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疯狂的硬盘>第三一四章 初步试探

第三一四章 初步试探

本书:疯狂的硬盘  |  字数:6439  |  更新时间:

“这么大规模的抢票行为,涉及到的技术环节有十多个,涉及到的黑客产业门类也有五六种,没有一个黑客组织能够独力解决这其中的所有问题,所以,想要做到行为上的统一,必然要先做到技术上的统一。”狼蛛看着梁宗琦,“根绝我的分析,对方的组织结构中,应该存在着一个技术上线,负责解决技术上的问题,而具体的行动,则是由很多个零散的黑客组织去执行。因此,想要快速找出这些黑客,最好的办法,就是从他们使用的技术手段上去入手,只要揪出技术上线,则所有下线自然崩溃。”

梁宗琦又追问着具体的细节,道:“如果按照这个思路,宋小姐打算怎么来做呢?”

“我们可以先在售票的安全措施中,以千分之一的比例,随机放置检测程序,用来搜集对方在抢票行为中所用到的技术信息,最后加以汇总,就可以印证自己的判断是否正确,而且也能够描绘出对方的整个技术体系生态图。”狼蛛对此非常专业,“在这个搜集对手信息的过程中,我们的安全措施必须要进行多次变化,这样就可以试探出对方的真实技术底限,做到万无一失。”

稍作停顿,狼蛛又继续说道:“只要确定了对方的技术体系,那我们就可以从技术源头上对其追踪,另一方面呢,我们也可以针对对方的技术来升级自身的安全措施,让对方的技术体系失效。”

梁宗琦不住地点头,觉得狼蛛的话很有道理。其实狼蛛的这些说法,和胡一飞的策略基本相似,只是狼蛛顶着斯帕克高徒的光环,又是个女的,这天然就比胡一飞更容易让人接受。梁宗琦自从得知胡一飞“混世魔王”的事迹后,心里一直就对他有点忌惮,生怕胡一飞过于生猛,捅下什么篓子,是以胡一飞的那些策略他准备打了折扣之后才敢执行。

“今天宋小姐刚到,一定累了,我们的讨论就到这里吧!”梁宗琦主动终止了谈话,笑道:“晚上项目组设宴给宋小姐接风。”,站起来后,又道:“这里还有两栋别墅空着,我这就去安排一下,让宋小姐先休息。”

胡一飞只好又拖着小皮箱跟在后面,三人从胡一飞住的这栋楼出来,往前走了不到五十米,一拐弯,就是一栋米黄色的小楼,梁宗琦打了电话,物业管理处的人很快就把钥匙送了过来。

把狼蛛安排好,胡一飞陪着梁宗琦出来,梁宗琦此时的心情大好,道:“有了宋小姐的鼎力相助,再加上小胡你的全盘运作,这回我就彻底放心了。”

胡一飞笑了笑,道:“我负责安全措施,狼蛛负责追踪黑客,大家各司其职而已。”

“这样最好,这样最好!”梁宗琦连声说着,他还生怕胡一飞要大包大揽呢。

“梁工,有个事情,我想请你帮忙!”

从胡一飞嘴里说出这么客气的话,梁宗琦有些意外,问道:“什么事,你说嘛,只要我能帮上忙的,肯定尽力而为。”

“我想打听一下,这次海西的那些专场演唱会,是否会做什么推广,比如在电视、网络上进行转播?”胡一飞问到。

梁宗琦平时倒没有注意这个,便道:“这个我还真的不是很清楚,我帮你打听一下吧!怎么,菲戈娱乐有兴趣做这个?”

胡一飞也不否认,点头笑道:“是有这方面的打算,但就是不知道这边项目组是怎么考虑的。”

梁宗琦稍作思考,便道:“明天吧,明天我给你答复!”

“我先谢谢梁工了!”胡一飞笑着。

“不用这么见外,举手之劳而已!”梁宗琦拍拍胡一飞的肩膀,“那我就先走了,晚上我再过来,为宋小姐接风洗尘!”

