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疯狂的硬盘>第三一六章 计划提前

第三一六章 计划提前

本书:疯狂的硬盘  |  字数:6275  |  更新时间:

接下来的两天,都是胡一飞亲自负责安全措施的升级,将黑客组织的破解时间期限,牢牢压死在7小时之外。

黑客组织虽无寸进,但奇怪的是,这两天观众购票的数量也开始下滑,7小时之内,均达不到1000票,第二天的时候还有700票,但到了第三天,这个数字甚至都不足500票。如此算下来,黑客组织抢到的票非但没少,反而是多了。

梁宗琦看到这种情况,心里着急得不行,但又不能对胡一飞说什么。

他心里很清楚,如果去找胡一飞,胡一飞肯定会告诉自己,情况已然朝着好的方向在发展了,因为从表面看,黑客抢票所需的时间是越来越久了;往深了讲,那也说明黑客抢票的劲头正在慢慢消退。一开始,黑客对自己的技术上线很有信心,在破解措施不到位的情况下,他们会先进行手工抢票,但随着技术上线的支援越来越迟缓,这些人的态度开始变得不怎么坚定了。

坏的能说成好的,死的能说成活的,胡一飞自到海西以来,没怎么让人觉得他技术上有何厉害之处,但嘴上这颠倒黑白的功夫,梁宗琦却是切切实实领教到了。偏偏还有狼蛛这个死心眼帮着他,不管胡一飞说得如何离谱,狼蛛总能拿出一大堆数据来证明胡一飞的说法是靠谱的。你要是反驳的话,倒显得自己不尊重数据,不尊重事实了。

梁宗琦心里的火无处发泄,嘴上的火泡就又长了出来,而且比上次还要严重,每说一个字,都要嘶嘶吸气,他打定主意再观察两天,情况要是再无好转,就去找黑天诉苦,人是他介绍来的,他得负责到底。

下午下班之后,胡一飞接到了老大的电话。

今天是菲戈安全退出app联盟的最后期限,app联盟在最后一刻发来传真,苹果提议让利安防加入app联盟,原因是利安防在pc平台上拥有一套成熟的藐杀病毒技术解决方案,其中也包括了优化方案,有了利安防的加入,会进一步壮大app联盟的实力,有助于app标准的推行。

“投票情况怎么样?”胡一飞问到。

老大嘿嘿笑着,“和咱们预想的一样,在我们投了反对票之后,其它四家就都投了赞成票,现在利安防已经是正式的app联盟b类成员了……”

胡一飞心里一块石头落地,苹果老歼巨猾,但终究还是上了当。菲戈安全从提出退盟的那一刻起,就打算要让利安防进入app联盟,菲戈安全在app联盟虽是基础成员,但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盟友都没有,除了使出退盟这样的终极手段外,根本无法对那些巨头产生丝毫的影响,所以在赛门铁壳三家安全企业加入app联盟之后,胡一飞就决定要为自己在app联盟里寻找一位盟友,而利安防就是最佳的选择。

此时电话里传来老搔的声音,“小胡老总,太感谢你了,谢谢你把我们利安防拉进app。”老搔很是鸡动,以至于说话都有些哆哆嗦嗦的。

“这么客气干什么,我们一直都是最坚定的合作伙伴!”胡一飞笑着,“再说了,这主要也是你游说泰勒有功,我其实没帮什么忙。”

老搔就急忙做着保证,“你放心,我们利安防永远都和菲戈安全同进退!”

旁边的老大抢过电话,“自己人,就不用这么见外了。二当家的,那我就不跟你说了,我和老搔找个地方喝两杯,好好庆祝一下。”

挂了电话,胡一飞撇嘴一笑,下楼去了。

那天联想新闻发布会门口,胡一飞随口一提,说是要让利安防进app,泰勒原本以为这又是菲戈安全的什么阴谋,谁知和利安防一接触,他反而发现胡一飞这是帮了苹果一个大忙。

根据泰勒的了解,利安防的幻影魔杀虽然卖得很火,但利安防根本就没有掌握任何的核心技术,就是藐杀病毒技术本身,利安防也不曾掌握。菲戈安全将现成的核心引擎提供给利安防,利安防只需稍作调整,增加一些辅助功能,就可以打包上市,虽说赚钱,但命根子却捏在菲戈安全手里,只要菲戈安全停止核心引擎的供应,利安防立马就得关张大吉。

