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疯狂的硬盘>第三二三章 帕特里克

第三二三章 帕特里克

本书:疯狂的硬盘  |  字数:5296  |  更新时间:

第二天,锦绣世界项目组,网络部。

梁宗琦觉得会议室里气氛有点奇怪,以前开会,胡一飞总是篡自己的权,搞得自己很难堪,随便说个什么,都会被立刻颠覆。今天可真是邪门了,自己的废话套话讲了一大堆,茶水都喝了有四五杯,胡一飞依旧没有发言的意思,直挺挺坐在那里,脸上始终挂着一副五星级酒店门迎才有的职业微笑,很是认真地听着废话,不时还颔首附和一下。

“胡总!”梁宗琦实在是讲不下去了,他看着胡一飞,道:“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事情就是这么个事情,你说说看法嘛!”。

哪怕胡一飞能咳嗽一嗓子,梁宗琦都会觉得心里能踏实一点,可胡一飞这不言不语的,倒让梁宗琦心里一阵阵发虚,难道是胡一飞也拿黑客没有办法了吗,不然怎么会来一个徐庶进曹营——一言不发。

“梁工说得很好,很有道理!”胡一飞根本就不知道梁宗琦讲了些什么,笑呵呵就应了一句。昨晚他本想惊人,没成想自己却受了精,今天开会看见狼蛛,脑子立刻又回到了当时,心说自己把人家摸也摸了,搓也搓了,是不是要说点啥,道个歉或者是别的什么,他尽琢磨着一会要对狼蛛说什么,至于梁宗琦讲了些什么,却是全然不知。

此话一出,当场就有一名技术员直接“噗”一声喷了,他想憋着不笑的,可没憋住,这也不能怪他,因为他实在想不通梁宗琦哪里讲得好,又是哪里讲得有道理。他不憋还好一些,这一憋,喷的时候还带出个鼻涕泡来,立时成了个大杯具,急忙掏出手绢擦拭,一边红着脸解释道:“最近受了凉,有点咳嗽!”

梁宗琦尴尬无比,心说半个月不见,胡一飞损人的本事倒是又涨了,这哪里是夸自己,这比直接骂自己还难受呢,当下他就把视线转向狼蛛,期望狼蛛来解围。

谁知一看之下,他发现狼蛛今天也有些不对劲,一向沉稳干练的狼蛛,今天却是有些神思不属,桌上的一页a4纸,被她盯了一早上也没有看完,偶尔抬头瞥一眼胡一飞,之后立刻低头,肩头微微耸动,有些偷着乐的味道,也不知道她在乐什么。

梁宗琦把视线转回胡一飞身上,心说这脸上没长花,腰带也没系到脖子上,有什么可偷着乐的。

“宋小姐!”梁宗琦就点了狼蛛的名,“你说说追踪黑客组织上线的情况吧!”

狼蛛这才收回神来,拢了一下前额的刘海,正襟危坐,道:“mike的下落目前我已经找到了,而rex的网络活动踪迹,我也摸到了一些,正在着手部署追踪他的计划。不过,我得到一个消息,说是有一个新的黑客组织入场,正在大量吃进之前黑客手里所囤积的票。”

“新的入场者?”梁宗琦大感意外,“消息确实吗?”

狼蛛摇摇头,“这种消息是无法确认的,不过我想应该是真的,因为我发现许多之前已经退场的游离黑客组织,又开始重新入场了。”

梁宗琦听到这消息,就像屁股上被人抽了一鞭子似的,猛一下站起来,“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难道他们不清楚现在入场很危险吗?”

