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疯狂的硬盘>第三一九章 困兽之斗

第三一九章 困兽之斗

本书:疯狂的硬盘  |  字数:6321  |  更新时间:

梁宗琦的那个堂兄市长,人虽然是外行,但胡一飞把情况一说,人家立马就明白了,直说现在是到了最关键的时刻。反观梁宗琦这个内行,悟姓却是差得离谱,胡一飞也不是想吓唬梁宗琦,只是不把情况说得严重一些,这个家伙到时候又来拖后腿,让你束手束脚。

前面是撒网,现在是收网的关键时刻,一招不慎,可能就让已经入彀的黑客给解套脱逃,那以后就是无穷无尽的麻烦。

“看到我们准备勒紧绳索,这些黑客肯定会做一番垂死挣扎的,他们不会轻易就让我们把绳索套在他们的脖子上。”胡一飞看着梁宗琦,“我想他们最有可能攻击的目标,就是我们锦绣世界项目的官方网站,其次是海西市的各级政斧部门网站,届时就得看黑客们的决心了,决心大,可能攻击的面积就会大一些;决心小,他们会选择其中几个影响大的目标下手。”

梁宗琦就是浑身一哆嗦,额滴神呐,抢票的事还没解决呢,又冒出黑客攻击的事情来了,这简单的一件事,怎么越弄越复杂了。他此时都有些慌了神,虽说你有个大概的判断,但你根本不知道黑客会在什么时候发动攻击,用什么方式发动攻击,完全被动啊,“小胡,你有什么对策吗?可千万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啊,影响太坏了!”

“黑客的攻击手段有千千万,但说到根上,无非是两种,一是利用服务器的漏洞实施入侵,二是利用协议漏洞发动洪水攻击。”胡一飞不急不缓,“而黑客的目的,也是两种:一,瘫痪你的网站,让你无法提供服务;二,篡改你的网页,制造噱头!”

“对,是这样的!”梁宗琦连连点头,很是认同胡一飞的总结,“那咱们要怎么来防范呢?”

“服务器这边,最近的一周之内,必须24小时有人值班,发现问题就快速处理,让黑客无法得逞!”胡一飞顿了一顿,“至于洪水攻击,这就要去联系黑老大了!”

“我去联系,你就说具体怎么做!”梁宗琦怕出事,此时自然是赶紧把这些跑腿传话的事都揽了过来。

“在海底光缆上岸入境的节点服务器上,部署有一套策略,专门为了防止洪水攻击,它可以将国内发往境外的洪水屏蔽掉,也可以将从境外过来的洪水屏蔽,黑老大的手里有权限,可以决定什么时候开启这套策略!”胡一飞说到。

梁宗琦立时就明白了,“你是说要将黑客制造出来的数据洪水从上岸节点那里就抛弃掉?”

“这只是为了以防万一,我们的服务器也有防火墙,可以应付一般的洪水攻击。但如果黑客的攻击强度比较大的话,就不仅仅是对我们的服务器造成压力,甚至有可能会堵塞整个海西市的网络通道,所以还是多做一些准备比较好!”胡一飞对一年前的理工大断网事件至今还记忆犹新,那只是针对理工大的洪水攻击,最后却导致了整个东阳市的教育网都被堵塞,对于这一点,他不能不防。

梁宗琦深以为然,颔首道:“这件事就交给我来办!”

“也不用很麻烦,只需将海西市几个影响力比较大网站放入策略的监控对象即可!”

“这个我明白!”梁宗琦说完看着胡一飞,“还有什么需要准备的吗?”

“暂时没了,有的话我再和你商量!”

“那我就先把这两件事落实了!”梁宗琦说完就急急出门,生怕自己晚上一分钟,那黑客的攻击就到了。

之后胡一飞给足了那些黑客组织退场的时间,三天之内,他都没有再出手,而是任凭黑客组织之间进行清洗整合。但这三天之内,黑客们吐出来的票,总共才2000多张,看来要想跑的,也早就跑了,剩下不想跑的,估计是吃了秤砣铁了心,很难再改变主意了。

到了第四天,胡一飞终于祭出了杀手锏,彻底切断了黑客们的退路。

海西市锦绣世界项目组,联合几大票务网站发出公告,对退票制度作出了调整,其实也算不上什么调整,只是加了一个条款,退票时,票务网站要对用户的身份进行确认,只有确认之后,才能进行退票。

这一条,在很多服务行业的退票退货制度上都有,现在只不过是拿出来强调一下罢了。

但这一条,对黑客组织来说,却是非常致命的打击。因为他们在线购票时,套用的是盗窃来的用户信息,一旦票务网站在退票时对用户的真实信息进行核实,不管采用什么办法,哪怕就是用最简单的快递退票方式,也会让黑客们头疼不已,他们手里有11万张票,可是要到哪里去找11万个真实的地址来收取退票的钱呢?

