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疯狂的硬盘>第三二八章 亏本买卖

第三二八章 亏本买卖

本书:疯狂的硬盘  |  字数:3384  |  更新时间:

看到狼蛛走过来,老大收起鸡毛掸子,得意洋洋指着那块牌子,“宋小姐,你看这块牌子如何?”

狼蛛好笑不已,却只能忍着,点头道:“不错!很大气!”

老大掏出一手绢,趴上去哈了口气,然后蹭掉上面一个极不明显的指纹印,道:“当时做这块牌子的时候有些匆忙了,过段时间我准备换了它,用上等的黄杨木重新做一块!”

“孟……老大,我有几个技术上的问题想请教你,不知道你有没有空?”狼蛛问着。

“如果是技术上的事,你最好去问二当家的,他的技术比我好!”老大倒是很有自知之明,人家是斯帕克的徒弟,名师出高徒,肯定比自己强,自己肚里的那三五个歪瓜裂枣,还是不要拿出来丢人了。

“我可是真心诚意地想请教孟老大你!”狼蛛笑着,用一副“我相信你,你能行”的眼神看着老大。

老大还从来没被美女用这么“崇拜”的眼神瞧过,当时就投降吧,“好吧,你问!要是我答不上来,你再去问胡一飞!”

“孟老大知道程序之影吗?”狼蛛问到。

“什么之影?”老大一脸的纳闷,心说我只能听过七年之痒,他本以为狼蛛中文发音不标准呢,一想这七年之痒跟技术无关,就没敢说出口。

“程序之影!”狼蛛又强调了一遍。

老大挠了挠脖子,无辜地看着狼蛛,“这是个什么东西?我从来都没听说过啊,程序也有影子吗?”

狼蛛吐血了,这到底是谁向谁请教,“就是一种确确实实存在,你能看到,但检测不到的程序。”

老大连连摇头,脸上的肥肉甩得吧唧吧唧响,“不知道,头一次听说!”,他有些摸不着头脑,有这种东西吗?

“那你知道信息负载平衡吗?”

“不知道!不过我听说过数据负载平衡!”老大好歹想起个有关联的。

“那数据联合搜索技术呢?”

“母鸡!”老大有些脸红,道:“我平时都用的是百毒搜索!”

狼蛛不死心。“信息智能传导技术?”

“莫宰羊,真的莫宰羊!宋小姐,要不你还是去问胡一飞吧!”,老大直接溃败,说完夹起屁股就往办公室里溜,走得匆忙,连心爱的鸡毛掸子都忘了拿。

进了办公室,老大擦擦额上的汗,太慌张了!他探头从窗户后往外看了一眼,发现狼蛛站在原地没动,老大很受伤,心说好歹我也是个业内人士,今天竟然在美女面前是一问三不知,太伤自尊了,原来我竟是这么的无知!关键是,丢人丢在了那块“联合创始人”的牌牌面前,太尴尬了!太尴尬了啊!

狼蛛在那里站了两分钟,脸上尽是疑惑之色,她实在不明白,老大为何跟个外行似的,最后摇摇头,上楼去找胡一飞了。

看到狼蛛从一楼消失,老大这才敢出来,过去飞快地拿走鸡毛掸子,又躲进了办公室。

想了想,老大心里不踏实,拿起桌上的电话开始拨号,一会道:“凡大哥,晚上有空没?下班之后我请你吃饭!”;“放心,人均60起!有肉有肉,绝对都是肉菜!”;“行,那下班之后我去找你!那……啥,今晚就不要叫二当家的了,他不是要陪那个斯帕克的徒弟嘛!”

挂了电话,老大把狼蛛刚才问的几个问题都记在了便笺上,准备晚上吃饭的时候请教一下凡夕,最后感慨道:“没知识害死人啊!”

狼蛛上楼,胡一飞也正好从技术试验室出来,两人在办公室门口碰上了。

胡一飞笑道:“今天有点忙,也没顾得上你,不好意思!”

狼蛛摇着头,笑道,“没事,不能总让你陪着!”

“进去说!”胡一飞就推开了自己办公室的门。

狼蛛跟在后面进来,看着胡一飞在那忙来忙去,实在按耐不住心中的好奇,道:“二当家的,我能问你一件事吗?”

“问吧!”胡一飞笑着。

“我刚才去找了惠老师,向他请教了一些问题!”狼蛛也就不隐瞒了,干脆就把她刚才找cobra的事一讲,包括她问的问题,以及cobra的回答,全都讲了一遍,最后道:“我没提起我们俩私下交换资料的事,就是想向他请教一些问题!”

胡一飞这才明白狼蛛整天惦记cobra是为了什么,原来是把cobra当做了自己杜撰出来的那位老师,当下他就笑了起来,心说狼蛛还真是一根筋啊,她问cobra的几个问题中,竟然还有当年自己发在狼窝论坛上的那封帖子中提到的问题,“呵呵,那你是找错对象了!”

“嗯?”狼蛛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惠老师不是你的老师?”

