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疯狂的硬盘>第三二四章 安全起见

第三二四章 安全起见

本书:疯狂的硬盘  |  字数:5299  |  更新时间:

事关重大,梁宗琦总是觉得不踏实,不等胡一飞拿出个办法,就匆匆下楼,向项目组汇报这个意外事情去了。

会议室就剩下了胡一飞和狼蛛两人,胡一飞觉得浑身都不自在,在椅子上扭了扭,道:“那……那啥,昨……昨晚的事,我很抱歉,我没想到你会在那里。”

狼蛛顺手拢了一下耳边的发丝,道:“是我应该抱歉才对,我占了你的床!”,狼蛛笑着,昨晚胡一飞上对了床,却摸错了人,只得仓皇逃走,两女人坐在床上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后,再想起胡一飞狼狈至极的样,笑了足足一个晚上,早上起来的时候,狼蛛还觉得肚子有些疼。

偏偏今天见到胡一飞,胡一飞故意装出那一本正经的样子,貌似人畜无伤,实则掩饰心虚,这让狼蛛觉看了,觉得是又可笑又可爱,要不是在开会,她怕是都要忍不住笑出声来。

“如果昨晚有什么莽撞唐突的地方,请你一并原谅,那绝对都是误会……”胡一飞说着,脑门子的汗就哗哗往下淌。

狼蛛脸色微微发红,昨晚她告诉梁小乐,说是感觉有人摸上了床,于是惊叫坐起,至于胡一飞咸猪手的事,她就没好意思说,此时胡一飞专门挑出这事来道歉,倒让她又想起了当时那尴尬而又香艳的一幕,全身涌起一股异样的燥热,就像当年误入段宇电脑,看到了老汉推车详解一般。

胡一飞坐不住了,站起来把手插进兜里,然后又拿出来,那手怎么放,他都觉得不自在,只得举起来摸了摸鼻子,“那……那我就先走了,回头再找你商量对付帕特里克的事!”

说完,胡一飞就出了会议室,出来之后,他把手举到眼前,空抓了两把,然后就露出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不是吧,记得昨晚好像一只手都抓不住,真没看出来,一根筋还是个大胸器呢!

太内敛了,太内敛了!

胡一飞站在那里摇头顿足,他道歉的时候,自然也是想起了昨晚的那一幕,此时又连续空抓了两把,脸上那副表情,不像是在回味当时的感觉,倒像是在做着一个很深奥的研究。

狼蛛走出会议室,便看到了胡一飞那奇怪的表现,很是好奇,心说难道二当家正在琢磨怎么抓帕特里克吗。

胡一飞听到身后有动静,回身一看,顿时一哆嗦,三步并作两步,钻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太尴尬了!

狼蛛哪知道胡一飞演练的正是失传多年的抓奶龙爪手,她看见胡一飞遁走,自己还有些不好意思呢,看二当家刚才的表情,似乎已经有了狩猎帕特里克的思路,自己这一打搅,说不定思路又断了。

不过想起胡一飞刚才那“可爱”的样子,狼蛛又忍不住抿嘴笑了两声,然后甩甩马尾,朝自己办公室走去,高跟鞋敲击地面,发出轻快的节奏。

胡一飞在办公室里坐了一天,期间梁宗琦每隔半小时就要来一次,询问胡一飞有没有想出狩猎帕特里克的计划,让胡一飞烦不胜烦,帕特里克比超级骇客还要骇客,想狩猎他哪有那么容易,必须得万无一失,一旦弄巧成拙的话,那就是后患无穷。

别的黑客要命,但要的是你电脑的命,帕特里克不要命,但比要了你的命还要严重,真要是惹恼了他,一夜之间让你穷得去睡马路。这些年,想咬死帕特里克的人多了去,可也没见谁真的敢去咬,为什么?还不是怕被帕特里克反咬一口吗,他随便咬上一口,都是伤筋动骨的效果,这一点,就是zm也比不上,虽然zm内部也有专门的金融骇客。

