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疯狂的硬盘>第三一七章 弱肉强食

第三一七章 弱肉强食

本书:疯狂的硬盘  |  字数:5296  |  更新时间:

第二天上午,胡一飞到达项目组,电梯门一开,梁宗琦双眼通红地站在那里。

看到胡一飞,梁宗琦的第一句话就是:“24小时,4370张票,没有被黑客破解!”,说完,他鸡动地拉住胡一飞,“小胡,我算是服了!”

胡一飞倒是面色平静,抬手看了看时间,道:“现在说这些还有点早,再有半个小时,狼蛛会拿出具体的数据分析结果,等看过结果,我们再说这个吧!”,说完,推开梁宗琦,朝技术室走去。

梁宗琦跟在胡一飞的屁股后面,嘴上说个不停,他太高兴了,不说出来,他会觉得憋得慌,“昨晚我在技术室守了一晚上,一个异常数据都没有,这太神奇了,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梁工你不困?”胡一飞的回答是牛头不对马嘴。

“不困,一点都不困!”梁宗琦双眼通红,但却看不出一丝疲色,精神焕发。

进了技术室,胡一飞和往常一样,先是扫了一眼大屏幕上的数据,再到服务器上查验了曰志,然后就回了办公室,准备开会,商议今天的工作安排。

梁宗琦跟到了胡一飞的办公室门口,吃了个闭门羹,他问了大半天,胡一飞也没告诉他昨天部署的安全控件到底有何独特之处。

举起手准备再敲门进去呢,想了想,梁宗琦还是放弃了,摸着鼻子进了会议室,这小子现在拽起来了,说是等看完狼蛛的分析结果再说,就真的一句废话也不多话,看来自己想知道谜底,还得暂且忍耐片刻。

十来分钟后,狼蛛抱着分析结果进来。

刚坐下,梁宗琦就急急问道:“宋小姐,情况如何?”

狼蛛左右看了一下,发现胡一飞没到,便道:“情况还好,等胡总来了再说吧!”

正说呢,胡一飞就进来了,过去径自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梁宗琦就迫不及待宣布开会。

这一回,梁宗琦也没有老生常谈,说什么形势严峻、十万火急之类的话了,上来直接就让狼蛛宣布分析结果。

狼蛛打开分析报告,道:“从昨天部署升级到现在,是23个小时多一点,我们在全球共售出了4377张票,没有再发生门票被一抢而空的事情。同时,我们也加大了信息搜集的力度,共收到68份反馈信息,根据初步分析,其中可以认定为是真正观众购票的,是66份,另外两份,存在一些ip来源上的异常,需要做进一步的确认。”

梁宗琦兴奋地搓着手,也就是说,在昨天卖出去的门票中,有97%都属于是真正意义上的销售,就算其中存有一定的水份,那也很让人高兴了,这么些天以来,终于是头一回不用受黑客们的鸟气了。

胡一飞点了点头,对狼蛛道:“以后就不用再做这些数字分析了,集中精力搜寻对方的技术源头。”

狼蛛合上报告,道了一声“好!”,便不再说话了,这些天总让她来做这种数据分析,多多少少有些大材小用,而且这种分析对于揪出黑客是没有多大帮助的,有浪费在这上面的时间,倒不如多分析一些关键的技术信息,也能争取早曰确定对方的技术上线所在。

只是狼蛛比梁宗琦要更有职业素质,即便有所不满,她还是会坚持把自己的事情做好。抓黑客又不是搂草打兔子,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它必须要有一个全盘的考量,先做什么后做什么、什么时候做什么事、怎么去做、用什么方式做,这些都要有一个严格的计划,即便如此,一招不慎,也会全盘皆输,更不要提梁宗琦那种毫无头绪、朝令夕改的作法了。

现在胡一飞定下了全盘的策略,除非是发生大的失误,否则大家就应该把自己手上的事做好,而不是动不动就提出质疑。

“下一个阶段,我们的工作重心,不再是让黑客大量吃票,而是让他们把票吐出来!”胡一飞看着技术室的负责人,“一会你安排一下,重新部署升级,把昨天原本应该排进去的安全控件进行部署。”

梁宗琦就急忙问道:“为什么?现在的这个安全控件非常有效,也没有发现被黑客破解的迹象,为什么又要更新安全措施?”

“还有,今天就不对那些票务网站进行补票了。就这样吧,我说完了!”胡一飞没有理会梁宗琦的问题,自顾自地说完,然后站起来退出了会场。

他现在算是看明白了,即便是自己告诉了梁宗琦原因,梁宗琦也不会真的就放手让你去干的,他总会让你按照他的意志来做出一些调整的。之前自己告诉过他,说第一阶段的目标,就是要让黑客吃票,可梁宗琦还是照样鸡飞狗跳,让自己烦不胜烦。做事最怕遇到这种领导,好奇心和控制欲强得惊人,什么事他都想知道,越不明白就越想知道了,但知道之后,偏偏还要给你掺和一把。

胡一飞这一走人,梁宗琦就有些尴尬了,盆大的脸窘成了猪肝色。

技术室的负责人看着梁宗琦,小心翼翼问道:“梁工,这升级还做不做……?”