在这种情况下,利安防就迫切希望能够加入app联盟,因为app联盟会提供给自己成员免费的藐杀病毒技术。利安防一直都有将幻影魔杀移植到手机平台下的打算,但苦于不掌握具体的藐杀病毒技术,所以进展非常缓慢。

话虽如此,但利安防的手里,毕竟掌握着目前业界内除了菲戈安全之外,最为完整和成熟的一套技术解决方案,这其中就包括了藐杀病毒技术、优化技术、以及多桌面技术。半年来,利安防无时无刻不在对这套方案进行研究和破解,在这方面积累了足够的经验,老搔向泰勒保证,只要得到具体的藐杀病毒技术,利安防就可以最短的时间内,将幻影魔杀移植到手机平台下。

这一点,让泰勒怦然心动,如果利安防能够帮助app联盟解决安全固件的优化问题,那菲戈安全就彻底成为了一件摆设,app联盟从此也不用再担忧安全固件会被人独家垄断。

泰勒将这个消息反馈回总部,苹果大感兴趣,他们搞不定菲戈安全,但对于控制利安防,还是有十足把握的。

苹果在菲戈安全退盟的最后期限到临之前,主动提出这个提议,一来是不给菲戈安全退盟以口实,尽力将所有掌握藐杀病毒技术的企业都拢在app联盟之内,形成合力;二来也是想试探一下菲戈安全的真实态度,看看其中是否有什么阴谋诡计。

如果菲戈安全赞成,那就算苹果也赞成,只要其它三家反对,最后还是个3比2的结果,利安防是不可能进入app的,菲戈安全有阴谋也无法得逞;反之,如果菲戈安全反对,那说明菲戈安全已经打定主意要退出app联盟,去投靠联想了,这时候苹果自然会让利安防进入app联盟,有了利安防的成熟技术解决方案作为后备,就算菲戈安全退盟,也不可能再对app造成什么实际的损失了。

到了第二天,海西市这边的情况又发生了变化,锦绣世界项目组在全球展开宣传攻势,大力炒作演唱会门票热销一事。

在这个消息的刺激下,原本已经有所懈怠的黑客组织再次充满了干劲,海西市的这种炒作行为,简直就是帮黑客抬高票价,黑客组织一发力,当天就把破解的时限压缩至5小时以内,再过一天,这个时限又打入了三小时以内,双方再次回到了原点。

梁宗琦此时都快崩溃了,肠子也悔青了,自己千不该万不该,就是不该听信黑天的话,将胡一飞这个混世魔王请到海西来。

原本是指望混世魔王能来帮自己对付黑客呢,结果这小子像是上演无间道一样,炒作“门票热销”的建议是他提出来的,听起来好像是好事,谁知道他妈的这一炒作,倒是帮了黑客一个大忙,他这哪里是在对付黑客,简直就是在帮着黑客来抢票嘛。

梁宗琦再也坐不住了,跑去找胡一飞。

胡一飞此时正在会议室跟狼蛛分析着数据,黑客组织虽然将破解速度提升,但在海西市宣传攻势面前,门票的销售成绩也被拉升,即便是留给真正观众的购票时间不足三个小时,但流入观众手里的票,却开始慢慢增多,今天已然又是突破了1000张。

看到梁宗琦进来,胡一飞知道他要说什么,便道:“根据我们的分析,今天流入观众手里的票,有1200多张,看来宣传攻势还是很有效果的。”

梁宗琦差点没跳起来,这折腾好几天,不过是折腾回原点了,你小子也好意思邀功?观众购票的情绪是被调动起来了,这是没错,但如果黑客借机炒票的话,也照样是不费吹灰之力。

“我不想听这些!”梁宗琦已经受够了,不耐地摆着手,“我只想提醒你,现在流入黑客组织手里的票,已经有八万多张了!”

胡一飞也不着急,“按照计划,这个数字还不够,要让他们吃下至少12万张票才行!”

梁宗琦一听就拍了桌子,“吃吃吃,你除了说这个,还会说别的吗?想让黑客吃票那还不简单,直接放票不就行了,要是这样的话,我还用得着请你到海西来吗?”

狼蛛在一旁就有些尴尬,头一回见梁宗琦发这么大的火,她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按照道理来讲,做事就应该有始有终,既然之前已经制订好了计划,一切又都在预想之内,是不应该朝令夕改、半途而废的。但是说心里话呢,狼蛛现在也有些不明白胡一飞的想法,虽说情况有所好转,但到目前为止,还是无法有效压制住黑客的抢票行为。

“如果不是对付不了黑客,梁工也就不会请我来了,现在梁工既然这么说,是不是你已经有了更好的方案,能够彻底压制住黑客?”胡一飞并不生气,梁宗琦这个人最大的毛病,就是沉不住气,猴急猴急的,见风就是雨,胡一飞对此早有预料,道:“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可以考虑让贤,立刻就滚回东阳去!”

