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疯狂的硬盘>第三三零章 有来有往

第三三零章 有来有往

本书:疯狂的硬盘  |  字数:4230  |  更新时间:

“卖糕的”病毒爆发的第三天,思科便宣布抓到了病毒的作者——美国一家安全公司的技术人员evan,这创造了一个追踪黑客的最快记录,同时也让一个狩猎者名扬天下,这个人便是狼蛛。正是狼蛛提供的分析报告,才让美国的探员在最短的时间内锁定了嫌疑人。

倒霉的evan当然不会承认是自己攻击了思科,但他制造卖糕的病毒却是毋庸置疑的事实,美国的联邦探员从他的电脑上搜出了病毒源代码,而且还监控到一个挂靠在他名下的账户刚刚接收到一大笔来历不明的资金。不仅仅是思科,就是美国的白宫也不会放过他的,起诉他的罪名,将是“蓄意破坏互联网、危害美国国家安全”。

同时,思科也表示,如果有证据显示卖糕的变种病毒另有制作者,思科也会追查到底。

事情的进展,在短短的时间内,经历着过山车似的疯狂变化,这让赛门铁壳总裁的心脏都有些受不了,他总感觉自己被人阴了一把,但又想不通是为什么,明明就是自己去阴利安防的,这倒霉蛋怎么最后就砸在了自己的脑袋上!

助理走进来,把一份文件放在总裁的办公桌上,“这是您需要的资料!”

总裁打开翻了两页,资料上的东西同样出乎他的意料,资料上面显示,狼蛛是个彻彻底底的美国人,出生在美国,成长在美国,父母也是美国人,母亲是位小商人,父亲30年到美国读书,毕业之后就留在了美国,现在是一所大学的教授。

而最让人想不到的,世界头号狩猎者斯帕克竟然是狼蛛的师傅,资料上面有斯帕克对于自己徒弟的评语,他说狼蛛会成为一名非常优秀的狩猎者,因为她具备狩猎者所需要的一切天赋。

总裁捏了捏额头,原本他认为狼蛛可能和利安防有关系,抓住这一点,说不定还可以再把屎盆子给利安防扣回去呢,现在一看,基本没有这种可能了,狼蛛的背后还站着斯帕克呢,她能这么快就揪出evan,斯帕克肯定也帮了不少的忙。

“几个月前,狼蛛还接受政斧的委托,参与了t博士测试的通关。据说狼蛛是所有个人通关者中,速度最快的一个。”助理站在一旁做着补充,这消息是他打听来的,但又没地方去求证,所以不能写进报告。

总裁“哦”了一声,心说斯帕克后继有人啊,能参与到政斧那个项目中的,全都是安全界的翘楚,赛门铁壳也有两名专家级的技术人员曾被政斧邀请过。

“我听说思科已经准备雇佣狼蛛,让她负责卖糕的病毒的后续追查!”助理说到这里,又想起一件事来,道:“思科对我们这次在卖糕的病毒事件中的表现好像不怎么满意,我得到一些消息,说是思科要跟利安防有所接触。”

总裁倒是不担心这个,思科是不可能看得上利安防的,就算跟利安接触,顶多也就是在安全情报上保持沟通罢了,以避免再次发生这样让思科措手不及的安全事故。

真正让总裁担心的,还是利安防的幻影魔杀,只要赛门铁壳一曰不真正掌握藐杀病毒技术,他就会继续打压下去,如果放任利安防发展,那赛门铁壳今后将不得不面对一场完全不对称的战斗。在利安防面前,赛门铁壳是一个巨人,但不管巨人再怎么有力,拳头再怎么硬,那也是赤手空拳,眼前的利安防虽然还只是个羸弱的小人,但他的手里却已经捏着一把杀伤力巨大的枪。

只是连续两次下手均被对方反打一耙,这让总裁很是恼火,一时半会,他想不出还有什么好的办法来。

助理当然知道自己的老板在烦什么,上前低声道:“利安防现在到处宣扬有8成以上的个人安全产品,都使用了他们的z病毒引擎,他们今天要发布那个检测工具,我看目的也就是为了证明这一点,是不是可以在这件事上做点文章呢……”

总裁转了一下屁股下的老板椅,若有所思,道:“你去忙吧!”

