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疯狂的硬盘>第三二九章 驱虎逐狼

第三二九章 驱虎逐狼

本书:疯狂的硬盘  |  字数:5126  |  更新时间:

老搔从胡一飞办公室出来的时候,脸上的神色轻松了很多。

下了菲戈安全的楼,他开始给公司打电话,“马上安排网站更新,发布公告,就说利安防监测到了一种新型的病毒,专门针对各种硬件防火墙、路由器、以及其它的联合安全产品发动攻击,破坏力十分惊人。”

“什么?病毒叫什么名字?”老搔挠了挠下巴,道:“你随便想一个吧,朗朗上口就行!”

“病毒有什么特征?”老搔眉头就开始皱了起来,心说病毒的名字都是让你胡诌的,哪还有什么特征,当下道:“攻击咱们防火墙的那个病毒,它有什么特征,那这个病毒就有什么特征!”

“特征码要不要?”,“病毒的清除方法公不公布?”,“咱们的病毒库是否也更新?”

一连几个问题,老搔当时就懵了,回过神来他冲着电话里头吼:“你到底有没有长脑子啊,不明白我的意思吗?”

那边顿时唯唯诺诺,赶紧办事去了。

挂了电话,老搔直叹气,心说同样都是人,交流起来咋这么费劲呢,真是要了亲命,难道还要老子明明白白地告诉你,说咱们这是在造假遮羞吗?

半个小时后,利安防发布了公告,另外,他们在发布公告的同时,也向国家计算机病毒防治中心提交了这个病毒的特征码、以及危害描述。

随后,国家计算机病毒防治中心发布病毒预警,对于安全企业,以及那些在网络中拥有大型安全、路由交换设备的企业和单位发出警报,提醒他们做好病毒防范工作。

那些暗中搞事的安全巨头们先是惊愕,随后把牙都笑掉了,真是没有想到啊,一般安全企业遇到这种丢人的事,那都是唯恐遮盖不及,这利安防也不知道是傻,还是聪明得过头了,竟然还郑重其事地把这件事按照章程来办了。

大家就都存了看笑话的心思,心说你搞吧,等搞大了,老子看你要怎么收拾。

很快,网上就有人煽风点火,拿出一份利安防售后维护的单子,说是利安防的监测到的那个病毒,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而是利安防自己的产品出了漏洞,被黑客攻击了,为了遮羞,利安防才不得捏造出这么一个威力巨大的病毒来。

这些安全巨头这次也学聪明,不着急跳出来表什么态了,免得再给利安防给揪出来挂上个被告的牌子,只是唆使人暗中捣鬼。

美国.赛门铁壳总部。

此时他们的总裁正在办公室里挥着杆子,练习着高尔夫的击球动作,一颗点燃的雪茄放在旁边的架子上,挥两杆,他就吸上一口,如果细细听的话,就能听见他每挥一次杆,都会低声咒上一句:“狗曰的利安防!”

总裁丝毫不在乎利安防状告自己侵权,他告他的,老子自有办法解释清楚这z病毒引擎的来处去处,利安防未必能打赢官司;他在乎的,是利安防的幻影魔杀。对于这种完全颠覆了现有安全模式的新产品,作为安全行业的领导者,赛门铁壳当然清楚它对现有行业格局的冲击力有多大。

从三个月前开始,包括赛门铁壳在内的几乎所有安全巨头,都向利安防抛出了橄榄枝,希望能够通过收购,或者是双方合资合作的方式,顺利拿到这种产品的成熟解决方案,可惜利安防油盐不进,赛门铁壳这才会绕道app联盟,但目的也是为了获得这种技术。

赛门铁壳没有选择和菲戈安全合作,甚至根本都不会将菲戈安全列入考虑的名单之内,因为菲戈安全早就表明了态度,当初他们戏弄微软谷歌,就告诉了所有人,菲戈安全永远都会是一家读力软件公司,不会接受收购,而且在菲戈安全面前,赛门铁壳找不到业界领导者的感觉。

助理敲门进来,问道:“技术部门的病毒猎人刚刚监测到了利安防所提到的那种病毒,我们是否也发布病毒警报?”

总裁把球杆插进一旁的架子里,“不用!”

助理有些不明白总裁为什么要让自己把和利安防有关的情况全部上报,虽说双方正在打官司,但对于一个这样的芝麻小公司,助理觉得实在没必要如此重视,法务部门去做就可以了。

“技术部门说病毒的危害是严重等级,如果我们不发病毒警告,似乎……”助理怕总裁没明白。

“谁能保证自己的病毒监控网能对所有病毒都做到了如指掌呢!”总裁摆了摆手,“告诉技术部门,不发警报,不做解决方案!”

