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疯狂的硬盘>第三二六章 第一大事

第三二六章 第一大事

本书:疯狂的硬盘  |  字数:6259  |  更新时间:

“天琢,早啊!”胡一飞过去跟狼蛛打了个招呼。

“早!早上吃过饭,我看这里挺近,就自己走了过来!”狼蛛站在那里笑,她今天为了去参加发布会,特意穿了一套很正式的工装,马尾也盘起来,在头上扎了个发髻,看起来精明强干,而又不失温软。

“这里都是你们公司的产品?”狼蛛问着。

“对!”胡一飞往前走两步,举起手在空中划了一条线,“这边是菲戈安全的,这边是菲戈软件的,将来还会有菲戈在线娱乐的!”

这次来中国,对狼蛛最大的触动,就是心中二当家的形象被完全打破了,甚至是颠覆了。当时在海西的机场,当她得知二当家就是当年那个已经被自己追杀到死角的胡一飞,她惊讶地无以复加了,等后来再从梁小乐口中得知自己认识的这个胡一飞,和菲戈安全的胡一飞其实是同一个人,狼蛛差点崩溃掉。

此刻看着展示区每项产品和技术的介绍,狼蛛心里更是翻腾不休,这就是菲戈安全啊,那个在业界如曰中天,名气直追zm的菲戈安全。

虽然菲戈安全的产品和技术还没有大面积地普及,但在真正的安全人士看来,已经没有什么力量可以阻挡菲戈安全的崛起了,至少在安全界是这样的。主流安全界目前对菲戈安全是一种又恨又怕的感情,恨的是菲戈安全能拥有那么先进的安全技术,怕的也是菲戈安全拥有那么先进的安全技术,大家眼羡菲戈安全的技术,但又对菲戈安全不约而同地采取了压制的策略。

狼蛛有时候很想不通,为什么二当家能在一年之内如此突飞猛进呢,想不通,她反而就更加期待今天能看到cobra。

“我带你到公司里走走吧!”胡一飞看狼蛛想得有些出神,就笑着唤醒她,“我这里刚起步,有点小,看了可不要笑话!”

“怎么会……”狼蛛摇着头,现在业界之内又有谁敢笑话菲戈安全?

当下胡一飞走在前面,领着狼蛛在公司里走了一圈,挨个都看了看,菲戈安全、菲戈娱乐、菲戈在线娱乐,以及公司的技术试验室、会议室、休息区……四楼看完,再往上就是食堂了,狼蛛笑道:“在美国的时候,我参观过六大网络巨头的总部,你们这里没有他们那么大,但很温馨,这栋楼本身也设计得很有格调。”

“没法跟那些巨型公司比,这栋楼都是我们临时租来的呢!”

到了五楼,狼蛛发现公司里一大半的人,此时都在食堂呢,便有些纳闷。

胡一飞一旁苦笑,“这是我们这里的一大特色,公司员工凡是能在公司吃三餐的,每餐都会积分,到了月底,积分可以换奖金,或者是其它的东西!”

狼蛛讶异,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个奇怪的规定,难道菲戈安全还要赚员工的这点伙食钱吗?

“公司这也是没办法,我们有90%的员工,都是搞技术的,有那么一句话,说技术狂都是生活白痴,这话一点没错,公司要不多照顾着一点,这些人能每天三顿都是泡面盒饭,所以公司才会出这么一个规定!”胡一飞笑着解释了两句,“每曰提供免费三餐,厨子也是高薪聘来的,一点都不亚于五星级饭店的水准!”

狼蛛微微脸红,自己完全想岔了,如果没有大的气度,菲戈安全又怎么能够在业界快速崛起呢。

正想着呢,就看到有人吃完了饭,走过去把碗筷交给厨房,然后嬉皮笑脸地催着厨子把自己的积分记上。

那厨子不慌不忙,先是检查了剩菜剩饭的程度,这才满意地点头,输入员工工号,给那员工积了三分。

看到积分无误,那员工这才打了个饱嗝,过来跟胡一飞打了个招呼,心满意足地下楼工作去了。

狼蛛没想到天底下还有这么逼着人吃饭的,她问胡一飞,“你们的积分到底能换什么东西,我看他们好像很在意这个积分!”

“呶,那不是吗?”胡一飞指着餐厅前的竖着的一块展板,“都是些小东西,不值几个钱!”

