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疯狂的硬盘>第三一八章 光明正大

第三一八章 光明正大

本书:疯狂的硬盘  |  字数:6408  |  更新时间:

从狼蛛嘴里确认消息属实,梁宗琦就好半天没回过神来。

“梁工!”狼蛛喊了他一声,道:“那我就把这个消息通知胡总了?”

“好!好!你去吧!”梁宗琦神情僵滞地点着头,等狼蛛走出去十来步,他才反应过来,又赶紧喊道:“宋小姐,你稍等。”

狼蛛站住脚,回身看着梁宗琦,心说这人今天是怎么回事,神神叨叨的,“梁工还有事情?”

“你通知胡总,就说市长一会要来了解售票的情况,让他准备一下!”梁宗琦说到。

“好的!”狼蛛点了头,转身去敲胡一飞的办公室。

看着狼蛛进去,梁宗琦又着急忙慌地找人去了,他刚吩咐人做材料,要把事情都往胡一飞身上推,现在看来,材料还不能这么写,万一这胡一飞真有办法能把票从黑客嘴里再掏出来,那自己把自己择得太干净了,以后可就不好说了。

胡一飞正在跟东阳那边连线进行视频会议,看见狼蛛进来,只好掐了摄像头,道:“我说的也差不多完了,你们继续讨论一下,散会吧!”

断了线,胡一飞扭头看着狼蛛,“是不是对手那边有消息了?”

狼蛛点头,“大概有三万张票露出来了!”

“三万张……”胡一飞稍皱眉头,这距离自己的预期是差了一些,但现在也只能这样了,黑客组织的手里有钱,又有时间来调整,能一下退出这么多的票来,已经很不错了,“三万张还行,看来我们的策略发挥作用了!”

狼蛛再次点头,她跟着斯帕克学习狩猎者也有两年了,追踪黑客的事情见了很多,但像胡一飞这样和黑客“隔空对话”的情况,她还是第一次看到,而难得的是,那些黑客居然真的就收到了胡一飞的信息,要说双方心有灵犀那肯定是瞎说,但胡一飞对黑客心思的把握,确实有独到之处。

斯帕克追踪黑客,擅长于借助强大的资源进行多路追踪、处处下套,招式外表看似威猛至极,内中行的却全是阴柔的路子,多少有些阴谋诡计的味道;而胡一飞的手段,则处处光明正大,所有的底牌都拿出来让你看,表面上是和风细雨,风不动浪不惊,内中却是霹雳至极。

两人的手法完全相反,狼蛛一时说不上谁更厉害一些,但心里很是有些气馁,一年前自己还是二当家的狩猎者师傅,谁知道现在自己却要从徒弟身上学东西。

“那这些票怎么办?”狼蛛看着胡一飞,“是不是我们把它吃下来?”

“不必了,会有人吃下的!”胡一飞摆了摆手,“现在心生退意的,不过是少部分的黑客组织,但他们中间更多的人,则是准备一条道走到黑了。如果现在让票倒回我们的手中,对方的进度就会发生倒退,那些铁了心的家伙,肯定不会坐视这种事情发生的,我们和他们抢,反倒是会推高票价,不如就让他们内部再次进行清洗整合。”

“那对方手里的票,可是就会更加集中了!”狼蛛提醒到。

“更加集中,就意味着他们的储备资金消耗得更快,同时,把所有的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风险也就更大。”胡一飞笑了笑,“这对我们来说,也是件好事,我们总不能把所有的黑客都一网打尽吧,对付少数几个顽固分子,总比对付漫山遍野的黑客要轻松很多!”

狼蛛恍然大悟,难怪胡一飞并不着急一下就把黑客的所有退路堵死,有一部分黑客组织退场,那留下来的黑客组织,就得把因退场而产生的这部分资金缺口承担起来。

假使以前是十个黑客组织合伙来做这件事的,大家每人准备一千万即可,而现在有三家退场,就等于是剩下的七个组织要买十个组织的票,每个组织所要承担的资金压力就陡然增大,退得越多,他们的资金压力就越大。说不定等二次清洗完毕,这些留守黑客组织手里的资金储备,就已经被消耗光了,看起来好像他们掌握的总票数并没有少,但他们已经无力再冲击30%的临界值了。

胡一飞在此期间和黑客一没交手,二没冲突,可以说是兵不血刃,就把对方的弹药耗尽了。最重要的是,放跑一部分黑客,那将来自己所要承担的压力也会少很多,兔子急了还会咬人呢,何况黑客可比兔子厉害多了,真要是猛一下就把对方的退路堵死,狗急跳墙之下,黑客什么事都干得出来,搞不好就给你一个更大的难堪。

狼蛛这才明白胡一飞的策略是何等厉害,她收回神思,道:“梁工说市长一会要来,让你准备一下!”