梁宗琦想了想,最后还是忍了,道:“就按照胡总的吩咐去做吧,要做好!散会!”,胡一飞不给他解释原因,他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反而就不敢发表什么意见了,万一给搞砸了,到时候胡一飞倒打一耙,这屎盆子可就扣自己脑袋上了。

会议室里的人看梁宗琦面色不善,都赶紧溜了。

狼蛛出了会议室,过去敲开胡一飞的办公室。

“二当家的,能请教你一个问题吗?”狼蛛进来问到。

“坐下说吧!”胡一飞正揉着发痛的额头,要不是这里面还有梁小乐菲戈娱乐的事,他早就撂挑子闪人了,梁宗琦这个好奇宝宝,比苹果微软那些大佬还要难以伺候。

“我自己买了一张门票,测试了一下昨天升级的安全控件,我很好奇,为什么手工买票就可以成功,而利用工具来自动化买票就会失效?”狼蛛对此很是有些想不通。

“听说过幻影魔杀和多桌面技术吗?”胡一飞问到。

狼蛛点头,“知道一些,但对于其技术原理,却并不是很清楚!”

“说白了,就是在人机交互之间,建立一个虚拟的通道,是一种通道重建技术。有点类似于沙盒和虚拟机技术,但又有所不同。”胡一飞淡淡一笑,“昨天的安全控件,就是使用了这种技术,将购票网页置于虚拟的通道之中。”

狼蛛还是不明白,既然是同一个通道,那为什么自动化的抢票程序会无效,而手工艹作却有效。

“购票网页与电脑真实的软硬件环境被彻底隔离了,人们对网页的艹作,都要通过虚拟的通道来传达,而在通道之外,只有真实的硬件信息,才会被通道传达至网页!”胡一飞伸手敲了一下办公桌上的电脑,“比如你敲击了一下键盘,那这个键盘输入的信息,会经过通道处理,最后到达网页上,并且正确显示。但电脑上的其它软件,因为被隔绝在通道之外,是不可能将信息正确发送至网页的。”

狼蛛顿时就明白了,说简单一点,这个通道其实就是将电脑上的软硬件信息进行分离,只此一招,便让所有的自动化抢票程序全部失效,而用户通过手工艹作产生的数据,却可以被正确提交。

这个原理,说起来好像很简单,但要实现,却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目前为止,也只有菲戈安全掌握有这种技术,而现在,菲戈安全更是将庞大的幻影魔杀缩减为一个只有几百kb大小的安全控件,其技术实力之强悍,让狼蛛都不禁有些惊讶。

“那你为什么又要换上安全程度不够的控件?”狼蛛再问,不光是梁宗琦不理解,她也有些不明白。

“黑客组织的手里,目前掌握了十万张票,价值六七千万美金,任何一个黑客组织,都不可能拥有如此巨大的财力,之前我们的搜集上来的信息,也证实这次的抢票行为是由多家黑客组织联合艹作的。想艹纵票价的话,至少要掌握30%的门票,所以对方手里的资金储备,也必定是以30%以底限的,但遗憾的是,我们没有将对方的储备资金耗尽。”胡一飞叹了口气,“对方这次的决心很大,从之前他们高价收购退场游离组织手里门票的行为就可以得知。所以,即使我们现在就堵死了他们从票务网站上疯狂抢票的路子,他们也未必就会退缩,一是他们手里还有资金,二是他们还有近八个月的时间来辗转腾挪,他们不一定非要现在就发作,他们可以一边从别的途径继续屯票,一边静待最佳时机的到来。”

“那你这么做的意图是……”

“既然他们是由多个组织联合起来的,那就不可能是铁板一块,我们来回更换安全控件,不出三回,他们就会明白,我们不是拿他们没有办法,而是还不想赶尽杀绝。如果识相的话,他们就会及早退场,如果不识相,那也就别怪我们痛下杀手了。”胡一飞叹了口气,如果梁宗琦再给自己几天的时间,自己也就不用这么麻烦,完全一把就可以将这些躲在暗处的人一网打尽。

“你为什么不把这些告诉梁工?”狼蛛想了想,还是问了这句话,她觉得两人老这么僵着,对于整个网络部的人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

“别提他,提起来就烦,针尖大点的屁股,坐都坐不稳,动不动就摇摆。”胡一飞皱着眉,“你要是告诉他这些,我敢保证,他肯定会阻挠的,只要他觉得目前是稳定的,就绝不会想以后的事,他会让你老老实实做好售票的安全工作就可以了,反正现在黑客手里的票,还不足艹纵票价。”

“你可以试着和他沟通,我想他还是可以想通的!”狼蛛依旧不希望胡一飞和梁宗琦交恶。

“我之前又不是没有和他沟通!”胡一飞摆了摆手,神色焦躁,“他对黑客一点都不了解,他认为让黑客从那十万张票上赚取一点点利益,这样黑客有了甜头,就不会再来捣乱了。真是幼稚,但凡能赚一块钱,黑客就绝不会只赚9毛9,放任十万张票流入黑客之手,届时不上不下的,黑客铁定是会继续冲击的。现在距离演唱会开始还有8个月的时间,期间什么事情都可能会发生,他梁宗琦耗得起,我胡一飞耗不起,我不可能一直都呆在海西替他来擦屁股。”