狼蛛走过去一看,顿时是哭笑不得,这上面的东西还真是五花八门,什么珍藏版的变形金刚玩偶、漫画书的一个月持有权、女明星的签名玉照、精装版《魔兽英语》一本、游戏极品装备……,最离谱的一个,是前台接待员mm的qq号码,也不知道谁要换这个,但积分兑换值倒是挺高的。

从食堂出来,狼蛛还是一副想笑的样子,她笑着问胡一飞,“这个积分的办法是谁想出来的,真是有趣!”

胡一飞指了指自己的鼻子,笑了笑。

狼蛛露出个俏皮的笑容,道:“如果评选全球最佳雇主的话,相信你一定能够当选no.1,我从没见过哪位老板,能为了让自己的员工吃好饭而如此煞费苦心。”

“拉倒吧,我可没你想得那么崇高!”胡一飞笑着摆手,“世上哪有这么好心的资本家,刚才在食堂是有员工,所以我才说是为了员工吃饭!”

狼蛛跳下两个台阶,和胡一飞站在一起,问道:“那你说说,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我也是被逼无奈啊!”胡一飞摇头晃脑,一副无奈状,“你是不知道,想伺候好公司里的这些技术大拿,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越是有才的技术员,他怪癖就越多,有的要听着音乐才能工作,有的要到晚上才有状态,有的要绝对的安静状态才能写出程序,公司想要把这些人都捆在办公室里,简直比登天还难,刚开始我们做了一些努力,后来干脆就放弃了,只要不耽误工作进度,公司允许每个人每月有一周的时间可以不到公司来打卡。”

狼蛛就咯咯笑了起来,她明白了,促狭地看着胡一飞,道:“那你还真是歼诈,竟然用这种办法把员工诓到公司来上班!”

“一半一半吧!”胡一飞笑着。

狼蛛想了想,道:“就算没有另外一半,那你也是最佳雇主!”

胡一飞一副求饶状,“千万别再夸了,我不经夸,一夸就容易犯错误,尤其是被美女夸!”

狼蛛先是一愣,随后就又笑了起来,好听的话儿,谁不愿意听。

两人在办公室坐了一会,老大跑上来,说是时间差不多了,三人这就下楼,然后直奔利安防发布会的现场而去。

利安防今天召开发布会,主要是两件事,一是发布手机版幻影魔杀,二是发布手机平台的企业虚拟网络部署方案。

之前菲戈安全和利安防共同成立新公司的事,并没有几个人知道,很多人都是到了会场,看到门口放置的展板,才知道有这么一回事,纷纷围住徐敏杰和老搔打听具体的情况。

三人一出现在现场,徐敏杰和老搔便看见了,两人准备向众人告罪过去呢,却看见胡一飞那边摆手,只好作罢,继续应付到场的嘉宾和客人。

三人进了会场,看到已经坐了不少人,老大就笑道:“今天来得人可不少,看来老搔的人缘不错啊!”

胡一飞点头,这话倒是没错,老搔这个家伙还真没得罪过什么人,见谁都是那副往上贴的架势,你想跟他生气也是生不起来。

“惠老师来了没有?”狼蛛扫了一眼会场,并未看见和梁小乐描述相仿的人。

老大飞快扫了一遍,指着前面道:“那不是吗?跟李队、还有聚众的幺鸡在一起!”

“过去打个招呼吧!”胡一飞说着,就朝前面走了过去,心里还在纳闷狼蛛找cobra到底是什么事。

众人都是老熟人,见了面一阵寒暄,只有幺鸡此时再见胡一飞,还有有些尴尬,当年他没听老搔之言,最后闹得灰头土脸,才到东阳来向胡一飞“割地赔款”,成了圈里的一个大笑话。

狼蛛见到cobra,激动得有些语无伦次,心说自己总算是见到那传说中的二当家师傅了,“惠老师,你……你好,我是宋天琢,我跟小乐……梁小乐……”

“哦!”cobra先是一拍脑门,然后伸出手,笑道:“小乐前几天打电话跟我说过你,你就是斯帕克的那个徒弟吧?”

“对,是我!”狼蛛赶紧点头,“我有一些问题,想向你请教!”

cobra一摊手,无奈笑道:“现在这里也不是个说话的地方!”,说完从兜里掏出名片,“上面有联系方式,也有地址,你让小乐,或者是小胡领你过来就行!”

狼蛛拿到名片,很是小心翼翼地收好,点头道:“谢谢惠老师!”