就算是进行在线退票,黑客们也很难找11万张信用卡来接收这些退款了,他们购票时套用了别人的身份信息,却未必能套用别人的信用卡信息,而套用了信用卡的,那些信用卡现在不一定就还有效,而如果使用大量伪造的信用卡来接受退款的话,那等于是主动去招惹监管部门,搞不好一下就把所有的账号资金给冻结了。

那些之前还嚣张无比的黑客,一时之间,就陷入了困境之中,现在就是想退票,也已然是晚了,大家此刻不能退,只能进了。

往后退,那是一条死路,自己没有办法把那么多的票一下全部退掉,再说了,自己还没赚到一分钱呢,就这么退了,也是不甘心呐。

而往前进,就只能是横下一条心,配合海西去炒作“门票热销”了,等官方门票卖光之后,自己还能够卖上高价票。

但是,以前这稳赚不赔的路子,现在却是充满了风险,明明就是虚假的门票热销,自己想要炒作,那就得再往里头贴钱,继续制造门票热销的假象。可纯靠手工艹作来抢票的话,怕是把自己累死了,也达不到门票热销的程度。这个钱,自己想贴,却也不是那么好贴的,再说了,自己这边现在弹药将尽,就算依旧可以疯狂抢票,自己也抢不下多少了,除非是再找到大的资金来源。

除此以外,还有一条路,那就是把手里的票赶紧倒腾出去,卖给那些真正需要门票的观众。

不过,这也是死路一条。

首先,自己手里的票还不足以艹纵门票的价格,其次,现在距离演唱会开始还有7个多月,远远没有到达观众购票的高峰期,观众轻易就可以从票务网站上买到门票,自己这边想要高价兜售门票,完全是痴人说梦,就算是平价销售,也未必就能卖得出去。

如果自己一下倒出去的票太多了,反而会把价格砸低,11万张票啊,全部低价出售的话,那赔的可不是个小数目。而如果是一点一点进行抛售的话,那就永远不可能达到艹纵票价的目的了,而且这还需要一个很长的周期,到最后抛不出去的那部分,就会变成废纸一张。

黑客们原本是准备抢劫海西的,谁知现在反被海西给绑架了,一个退票制度上的小小改动,就打得自己这边集体哑火。想要继续囤票,没钱、没技术;想炒高票价,需要时间,而且主动权还不在自己手里,风险就更不要提了;想拼个鱼死网破吧,又下不了这个决心,把门票价格打下来,那损失真金白银的,只能是自己,而人家海西,顶多就是个多赚与少赚的问题。

就是连戳穿海西市“门票热销”假象的勇气,黑客们也是没有,戳穿了的话,门票销售必然是一落千丈,官方的门票卖不完,就永远都轮不到自己手里的这部分。

下班之前的碰头会上,狼蛛汇报了退票制度修改之后这一天的情况。

“门票销售的情况依旧良好,但较之前几天,略有下降,到目前为止,卖出了1800张票,估计24小时大概能到3700左右的销量!”

梁宗琦没明白这个数字里所蕴含的意思,是以看着胡一飞,等着他来解释,这一次,梁宗琦倒是没有着急忙慌地发表自己的意见了。

“这说明,黑客组织现在正处于犹豫状态,拿不定主意是继续抢票,还是想办法出票,所以暂时终止了行动!”胡一飞说了一句。

梁宗琦连连点头,很有道理,应该就是这种情况了。

“如果黑客们最终选择了放弃,那被他们吞下去的那部分票,应该很快就会浮出水面。而如果黑客选择继续抢票,那销售数字会再有一次提升。”胡一飞索姓一次姓把话说完,免得情况发生变化时,梁宗琦又要大惊小怪,“但不管他们是选择放弃还是继续,我们都要按照自己既定的方案进行,不能因为对方放弃就心慈手软。”

梁宗琦张开嘴,打算劝一劝胡一飞,假如黑客放弃,不如息事宁人算了,但一想,现在黑客也没做出决定,自己这话说得未免有些过早,就又憋住了,道:“希望他们这次能识相一点!”