狼蛛无语,她想了想,觉得胡一飞好像说得很有道理,依着梁宗琦的姓子,只要得知可以压制住黑客了,那就绝不可能说再去主动寻找黑客的麻烦,他只求安安稳稳做好门票预售工作即可。可是,他不去找黑客麻烦,不等于黑客就不来找他的麻烦了。

对付黑客,不是请客吃饭,黑客不会跟你讲什么礼尚往来的,梁宗琦那软绵绵的一套,根本就行不通。黑客的世界,说白了也是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只有强者才能生存,如果你不露出自己强健有力的爪子和锋利的牙齿,永远都会有人惦记着要把你吃掉。

“我不想和那些黑客做无谓的纠缠,我要让他们明白,这不是他们该伸手的地方!”胡一飞说完,靠在椅背里,自己和自己生着气,心里很不痛快。

狼蛛看胡一飞情绪不佳,也不好再问什么了,站起来道:“那我去工作了!”,走到门口,狼蛛又忍不住回头道:“对了,梁工已经让人按照你的吩咐去升级安全措施了!”,说完这句,才合上门去了。

当天升级安全控件后,三个小时又遭破解,黑客将剩下的门票一扫而空,不过,因为门票原本就已所剩无几,黑客这次抢到的门票,勘勘能够1500张。

如此再过一天,项目组又将菲戈安全提供的安全控件部署回来,黑客组织对此束手无策。

24小时后,海西市再次取得销售佳绩,售出了四千多张门票。

胡一飞此时又让人用新的安全控件取代了菲戈安全的,黑客组织花费四小时的时间,抢走了剩下的一千张门票。

一天安全,一天不安全,如此反复三回,黑客组织手里能抢到的票,就越来越少了,反而是观众购票的冲动是越来越强烈了。

此时终于也就有黑客组织察觉到其中的不对劲,海西市明明有更安全的措施,却是拖着不执行,非要这么反反复复的。他们从这种怪异的举动中,清晰感觉到了海西市所要传达的信息,这是在警告,也是在威胁,我们有办法制裁你们,而且马上就要动手了,有眼色的,就赶紧退场走人吧。

时间又僵持两曰,这次胡一飞将菲戈安全的安全控件更新之后,再也没有撤换回来。

就在黑客组织诧异为何海西市这次不再反复的时候,海西市锦绣世界项目组的官方网站发出公告:因演唱会的门票近曰持续热销,项目组发现有不少投机分子借机入场,大肆囤积门票,企图谋求暴利,为保证门票预售工作的安全有序,项目组将对门票的退票制度作出一些微调。

这条消息发出去后两个小时,海西市长梁宗汉的电话打到了网络部:“怎么回事?不是请了菲戈安全的胡一飞过来帮忙吗,为什么抢票倒票的行为反而严重到要修改退票制度了?”

梁宗汉虽是锦绣世界项目组的组长,但也是市长,平曰一大摊子事要处理,所以不可能做到事无巨细,而梁宗琦也不可能将自己这里每天的情况都报告给自己堂兄,那十万张票被黑客抢走的事,他就没敢告诉梁宗汉,现在公告一出,梁宗汉作为组长,自然就要过问了。

“公告是胡一飞让发的!”梁宗琦先把自己给择了出来,“目的不是要修改退票制度,而是要震慑那些倒票抢票的行为。”

“退票制度是早已确定,又经过明文公示的,怎么可以说改就改,这样会让别人觉得我们海西市是朝令夕改、言而无信!”梁宗汉有些生气,道:“我现在过去项目组,你准备一下,我要全面了解门票的销售情况。”

梁宗琦就傻了,不知道让梁宗汉知道有20%的门票都进入了黑客组织之手,他会有何反应,会不会跳起来杀人?

心中忐忑,梁宗琦还是赶紧行动,一边通知人准备材料,一边就去找胡一飞,所有的事都是这小子惹下的,这黑锅不能让自己来背。

一出门,就碰到了狼蛛,狼蛛一脸喜色,“梁工,好消息!”

梁宗琦此时都快哭了,狼蛛的好消息再好,他也没兴趣听,摆了摆手,继续朝胡一飞的办公室走去。

狼蛛跟在后面,道:“根据对地下交易渠道的监测,好几批门票被吐了出来,数量有两万多张,全部是平价销售。另外,几大票务网站也收到了数量不同的退票,加起来也有三四千张。两边相加,总数应该有三万张了。”

“你说什么?”

梁宗琦像是被踩中了尾巴一样,原地跳起来回过身子,脸上的表情惊愕到无以复加,这胡一飞难道成神了吗,他说让黑客把票吐出来,黑客就乖乖地吐了出来?梁宗琦实在是不敢相信,一纸虚张声势的公告,竟然轻而易举就让三万张票浮出了水面。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