胡一飞一贯的政策就是“要命一条,要钱不给”,现在碰到帕特里克这个有可能会打劫到自己钱袋子的对手,他自然是要谨慎再谨慎,轻易不会出手的。

到了下午下班,胡一飞还是没想出什么有效的办法,梁宗琦唉声叹气,一脸忧愁地下班去了,估计明天上班,嘴上又得长泡了。

胡一飞走到楼下,突然想起回家要见到梁小乐,心想她不会又问昨晚的事吧,要是问起,自己该怎么说呢。胡一飞顿时愁眉苦脸,这伺候完帕特里克,回家还得伺候媳妇儿,这男人啊,还真是难人,不就是摸错了对象嘛,但老子绝不是徐庶,能干出那身在曹营心在汉的事,我这从**到心灵,那可都是纯洁的,百分百地蒸馏纯。唔,除了以前看毛片时,在心灵的窗口上落了点灰。

“这么倒霉的事,怎么就能砸到我头上来?”胡一飞无语问苍天,不过却是心虚得很,自己貌似也想加入曹营,可曹营未必收自己啊,唉……走了两步,胡一飞就在那咒,狗曰的,怎么摸错对象的就不是帕特里克呢,最好是这王八蛋摸错床,然后让人给阉了,那他肯定就不能再来找海西的麻烦了。

这么骂骂咧咧几句,胡一飞突然很是银荡地笑了起来,那表情,就像是把帕特里克的老婆给摸了似的,笑完了,他阴阳倒背手,慵懒散漫地朝项目组的门口慢慢踱了过去,嘴里哼起了小调:“小姐啊小姐你真风流……”

回别墅的路上,胡一飞憋了一肚子的词,法子更是想了一箩筐,什么苦肉戏、忏悔戏、痛不欲生戏、倒打一耙戏、柔情戏、真心戏……,凑到一块,能编一本《三十六戏》,又名《胡子家法》。

胡一飞心里还想得挺“爷们”,说只要梁小乐敢问起昨晚的事,那老子就给她上家法。

谁知到家之后,梁小乐像是把昨晚的事忘了一样,压根就没提过半个字,这倒让胡一飞有些憋得慌,心说自己这些脑细胞算是白死了。

这也正是梁小乐的高明之处,她防患于未然,却不会拿这种糗事来捕风捉影,她心里很清楚,胡一飞昨晚那事就是个误会,自己要是拿着误会当证据,那才叫个傻呢,说不定还真把误会给他弄成了事实。

胡一飞确认梁小乐真没生气,这才放了心,脑细胞死了就死了吧,别再死体细胞就行。

第二天上午到项目组,胡一飞跑去向梁宗琦申请两万八千块美金的预算,说是要购买一套帕特里克的极寒软件。

梁宗琦很是痛快地就批了,签了字,笑呵呵问胡一飞,“你是不是有什么办法了?”

胡一飞摇头,“办法还没有,买一套软件研究研究,说不定这办法就有了!”

梁宗琦直接吐血,自己高兴得有些早了,还以为这小子买软件是有办法了呢,原来是才开始琢磨办法,他提醒道:“那你可得抓点紧啊,时间不等人,何况黑客手里的票也容不得我们再犯错了!”

胡一飞没接这个茬,道:“梁工,我那里有点苦丁茶,很下火,一会给你送点过来。”,胡一飞盯着梁宗琦,一副不忍睹视状,自己猜得果然没错,梁宗琦这嘴上又长泡了。

梁宗琦哪有这心思,摆了摆手,道:“喝什么茶都不管用,只要搞定帕特里克,我这火自然就下去了!”

“行,那我先去买软件了,争取尽快拿出计划!”胡一飞也不开梁宗琦的玩笑了,拿着他的批条,到财务部领钱去了。

之后的两天,胡一飞每天到项目组,就躲在自己的办公室里鼓捣,到下班的点就走人,也没人知道他在弄什么。

开始的时候,梁宗琦往胡一飞那里跑得挺勤快,催问狩猎帕特里克的计划,去一次,他就失望一次,因为胡一飞总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到了最后,梁宗琦觉得不能再这样等下去了,他决定自己来想办法。

下班之后,胡一飞又准备回家,出了门,被梁宗琦给拽住了,“小胡,晚上一起吃饭!”