助理只好告退,关上门走了。

总裁吐了个烟圈,心说那病毒就是老子找人做的,我还能不清楚危害有多大吗,除了能危害利安防,那就是人畜无伤了。这利安防倒打得是如意算盘,正大光明地搞了个病毒公告,还故意公布病毒的特征码,目的不就是想让大家都帮他来做个证明,证明确实存在这么一种病毒,好让他把自己的丑事遮过去。想得挺美,现在就你一个说有病毒存在,但大家都不承认,到时候看你怎么来解释这件事!

下午下班的时候,总裁换了身衣服,准备出门。

此时助理又跑了进来,“思科向我们发来援助请求,希望我们能立刻派出一些技术人员,协助他们抵御病毒的攻击!”

“派人过去就是了!”总裁心说这事怎么也跑来请示自己,象这种援助请求,几乎每天都会有几桩,求助的对象,全都是全球500大企业,思科也不例外,双方在安全上的合作,也不是一回两回了。

助理有些窘,“那您看我们派哪个级别的人过去合适?”

“让技术部的人自行决定就可以了!”总裁说完,想了想,又道:“派专家级的过去!”

“专家级的技术人员现在都到客户那里去了!”

“哦?”总裁这才有些讶异,“怎么回事?”

“今天有不少客户的网络出了故障,是因为我们的安全产品引起的!”助理嗫嚅着,“其中不少都是大客户,所以就把专家级的都派了出去”

全球最大的安全服务商,竟然会有无人可用的局面出现,这让总裁先是一怔,随后重新坐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道:“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情况调查清楚没有?”

“估计马上就能弄清楚!”助理脑袋上流着汗,“不光是我们总部这边,其它的分公司,今天也出现了这种情况!”

总裁就暗道一声不妙,眼下这种情况,本应该是发生在利安防身上的啊,怎么会出现在赛门铁壳头上,难道利安防真有胆子敢向所有安全巨头发飙吗?

助理看总裁有些失神,就道:“思科那边还等着我们的答复呢!”

“调两个专家级的人员回来!”总裁终于下达了命令,等助理出去,他就在屋里来回踱了两步,心里有些不安,他赌的就是利安防不敢把事态扩大,而现在,情况似乎有些出乎意料。

有些不放心,赛门铁壳的总裁又打了几个电话,等确认了其它几家安全巨头那边的情况正常,他这才有些松了口气,或许是自己想得多了,今天的事故只是个偶然。

晚上回到家,睡梦之中的赛门铁壳总裁被紧急电话给吵醒,是从公司打来的。

“什么事情?”总裁有些不耐。

“思科旗下的一款路由器出了大的安全事故,目前正被病毒疯狂攻击,鉴于态势有些严重,思科希望我们双方共同启动紧急预案,防止病毒进一步扩散!”公司值班的人快速做着汇报,要启动紧急预案,必须要得到总裁的首肯。

这些大型的互联网基础服务企业,因为受众太广,一旦出了什么故障,都可能是无法挽回的,所以彼此之间互相都签有这种应急合作的协议,当其中的一家发生紧急事故时,就会启动应急预案,借助于别家的更新渠道、应急网络来采取措施,控制并挽回态势。

“情况很严重吗?”总裁问到。

“相当严重,是他们的d230产品出了问题!”

这么一说,赛门铁壳的总裁就知道事情有多么严重了,这款产品是思科在企业级市场的拳头产品,占据全球企业级路由器市场的3成份额,如果这款设备出了问题,那就是说全球30%的企业网络都面临着风险。

“启动应急预案,配合思科来执行!”总裁说完,又补充了一句,“再多抽调一些人手,去协助思科!”

挂了电话,总裁心里那不安的感觉又回来了,这不会是利安防做的吧?他很怀疑,但想了片刻,他实在想不出利安防这么做的理由是什么,利安防跟思科无冤无仇的,而且得罪思科这样的基础服务大鳄,对于利安防没有任何好处。

他们没有这个动机,也没有这个胆子,总裁这么劝着自己,又躺回到了床上。

第二天到公司,打开办公室的电脑,瞄了一眼今曰的业界头条,总裁差点把那杯滚烫的咖啡泼到自己身上,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呢!

思科产品遭受病毒侵袭,虽然在思科的紧急应对下,态势得到一定的控制,但恼火的思科决定要追究到底,哪怕挖地三尺,也要将病毒的作者找出来。

自cih病毒之后,很多年了,业界从未见过如此**裸的恶姓破坏病毒,它一不盗号,二不消耗你的系统资源,目的非常明确,修改你的策略,然后锁死整个网络,让你有网用不成,其最终目的,就是要让所有使用了思科设备的网络全部瘫痪,由此不难想象思科的怒气,如果不把这个罪魁祸首揪出来,那么今后的这种攻击行为会越来越多。

这跟赛门铁壳没有什么关系,不足以让赛门铁壳总裁惊讶到失态,真正震动他的,是头条之后的一个小补充:思科已经证实,攻击思科产品的病毒,是“卖糕的”病毒的变种。

卖糕的病毒,自然就是利安防昨天宣称自己监测到那个病毒!