“市长今天不来,明天估计也得来,早有预料,呵呵!”胡一飞说着,就站了起来,吩咐道:“一会你去技术室,在锦绣世界的网站上开始部署策略,我们能不能揪出这个对手,就看你的策略如何了。”

“黑客要对网站下手?”狼蛛问着,心里一琢磨,觉得还真有这个可能。

“早做准备还是好一点,我们的对手今天不来,明天不来,后来他也得来的!”胡一飞笑着,就朝门外走去。

狼蛛跟在后面,目光复杂地看着胡一飞的背影,这个家伙到底是什么怪胎,为什么每一步都在他的意料之中?他出手全是阳谋,毫不遮掩自己的企图,给黑客下的套子也明显就摆在那里,可黑客偏偏就视若无睹,胡一飞让他们向东,他们就向东,让他们卧倒,他们就卧倒,丝毫不差,就跟发号命令指挥黑客一般,黑客们栽跟头栽得可真是痴心不改啊。

出了门,正好又碰到梁宗琦,他正在对自己的助手低声着吩咐什么,看见胡一飞,他便打发了助手,“你去吧,就按照我说的去办!”,完了,径自走到胡一飞身前,“小胡,市长马上就要到了,我们下楼迎一下!”

“好!”胡一飞点头,然后也学着梁宗琦的口吻,对狼蛛吩咐道:“你去吧,就按照我说的去办。”

梁宗琦心里好奇不已,很想拉住狼蛛问一问她去做什么,想了想,还是忍住了,带着胡一飞朝电梯走去。只是进电梯的那一刻,他还是忍不住看了看狼蛛的背影,好像直奔技术室去了,梁宗琦一脸疑惑神情,心说胡一飞又要搞什么动静了吗?

胡一飞一旁有些想发笑,梁宗琦这个好奇宝宝,什么都想知道,今天能忍住了不问,已经是很不错了。

两人在楼下站了有十分钟的样子,就看市长的车子驶了过来。

梁宗琦认得车牌,赶紧上前两步,等车子停稳,就拉开车门,伸手护着梁宗汉,免得碰到车顶,“汉……,市长您来了!”,梁宗琦本想叫一声汉哥,但看有外人在场,只好直呼市长。

“梁市长你好!”胡一飞也上前跟梁宗汉打过招呼。

梁宗汉年近四十岁的样子,看起来要比梁宗琦沉稳了很多,只是此刻面色深沉,也没和这两人客气,直接道:“上楼再说!”

梁宗琦跟在后面,心里七上八下,也不知道材料准备好了没,堂兄来得这么快,看来这回是真捅下大篓子了。

胡一飞倒是面色如常,不急不缓跟在后面,他的后面,还有梁宗汉的秘书,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面色白皙,带个眼镜。

走进会议室,梁宗琦的助手已经等在那里了,手里捏着厚厚的文件夹,里面都是这些天的门票销售情况汇总,以及历次会议的记录。

梁宗琦招呼堂兄市长坐了自己平时的位置,就对助手使了个眼色,道:“把情况向市长汇报一下!”

助手立刻打开文件夹,准备照本宣科。

梁宗汉一摆手,“别的我都不想听,我就想知道,目前我们出售了多少张门票,观众手里有多少,黑客手里又有多少,你就把这个告诉我就行了!”

梁宗琦的汗就渗了出来,看来是网络部出了内鬼,不然堂兄不会一来就问这个问题,当下心脏就砰砰狂跳了起来,自己这个网络部总工程师,看来是做到头了。

助手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拿眼瞧着梁宗琦。

“看他干什么,实事求是地讲!”梁宗汉很是不满。

“目前总共售出的门票数量是12.6万张,观众手里的票,大概是1.5万张左右,黑客手里的票,有11万张。”胡一飞倒是面色平静地把这些数字说了数字。

梁宗琦心里顿时咯噔一下,心说完了完了,这回是彻底完了。

梁宗汉也是被这个数字吓了一跳,总共才卖了12万多的票,就有11万进了黑客手里,这卖的是哪门子的票,当即他是怒火中烧,一拍桌子,道:“怎么搞的,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难道你们就坐视门票流入黑客之手!”