三人又针对黑客攻击部署上的事讨论了几句,便散会下班。

到了第二天上午,情况又有所变化,销售数字在稳定了十几个小时后,再次提升,24小时的门票销售数字,最后还是达到了4500张,较之以前,没有下降,反而是小幅提升了。

梁宗琦得知这个消息,当时气得都要跳脚,他终于明白了黑客有多么顽固,即便是自己再怎么想和黑客们和平共处,黑客也不会领情,他们的目的很明显,就是要艹纵票价,而不是获得一点点小利。胡一飞说得没错,只要有钱,只要还有时间,黑客就绝不会放弃,这是一群非常执着乃至于固执的疯子。

“我看就不用再等了!”梁宗琦终于是忍不住怒火中烧,他头一次比胡一飞还要更铁腕,“直接断了黑客们的念想,让他们也知道知道咱们的厉害!”

胡一飞摆了摆手,道:“不急,偶尔一次的数字,很难说明情况,再看看吧!”

狼蛛看着这两人,有些意外,心说这两人为什么总也尿不到一个壶里去,你快的时候,他慢;而你慢的时候,另外一个反倒是快了,总是踩不到一个点上去。

“这帮王八蛋,我看他们是吃了秤砣铁了心,存心要跟咱们作对!”梁宗琦大骂。

胡一飞想笑,心说人家第一抢票的时候,就已经是铁了心,是你自己优柔寡断罢了,你想打击黑客,却又怕惹来麻烦;对黑客心存幻想,又怕自己的乌纱帽不保。胡一飞也懒得说梁宗琦了,扭脸对技术室的负责人道:“一会给各大票务网站补票,重新补足7000票!”

负责人点点头,他此刻也明白梁宗琦不是黑客的对手,想要挽回局面,只能看胡一飞的了,“我一会就去办!”

“那就这样吧,梁工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胡一飞问到。

梁宗琦生着闷气,一摆手,“没了,散会!”

散会之后,梁宗琦还是不解气,直接下楼,到海西市的各大机房巡视,检查备战情况去了。

重新补票之后,销售数字在24小时之内又攀新高,达到了5000张。

胡一飞就完全可以肯定,黑客们非但没有死心,反而是加大了手工抢票的力度,他们想最后冲一把,争取尽快达到30%的临界值。

“今天就不给票务网站补票了,从明天开始,每天只给票务网站补3000张票,售完才补,售不完不补。”胡一飞下达了新的安排。

当天,黑客们就气吐了血,大家都不顾身份,也不玩什么高科技了,豁出去身上这两百斤肉,憋足了劲,吭哧吭哧去手工抢票了,谁知还没抢到几张呢,这票又没了。

大家这是有劲使不上,别提有多难受了,心说今天可能就是这样了,反正以前也有过这种情况,票第一天售不完,第二天就不补票。

谁知到了第二天,大家再去抢,却发现补票之后的数量,也是大不如以前,以前自己再怎么抢,一天之内也很难抢完的,现在随便一抢,不到半天的时间,竟然没票了。

黑客们立时就想明白了,海西市在补票数量上做了手脚,这明显连以前一半的数量也没有。

虽然这样做,“门票热销”的假象是又继续造了出来,但黑客却高兴不起来,因为自己想要攒够30%临界值票数的时间,也要大幅延后了。

海西市的目的很明确,是要让自己放弃继续囤票的企图,现在就把票给吐出来。

行百里者半九十!自己这边已经囤了这么多,眼看就要成功,一旦回吐,那自己这些天就算是白忙活了,浪费的时间精力不算,之前自己购买用户身份信息、信用卡信息,可都是实实在在的投资,钱都已经花了出去,放弃之后,可就收不回本了。

海西市的这个决定,让黑客们再次面临抉择。如此持续两天,地下交易网上就开始出现了少量门票,以高于官方定价30%的价格出售。与此同时,海西演唱会门票卖脱销的消息,在全球各大娱乐论坛疯狂飞传,很显然,这并不是锦绣世界项目组宣传的功劳。

“我们必须再出手段,坚决不能他们炒作一张票!”梁宗琦现在倒是一副除恶务尽的态度,以前他是打算把十万张票都奉献给黑客的,只求息事宁人,而现在,却是一张票都舍不得给。

“看来黑客组织内部再次出现了分歧!”胡一飞笑着,“他们中间,已经有人放弃了,想趁着我们限售的机会,把自己手里的票倒腾出去。只是他们这一炒作,来买票的观众会更多,这让其它黑客能抢到的票,愈发少了。”

狼蛛面有喜色,短短半个月,黑客组织面临了三次分化,次次都在胡一飞的预料之中,太厉害了,“那咱们现在是不是可以收网了?”

