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疯狂的硬盘>第三一五章 梁工神算

第三一五章 梁工神算

本书:疯狂的硬盘  |  字数:6445  |  更新时间:

胡一飞看台上的联想ceo一时半会也很难把话讲完,就跟着泰勒退出会场,站在门口的大厅里聊着天,“泰勒先生还未回国?”

泰勒一听差点吐出血来,老子这次来东阳,一事无成,怎么可能就这么回去,他心中郁闷,只好岔开话题,“上次胡先生提出的那个要求,我还是希望你能再考虑考虑。”

“无需再考虑了,我已经考虑得很清楚了!”胡一飞一蹙眉,显得很是有些不耐,似乎并不愿意讨论这个问题。

泰勒早已想好了说辞,道:“胡先生所提一亿美金的要求,看起来好像是能够直接弥补回菲戈安全的损失,但如果这一亿美金根本无法兑付的话,那就是镜中花、水中月,与其这样坚持,倒不如退一步,为菲戈安全争取实实在在的好处。”

胡一飞笑了一声,问道:“那苹果把赛门铁壳三家安全企业放入app联盟,不知道得了多少实实在在的好处?”

泰勒被戳到了痛脚,一时尴尬无比,不论采购谁的安全固件,苹果都不可能红口白牙地就白拿过来,但现在的情况,是苹果宁可舍弃菲戈安全提供的免费安全固件,也要去采购别人的有偿安全固件,苹果这么做,自然是有其它方面的考虑,但任谁看,苹果都是没有得到丝毫的好处,反而多了一笔真金白银的支出。

用这个理由来劝胡一飞,多少有点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意思,泰勒只好罔顾左右而言其他,道:“中国有句话,叫做‘和气生财’,虽然我们之前确实存在一些很不好的误会,但不能否认,我们的合作还是会双赢的。”

“中国还有一句话,叫做‘吃一堑,长一智’。”胡一飞的语调不急不缓,“不知道泰勒先生听过没有?”

泰勒能听出这句话大概的意思,道:“胡先生完全不必有这种顾虑,今后绝不可能再发生类似的误会了。”,顿了一下,泰勒道:“只要继续留在app联盟里面,菲戈安全之前的那些损失,迟早都是会弥补回来的,相反,如果离开app联盟,对你我双方来讲,都是一件得不偿失的事情。胡先生好好考虑一下吧,如果你有什么其它的要求,只要可以办到的,我们都会满足。”

胡一飞突然一指大厅里的联想标志,道:“如果我提议让联想也加入app联盟,你们也能通过?”

泰勒脸色顿时骇然,心里怦怦直跳,他不知道这只是胡一飞的气话呢,还是胡一飞的真实意图,如果这个条件才是胡一飞真实意图的话,那胡一飞的野心未免也太大了。

胡一飞看泰勒不说话,便道:“这个条件对你们来说,易如反掌。”

泰勒摇摇头,心说这个条件,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被通过的,先不说苹果不可能让联想这个劲敌进入app联盟,就是诺基亚也不会答应的。诺基亚智能手机的总数,有4成以上都在中国市场,从这个角度讲,中国市场是诺基亚的根基所在,同时也决定了诺基亚未来是否还能继续稳坐手机霸主的王座,只要联想不入场,那诺基亚还有时间来完成自己的战略转型,一旦联想入场,那诺基亚就不得不在中国市场内和联想短兵相接了。

胡一飞此时摊开双手,表示很失望,道:“对不起,我还要参加发布会,就先失陪了。泰勒先生有和我交谈的这个工夫,不如多和你们总部协商协商!”,说完,胡一飞便要进场。

“有一句话,我还要请胡先生仔细想想!”泰勒出声喊住胡一飞。

胡一飞站住了脚,但却不怎么有想听泰勒讲话的意思。

“联想的智能手机能否成功,还是个未知数,而app联盟,却聚集了全球排名前七的手机制造商。放弃app,而选择和联想结盟,这对菲戈安全来说,并不是一个明智的决定!”泰勒缓缓说到。

胡一飞没有说话,似乎是意有所动。

泰勒看到自己的话应该是起了点作用,就赶紧趁热打铁,道:“想让联想进入app联盟,这有点不太现实,但如果胡先生非要这么做的话,不如试试别的企业,或许我们会考虑的。”

“换别的企业就可行吗?”胡一飞笑着摇头,“我看未必吧!”

“胡先生可以试试,说不定就行!”泰勒笑着,终于是拿回了主动权,“我们可是抱有极大诚意的。”

胡一飞脸上的表情,还是有些不怎么相信,想甩袖走人。

此时会场的门一开,老搔从里面钻了出来,掏出烟和打火机,看样子是想出来透透气。

胡一飞眉梢一动,就指着那边的老搔,“如果我提议让他加入app联盟呢?”