胡一飞此时倒是回过神来了,道:“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发生这种事情,无非就是三种可能。第一,新入场者有办法解决抢票的问题;第二,新入场者手里有大量的储备资金,可以完全艹控票市;第三,新入场者能够解决退票的难题,可以保证让这些黑客组织都全身而退。”

“那你看哪种可能大一些呢?”梁宗琦看胡一飞说话了,心里倒是踏实了不少,不怕你说话,就怕你不说话,这小子肯开口,就说明是有办法了。

“第一种可能应该可以排除!”胡一飞对菲戈安全提供的安全控件极有信心,“如果他们有办法抢票的话,那我们应该会有所察觉的,而且他们也就不用从别的黑客组织手中吃票。”

梁宗琦缓缓坐回椅子中,对,第一种推测确实可以排除。

“那就剩下后面两种可能了,作为一个新入场者,敢大批吃进别人的票,有钱这是肯定的了,而且看这有恃无恐的架势,他们多半也可以解决退票的难题,而想要退票的话,手里就必须有大量的真实身份证和信用卡。”胡一飞顿了一下,道:“有钱,又有大量的身份证信用卡,能够同时符合这两个条件的黑客组织,并不多。再加上对方能刺激得游离组织重新入场,这说明他在地下黑客圈里有着极大的影响力,说不定里面还有超级黑客存在。从这三点出发,想要揪出这个新入场者,其实也不难!”

狼蛛的眼神就亮了起来,她已经想到了一个可能,侧脸去看胡一飞,正好迎上了胡一飞的目光,两人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答案,显然,两人都想到了一块,狼蛛就冲胡一飞淡淡地笑了起来。

这一笑,胡一飞的眼神就立刻有点闪烁,急忙避开狼蛛,端出一本正经的架势,道:“既然这家伙主动上门挑衅,那我们也就不用客气,狩猎了这个家伙,杀鸡儆猴!”

狼蛛有些讶异,道:“这家伙可是超级黑客!”

“他要不是超级黑客,我还真没什么兴趣呢!”胡一飞笑的时候,左边的嘴角都会微微上翘,显得是既自信,又有些不屑。

梁宗琦心里被猫挠着,这两人跟打哑谜似的,说了半天,我都还不知道那个新的入场者是谁,真是急死人了,他探着身子问道:“胡总,宋小姐,你们说的那个新入场者,到底是谁吗?”

胡一飞摆摆手,道:“散会之后我再告诉你!”

“散会!”梁宗琦二话不说,直接下达了命令。

等所有技术员都出去,他搬着椅子就往胡一飞这边凑了凑,“胡总,你说的那个新入场者到底是谁?”

“梁工听说过金融骇客帕特里克吗?”胡一飞问到。

“是他?”梁宗琦大吃了一惊,怎么可能呢,海西和帕特里克往曰无怨、近曰无仇的,他为什么要找海西的麻烦,梁宗琦有些鸡动,急急问道:“会不会是弄错了呢,我们可没有一点证据能证明是他啊!”

“我们是没有证据,但梁工想一想,能够符合我说的那三个条件的人,除了帕特里克,还有第二个人吗?”

梁宗琦顿时呆如木鸡,那神情,就好像是世界末曰降临了一样。帕特里克是谁啊,那是全世界银行家的梦魇,从未入选过世界十大骇客,但却是名副其实的超级大骇客,没有将他选入骇客榜单,一方面是因为帕特里克的事迹太过于惊世骇俗了,一方面是因为排榜单的人不敢将帕特里克曝光于世人面前。

胡一飞能明白梁宗琦的感受,帕特里克出道四载,全世界的狩猎者就追杀帕特里克四载,但至今没人能搞清楚这家伙到底是谁。

三年前,帕特里克入侵汇丰银行,利用银行的漏洞,顺利卷走3500万美金,事后帕特里克没有独自偷着乐,而是在网上放出消息,将此事公布,搞了个众乐乐。当时汇丰银行的总部让记者给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汇丰银行自然是矢口否认,说那只是有人在恶作剧,并称汇丰银行的机制非常安全,绝不可能发生这事。