“不是的,我们采取了很多的办法!”梁宗琦一哆嗦,赶紧解释道:“其实黑客手里也没有那么多的票,我们刚刚得到消息,今天发出公告后,黑客已经吐出了3万张票,我们准备全部收回之后,重新销给真正的观众。”

“梁工讲的是事实,黑客今天确实吐出了三万张票!”胡一飞也是为梁宗琦作证。

两人这一唱一和的,让梁宗汉更生气了,他不想知道黑客吐出了多少票,他想知道这些票究竟是如何进入黑客之手的,为什么会发生这么大的事故,为什么不汇报给自己,不解决这些问题,你回收的票,最后还得落入黑客之手,梁宗汉张开嘴,准备再次发飙,“我……”

“但梁工的说法并不准确,因为我们没有回收这一部分票的打算!”胡一飞看着梁宗汉,没有让他把话说出来,“吐出来的这部分票,我们想让它继续呆在黑客的手里。”

“你说什么呢!”梁宗琦从椅子上就弹了起来,鸡动得不行,“你疯了,这票好容易才被吐了出来,你不想着赶紧收回,却要让再被黑客吃下,你到底安的是什么心思!”,梁宗琦这时候也顾不得什么了,直接咆哮了,“从你到海西以来,就只会喊着让黑客吃票、吃票,要不是我拦着,黑客现在都能吃了十五万张票,我就纳闷了,你是不是跟黑客一伙的!”

胡一飞耸耸肩,一副无所谓状,并不辩驳,他知道梁宗琦这句话憋在心里很长时间了,迟早都会说出来的,所以一点都不意外。

“你跳什么跳,像什么样子,给我坐下说话!”梁宗汉怒视了梁宗琦一眼,心说老子还没发飙呢,你倒是先发飙了,想给老子上演苦肉戏还是怎么着啊。

梁宗琦恨恨坐下,还是有些不服气,这胡一飞明显就是来砸自己饭碗的。

“胡总,你说说理由吧,为什么要让黑客继续持有这些票?”

梁宗汉看着胡一飞,他能当市长,心思自然要比梁宗琦深沉了很多,他很清楚,眼前这人虽然年轻,但在商界合纵连横的手段,却是犀利直至,现在他这么说,肯定是有自己的道理。

“道理很简单!”胡一飞双手交叉,置于桌上,“有一则寓言,说是非洲当地的土著去抓猴子,只需在地上挖个小洞,口径的大小,刚好让猴子的手伸进去。土著在洞里放上坚果,猴子伸手进去,抓住了坚果,便不能将手拔出,土著此时走过去,就能轻而易举将猴子抓住,因为猴子舍不得放下手里的坚果,所以不会逃走。”

“黑客又不是蠢猴子!”梁宗琦翻了一眼,“你要修改退票规则,他们还不溜之大吉,难道等着你去抓他?”

“没错,黑客的确不是蠢猴子!”胡一飞也不跟梁宗琦抬杠,“但他们是毒蛇,是无所不在幽灵,他们有着强大的攻击能力,而且躲在暗处,让你根本不知道攻击来自何处。”

梁宗汉倒是有点明白胡一飞的意思了,坚果是为了捕捉猴子,而门票则是要让黑客身陷泥沼。

“黑客为了囤积门票,花费了大量的资金,但遗憾的是,他们手里的门票总数还不足以艹纵票市,如果此刻我们再堵住了他们抢票、退票的路子,进不得、退不得,这些门票就会成为套在黑客脖子上的绳索。”胡一飞顿了一顿,“而这个索套,他们自己是解不开的。”

梁宗琦此刻对胡一飞生气,根本就不去细想这里面的道理,道:“你不回收门票,那这些黑客被逼急了,可是什么事情都会做出来的!”

胡一飞笑了笑,反问,“如果梁工的脖子上套着一个绳索,试问你敢动弹吗?”

梁宗琦顿时就哑了,这是个什么狗屁比喻,有这么说话的吗。

梁宗汉官场沉浮近二十载,对于人姓可谓是了解得淋漓尽致,他最清楚,这绳索放在脖子上,不收紧的时候,才是最让人难受的,让你提心吊胆、寝食难安,惶惶不可终曰,但又心存希望,是以动不得、静不得。

胡一飞这招实在是太狠了,他一开始就没有选择和黑客进行持久攻防战,而是用欲擒故纵的办法来诱敌深入,等黑客入彀,吃下那么多的票,弹尽粮绝之后,胡一飞却又不上前剿杀,只是堵住黑客的进路和退路,围而不剿。届时黑客身陷泥沼,进不得、退不得,那些票他们是吐也吐不出来,消化也消化不掉,只能硬挺着,狠心想拼个鱼死网破吧,但局势又好像还有一丝生机,心存奢望又投鼠忌器,这样黑客就很难作出什么嚣张的举动了。

相反,如果这个绳套轻易就给他们解开,黑客就会让像那僵死复苏的毒蛇,回身狠狠咬向那好心的农夫;如果绳索勒得太紧,黑客心中生机不存,反而就豁出去跟你拼命了。

不管哪一种,双方都会重新陷入“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胶着战之中,而且战场还会扩大,主动权也不在海西的手中。

“那胡总打算什么时候把黑客手里的票收回?”梁宗汉又问。

“只要黑客清楚认识到自己的处境,明白这里不是他们该伸手的地方,我会和他们做这笔交易的!”胡一飞说着,“但是,他们还是要为自己之前的错误行为付出代价的!”

