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疯狂的硬盘>第三二零章 半份代码

第三二零章 半份代码

本书:疯狂的硬盘  |  字数:6569  |  更新时间:

这些隐藏在网路之中,看不到摸不到的数据,犹如奔腾咆哮的洪水一般,翻滚着卷起巨浪,势无可挡,以摧枯拉朽的速度直逼海西而去。而海西的网络,则像是《2012》中的末曰之城一般,在巨浪的威压之下簌簌颤抖。

巨浪只需轻轻一推,就能让海西瞬间灰飞烟灭。

眼看末曰即将到来,却是意外陡生,庞大的数据洪流瞬间触发了中国互联网入境节点服务器上的安全策略,一道虚拟出来的堤坝凭空产生。狰狞咆哮的巨浪,裹携着毁天灭地之威,一头撞向堤坝,试图将阻扰自己脚步的绊脚石踢开,裂天崩地的碰撞之后,巨浪发出了不甘心的嚎叫,它被撞了个粉碎,臣服在堤坝脚下。

巨浪被刺激得更加发狂,它源源不断,一波一波地冲击着堤坝,然而浪有多高,堤坝就有多高,它像是生就了一副百变金刚的身子,遇强则强,遇弱则弱;又如长了一个宇宙黑洞肚子,将巨量的洪水吞噬得干干净净。

堤坝的另外一边,海西市的网络不是瘫痪,而是愈发强壮了。

这一意外变故,让黑客们措手不及,他们甚至都搞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就在黑客们一边坚持,一边又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海西市锦绣世界项目组再次祭出了制裁之剑。

这一次,海西没有留任何的后手,而是一剑封喉:海西市有计划将锦绣世界的演唱会进行网上直播,届时无法亲自到场的观众,可以选择通过网络来观看现场演出。

这条消息对于黑客来讲,坏到了不能再坏,这意味着就算是能让海西配合,黑客也无法将手中囤积的门票高价抛售获利。如果观众只有一个选择,那也就是没得选择,观众可能不得不为自己的需求支付高昂的代价,但是如果观众还有第二个选择可走的话,那他就绝不会为第一个选择多付出一毛钱。

海西市的这一决策,让黑客们强行突围的计划彻底破产,继续攻击下去已经毫无必要,黑客们只得草草终结了自己的攻击计划。

狰狞咆哮的巨浪瞬间消失,那始终挡在巨浪之前,巍然不动的堤坝,也随即消失。

风平浪静之后,黑客们胆颤心惊地研究着海西的那则公告,公告中只是说会考虑进行网络直播,但并没有作出最后的决定,也就是说,主动权完全在海西手里,他可以选择将黑客围剿,也可以是围而不剿。

而最让黑客揪心的,是公告中的最后一句话,“海西会不惜一切手段,来打击倒票炒票的行为,绝不姑息手软!”。

这是一种态度,表明海西市并不是说着玩的,也不怕黑客鱼死网破,他这是在给黑客打预防针,堵住了黑客砸低价格、搞乱票市的企图。

黑客们被彻底困死在了原地,进不得,退不得,想杀出一条血路突围,还被打了回来,尤其是突围之战的失败,极大地挫伤了黑客们的信心。黑客们最赖以为傲的手段,那就是网络攻击,这是他们的底牌,也是王牌。现在,自己的底牌也打了出去,往下走,已经是无牌可出了,而海西的手里,却还握着一张极具杀伤力的王牌没有出手。

这张牌到底出不出手,可能就取决于黑客自己的态度了,这一点,黑客自己心里也清楚。

网络攻击后的24小时内,黑客没有去抢票,也没有出票,一点反应也没有,此时他们最好的态度,就是什么也不动。

梁宗琦以前看见谁都是板着个脸,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是领导,而今天一天都是满脸的春风,中午更是主动包了网络组所有技术人员的午餐。

下班前照例是要开碰头会的,梁宗琦上来就是胡一飞一阵猛夸,夸得整个会议室里的人都在那里狂抖鸡皮疙瘩,抖了一地又一地。

“小胡,我算是服你了,这帮黑客平曰里是来无影去无踪的,天天跟他们交手,却不知道他们是谁,躲在哪里,现在让你制得是服服帖帖,跟上了花轿的小媳妇似的。”梁宗琦今天高兴,说起话来也是肆无忌惮,“大开眼界,大开眼界,我梁宗琦很少佩服你,你是安全界最让我佩服的一个!”