利安防在下午下班之前,在官方网站上公布一个z病毒引擎检测工具,可以识别出用户的个人产品是否内置了利安防的z病毒引擎。

工具一经放出,立刻就被下载了上万次。狼窝论坛上也热闹了起来,各路达人齐聚一帖,分别把使用和没使用利安防引擎的产品做着汇总。这帮人也真是够厉害的,短短的半个小时内,就对全球超过一百种的个人安全产品作出了鉴定,而鉴定的结果,也刚好符合利安防的说法,有83%的产品,都被检测出使用了利安防的z病毒引擎,也不知道这些人是从哪里倒腾出这么多的安全产品。

老搔睡觉之前,特意到狼窝上看了一会,他也不觉得恶心,还自己换了个马甲,很是肉麻地把利安防“赞扬”了一番。事实上,老搔是绝不会恶心的,因为他没怀上啊,不过他比怀上了还要高兴,83%的个人安全产品都使用利安防的引擎,那自己这个利安防的技术总监,脸上最是有光啊!

“嘿嘿嘿……”老搔对着电脑美了半天,最后才被恋恋不舍地放开,躺到床上,脸上挂着银笑进入了美梦。

第二天早上,老搔把皮鞋擦得锃亮,还特意穿上了那天发布会上自己的那身行头,临出门,还拿梳子把下巴上的小胡子打理了一番,根据他的估计,今天那帮记者肯定又把利安防给围了,说不定一会还要唆使利安防朝更多的安全企业提起侵权诉讼。

“83%啊!”老搔背着小手,每当想起这个数字,他总有一种俯视苍生的感觉,太有成就感了。

开车直奔公司,远远就看到公司楼下围了很多记者,老搔心说这都是来采访自己的,他怕记者没看到自己似的,故意鸣笛两次,呼呼开了过去。

老搔甚至早都把台词准备好了:介个嘛,虽然说全球有83%的个人安全产品都使用了利安防的z病毒引擎,毋庸置疑,但我们利安防还是很谦虚的,我本人也是很低调的,并没有骄傲,也没有被这个数字所迷惑,毕竟这个数字不能说明利安防已经占领了83%的市场份额,相反,这说明发生在利安防身上的侵权非常严重。

打开车门,老搔整了整行头,那边的记者就冲了过来。

老搔咳了两嗓子,准备跟记者们打招呼:“大家好……”

事实上那个“好”字还没出来呢,就有记者把话筒伸了过来,也不知道记者奔跑之下惯姓使然呢,还是他被后面的人推了一把,总之,那话筒差点就插进了老搔的嘴巴里。

老搔急忙往后躲了两步,暗道两声“我曰”,心说你龟儿子悠着点,要不是老子三贞九烈,刚才那一下差点就被你小子给口爆了。

惊魂未定,那记者就问道:“利安防利用自己的检测工具,强制卸载用户电脑中侵权的个人安全产品,请问劳总你对此怎么看,利安防这么做,是否可以真的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呢?”

卸载?老搔被打了个措手不及,这记者没有睡醒吧,利安防什么时候卸载过别人的安全产品。

看老搔没回应,周围的记者也都开了炮。

“虽说那些产品是侵权使用了利安防的引擎,但利安防这些做,完全有可能会危害到用户信息的安全,利安防的做法是不是有些过于极端了?”;“我很同情利安防的处境,但我本人电脑上的杀毒软件也被利安防给卸载了,我不清楚它是不是真的侵权了,但我知道,这款产品是我自己花钱买来的,现在却被利安防强制卸载,而且不能再被安装,请问劳总对此怎么解释?”;“利安防维护了自己的权益,但对于用户的权益,是不是有些漠视了?”;“利安防的这种行为事实上已经构成了不正常竞争,根据我们得到的消息,有超过五家安全企业准备起诉利安防,对此你怎么看?”

老搔彻底被打懵了,这怎么和自己预想中的场面完全不一样啊,关键是他自己还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愣了半天,老搔憋出一句:“怎么个情况啊?”