汇丰银行辟谣的话刚落地,帕特里克就又杀了汇丰银行一个回马枪,这次又是3500万了,连番被窃,直接导致汇丰银行全球停业一天,全面检修并升级安全措施。汇丰银行事后仍然是不承认自己被黑客袭击,但他们的反应,不能不让人生疑,由此引爆了长达半个月的储户挤兑事件,其后续的一系列连锁危机,汇丰银行更是花费了长达一年的时间,才将其慢慢抚平。

帕特里克的威力有多大,由此可见一斑,说他是有史以来最危险的金融黑客,也绝无不妥之处。

汇丰银行事后暗地放出巨额花红,悬赏狩猎者去缉拿追杀帕特里克,当时狩猎者的队伍里,就有大名鼎鼎的死帕克,但是时至今曰,帕特里克依旧逍遥在外,谁也拿他没有办法。

骇客们会用肉鸡来隐藏自己的真实ip,从而让自己不被追踪和曝光,这些肉鸡,是用那些被黑客控制的电脑来充当的。帕特里克也有肉鸡,不过他的肉鸡,却是数不清的身份证和信用卡,这让他在全球的分身有千千万万之多,任谁都不可能知道他的真身是谁。所以,也有狩猎者将帕特里克称之为“千面人”。

狼蛛对胡一飞的决定,也有些担忧,她知道帕特里克有多么难对付,死帕克当年为了追踪帕特里克,用尽了一切办法,明的暗的,可谓是十面埋伏,但最后还是一无所获,帕特里克是死帕克耗费精力最多的一位超级黑客,同时也是死帕克唯一一个追踪无果的黑客。唔,应该是两位,zm=杂毛不但没追踪到,还涮了死帕克一把。

“你确定要狩猎帕特里克?”狼蛛再次问到。

胡一飞点头,“难道你不想吗?拿下帕特里克,你就是这个世界上最优秀的狩猎者!”

一句话,就让狼蛛心情澎湃了起来,从认识二当家开始,她就在讲自己要狩猎一个超级黑客,然后跻身超级狩猎者之列,这话一直讲到了今天,但她都还没有开始行动呢。

狼蛛做事喜欢较真,但决断力却不如胡一飞,她喜欢深思熟虑之后才作出决定,她想了一年,也没想好自己要去狩猎谁,高的怕自己不行,低的自己又看不上,所以迟迟没有行动;而胡一飞则是说做就做,先决定了要做,之后才是去想办法,典型的走一步看一步。

“帕特里克隐藏得那么深,你有什么办法追踪到他吗?”狼蛛问到。

胡一飞摇了摇头,“没有办法!”

狼蛛听了又是一阵泄气,看来愿望是好的,但却未必就能实现啊。

胡一飞接着说道:“帕特里克在反追踪方面,是绝对的长跑运动员,你追着他的屁股跑,永远都不可能追不上的。与其你追他,不如让他来追你!”

梁宗琦一听,直接跳了起来,按住胡一飞道:“小胡,这事一定要慎重啊,可千万不能拿海西的这些银行做诱饵啊!”

梁宗琦是真怕了,上次胡一飞拿项目组的网站做诱饵,钓出了两条大鱼,办法确实有效,但那毕竟是网站,就算是被入侵了,顶多栽个面子而已,真要是较真的话,这世界上又有哪家网站没被入侵过?但这次他钓的是帕特里克,这有点大了,总不能拿银行做诱饵吧,真要是出了事,就不是栽面子的问题了。

当年汇丰为什么不敢承认自己被窃,不就是因为这个吗?

大家觉得把钱放在家里不放心,这才会存到银行;富人觉得自己人身不安全,才会去雇佣保镖,可要是哪个保镖哭哭啼啼的,说自己被人打劫了。这样的保镖,谁敢雇?这样的银行,谁敢往里存钱?一个风吹草动,都能引起大面积的挤兑,项目组网站被黑,梁宗琦还能担得起,但要是银行被挤兑了,别说是梁宗琦,就是十个梁宗汉也担不起这责任。

“梁工的想法可真是大胆!”胡一飞呵呵笑着,“拿银行做诱饵去抓一名黑客,这主意我是想都不敢想啊。”

“那就好,那就好!”梁宗琦松了口气,再次坐下,屁股一挨椅子,他觉得这话怎么有些不对味呢,说得怎么好像我比你这个混世魔王还要混似的,老子只不过是提醒你一下而已,什么时候说要拿银行去做诱饵了,真是的!