胡一飞自己的鸡皮疙瘩都掉了三两三,赶紧打住了梁宗琦的话,“都是大家的功劳,我先让天琢说一下今天的情况吧!”

“对,对,宋小姐,请你给大家讲讲今天的情况!”梁宗琦笑呵呵看着狼蛛,顺手摸起自己的茶杯,马屁拍了半天,拍得是口干舌燥。

狼蛛总结出规律了,有事的时候,这两人是绝不会尿不到一个壶里的,今天终于是没事了,所以这两人才站到了同一阵营里。狼蛛整理了一下情况,道:“今天门票销售正常,黑客也没有动静,所以也没什么可汇报的,我主要讲一下关于黑客的线索。根据我部署的追踪策略,以及对黑客攻击行为的分析,已经可以基本确定两名黑客的身份。”

“是谁?”梁宗琦急急问到。

“这两名黑客都比较出名,一名黑客叫做rex,荷兰人,臭名昭著的‘黑鼬鼠’组织负责人,曾经入侵过欧洲多家在线交易网站,关于他的真实身份,至今还不太清楚,其实力接近于超级黑客的水平。”狼蛛顿了顿,接着道:“另外一名黑客叫做mike,英国人,此人有前科,两年前曾因为入侵一家商务网站被罚进行五个月的社区劳动,值得注意的是,mike以前是一名程序员,而他的强项,就是设计各种在线交易网站的安全流程。”

“能够确认吗?”胡一飞问到。

狼蛛点了头,“已经和黑客行为库的查证结果做了对比,结论是一致的!”

“太好了!”梁宗琦重重放下杯子,再展马屁神技,“小胡这招真是太灵了,我们坐在家里不懂,让那些躲在暗处的黑客主动上门显出原形!”

胡一飞再次大汗,心说梁宗琦今天绝对是吃错药了。

狼蛛倒认为梁宗琦说得没错,事实正是如此,胡一飞在走出第一步的时候,就已经在驱使黑客朝着这个方面走了。

“我看我们就不用再等了,报警吧,拿出证据,直接把这两个黑客绳之以法,也好杀鸡儆猴,让那些黑客怪怪把票吐出来!”梁宗琦提着建议。

胡一飞摇了摇头,“揪出来是一回事,但是否追究他们,则是另外一回事,现在票还在黑客手里,我们不能把他们逼得太急了,查出黑客身份,只是多了一个交换的筹码,好让他们乖乖把票都吐出来!”

梁宗琦一听,便立刻改了口风,不住颔首,道:“小胡说得有道理,这点我确实是有失考虑,这绳子也不能勒得太紧,以防黑客狗急跳墙!”

胡一飞笑了笑,梁宗琦摆出极大的诚意,主动来和解,他也不能再为难人家,于是岔开话题,对狼蛛道:“摸清楚了黑客的身份,下一步就是追究这些黑客组织幕后的上线!”

狼蛛点头,“已经有一些线索了,回头我跟你再商量!”

看看也没什么事了,大家商量片刻,定了下一步的工作安排,梁宗琦就宣布散会。

出了会议室,胡一飞拽住梁宗琦,道:“梁工,我还有件事!”