梁宗琦一口气堵在胸口上不来,顿时一阵眼黑,坐倒在椅子里,胡一飞这是一下就戳到了他的痛处,自己这是作的什么孽啊,揽了这么个破活,本想露个脸,结果现在却成了个烫手山芋,自己是想丢却丢不掉,而胡一飞要接,自己却又不敢完全交给他,早知如此,自己还不如老老实实呆在研究所里,就搞自己的网络技术理论研究。

胡一飞也不想逼梁宗琦太甚,想了一会,道:“原本我计划是让对方吃进12万张再下手,这样就十拿九稳了,现在梁工这么说,那我就退一步,只要对方吃进10万张票,我就开始动手,这是底限,低于这个数字的话,任谁也无法保证能将黑客清退!”

“你敢保证?”梁宗琦追问。

“只要你敢让黑客吃下10万张票,我就敢保证!”胡一飞很是自信,“如果能让他们吃下12万张,我还可以追加一个保证,今后两三年之内,海西市若再有同样的活动,我保证没有任何黑客敢染指一分。”

梁宗琦再也不相信胡一飞的这些大话了,他能做到的底限,也就是十万张了,超过这个数字,梁宗琦宁愿自己来做,反正最后都是一个结局,自己上手,好歹能挽回一些损失,让胡一飞这么搞,自己最后都不知道会怎么死。

“好,我就给你十万张!”梁宗琦咬了咬牙,事已至此,后悔、退缩已经是没有用了,只能硬着头皮往上冲,反正今天已经是跟胡一飞摊牌了,索姓就把话给说透了,他看着胡一飞,道:“那如果你办不到呢?”

“如果我不能清退黑客,那被黑客抢走的票,全部由我负责高价收回,菲戈安全从此不涉足安全界!”

这样的话,相当于是发毒誓了,梁宗琦确认胡一飞不是开玩笑,这才稍稍压制住自己的情绪,“这么说,你已经有了十足的把握?”

“反正梁工对我也没什么信心,问这个问题又有什么意义?”胡一飞笑笑,站起来道:“你还是等着看好戏吧!说明白了,怕是你会更担心!”,说完,胡一飞慢慢踱出了会议室,不急不慌,那样子很是让人牙疼。

狼蛛看了看,也站起来告辞走人,说实话,她不明白胡一飞为什么就不把自己的计划告诉梁宗琦,不过也正是因为胡一飞藏着掖着,狼蛛倒想看看胡一飞究竟有什么办法,可以完全清退黑客,这难度有点太大了,至少狼蛛自己就想不出什么高招。

之后两天,黑客更为疯狂,为了和那些购票观众抢票,黑客将破解的速度再次提升,时间已经压缩至两个小时以内。

一时之间,海西演唱会门票热销之事,就不是炒作了,至少在所有外人看来,它真的就是热销,而且是越来越热。

第三天,黑客手里的票终于达到了10万张,这个比例,已经达到了将近总数的20%。

梁宗琦生怕胡一飞再耍什么赖,一上班就盯着了胡一飞,郑重提醒了好几次,今天已经是最后期限了,如果再无法压制黑客,那你就准备实践诺言,从安全界滚蛋吧。

胡一飞也不嫌梁宗琦聒噪,就让他跟在自己屁股后面随意叨叨。

进了技术室,胡一飞开始安排今天的工作,“通知所有票务网站,今天继续升级安全措施,安全措施升级到位之后,经检验无误,就可以给他们补票了。”

这个流程,自从胡一飞来了之后,就成了大家每天的固定工作流程,当下大家就开始行动,准备升级安全措施。

频繁升级安全措施,本来是件很恼火的事,但竟然没有一个票务网站提出反对。他们才不管是不是有什么黑客抢票,他们只知道,自己票务网站上卖得最火最紧俏的票,就是海西市的演唱会门票,完全不愁卖,一上架就被抢空。只要卖出一张,自己就可以轻松赚取30%的票面价提成,在这种高额利润刺激下,就算你一天升级十回,他们也不会有意见的。

技术员打开升级服务器,要将早已排入预定工作曰程的安全控件进行部署,胡一飞却上前打断了他的艹作。

“今天临时调整,部署新的安全控件!”说完,胡一飞从兜里掏出一张微型光碟,放入服务器的碟机之中,“部署这上面的控件!”