泰勒看去,有些迷茫,他并不知道那个傻大个子是谁。

老搔这时候也看到胡一飞了,几步走了过来,笑得浑身乱颤,道:“胡总,你也出来透气?”,说完又看着泰勒,“这位是……?”

“苹果总部的泰勒先生!”胡一飞给老搔介绍了一下,然后又道:“这位是利安防的技术总监,劳总!”

“幸会,幸会!”老搔急忙打着招呼,一边又把自己的烟收了起来,掏出名片,要跟泰勒交换。

“我正在跟泰勒先生商议,看是不是要介绍利安防加入app联盟……”

话音未落,老搔脸上的肉就猛地抽搐了起来,那手一哆嗦,名片也掉在了地上,“真的吗?”,老搔鸡动得浑身的肥肉都绷了起来,他满脸期待地看了看胡一飞,又看着泰勒,“太好了,我都有些不敢相信啊!”,老搔的手来回搓动,一时都有些六神无主的样子,不敢相信的自己的耳朵。

泰勒尴尬笑笑,不知道该怎么应付这个意外事件,侧脸去看胡一飞,他发现胡一飞正以一副看热闹的表情盯着自己,泰勒突然脑中念头一闪,有些明白了,胡一飞这是决意要退出app联盟了,所以才一而再,再而三地提出这些不切实际的要求,包括现在他让联想、利安防进入app联盟,也都是在故意刁难自己。很简单,既然你们都能把安全企业放进手机联盟,那我现在也提一个安全企业的名字,看你们到底是不是也能答应,他这是存心要看app联盟的笑话啊。

“那你们聊吧!”胡一飞笑了笑,看着老搔,“能不能进app联盟,可全凭泰勒先生一句话了。”

“明白,明白!”老搔心领神会,目送胡一飞离开,就转身一把拽住了泰勒,“泰勒先生,我们找个僻静的地方聊吧。早就听说了你的大名,可惜一直无缘得见,今天能够认识你,我真是非常地荣幸。”,说完,也不管泰勒同意不同意,连拉带拽,就把泰勒弄出了会场。

回到会场,联想ceo的讲话刚好结束,台上被布置出一个签署协议的台子,在主持人的介绍下,见证签字仪式的相关人士,一个个开始登场。除了联想的高层外,还有一些国内互联网巨头派来的重要人士,个个如雷贯耳。

联想先是和东阳市政斧签署了软件基地的入驻协议,再和国内互联网企业签署内容服务协议,最后才轮到菲戈软件,等双方签署软件合作协议后,发布会便宣布结束。

发布会之后,还有一个酒会,因为东阳市的市长也要出席道贺,胡一飞自然也跑不了,就到会上露了个脸,等市长一走,他也随即闪人。

夜色如墨,梁宗琦站在机场的停机坪上,一边吹着风,一边等着胡一飞的航班降落。

白天联想入驻东阳的事,梁宗琦已经是知道了,是他的堂兄市长亲自打电话告诉他的,嘱咐他一定要和胡一飞做好沟通,如果能够说服菲戈安全到海西来投资,那就最好不过了。

梁宗琦也算是和胡一飞做过接触了,说实话,他丝毫看不出这混世魔王究竟有何厉害之处,但也不得不承认,这家伙现在确实是价值亿万。这年头到处都在讲什么绿色gdp,可是这又想绿色,又想提高gdp,天底下哪有这么多两全其美的好事,狗曰的东阳市这回算是捡了个宝,一个菲戈安全,就为他拉来一大串的软件企业。

一架波音747在巨大的轰鸣声中,降落在海西机场,落地之后,缓缓朝这边的停机坪滑来。

梁宗琦看了看机身上的编号,确认就是胡一飞所乘的航班,便上前几步,等待飞机打开舱门,旁边的舷梯车也早已到位。

胡一飞走出舱门,看到梁宗琦,就快步走了下来,道:“这么晚了,还让梁工来接我,真是不好意思。”

“这么客气干什么!”梁宗琦和胡一飞一握手,“我也是想快一点看到你,这两天的情况,可是一点也不乐观,没有你在海西压阵,我的心里一点底都没有。”

“没出什么事吧?”胡一飞问到。

“上车再说吧!”梁宗琦领着胡一飞走向一旁的车子,等车子从应急通道驶出机场后,梁宗琦才道:“那些捣乱的黑客真是锲而不舍,虽说我们每天都在升级安全措施,但黑客总有办法来破解,或三个小时,或五个小时,票就会被他们一抢而空。”

“这都是预料之中的事!”胡一飞说着。

“话虽如此,可又有上万张的票流入了黑客手中!”梁宗琦压根痒痒,“不过好在三五个小时的时间,总有一部分真正的观众买到了票。”

“狼蛛那边怎么说?”胡一飞问到。

“她倒是汇报了个好消息,说是根据监测数据显示,已经有一部分黑客开始退场了!”梁宗琦摊开手,“但是这个结论,从表面却是一点也看不出来,因为最后票还是照样被抢光了,一张都没留下!”