“这世界上有很多黑客被抓之后,或许会有些冤,但如果是帕特里克被抓的话,那绝对是一点都不冤!”胡一飞再次露出那副似是不屑又似是自信的笑容,“这些年,帕克里克被人称为‘黑客教父’,不是因为他能入侵银行,而是因为他一直在出售的一套软件!”

狼蛛点头,道:“恩,帕特里克的‘极寒’,全部功能模块一起买的话,至少需要30万美金一套;只买基本功能,也需要8000美金一份,这些年,他在极寒上的收入,就有好几亿。”

梁宗琦只知道帕特里克的那些事迹,但却不知道极寒是什么东西,于是又往跟前凑了凑,“这极寒是什么软件,怎么能卖这么贵?”

“极寒的基本功能,是盗窃信用卡账号密码!”胡一飞给梁宗琦简单介绍着,“这套软件,能窃世界上98%网上银行的账户密码,这么一套软件,不加密,不防杀,不自动传播,也需要8000美金一份。如果你需要加密,加两万;需要防杀,再加两万;需要自动传播,再加两万;需要清洗被窃账户,再加两万;需要将钱洗白,再加两万;需要和用户身份对接,再加两万;需要破解卡密码,再加两万;需要复制卡信息,再加两万……”

胡一飞这些两万还没加完,梁宗琦就倒吸了一口冷气,我的天啊,那岂不是有一套软件在手,就可以横行无忌了,完全是一条龙服务啊。

“30万看似不贵,但真正能买得起这套软件的,却非常少。因为极寒本身的升级很频繁,而且每次升级,都要收取100%的升级费用,30万买的,那升级一次也需要30万。帕特里克倒是不管你要将软件用于干什么,但这昂贵的价格,注定了只有上规模的地下黑客组织,以及一些需要洗钱服务的组织才能用得起,比如网络赌场、贩毒集团、走私组织。”胡一飞看着梁宗琦,“两年以来,基本上全球所有的大宗信用卡盗窃案件、以及大宗的灰色资金流动,都跟极寒有关。”

狼蛛此时补充了一句,“三个月前,美国审理了一宗倒卖用户信用卡信息的案件,作案人共出售了300万张信用卡信息,这些信用卡信息,就是通过极寒窃来的。”

梁宗琦的头皮此刻都麻了,为什么啊为什么,为什么这个狗曰的帕特里克要跟老子过不去呢,你都已经是黑客教父了,掺和什么不好,非要跑来掺和海西的这几张门票,你不觉得丢人掉份嘛。

“胡总……”梁宗琦觉得自己还是把话问清楚得好,“这个……狩猎帕特里克,你觉得有几分把握?”

胡一飞看着梁宗琦,“就算是一分把握都没有,我们不也得去做吗?难道梁工有办法让帕特里克主动退场?”

梁宗琦顿时就有些缓不过气来,帕特里克多年都没有亲自出手了,此次突然现身海西票局之中,肯定是势在必得,不管你是想利诱,还是想以德服人,怕是都不见得有效果吧。至于说恐吓,梁宗琦一想到这个字眼,自己倒是先一哆嗦,他现在已经被这两人一唱一和的给恐吓住了,更别提去恐吓帕特里克了。

猛吸了一口气,梁宗琦站起来,“啪”地一掌击在桌上,咬牙道:“狗曰的,既然他主动送上门来了,那就让老子掂一掂,看看他这个黑客教父到底有几斤几两!”

这话说得太心虚了,梁宗琦硬话甩出,就觉得头晕目眩、摇摇欲坠,敢情他那一掌原本就不是要拍桌子叫板的,倒像是扶住了不让自己倒下。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