梁宗琦有些不放心,上前亲自艹作,想看看光碟上面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胡一飞也不拦他,拖过一把椅子,坐在旁边看着一屋子的人在电脑前忙忙碌碌。

梁宗琦将光碟的上程序复制到服务器上,检查了一下,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就排入了服务器的升级部署序列之中。

等升级完成,梁宗琦第一个打开票务网站进行测试,页面运行正常,弹出个提示升级安全控件的请求后,就没有什么动静了,和往常的情况是一模一样的。

梁宗琦心里有些狐疑,心说胡一飞不会又是拿老招数来糊弄自己吧,他本想发飙,但一想胡一飞已经发了毒誓,自己还是暂且忍耐,等今天的售票结果出来,那时候自己发飙,就是有理有据了,免得这小子再倒打一把。

看看这边再无什么事,梁宗琦哼了一声,回自己办公室去了。

如此等了一天,到下午快下班的时候,竟然都没有一个人来向自己汇报情况,梁宗琦心中纳闷不已,这可真是奇了怪,平时这时候,票应该早都被黑客抢光了,那帮技术人员又该到自己这里哭叽尿嚎了,今天这是怎么了,一下子都变得这么沉得住气了。

梁宗琦坐不住了,起身出了办公室,到了技术室一看,只见所有的技术人员都坐在椅子上,眼睛盯着技术室的一面大屏幕,神情很是紧张,还带着一丝怪异。

大屏幕之上,此时正显示着一个巨大的不断变化的数字,梁宗琦进来的时候,是2125,他这一扫视的工夫,数字就跳了三跳,成了2128。

这个数字之下,还有两个个头比较小的统计数字,左边是绿色的,显示为100%,右边是红色的,显示为0%。

梁宗琦吓了一跳,他自然是清楚不过了,这绿色代表的是观众真实购票的比例,而红色则代表黑客抢票的比例,也就是说,到此刻为止,今天共卖了2128张门票,而黑客一张都没抢走。

梁宗琦一时都不敢相信,揉了揉眼睛再看,那数字已经变成了2130,这才是让梁宗琦真正吃惊的地方,这才几个小时啊,竟然卖了2130张票,如果按照这个速度下去,今天岂不是要卖4000张票?就算是其中有水分,那这也是迄今为止,在没有黑客抢票的情况下,最好的销售记录了。

看来门票热销的炒作确实起了作用,再加上黑客的帮忙,倒是一下把这销售的势头给推了起来。

如果保持今天的这个销售势头不变,那只需4个月就可以把所有门票销售干净,而问题是,现在还远远没有到售票的高峰期呢,距离演唱会开始,还有近8个月的时间呢。按照以往的经验分析,演唱会开始前的三个月,才是售票高峰期,一般情况下,这三个月可以完成总销售数字的80%。

梁宗琦这下就明白为什么这些技术人员都是用那副表情盯着大屏幕了,大家一是觉得这个数字不可思议;二是紧张,怕下一刻又历史重演,红色的数字瞬间蹿升。

左右看了看,梁宗琦没在发现胡一飞,就急急奔胡一飞的办公室去了,得赶紧想办法来稳住目前的形势,坚决不能再让黑客得逞了。

刚转过楼道,就看见胡一飞走出办公室,看样子是要下班走人了。

“小胡!胡总!”梁宗琦急忙喊人,“稍等片刻!”

胡一飞站住脚步,看着梁宗琦一路小跑地过来,问道:“梁工,出什么事了吗?”

“今天的销售情况很好,晚上你能不能加个班?”梁宗琦一脸期盼,说完又赶紧道:“我陪你加班,咱们得盯着点,不能再出什么差错了!”

“梁工尽管回家休息去吧!”胡一飞慢条斯理地整着衣服,“不会出什么事的。再说了,即便是出事,最倒霉的不应该是我吗?”,胡一飞说完,噔噔地走向电梯,路过狼蛛的办公室,还敲了敲门,提醒狼蛛可以下班了。

梁宗琦愣在了当场,他明白,自己这两天苦苦相逼,已然是把胡一飞给得罪了,人家当初在东阳当自己的老总多舒服,又不是一定要来海西遭这个罪,是自己求着黑天,非要把人拉过来的,结果人家来了,自己又是前怕狼后怕虎的,搞得大家都不好看,人家心里有气,这也很正常。

看着胡一飞和狼蛛消失在电梯口,梁宗琦终究还是没敢走人,站在那里想了想,又转身奔技术室去了。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