“说嘛,说嘛!”梁宗琦一脸笑意。

“海西这边的事情,到现在也算是基本了结了,今后黑客翻不起什么大浪了,所以我打算明天回东阳去!”胡一飞笑了笑,“公司那边积攒了一大堆的事,必须得处理了。”

梁宗琦大惊失色,心说胡一飞不会还是在生自己的气吧,急忙劝道:“小胡啊,咱们这边现在可是一刻都离不开你啊,你要是走了,这里的一摊子谁来负责?以前我对你的态度,确实有些不对,我太急躁了,我向你道歉,但你绝不能撒手不管呐!”

“工作上有分歧,那是在所难免的,我自始至终,也没有生过气,我明白梁工身上的压力!”胡一飞笑着,“不过这边也确实没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了,我们手上有好几个筹码,让黑客吐出门票只是早晚的事,对此我也有具体的计划,一会会给交待给梁工的。而且今后的重心,主要是追踪黑客的幕后上线,这方面天琢是行家,有她在即可!真要是有什么意外情况发生,梁工可以随时和我沟通,我不会撒手不管的。”

梁宗琦听胡一飞这么说,心中才安定了不少,不过还是说道:“太突然了,太突然了,我这一时都接受不了。”

两人下了楼,梁宗琦拉着胡一飞,非要请吃饭,一来是感谢胡一飞这些天的帮忙,二是为胡一飞送行。

胡一飞推脱不过,只得应下来。

晚宴在海西市最好的一家饭店,偌大的包间,就梁宗琦和胡一飞两人,期间,还“偶遇”了梁宗汉,梁宗琦的这位堂兄市长,也要在这里招待一位市里的贵客。趁着客人还没来,梁宗琦领着胡一飞过去和市长聊了几句。

得知黑客的事情已经基本无碍,梁宗汉很是高兴,代表海西人民说了一些感谢的话。三人谈了十来分钟,梁宗汉话里的意思,还是希望胡一飞的菲戈安全能考虑来海西投资,说是有了这次的战斗友谊,双方今后若能有再次合作的机会,那一定会是非常愉快默契的。

胡一飞只能笑笑了之,菲戈安全现在不过刚在东阳打开局面,还远远没有达到能伸手到别处的程度,但也不能驳了市长的面子,胡一飞嘴上答应得很痛快,说是回去一定认真考虑这件事。

吃完饭,回到别墅,梁小乐和狼蛛又坐在那里看电视,两人最近经常这样,早已没了第一次的尴尬。

“又喝酒了?”梁小乐一下就闻到了酒气,撇下遥控器,起身给胡一飞倒了杯水。

“这段时间我和梁宗琦的关系有点紧张,今天他非拽我去,不去不好,这也是个和解的机会!”胡一飞接过杯子,一气喝掉大半杯,然后坐在两人旁边的沙发上休息。

梁小乐把杯子里的水续满,问道:“演唱会网络直播的事,今天项目组有答复没?”

“还没有!”胡一飞摇头,梁小乐把方案递上去后,后续都是胡一飞在跟进,因为他每天都要到项目组去上班,“他们还在犹豫,海西市搞这个活动,主要就是为吸引那些天王天后的粉丝能够到海西来,他们担心一旦进行网络直播,届时愿意来海西的人就会很少很大,达不到预期的目的。”

“看来这事没什么希望了!”梁小乐皱了皱鼻头,“我们还是安心做好热场演唱会吧!”

“刚才吃饭的时候,我还跟梁宗琦讲了这件事,梁宗琦答应再帮忙撮合一下。海西的目光还是有些短浅,靠这样的演唱会来吸引人,只是一锤子买卖,顶多就三分钟的热度,能不能建成娱乐之都,主要还是看你的配套服务能不能跟上。”胡一飞笑了笑,道:“为什么港台的歌手,都以到红场演出为荣,为什么时尚界最顶级的产品发布会,都要选择在巴黎进行,因为那不仅仅是一个地名,它里面包含了很多东西的。如果海西肯在配套服务上下点功夫,将海西打造成一个在亚洲,乃至全球娱乐界都很有影响力的焦点城市,就算你不请,那些天王天后也会排着队过来。届时自然会形成良姓循环,歌手吸引粉丝,而庞大的粉丝群体,又反过来吸引歌手。”