“是,但也不是!”胡一飞放下手里的文件,“一年多以前,我也曾向惠老师请教过这些问题,惠老师的回答跟今天是一样的!呵呵,惠老师是把我领入安全行业的引路人,我的那些最基础的网络知识,都是他传授的,所以他是我的老师,他传授给我的那些知识,可以让我在任何一家安全公司,都胜任网络安全工程师的工作,但却跟菲戈安全没有关系。”

狼蛛脸一红,闹了半天,自己根本就找错了对象,既然话已经说开了,她也就继续问道:“那二当家的另外一位老师是谁?”

“这个不重要!”胡一飞轻描淡写地岔开了,“我想换了是zm、zm=杂毛、或者是天眼,他们中的任何一位,都可以回答你的这些问题!整个业界中,有很多专精于技术而不愿出名的人!”

狼蛛坐在沙发里,心里有些失望,二当家的意思很明显,是说他的老师不愿被人提起名字,难道说自己这次来中国的最大心愿竟是无法实现了吗?

胡一飞拉开抽屉,拽出一叠文件,走过去放在狼蛛面前,笑道:“这是我这几天的一些思考,是关于你上次所提到的那个数据链通信技术,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看?”

“当然有!”狼蛛拿起文件看了一页,当即就问,“你确定这些都给我看!”

“确定!”胡一飞点了头,“不过,我有个条件……”

“一份学习笔记,我知道!”狼蛛俏皮地眨了一下眼睛,这是二当家的老规矩了,“保证给你!”

“还有……”

“不能告诉第三人!”狼蛛再次抢答,倒有点心照不宣,心有灵犀的感觉。

胡一飞只好闭嘴,摊开手耸了耸肩,“看来不用我再多说什么了!”

狼蛛只看了一小段,便被其中所提到的技术思路所吸引,对胡一飞拿出的这份文件是喜不自禁,当下就把资料往自己包里一塞,朝胡一飞轻抓了两下手,有些不好意思道:“那我……就先去看资料了?”

“去吧!”胡一飞笑着,“有什么事,就给我打电话!”

狼蛛站起来,拉开门走了出去,又探头道:“谢谢你的资料,不过我现在可没有什么价值对等的资料跟你交换,晚饭我请你吧!”,说完,俏皮一笑,合上门走了。

胡一飞无奈笑着,自己当年跟狼蛛定下私下交换资料的赌约,原本以为是沾光呢,谁知到现在却成了个赔本的买卖,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啊。

他刚才交给狼蛛的那些资料,是他最近关于数据链通信的一些思考,很粗浅,也只停留在设想阶段,他交给狼蛛,一是想让狼蛛不再追究自己那位杜撰出来的“师傅”,这一根筋还真是有点可怕,再追下去,搞不好又得翻出一些陈年往事来;二是也让狼蛛清晰感受到菲戈安全的技术和t博士不是一脉相承的,资料上的东西,虽是参考了t博士的笔记,但都是胡一飞自己思考之后,想出来的一些另行解决问题的思路,跟t博士的技术脉络,有些天壤之别。

“不过也不算吃亏!”胡一飞自嘲着,要不是狼蛛这个“美歼”暗中通风报信,自己非但难以接触到t博士知识体系的根基,怕是好几次都要让人揪出了马脚。

第二天早上,老搔胳膊下夹个小包,一溜小跑进了菲戈安全,“你们胡总来了吗?”

“来了,在楼上!”前台的接待mm对老搔已经很熟了。

胡一飞此时正敲键盘,就听外面“咚咚”地响,跟打夯机开进了楼道似的,心里正纳闷呢,就见老搔象坦克一样开了进来,进门带起一阵风,“小胡老总,十万火急!”

“什么事,你坐下说!”胡一飞赶紧起身。

“我们的利安防一款防火墙产品出了问题,昨曰夜里遭到不知名的病毒攻击,病毒修改了防火墙的策略,它防内不防外,反过来把客户的网络给锁死了!”老搔暗道晦气,“现在利安防的售后全撒出去了,我们分析应该还是那些对手干的,但问题是没办法确定具体是谁做的,真是恼火啊!”

一对一,你至少还有个怀疑的对象,一对多,这怀疑的范围就有些大了,总不能集体开火吧!

胡一飞昨天就提醒利安防要防着别人从其它地方下手,不过他没想到会有人迫不及待就使出了这终极杀招。安全界过招,最顺手的武器应该就是骇客攻击了,但不到万不得已,大家是不会出这招的,反而是一些外行,最喜欢搞这套。

这个现象虽然很奇怪,不过也好解释,大家都是搞安全的,你会攻击,别人自然也会攻击,而且面对的是一个内行,攻击的成功率也低,但外行就没有这些顾忌了,成功了沾光,不成功也很难遭致报复。

老搔看胡一飞没说话,就又焦急问到,“小胡老总,你给出个主意,看看现在该怎么办!”

胡一飞此时想到一个办法,于是又露出了那副坏坏的笑,道:“这事其实很好办!”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