说着话的工夫,梁宗琦的司机已经把车子开了过来,梁宗琦钻进车里,摆了摆手,便径自而去。

第二天,全球的几大票务网站上,再次开始投放海西市天王天后演唱会的门票,只是数量并不多,加起来也不过是7000多张的样子,而且非常分散,几乎所有场次的票都有,平均下来,每场演唱会只有100张左右的票。

不到三分钟的时间,这些票全部被抢购一空。

各大票务网站随后挂出“无票”的牌子,提醒有兴趣购票的观众明曰趁早,而且公布了票库补票的时间,是次曰上午的11点。

第三天、第四天,海西市分别放出的7000张票,又在两分钟不到的时间内,被再次抢空。

连续三天皆是如此,梁宗琦就又有些坐不住了,三天的时间,两万张票就这样进了黑客组织的口袋,再加上之前被吃的,差不多已经有三万张票被黑客吃掉了,落到真正观众手里的票,是少之又少啊。

上午来上班的时候,梁宗琦的嘴上就肿起一个泡,上火啊。

胡一飞和狼蛛倒是不为所动,方案是早就确定好的,这两人每天只是负责按部就班地执行,然后对搜集上来的信息进行分析。

“小胡啊,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梁宗琦把胡一飞叫到会议室,一脸忧愁,“咱们必须得想个办法,照这么下去,黑客手里的票很快就能达到兴风起浪的临界值了。”

“七十多场演唱会,门票最少的,一场有3000张,最多的是两万张,平均下来是每场8000张左右的票,总数有56万张左右,只要黑客控制的总票数达不到30%,就很难艹纵价格!”胡一飞一点都不着急,此时距离临界值,还差了老远呢,如果想要完全艹纵价格的话,那30%的这个数字还得再提高。

“但照这样下去,再有半个月的时间,黑客控制的票数也就达到了临界值!”梁宗琦一着急,嘴上的火泡又开始发威了,嘶嘶吸了口气,道:“让他们吃下去票容易,但要让他们再吐出来,就很难了!”

“放心吧!”胡一飞笑呵呵盯着梁宗琦嘴上的火泡,“用不了半个月,我就会把这些黑客全部清出场,让他们乖乖把票吐出来。”

梁宗琦显然不信胡一飞这信口雌黄的话,道:“既然你有办法,那就不用等半个月了吧,明天就开始动手,把这些捣乱的家伙清出场。”

胡一飞大汗,心说哪有这么容易,只要有利益存在,黑客就会前赴后继地往里面钻,想要让他们退场,必须先让这些家伙彻底死心,让他们看不到任何获利的空间,他们才会自动退场,“任何艹作,都需要一个时间周期,不可能毕其功于一役的,我们得沉住气。”

“恼火啊!”梁宗琦往椅背里一靠,“真恨不得把这些黑客一个个揪出来掐死!”

“我明白梁工的压力,但你这样上火也是于事无补!”胡一飞往梁宗琦那边靠了靠,道:“眼下的这个事,看起来很坏,但其实也是一件好事,梁工可以去联系一下项目组的宣传部,让他们加大宣传力度,就拿‘门票热销’来说事,为活动宣传造势,提升人气。”

梁宗琦一阵头疼,心说这哪是什么门票热销,这分明是有人在起哄架秧子,他本想说胡一飞几句的,但是转念一想,又觉得胡一飞说得很有道理,不管是不是黑客抢票,但门票被一抢而空总是事实吧,从这个角度讲,那就是门票热销嘛。

“好,这个事我回头去联系一下!”梁宗琦的脸色稍缓,海西市确实也缺少一个提升人气的手段。

胡一飞继续汇报情况,“目前黑客组织用来抢票的资金,已经超过了1500万美金,按照这样的速度下去,他们的资金应该很快就会被耗光的。”

梁宗琦叹了口气,心说就怕人家的资金还没耗光,咱们的票就先被抢完了。

“明天我们会升级安全措施,测试黑客组织的技术应变能力和反应周期!”胡一飞又道。

总算是听到个还不错的消息,梁宗琦稍微打起点精神来,“你详细说说,这次的安全措施升级,跟以前都有什么区别。”

“主要就是针对之前的黑客手段进行升级,在验证码技术、身份识别、真实ip地址判断上都有改进,而且打乱了之前的输入焦点顺序,这些措施,会让黑客的抢票工具暂时失效。”

“好好好!”梁宗琦连道几声好,“他们让咱们不痛快,咱们也让他们不痛快。”

“之后的几天,我们每天都会升级安全措施,直到把黑客最后的压箱底手段都逼出来!”胡一飞笑着,“不过,这有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不能一下打死,只有这样,才能把这些黑客一步步引入绝境。”,胡一飞这么说,相当于是给梁宗琦打预防针,意思是说接下来的几天,黑客抢票的行为还会存在。

梁宗琦脸上的肉果然抽搐了几下,不过还是咬牙道:“你放手去干吧!”