胡一飞满脑子都是事,哪有工夫应酬,就准备拒绝。

还没开口呢,梁宗琦又道:“我有事跟你商量!”

胡一飞拒绝的话才没说出口,既然有事商量,自己就不能不去了,便道:“好,我们也好久没一起吃饭了。”

晚饭还是安排在上次的那家饭店,甚至包间都没变,只是换了几样新的菜式。

梁宗琦说是要跟胡一飞商量事情,结果到了饭桌上,却是只字不提什么事,只是喝着茶水,也不动筷子。

胡一飞一看,就知道梁宗琦是在等人,肚子饿得咕咕叫,也只能陪着他干等。

坐了有四十分钟的样子,包间门一开,梁宗汉走了进来,背后跟着的,是他的秘书,“你回去吧,一会让司机小王送我回去就行!”,梁宗汉朝秘书吩咐了两句,便缓步走向饭桌,“坐,坐,都别起来了!”

三人坐定,梁宗汉笑了笑,看着胡一飞,“听宗琦说,售票的事,又出现了一些变故?”

胡一飞点头,“有一位超级黑客半路入场,来者不善!”

“很难对付吗?”梁宗汉问着,就举起了筷子,“都不要拘束,没外人,随意一些!”

胡一飞等梁宗汉把第一口菜吃下,才道:“这个半路入场的黑客,是全球最厉害的金融骇客,曾经制造过汇丰银行的挤兑事件,要说难对付,倒也未必,但就是让人有些投鼠忌器,他能逍遥好几年,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没有十成的把握,谁也不敢把他逼得太急了。”

“哦,是这样啊!”梁宗汉眉头微皱,放下筷子,“那咱们这次出手对付他,有多大的把握?”

胡一飞沉吟片刻,道:“很难说,这个我不敢给市长打包票,只能说尽力去做,如果成功,那自然最好,如果不成功,我也会尽量不让海西惹上麻烦。”。

换了是zm,胡一飞都敢说出个几成胜算来,因为他多少和zm打过交道,熟悉zm的办事风格和脉络,交起手来,会发生什么结果,大概能判断出来。但对于帕特里克,胡一飞就不能把话说得太死,这世上没人知道帕特里克到底是谁,是什么脾气,和他交手,什么结果都可能发生的。

梁宗汉看没问出什么,只好换了一个问法:“那你现在有计划没?”

胡一飞张开嘴,顿了一下,又摇了头,道:“还没有,但快了!”。

这话说得真是矛盾,连一旁的梁宗琦都皱了眉头,心说这是做狩猎黑客的计划,你以为跟吃饭一样,你平时五个包子的量,吃到第四个的时候,就会知道自己没饱,但快饱了?

梁宗汉也不说话了,提起筷子吃菜,一副沉思的表情。

“小胡啊!”梁宗琦开了口,“我有一句话,说出来如果不对,你也不要生气,咱们就是做一个讨论!”

“梁工请说!”

“是这样的,既然帕特里克这么难对付,我们是不是要更慎重地对待这件事?”梁宗琦说出这话,自己都觉得脸热,“事关海西市金融机构的安全,我们不得不权衡一下其中的利弊,要综合所有方面来考虑问题,如果追踪帕特里克,利大于弊,那我们就追踪,如果是弊大于利,那我们是不是可以采用更缓和的办法来进行?”

