利安防,但总裁看完之后非常满意。他相信,不管是流氓软件、还是漠视消费者权利,抑或是恶意竞争,这些东西在中国的安全界,那简直就是一种常态,事实更是一抓一大把,赛门铁壳无需做更多,只需点出这一点,就足够打击到利安防了。

两次和利安防交手下来,非但没有打击到对方,反而是给自己惹来一身搔,那些发出去的明枪暗箭,明明就是射向利安防的,最后却全部反过来伤到了自己,这让总裁很是伤心,从业这么多年,他从未遇到如此怪异的对手。

不过好在总裁有着140的智商,他这回学聪明了,决定要来个“以彼之术,还施彼身。”,他要用利安防对付自己的手段,来对付利安防。他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不但把向利安防下手的黑客人选,升级到了超级黑客的级别,甚至还派了几个替死鬼去打头阵,而赛门铁壳自己呢,则是要在整个业界都开始谴责利安防的流氓行为时,才会“很遗憾地被迫”加入封杀的行列。

总裁亦步亦趋地模仿着对手的一切手法,他相信,这一次利安防绝没有理由向赛门铁壳发飙,因为你根本都不能怀疑这一切是赛门铁壳在背后推动的。

睡觉之前,总裁还特意到赛门铁壳的网站上转了一圈,他可不想被对方再抓到什么同样的把柄。检查了一遍,确认自己的网站上并没有什么类似的“流氓检测工具”,总裁这才放心地睡觉去了,期待着明天这场自己亲自策划的好戏上演。

第二天早上,总裁到达办公室,喝着秘书刚刚煮好的咖啡,他开始阅读电子报纸。

报纸上那些评论文章,让总裁露出一丝笑意,道:“美好的一天啊!”,说完他站起来,端着咖啡杯走到窗户边,看着下面川流不息的车子和人群,总裁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自言自语道:“再过两天,就可以去打一场高尔夫了!”

此时传来敲门声。

“进来吧!”总裁道了一声,听脚步声,他就知道是自己的助理进来了,便道:“今天的报纸我看了,很不错!”,也不知道他说的这个“很不错”,是指报纸上的文章呢,还是指自己的助理。

“总裁,出了一点事故!”助理进门之后,擦了擦额上的汗。

总裁此时正在兴头上,听到这句话,便皱了皱眉头,很是不悦,他很讨厌别人在自己高兴的时候来报告坏消息,视线从外面收回,总裁问道:“什么事情?”

“刚接到大批客户的反馈,说是我们的个人杀毒软件今天更新之后,误杀重要艹作系统文件,导致用户的电脑无法启动!”助理顿了顿,“情况可能有些严重,根据更新服务器上的统计,有超过130万台的电脑,在过去的三个小时内,更新了病毒库!”

总裁脸上的表情瞬间冰封,也就是说,很快将会有一百三十万台电脑将会因为赛门铁壳产品的误杀而无法启动,总裁第一反应就是这件事是那个可怕的对手做的,但一想,他还是不愿意相信这个推测,因为他确信自己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技术部正在调查,而且也开始采取措施了!”助理看着总裁,“您看要不要发表个文章来解释此事?”

总裁郁闷地咖啡杯摔在桌子上,“发一份道歉的声明,立刻就发!”,赛门铁壳有个快速的应急机制,遇到这种因为自身而导致的安全事故,一般都会由总裁亲自出来发表道歉声明,以示对客户的尊重。上次只是一点点的迟疑,就导致“卖糕的”病毒造成大规模的破坏,赛门铁壳也因此让业界批评为患上了老年病,这回他不敢不认真应对。

助理得到答复,就退出总裁办公室,找人来拟这篇文章去了,无非就是先道歉,然后承诺多少小时内解决这个问题,至于赔偿的事,是不会提的。

总裁此时再看电脑上的那些电子报纸,顿时觉得是遭受到了极大的讽刺,相信明天的头条新闻,就会是赛门铁壳误杀事件,相比发生在中国的流氓软件行为,或许大家更愿意看赛门铁壳的笑话吧。

助理前脚刚走,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再次匆匆忙忙地跑了进来,进来的第一件事,又是擦汗。

总裁很是恼火,“有什么事,非得到这里来汇报!”

助理喘了口气,道:“查清楚了,应该不是我们自己的失误!技术部的人发现我们常用的更新服务器,全部被人更换了密码,我们的人此刻根本无法遥控这些服务器。”顿了一下,助理继续道:“现在是大部分公司开始上班的时间,会有越来越多的客户在开机后自动更新病毒库,如果不能及时拿回更新服务器的控制权,后果不堪设想!”

总裁真想踢上助理几脚,你就是不说,老子也清楚后果是什么,当下怒道:“立刻启动备用的更新服务器,把原有的所有更新服务器进行物理关机!”

“技术部的人已经去做了!”助理说着,“今天这事明显就是有人故意针对我们而来,您看怎么处理,那道歉的声明还发不发?”

总裁恨恨地咬了咬牙,道:“发!”

不发道歉,难道要说这是黑客造成的吗,赛门铁壳岂能比利安防还没有骨气!

助理再次退出房间。

总裁在屋里来回踱了几圈,掏出一根雪茄点燃,他得让自己静下来,想想这事到底是谁做的,是谁跟赛门铁壳如此仇深似海,上来就对赛门铁壳的客户下如此狠手,利安防倒是有这个可能,但自己明明没有露出什么任何破绽啊,他们没理会怀疑是自己啊!

这个疑问如果让胡一飞知道的话,胡一飞估计能把牙给笑碎了,赛门铁壳的总裁一定是老糊涂了,大家又不是第一次交手,如果再不知道自己的对手是谁,那不是傻子,就是“鸵鸟”。现在大家身上有几根毛,彼此都清楚,要打就打,何必再玩脱了裤子放屁这一套,冒充文明人,实在是没必要呐!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