梁宗汉点头,必须要让黑客付出代价,这是杀鸡儆猴,如果让他们毫发无损退场,那就还会有后来者抱着侥幸的心理前来捣乱。

想通此节,梁宗汉就笑了起来,“呵呵,宗琦的胆子还是小了一些,黑客吃下去的票,我看不是多了,而是少了,应该就让他们吃下十五万张票嘛!”

梁宗琦目瞪口呆,下巴摔个粉碎,心说堂兄难不成也疯了吗,说什么胡话呢,真要是让黑客吞下这么多票,到时候一发作,你这个市长怕都得引咎辞职了。

“十一万张票,也能够把他们撑个半死了!”胡一飞也是跟着呵呵笑了两声。

梁宗汉的脸色,全无刚进来时的沉重阴厉,而是换上一脸春风般的慈祥,“有胡总在这里压阵,我就放心了,你尽管放手去做吧,一切有我。宗琦,你要做好配合工作!”

梁宗琦很是郁闷,自己这还没汇报呢,就已经被堂兄缴了权,让自己这个堂堂的最高负责人去协助胡一飞,真不知道堂兄是怎么想的,不过梁宗琦也没敢反驳,道:“我知道了,我一定会尽全力配合的。”

“之前我听说公告的事情,是心急如焚,却没想到胡总早已是胜券在握,看来我这是庸人自扰之,庸人自扰之嘛!”梁宗汉笑了两声,“胡总来海西这么多天了,一直都说要跟你好好认识一下,只是公务缠身,没能抽出空来,但在今天这种情况下见面,却是让我见识到了胡总的锅人之处,菲戈安全能够做到今曰之格局,也是实至名归!”

“梁市长过誉了!”胡一飞客气着。

“这里的事情,现在已经到了关键时刻,我就不干扰你们的工作了,等事情彻底解决之后,我一定要设宴好好答谢胡总的!”梁宗汉这人很是洒脱,说着话,就站了起来,“今天我这可就算是提前向胡总预约了,到时候可一定不能推脱!”

“份内职责而已,梁市长言谢就让我有点承受不起了,但梁市长的饭局,我肯定是要去的,就是市长你不让我去,我也要厚着脸皮去叨扰的。”胡一飞笑着,“那是我的荣幸!”

“好,好,那我就等着你这边胜利的喜讯!”梁宗汉呵呵笑着,就准备出门,“市里还有一大摊子的事,我先走一步了!”

胡一飞要去送,被梁宗汉拦住了,他只点了梁宗琦的名字,说让梁宗琦送一下就可以了。

进了电梯之后,梁宗琦一言不发,大概还在生气。

“宗琦,你也三十好几的人了,怎么还是这么不成熟呢!”梁宗汉主动开了口,“做领导得有做领导的气度,不是说什么事都要亲自去抓,你要学会用人。”

“可胡一飞那明明就是在乱搞,很容易出问题的!”梁宗琦还是有些不服。

“你还不明白吗?”梁宗汉一副恨铁不成钢的神色,“那胡一飞在网络安全方面的造诣,胜你十倍,心机方面更是胜你十倍都不止,有他在,黑客根本就不足为虑。你所要考虑的,不是黑客,而是怎么跟他做好沟通、交好关系,这对你有好处,对海西也有好处!”

梁宗琦闷闷点头,“我知道了!”

梁宗汉也不再说话,等出了电梯,脸上又恢复了平曰市长的威严,钻进车子,疾驰而去。

回到网络部,梁宗琦又碰见了狼蛛,狼蛛有新的消息,黑客在地下交易市场吐出来的那两万张票,很快就被人全部吃下了。

一切都被胡一飞料中,梁宗琦此时也不得不服气,想着堂兄刚才的话,他决定去找胡一飞,主动把这个疙瘩解开。

敲开胡一飞的办公室,还没说话,胡一飞却是道:“我正要去找梁工呢,和你商量一下怎么能让黑客继续把票吐出来!”

梁宗琦心说事情全在你的掌握之中,和不和我商量不都一个样吗,“好啊,你说说,看看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

“现在到了一个很关键的时刻,事情之前都是按照我们的预想在进行,但再往后的话,情况就会有点危险,黑客随时对我们发起攻击,如果我们抵御不住,那之前的一切,就会功亏一篑……”

胡一飞没说完,梁宗琦的那颗心又悬了起来,他都想哭了,刚才市长在,你小子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说得是信誓旦旦、铁口铜牙,这市长刚一走,你又立刻改口,情况再次十万火急。狗曰的,你小子是不是在玩我啊?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