“人家要的是快速出成绩,真要是像你那样做,上千亿的投资,怕是还得翻一下!”梁小乐笑着,对梁宗琦的撮合,并不抱什么希望。

“明天我要回东阳,你是继续留在这里,还是回去?”胡一飞问到。

梁小乐想了一下,道:“我也回去一趟,看看公司那边的筹备情况。”

旁边的狼蛛很是有些意外,出声问道:“这边的事情还没结束,你怎么就要回去了?”

“大局已定,黑客吐票是迟早的事,现在你也可以放手去追踪幕后的上线了。”

狼蛛有些笑不出来,能够对形势发展有如此信心的,怕也只有胡一飞了,只是这胡一飞猛地要走,狼蛛倒有些不习惯了,这些天她都养成了习惯,事事都喜欢去请教胡一飞,现在听他要走,狼蛛心里竟是有些忐忑,生怕自己做不好。准确地说,是怕自己做不到胡一飞那样好。

胡一飞看狼蛛不说话,倒是想起一件事,道:“这些天尽忙黑客的事了,我都忘了问你,t博士的第七关,美国人到底过了没有?”

狼蛛这才摇头,道:“没有!”,说完,狼蛛的脸上现出一丝活跃,“还真让二当家你给猜着了,后来他们真的又来找我了,要我去帮他们通关。”

“别去,那就是个埋人的坑!”胡一飞又提醒到。

“我知道,所以我就躲到海西来了!”狼蛛微翘着嘴角,勾出一抹只有歼计得逞后才有的微笑。

“t博士说了是七年,可能就真的是七年了!”胡一飞笑着摇头,“t博士害人不浅呐!”

“以前通关小组里的其他成员,现在有很多又重新进入了政斧的专家小组,听他们讲,t博士所有技术的核心,很有可能就是他那独特的数据链通信技术。”

“数据链通信技术?这是什么?”胡一飞问着,心说美国人这么快就找到核心所在了吗,自己找了这么久,可是毫无头绪啊。

“就是t博士当年求职微软时,所制造的那个超级贪吃蛇病毒!”狼蛛看着胡一飞,“那病毒中所展示出的技术,至今都没人能够复制,而且t博士专门在自己信中提到了这个病毒,这可能不是巧合,或许就是一种暗示,所以政斧那边的专家小组,都猜测这个病毒中所用的技术,应该就是t博士技术核心所在!”

胡一飞“哦”了一声,他倒认为完全虚拟技术应该才是t博士的技术核心所在,因为在t博士的那些技术笔记中,这项技术占了很大的篇幅,这也是胡一飞平时研究最多的一项技术。至于那个病毒,硬盘上倒是留有部分的代码,只是胡一飞对病毒没什么兴趣,所以就没有重视,当时看过一眼,事后就给忘了。硬盘上有那么多的东西,要说胡一飞能对每个文件都进行仔细的研究,那不现实,如果真那么做了,就是和美国人掉进同一个坑里去了。

只是现在听狼蛛这么一说,胡一飞倒是觉得自己有点忽视那个病毒了,看来回头得翻出来好好研究一下才行。

“能够顺着这个思路走,我看也比去琢磨那个第七关要靠谱一些!”胡一飞说到。

狼蛛笑了笑,“t博士在自己的实验室,倒是留下了病毒的源代码,但可惜的是,代码只有一部分,前后无法贯通,所以没有什么价值,除此以外,专家小组就没有任何线索了。”

胡一飞心中大动,狼蛛不提此事的话,他还只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准备去翻一翻那个病毒代码,但狼蛛这么一说,胡一飞就必须去把那份病毒代码找出来好好研究了。

胡一飞最是了解t博士,这家伙喜欢调戏人,而且调戏的手段都不怎么高明,就像是那硬盘上的影文件,让你看得见,却摸不着。但你要是破解了其中的秘密,你甚至都会笑不出来,因为影文件的名字,竟然是数字,而且一个挨着一个。

而现在,t博士又在一份病毒代码上玩起了躲猫猫,那病毒明明就是他自己写出来的,他肯定有完整的代码,可自己在硬盘上看到的,只是其中一部分,留在t博士实验室里的,也只是其中一部分,这里面肯定有蹊跷!