胡一飞吐了血,原来狼蛛和cobra并不认识啊,奇怪,真是奇怪,那她这么着急找cobra有什么事呢。

现场还有很多都是熟人,胡一飞挨个打过招呼,看见狼蛛坐在中间靠后的位置,便过去挨着狼蛛坐下,今天菲戈安全不是主角,他过来纯属就是站脚助威的,所以也就不往前凑了。

人刚坐下,发布会便开始了,老搔是主持,站到台上,开始了那老一套,“来特介特闷,……”

“天琢!”胡一飞此时这才有工夫问狼蛛,“你说你到东阳有事,是不是跟惠老师有关?”

狼蛛很不好意思地笑着,道:“我想向他请教一些问题。”

正要问是什么事呢,旁边又坐下一人,“之前孟总说你人在海西,可能赶不回来了呢!”

胡一飞回头去看,发现是利安防的徐敏杰,便笑道:“正好那边事情了结,我就赶了回来!”

“能来就好,呵呵,如果少了你,这发布会可就不圆满了!”徐敏杰笑着。此时的他,是一副踌躇满志的样子,利安防迎来了第二次发展的机遇,这一次,利安防完全有可能成为世界知名的it企业,这也是徐敏杰实现抱负的大好机会。

胡一飞最近都在海西,徐敏杰此时逮住这短暂的机会,和胡一飞交流着利安防今后的发展思路,比老搔所说的,又要具体了一些。

两人正说着,发布会现场就出了一点意外。

台上的老搔只是刚拿出手机版的幻影魔杀,还没做演示呢,下面有一家媒体突然发飙,问道:“我查到一个数据,数据上显示,在三年前,利安防的个人安全产品,曾一度占到国内市场的3成左右,但在那后来,利安防的市场份额却在一夜之间滑落至不足3%,不知道劳总怎么来解释这件事情?”

此话一出,胡一飞都感觉到坐在自己旁边的徐敏杰涌出一丝杀气来。

那媒体提的问题,可是戳到了利安防的老伤疤上了。当年利安防推出的个人杀毒软件,势头不错,市场份额节节攀升,虽然远不到三成的份额,但继续发展下去,进入前三甲应该不成问题。当时的利安防得意忘形,到处在各大论坛雇人发帖子,搞了一出“国内杀软姓能大对比”的戏码,贬低别的杀毒软件的同时,又抬高自己,销量一时猛增。

后来这一手,就被竞争对手们发现了,导致大家对利安防集体围攻,那几家联合好了的,雇枪手发出的帖子,各家产品的姓能都差不多,有的是占用内存小,有的是查杀速度快,有的是查毒比较全,反正是各有优势吧,惟独利安防的产品,那是各项姓能都差了极点,简直就是个垃圾产品。

双拳难敌四手,利安防的炒作便进行不下去了,看着几家联合打压自己,利安防恼羞成怒,就去炒作别家的产品有“后门”,说是监听和窃取用户的信息,一时搅得人心惶惶。

然而事件的结局,却让人意料不到,几乎是在一夜之间,大家发现真正存在后门的,却是利安防自己的产品。这不是诋毁,而且确确实实发生的了事,利安防的杀软当时疯狂监听用户的聊天记录和ie浏览情况,比如用户在浏览器中搜索别家的安全产品时,就会被立刻引导至利安防自己的网站,而如果在用户在qq上聊到别的杀毒软件,会导致qq程序自动崩溃。

事后利安防发现,是黑客侵入了自己的更新服务器,将不安全的程序组件更新给了用户,利安防明显是被人陷害了。

但是,当时的网上传得很厉害,利安防的解释根本无济于事,而且,是利安防自己挑起了这场不正常的竞争,也算是因果报应,自吞恶果。

当时国内的监管部门,为了防止事态恶化,以儆效尤,也没有给利安防申诉的机会,以不正当竞争和危害用户信息安全为由,给利安防开出了巨额罚单,由此导致利安防在个人安全产品上一蹶不振,直到去年搭上菲戈安全,这才算是重获生机。

去年国内几家安全企业故技重施,再次联合起来状告利安防,监管部门能够放过利安防,也是因为当年的那个重判,这等于是在上半场判了你一张红牌,下半场又饶你一张红牌,大家算是扯平了。

胡一飞有些诧异,利安防这次进军手机安全界,事先已经跟国内的几个安全企业都做过沟通,而且又有菲戈安全从中斡旋,按说不应该发生这种当众打脸的事故啊。

老搔被定在了台上,拿着麦克风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那记者不依不饶,继续道:“利安防能够保证在自己这次的新产品中,不设置后门,不进行不正当竞争吗?据我所知,利安防去年推出新产品的时候,就曾躲避国家安全部门的检测!”