话刚放出,就听周围几个记者开始对着摄像机道:“对于记者的提问,利安防的负责人没有正面回应,他选择了失忆!”

老搔都要差点跳起来骂人了,你龟儿子刚才差点口爆了老子,现在又冒充医生给老子下“诊断书”,老子天纵英才,什么时候失忆过了?妈的,你龟儿子才失忆呢,你全家都失忆!

利安防的工作人员此时才冲了进来,拨开记者,护着老搔往公司里走。

公司的保安在楼门口拦住了记者,老搔这才得以脱身,那身他其实都不怎么舍得穿的行头,也因为拥挤而开了线,老搔很是恼火,大喊道:“怎么回事啊,这帮记者都疯了吗,逮人就咬啊!”

“劳总!”旁边一人嗫嗫嚅嚅,“咱们的检测工具出事故了……”

“出什么事故了?”老搔依旧怒不可遏。

“早上这帮记者跑过来,我们才知道下载服务器被入侵了,有人换掉了我们的检测工具。”那人看着老搔的样子就有些胆颤,“听记者们说,被换上去的检测工具,只要检测出电脑中的杀毒软件使用了我们的引擎,就会强制卸载,而且拒绝再安装!”

老搔顿时嘴巴又长了好大,可惜没记者的话筒了,“为什么不第一时间通知我?”

“我们联系不到你!”那人只是公司的一个小小职员,他道:“公司的管理层,你是第一个来上班的!”

老搔当时就火大了,出了这么大的事,利安防不知道,自己这个技术总监也不知道,这帮记者怎么就全都知道了呢,肯定是有人在暗中捣鬼,“通知公司总部了吗?”

“这个第一时间就通知了,不过那工具到现在还没被换过来,我想总部的网管现在应该也没有上班吧!”

“马拉戈壁的!”

老搔一把扯掉脖子上那人模狗样的领带,掏出电话就打给徐敏杰,赶紧把这边的情况做了个汇报。

很快,这个电话又从徐敏杰那里打到了胡一飞这里,胡一飞此时正在上班的路上,得知消息之后,心中很是生气,自己两次敲山震虎,非但没让这帮家伙稍稍收敛,反而他们是变本加厉了,这恶人果然都是怂人惯出来的,看来真的有必要让这帮家伙吃点苦头了。

“小胡老总,你看现在怎么办?”徐敏杰很是有些头疼,太突然了,完全是措手不及啊。

胡一飞也是有些头疼,要让利安防发表声明,说这件事纯属黑客行为,是利安防的服务器被黑客入侵了,先不管有人没人信,利安防就都算是栽了,一个连自己都无法保护的保镖,还有必要在保镖这一行混下去吗?

“换上正确的检测工具,不做任何声明!”胡一飞给徐敏杰说完这句,就挂了电话,一踩油门,直奔公司而去,这回他不打算再旁敲侧击了,人家根本不吃这一套,他准备要让对方狠狠地痛上一把,还要让他们有苦说不出。

到了公司,刚从体育中心跑完步的狼蛛等在了那里。她在菲戈安全的食堂吃了一顿之后,便发现这里的伙食好得出奇,这几天干脆也不在酒店吃了,早上跑完步,顺便就等着胡一飞过来一起吃早饭。

“天琢!”胡一飞边上楼边给狼蛛吩咐着:“吃饭饭,还得麻烦你去一趟利安防,他们的服务器昨晚被人入侵了,你看有没有可能揪出这个人。”

狼蛛点头,心里却是纳闷不已,利安防也太弱不禁风了吧,怎么三天两头地出事故,这么下去的话,自己都快成为利安防的专职狩猎者了。

想了想,胡一飞又道:“根据我的推测,这次入侵的黑客水平应该很高,很可能就是超级黑客级别的,如果你在服务器上没找到什么线索的话,就设个追踪策略!”

狼蛛的美眸中透出一丝亮色,如果是超级黑客的话,她倒不觉得厌烦了,在海西错过了帕特里克,但如果能在东阳重新碰上一个超级黑客级别的对手,那也是一件相当有趣的事。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