“不急,让他们的分歧再大一些,黑客越分化,咱们受到的攻击压力就越小!”胡一飞摇了摇头,发布新的命令,“明天补票7000张,让黑客再难受一把,让他们坚持也无法坚持,高价兜售也无法高价兜售!”

技术室的负责人点头,心说黑客要是能料到有这么一天,估计绝不会来抢票的,这真是生不如死啊,空守着一大堆门票,扔舍不得扔,卖又卖不出去。

胡一飞又看着梁宗琦,“明天发个公告,就说会保证门票的预售,绝不会发生门票脱销的事!”

“明天我就专门负责这一件事,绝不会忘了的!”梁宗琦拿起杯子,喝了口水。

“天琢,明天你守着网站,一定要揪住他们的尾巴!”

狼蛛看着胡一飞,“放心吧,我已经做了最好的追踪策略,就等他们来了!”

“就快见胜负了!”胡一飞笑了一声,心说自己终于是可以快回东阳去了。

第二天,锦绣世界项目组发布公告,宣布会增加每曰的预售门票数量,保证让观众都能买到票。

黑客内部此时已经分化得很厉害了,原先有人因为看不到囤票成功的希望,手上又要弹尽粮绝,就要退场,冒着分道扬镳的危险开始甩自己手里的票,让黑客整体的囤票进度发生倒退。

为此大家已经是吵翻了天,谁知今天海西又恢复了原先的售票标准,这明显是耍着人玩,要把人往死路上逼,让你吐票,但绝不让你高价吐票,你想退场也可以,但别想从这里面牟利。

黑客们终于明白了海西的意图,也意识到这件事已经无法善了了,现在已经不是继续不继续的问题了,而是你进也进不得,退也退不得了。

继续往下走,跟海西市死磕到底,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了,连番受挫之下,大家很难再齐心合力了,哪怕再走一个盟友,也足以压垮整个行动了;大家选择放弃,集体退场,同样也很难,这么大的一笔门票要想安全套现,是非常困难的,只要海西市在中间随便捣个鬼,就能让大家血本无归。

昨天大家挂高30%价格,还能卖掉一张两张的,而今天,你就是加一毛钱,也不可能卖掉了,因为票务网站上有足够的票让大家来购买,总不能等官方的票卖光了大家再出手吧,这要等到什么时候去,万一他一直就卖不光呢,只要门票足够支撑销售,那过一段时间,观众自然就不会象现在这样抢购了。

就是想炒作其中的一两场演唱会,也很难办到,海西市对于每天发售的票,都经过了仔细的计算和安排,黑客手里掌握的票,没有一场能超过30%的。

此时唯一的办法,就是强行突围,发动一场攻击,给海西市点颜色看看,让他们老老实实配合自己,演好“门票热销”这出戏,以便让自己安全退场,抽身事外。

黑客们把开刀立威的首选目标,定为了锦绣世界项目组的官网,他们早就看这个网站不顺眼了。

晚上的时候,黑客袭击锦绣世界项目组的官网,一番努力,终于是拿下了网站服务器的权限,还没来得及做什么好事呢,却发现服务器上部署了大量的在线追踪策略,黑客顿时吓得魂飞魄散,赶紧断线闪人。

黑客再笨,也明白海西市已经是早有准备,此时再去搞什么入侵,完全就是往枪口上撞。但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惊魂甫定之后,黑客决定发动洪水攻击,老子不去入侵了,你想抓也抓不到,老子就用亿万计的数据流直接冲垮你,让你网络服务瘫痪。

发动攻击之初,还挺顺利的,海西锦绣世界的网站首先承受不住压力,开始出现了拒绝服务,随后,海西市政斧、海西市公安局、以及海西市一家大型门户网站也开始出现访问困难的情况。

黑客们弹冠相庆,这回海西总算是见识到了厉害。

攻击持续两个小时后,双方进入僵持状态,承受住了强大压力的海西市各大网站纷纷启用备用服务器,以及更为严格的防火墙筛选策略,来应付黑客的狂轰乱炸。

黑客们决定继续加大攻击力度,他们从别的组织借来巨量的僵尸网络,准备发动最后一击。

在黑客们的精心计算下,数倍于之前的数据洪水被制造了出来,这些恶意数据,从世界各地的僵尸网络中,开始齐齐涌向海西。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