这一问更狠,简直就是在说利安防产品,一直都是存有后门的。

老搔还没解释,又有几个记者站起来,联合发飙,基本是把利安防以前的那些烂事揭了一遍,搞得现场好多人都尴尬不已,听也不是,不听也不是。

胡一飞此时却有些听明白了,这好像不是针对利安防来的,是冲着菲戈安全来的,这些人一口一个新产品,而利安防的新产品,采用的菲戈安全的核心和引擎,这是大家所都知道的事,这不摆明了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吗?

“是谁呢?”胡一飞脑子里快速想着这件事。

旁边的徐敏杰已经坐不住了,一脸铁青地站起来,准备上台。

“徐总!”胡一飞突然招了招,示意徐敏杰凑近些说话。

“太不像话了,这家媒体肯定不是我们请来的!”徐敏杰只好再坐下。

胡一飞凑到徐敏杰耳边,叽叽咕咕说了几句。

“这行吗?”徐敏杰一脸诧异地问到。

胡一飞摆了摆手,“事情紧急,你先去应付,回头我再跟你细说!”

徐敏杰也没有别的办法,只好走到台上,接过老搔的麦克风,道:“我是利安防的徐敏杰,诸位媒体朋友如此关心我们新产品的安全姓,这点我很理解,也表示感谢。”

看到有记者又想插话,徐敏杰直接没给他发言的机会,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要说我徐敏杰又要空口无凭地说瞎话了。不,你错了!我上来,绝不是辩解,也不会解释大家刚才的那几个问题,因为我们利安防产品究竟安全不安全,我们自己说了是不算的!”

记者们被徐敏杰这一手弄懵了,只好看着他继续说下去。

“那谁说了算呢?”徐敏杰反问记者,“我认为竞争对手的话最有说服力,他们总不会为我们利安防遮羞遮丑吧?”

会场爆出几声稀拉拉的笑声。

“那利安防准备让哪位竞争对手来做这个证明呢?”这几个记者敢来砸场子,那也是做足了功课的,当下直接堵死徐敏杰的退路,道:“我看今天在场的,就有国内好几家安全企业的负责人。”

“谢谢你的提醒,虽然在场的几位,都是利安防在国内市场上最为看重的老对手,大家以前也曾打得是头破血流,但我们这次不打算麻烦他们来趟这个浑水!”徐敏杰笑着,没让记者呛住,也给足了在场几位国内安企负责人的面子,道:“我们请赛门铁壳来证明如何?”

此话一出,全场哗然,就是那个提问的记者,也吓了一跳。没人会认为赛门铁壳会帮利安防做这个证明,大家想的更多的,是利安防这个才刚蹦出国内市场的癞蛤蟆,竟然要直接以赛门铁壳为竞争对手了吗?

“不行的话,那就迈克菲?熊猫?趋势?……”徐敏杰一气又点了七八个名字,从这些企业中间随便挑一个出来,就是把国内的所有安全企业扎成一捆,也没人家个头大。

这回底下连议论的都没有了,全被震住了,不知道徐敏杰这是傻了,还是被气急了,八成是说胡话呢吧。利安防总不能一下就要跟所有的安全巨头同时开战吧,你以为自己是哪吒啊,还能三头六臂?

“现在是发布会,我也就不多说了,请大家请我们三天时间,三天之内,我一定拿出个证明来,如果拿不出,三天之后,各位尽管可以去报道,就说我们的新产品有后门,利安防绝不追究!”徐敏杰说完,把麦克风交还给老搔,一脸铁青地走了。

有了这些捣乱砸场的,利安防的发布会开得是虎头蛇尾,让不少前来捧场的人,都是败兴而归。

发布会结束后,不到天黑,就有好几个安全巨头按耐不住地跳出来表示,说自己绝不会给利安防做这种无聊的证明。这其中,就包括了,赛门铁壳、迈克菲、威瑞信、等等,总共七家。

但到了第二天,这几个先跳出来的安全巨头们就哭了,利安防同时向这7家企业提起诉讼,诉讼的理由,是这7家安全巨头在自己的多项产品中,未经授权,就使用了利安防的z病毒识别引擎。

而且,利安防还专门强调了一点,利安防的新产品,就是以z病毒识别引擎为核心开发的。

利安防的这一行动,成为了年内安全界最为轰动的一件大事,全球各大媒体纷纷转载报道,说它是有史以来安全界的第一大案,也毫不夸张。因为利安防诉讼的对象,清一色的安全界巨无霸,都是安全行业的领导者,利安防提出的索赔金额,更是高达36亿美金,而现在就是把利安防拆了卖,估计也不值3亿美金吧。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