胡一飞心里这么想着,恨不得现在立刻就去病毒代码找出来,只是还得在狼蛛面前表现出一副平静的样子,揉了揉额头,故作一副醉酒状,拿起水杯喝了两口,道:“要是能把那半份源代码拿来看一看,就好了!”

狼蛛俏笑,道:“专家小组里的人,也只是听说,但没见过,我想全世界能够有资格看到那份源代码的人,都不会超过五个。”

“你那个师傅死帕克有资格吗?”胡一飞问。

狼蛛黯然,摇了摇头,“他是安全界的人,不可能看到那份源代码。”

胡一飞就笑了,心说死帕克还不如老子呢,老子好歹也能看到半份,他现在不管斯帕克叫死脑筋了,而是叫死帕克。自从金龙药业事件后,他就知道那家伙非但不是死脑筋,反而是阴险得相当厉害。

梁小乐不懂这些事,半天插不上话,是以有些着急,过去一推胡一飞,“行了,你喝多了话就多,上去休息吧,让我们好好看会电视!”

胡一飞也正想找借口开溜呢,于是“无奈”起身,道:“行,行,我主动消失,不打扰你们了!”

上了楼,胡一飞继续琢磨那病毒源代码的事,他有个猜测,想着自己手上的这部分代码,应该刚好能和美国人手里的代码合二为一,拼凑成一份完整的代码,于是就躺在床上,动起了歪心思,想着要是能把美国人手上的半份代码搞来就好了。

可惜这有点难度,甚至是毫无头绪,借着酒劲,胡一飞是越想越困,最后迷迷糊糊就睡过去了。

第二天上午,胡一飞到项目组又去了一趟,把该嘱咐的都嘱咐了一遍,这才正式告辞,准备和梁小乐乘下午的飞机返回东阳。

狼蛛倒是想跟着一起走,去见识一下那个宇宙超级无敌霹雳至尊的惠老师,可惜手上的事没做完,只能恨恨作罢,好在梁小乐很快还得再返回海西,到时候自己依然有机会见到惠老师。

下午去机场的路上,胡一飞很兴奋,因为马上又能回到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了,在菲戈安全他说一是一,说二是二,绝对的法西斯读才,东阳更是有一大帮人都得仰仗他来过活,天天被哄着敬着,比起在海西受梁宗琦的鸟气,那是何等的畅快惬意啊。

到了机场,胡一飞迫不及待换好登机牌,恨不得把飞机的翅膀插自己背上直接飞走。

结果刚到安检口,梁小乐的电话响了,接起来一听,她就道:“一飞,我怕是回不去了,项目组的人突然打电话,说是要跟我商量网络直播的事。”

胡一飞有些意外,心说难道是梁宗琦使了劲,不过随即就笑了起来,“海西人民对你有感情,舍不得让你走啊,上次就没走成,这次还是走不成,哈哈,机票都退两回了!”

梁小乐看胡一飞那幸灾乐祸的样子,恨恨地掐了他一把,“你很得意是吧,是不是我不在,你就可以撒欢了?”

“没,没!”胡一飞急忙躲开,嘶嘶喊疼,“绝对不敢!”

“回去给我老实点,不许勾三搭四,听见没?”梁小乐在那里“郑重”警告着。

“收到!”胡一飞甩了个敬礼,“我保证不勾三搭四!”,说完,他往安检口里退了几步,笑道:“我只勾五搭六!”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