胡一飞这下就明白了,梁宗琦这是想退缩了,海西也想退缩了。

不过,胡一飞不也生气,因为你不能说人家这是错的,是懦弱,是无能,站在更高的层面上,作出这种决定,其实也是一种更负责任的态度,狩猎一名黑客和守护一方安定比起来,孰轻孰重,一目了然。

当然,胡一飞力主追杀帕特里克,也不是出于自私,他没有想过要踩着帕特里克的肩膀上位,他之所以这么坚持,一是因为他是被海西请过来对付黑客的,从职责角度出发,你必须去追踪黑客,就算对方的来头更大,你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二是因为他确实也不认为对付帕特里克就毫无一点办法,办法都是人想出来的,而且他自己也琢磨到了一些门道。

“吃菜,吃菜!”梁宗汉没有表态,只是道:“小胡你不要客气,多吃一点,为了海西的事,这段时间辛苦你了!今后这事还得继续麻烦你,对付黑客你是专家,我发表不上什么意见,真要是说,我也只能上一句套话,一定要慎重,再慎重,要对海西的三百万人民负责!”

胡一飞猴精一样,还能不明白这话里的意思吗,梁宗汉明着是致谢,但致谢的背后,却是说你已经做得够好了,不需要再好了,今曰设宴答谢,是希望你能看在海西三百万人民的份上,主动走人。你半路退出,一点都不丢人,有我这个市长亲自出面来说这事,这是多大一个台阶,给足了你的体面。

心中郁闷,胡一飞也不得不接受了这个事实,人家是雇主,现在雇主都不想干了,你再坚持又有什么用呢。对于海西来讲,能吸引人到海西来才是关键,至于你是不是花了高价票来的,那并不是海西所必须要关心的,因为海西完全可以把责任推到那些票务网站身上去,而且吸引外人来,也是有前提的,这个前提,就是首选必须保证海西是安全的。

现在前提不保,那后面的事也就变得很次要很次要了。

当下胡一飞也不再说什么了,闷头吃饭,只是觉得有些憋得慌,出道以来,这是头一回还没交手呢,便不得不认负,怎么说呢,太窝囊了,太憋气了。

吃完饭,梁宗琦亲自将胡一飞送回了别墅,语重心长道:“小胡,我知道你心里有些憋屈,或许你已经有办法了,只是还不想告诉我,但怎么说呢,都不怪你,是我们不敢去冒这个险!这些天辛苦你了,回去好好休息,明天可以到海西好好转转,其实海西是个很美丽的地方。”

胡一飞也不说话,道了声别,便进了别墅。

进到屋里,梁小乐正斜倚在沙发里看一份报告,看到胡一飞进来,就急忙起来,道:“一飞,告诉你个好消息!”

“什么好消息?”胡一飞挤出个笑脸来。

“网络直播的事情终于有了结果,今天下午项目组通知我,说是明天上午带上手续文件,就可以直接去签约了!”梁小乐开心之下,也没发现胡一飞的哭丧脸,“不过不是全部的演唱会都直播,他们只给一半的,但好在是可以让我们来挑。”

胡一飞心里都快哭了,这确实是个好消息,但对自己来说,这就是个逐客令啊,梁宗琦大概一直以为自己之所以坚持,就是要为菲戈娱乐争取到网络直播权,现在直播权也给你了,你总该放心走人了吧。

“明天我陪你一起去签约吧!”胡一飞道。

梁小乐翻了白眼,嗔道:“废话,当然是你陪我一起去,难道你不去项目组上班?”

“那早点休息吧,明天早起过去签约!”胡一飞心里有点累,就想上楼睡觉。

“这才几点,不忙睡!”梁小乐环住胡一飞的胳膊撒娇,道,“来嘛,帮我挑一挑,看看选哪些场次比较好一点!”

胡一飞看梁小乐此时高兴,也不想扫了她的兴头,便道:“好,那就让我这个狗头军师帮你参谋参谋!”

他也是拿得起,放得下,心说自己当初到海西来,无非就是为了梁小乐的事,现在菲戈娱乐该得到的全都得到了,自己还有什么可抱怨的,真要是严格算下来,自己还占了人家海西大便宜呢。当下过去坐到沙发里,抱住梁小乐,按照项目组提供的演唱会场次清单,挨个筛选了起来。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