胡一飞笑了笑,道:“那些技术不强的组织,会在我们安全措施不断升级的过程中开始慢慢退场,这是好事,少了这些起哄的,对方想要继续包场清票的话,就会加速消耗自己手里的资金储备。”

两人说着话的工夫,车子就进入海西,到了海滨别墅的门口。

梁宗琦没有送胡一飞进去,而是道:“你早点休息吧,明天我让司机来接你。对了,你再转告你的那个小女朋友一声,让她明天到项目组来一趟,拿着具体的方案。”

胡一飞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是演唱会网络直播的事?”

梁宗琦点点头,“上次你提过之后,项目组就很有兴趣,但至于成不成,还得看具体的方案。”

“成与不成,我们都非常感谢梁工!”胡一飞笑着。

“好了,明天上班见,我也回去了!”梁宗琦说完,就钻进了车里,摆摆手,缓缓离去。

走出一些距离后,梁宗琦回头看了看胡一飞的背影,长叹一口气,心说这都是什么鸟事,自己这个堂堂的网络部负责人,竟然成了胡一飞的私人管家,伺候他也就算了,还得给他老婆忙生意上的事,真是郁闷啊。这网络转播的事,梁宗琦上次帮胡一飞问了一下,并没怎么上心,项目组对此也是兴趣不大,只是今天联想入驻东阳后,梁宗琦又不得不把这件事重视了起来,不管怎么说,这也算是胡一飞求自己办的唯一一件事,得有个正式的交代才行。

胡一飞掏出钥匙,听到屋里传来笑声,打开门进去,就看见梁小乐和狼蛛坐在客厅里看电视呢,兴致很高,叽叽喳喳地讨论个不停,两人的脚下,各自放了一个带按摩功能的脚盆,此时正在泡着呢。

那两人都提着裤管,露出白净玉润的美腿,胡一飞一眼望去,就有些口干舌燥,赶紧转移视线,问道:“你们在看什么节目呢?这么高兴!”

“非诚不扰!”梁小乐答了一声,指着电视屏幕对狼蛛道:“快看,这个女的是他们节目的托,从第一期开始,就一直没走。”,说完准备起身,问着胡一飞,“你晚饭吃了没?梁工说是去接你,我就没去!”

“吃过了,吃过了!”胡一飞急忙示意梁小乐不用忙了,笑道:“你们接着看吧!”

放下东西,胡一飞也过去坐下休息,最近国内相亲类的节目很火,非诚不扰就是其中一个,梁小乐之前也打算做一款同类型的节目,对此很是关注,也追踪研究了很长一段时间,只是最后并没能做成,此时给狼蛛这个泊来美女讲起来,自然头头是道。

梁小乐只好重新坐下,道:“天琢这次来海西,没想到会呆这么久,今天我们一起出去给她买衣服,有好几家店的老板,都提出要让天琢去给他们去当模特,呵呵。”

狼蛛脸一红,“明明是让我们一起去当模特好不好。”,说完,她也不好意思再在这里泡脚了,拿起脚布,准备擦脚走人。

梁小乐赶紧拦住,道:“这个要多泡一会,才能把水里的药姓吸收,不然就浪费了!”

胡一飞知道自己在这里妨碍人家姐妹聊天了,只好站起来,笑道:“得,你们继续泡吧,我上楼洗把脸去。”

上了楼,还能听到下面的银铃笑声。

梁小乐开着狼蛛的玩笑,道:“可惜这些节目都是女的相男的,如果换了男相女,天琢你要是去了,一帮人肯定能当场把头打破。”

狼蛛说不过梁小乐,只好顺着道:“你要是去了,肯定也一样。”

第二天上午,梁小乐和胡一飞一齐到了项目组的大楼,梁小乐要找的运营部门,是在六楼,胡一飞把她送到六楼,就径自上了11层。

梁宗琦已经安排了在会议室开会,胡一飞进去没几分钟,人就陆陆续续都到了,等狼蛛带着最新的数据分析进来,会议便开始。

一开场,梁宗琦又是老调重弹,再一次强调目前的紧张态势,“到目前为止,已经有五万张票流入了黑客组织之手,这个比例已经快达到了总数的10%,同志们,情况相当严峻啊。”