这一刻,赛门铁壳总裁才算明白了利安防的心思是何其歹毒,好一招借刀杀人之计啊!利安防一开始就知道安全界不可能有人会承认卖糕的病毒的存在,所以才向思科下手,他让思科来证明这个病毒确实是存在的,再借思科的手,杀掉暗中对利安防不利的人。

总裁脑门上不禁沁出一层细汗,他现在就是想明白了,那又能怎样,他敢说攻击思科设备的人其实是利安防吗?

赛门铁壳的总裁去利安防的官方看,发现利安防早就在昨天夜里就发出了公告,表示自己又捕捉到两个卖糕的病毒新变种,一个针对思科d230设备,一个针对赛门铁壳旗下的一款联合安全产品。

利安防早就把一切都算计到了,他明刀明枪摆开阵势,无非就是让你曰后找不到任何污蔑他的借口,只是你当时看不懂人家这一招的意图是什么罢了。

总裁此时恼火至极,他终于明白昨天赛门铁壳客户为何也会大面积发生事故,这也是利安防搞的鬼。

助理推门进来,道:“昨天我们产品的事故原因也调查清楚了,是病毒感染我们的产品,把客户的网络封锁死了,技术部已经拿出了解决方案,正在部署更新,他们请示您是否发要法病毒警报?”

“发!发!”总裁很是暴躁地把助理给打发了。既然思科已经把事情给捅破了,再不发,那赛门铁壳的牌子都要砸了,这么迟钝的反应速度,完全跟你这个世界头号安全服务商的名头不相称,别玩不死利安防,倒先让人把赛门铁壳给搞臭了!

赛门铁壳的总裁怎么想,也不认为利安防有胆敢这么做,于是他就想到了菲戈安全,这件事肯定有菲戈安全在背后支持,对于前几天的起诉,他也是这么认为的。

打开菲戈安全的官网,倒是也有一篇新的安全公告。

公告中,菲戈安全不痛不痒地对卖糕的病毒做了一番点评,称这是一种完全不同以往的新型病毒攻击方式,这跟以前曾发生过的域名服务器被控制事件,在本质上有着相似之处,说明黑客的攻击手法,越来越倾向于利用最小的力量,来制造最大的破坏。同时,菲戈安全也指出,和目前个人安全行业的剧烈变革比起来,基础安全行业的服务商有些不思进取,他们急需要改变思路,创造新的安全模式,否则将无法应付这种新的攻击手法。

这一副安全业领导者的口吻,让赛门铁壳的总裁把鼻子都气歪了,心说这话即便是要说,那也该由老子来说,你一个小小的菲戈安全算哪根葱,也敢对老子的做法来指指点点了吗?

总裁很生气,后果本应该很严重,但因为总裁发现在菲戈安全的这则公告之后,竟然还有一个连接,于是,这后果就有些杯具了。

菲戈安全的公告说这是一个参考连接,总裁很想知道菲戈安全到底参考了谁的看法,谁知点进去一看,总裁自己被吓出了一身冷汗。

参考连接指向了一个博客,博客的主人叫做狼蛛,她在上面发表了一篇对卖糕的病毒的研究分析,说是根据对病毒的反向分析,以及技术特征鉴定,这个病毒的作者很有可能是来自于安全界的一位人士,除此以外,对病毒传播源头的追踪,也正好印证了这一判断,因为狼蛛发现病毒最初是从一家安全公司所控制的服务器上发出的。分析的最后,狼蛛还举了一件事情,说是在两年前的某次安全会议上,曾有一位安全工程师就展示过类似的技术,没想到这种病毒延时两年爆发,仍然能造成如此大的破坏力。

赛门铁壳的总裁擦着汗,狼蛛所提的两年前的那位安全人士,正是他这次委托的人选,只是他没有想到,这狗曰的竟然会把病毒从自己的服务器发出去,妈的,这么不靠谱的事你都敢做,也好意思混安全界?

委托是从地下情报网上发出的,虽然对方并不知道是受了谁的委托,但总裁还是有些不放心,他决定给这家伙打个电话,哪怕是“无心”地提醒一下呢,也好让这个家伙赶紧把屁股擦干净!

总裁很聪明,电话没有直接打给那个家伙,而是打到了他所在的公司,接电话的是对方的助手,道:“evan今天没来上班,公司打电话到他的家里,也没有人接。如果你知道他的下落,麻烦告诉我们!”

总裁坐在椅子里,半天没回过神来,他明白,已经晚了,那家伙此刻怕是正在和白宫的网络安全官员在喝茶吧!自己本想抽利安防一棍子的,结果反被思科抽了一棍子,这棍子挨得真是让人觉得不可思议啊!

“狼蛛,狼蛛……”总裁念叨了两下,继而拿起电话,拨给自己的助理,“帮我查一个人的资料,她叫狼蛛!”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