梁宗琦这么一说,大家又是齐刷刷地露出忧虑焦急之色。只有胡一飞坐在那里,脸上竟然还有一丝淡淡笑意,而狼蛛则是面色平静,她掌握在数字,所以心里最是清楚,到目前为止,一切都在预先的设想之中,情况完全可控,根本用不着焦虑。

“宋小姐,你说一下最新的情况吧!”梁宗琦说完形势,便点了狼蛛的名,坐在那里咚咚灌了两大口茶水。

狼蛛打开面前的数据分析报表,扫了一眼,道:“连续三天,我们都对安全措施进行升级,取得了非常明显的效果,根据监测显示,那些抢票的游离黑客组织,已经彻底被我们清出场了。真正观众购买的票数比例,也从之前的不足百分之一,上升至百分之五。”

梁宗琦差点没喷出血来,真正的购票比例只有百分之五,这也叫非常明显的效果?

“同时根据我对地下票务交易情况的监控,这两天曾有一批数目可观的门票入市,价格只比正常票价略高一些,但很快就被人全部给吃下了。很显然,这些票应该就是那些游离黑客组织吐出来的,但又被真正的抢票组织给全盘接收。”狼蛛合上数据分析,“由此可见,我们的这个真正对手,也想清退那些立场不够坚定的游离分子,同时继续囤积票数,以达到可以艹纵、扰乱票价的目的。”

“这一部分游离票,大概有多少张?”梁宗琦急忙问到。

“四千张左右!”

梁宗琦顿时一阵头晕目眩,四千张啊,对方手里的票一下又多了将近一个百分点,这清的是哪门子黑客,越清对方手里的票反而是越多了。梁宗琦恨恨拍了一下桌子,道:“我就想不通了,那些票务网站究竟是怎么做大的,难道他们以前也就这样让黑客为所欲为吗!”

“狼蛛从美国来,可能对这个情况有所了解!”胡一飞笑呵呵看着狼蛛。

狼蛛点了点头,道:“在欧美,有很多人担忧进行强验证会导致私人信息泄露,所以大部分的票务网站在售票时,是不会进行非常严格的身份验证。但因为其监管体系比较完备,如果有异常的资金流动,是很容易被发现的,届时自然会有监管部门介入调查,像这种大规模的黑客抢票事件,并不会时有发生。”

“反之,在中国这样的国家,因为监管水平跟不上,自然就要辅以高强度的身份验证,以保证用户财产的安全,这样做,反而让黑客难以有机可趁,所以就出现了这种奇怪的现象,在监管水平低的地方,倒票抢票事件反而少,在监管水平高的地方,黑客更加肆无忌惮。”

梁宗琦一听,总算是明白了,道:“早知如此,搞什么劳什子全球售票,老老实实本地发售多好!”

狼蛛一摇头,“线上售票,贵在透明;线下售票,如果遭遇内外勾结,反而更容易被人艹纵!”

梁宗琦也就是发发牢搔而已,全球发售是早就定好的事,此时想反悔,那也是来不及了,他看着胡一飞,道:“小胡,你有什么看法?我们的之前制定的策略,是不是需要做一些调整?”

胡一飞稍微一想,道:“目前一切都在预料之中,不用调整,继续执行即可!”

梁宗琦张开嘴,还要说什么,想了想,又放弃了,道:“那我们就再观察两天吧。”

会后,项目组又把新的7000张票发给了各大票务网站,胡一飞亲自主持了今天的安全措施升级。

这一次,黑客组织就有点费劲了,花费了整整七个小时,才算是找到了破解的办法,将票一网打尽。最后狼蛛一盘点,得出个数字,黑客今天抢走的票不足6000张。

这么多天以来,只有今天的观众购票数目,还算是让人满意,达到了上千张。

梁宗琦得到这个数字时,总算露出一丝笑意,对胡一飞道:“再加把劲,按照这个趋势下去,我们在一周之内,就完全可以将黑客抢票的份额彻底压缩掉,把他们清出场。”

胡一飞有些懵,难得梁宗琦这么乐观,也不知道他是怎么算出这个时间期限的。反正胡一飞在那算了半天,也没搞明白。

最后一想,胡一飞的下巴就掉了,难道梁宗琦是打算一天少让黑客抢走一千票,这样一周下来的话,倒是刚好能对上了。

胡一飞顿时五体投地,这梁宗琦真是神算呐,一天就24个小时,七个小时也就能卖1000张票,一天之内,想让观众把所有的7000票都买走,而不让黑客抢走一张,这个数学题它再怎么算,也是对不上数啊。

“太深奥了!太深奥了!”胡一飞连连摇头,钻进电梯,下班闪人。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