两人又聊了一会,梁宗琦就走了,出门直接下楼,估计是找宣传部的人去了。

胡一飞看梁宗琦那样子,实在是有些好笑,这家伙怎么一点都沉不住气呢,正自摇头呢,手机响了起来,胡一飞掏出来,发现是凡夕打来的,就按下接听。

“小胡,谈定了!”凡夕的口气显得很是兴奋。

“联想?”胡一飞问到。

“对,和联想谈定了!”凡夕提高了声调,向胡一飞汇报着喜讯,“联想将在东阳设立软件基地,投入巨资,扶持大量软件开发者加入自己的阵营,由我们来提供联想手机平台下的软件开发环境;同时,联想决意联合百度、qq、淘宝、新狼、馊狐、盛大、pps等数十家国内互联网服务企业,打造一款可以对抗苹果iphone的智能手机,在这款手机上,也要采用我们最新的多桌面技术。”

胡一飞笑了笑,联想这次的决心很大啊,有了这些国内互联网服务企业的支持,那联想的手机,就不再是个空壳子了,它里面会有丰富无比的内容,从搜索到即时通信、到新闻资讯、游戏娱乐、网络视频、社区交友、小说阅读等等,无所不包,基本可以完全满足用户的上网需求。再加上菲戈软件提供的程序开发环境,届时还会有大量的游戏、办公、音乐、图像等方面的应用程序源源不断加入进来,继续丰富用户的需求。

最重要的是,联想这次终于不再好高骛远了,把自己智能手机的突破口,选择在了国内市场上,当年联想在国内市场都没有完全站稳,就急于收购ibm进军国际市场,最后落了个不上不下的局面,很是尴尬。

“辛苦你了,谈定这个事,我们终于可以松口气了!”胡一飞也很高兴。

“联想的意思,是要举行一个隆重的签约仪式,他们希望你能到场!”凡夕说到。

“这是大事,应该到场,联想想定在什么时候签约?”

“越快越好,最好是在三天之内!只要你这边确定了行程,他们就准备通知媒体!”

胡一飞略微一想,“那就定在后天吧,明天下午我返回东阳!”

“好,那我去通知她们!”凡夕说完,就挂了电话。

胡一飞站在那里琢磨了一会,便去敲开了狼蛛的办公室。

狼蛛此时正在电脑前分析着这几天搜集上来的信息,看到胡一飞进来,便道:“有一些发现!”,说完,敲了两下键盘,调查一份分析结果,“你过来看看!”

胡一飞走近了,往电脑屏幕上看着,上面全是一些统计数字。

“根据这些分析结果,已经完全可以判定,这次的抢票事件,确实是一次有组织的行为!”狼蛛再敲键盘,锁定具体的数据,道:“你看,我们搜集到的这些信息,涉及到了六家票务网站、23个国家和地区,但其中却有九成以上的案例,采用的是同样的技术和工具,这就说明那些被抢走的票,有九成以上都是同一个黑客组织所为,或者是几个组织联合所为。只有剩下这不足一成的票,才是被游离黑客组织,或者是真正的购票者买走。”

胡一飞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事先大家都是这个猜测,狼蛛现在的数据分析,不过是为这个猜测提供了证据,让它变为事实罢了。

“通过对地下情报交易网和欧美一些黑客论坛的检测,我发现早在海西市进行票务预售之前半个月,就已经有人泄露了消息,说是届时将会有大组织入场抢票,囤积炒作。我想那一成的游离黑客,或许就是在这个消息的刺激下,被裹挟着参与了进来,目的是想趁机捞一笔。”

“嗯!”胡一飞同意狼蛛的这个分析,道:“明天升级安全措施,就先把这些游离黑客清出场,少了这些起哄架秧子的,我们也好集中精心对付真正的对手。”

狼蛛点头,只是她也和梁宗琦有些同样的困惑,问道:“你真有办法让那些黑客把票再吐出来?”

胡一飞笑着,“要不是有这个把握,我就不会这么轻松就让他们把票给吃下去了。我的这些票可不是那么好吃的,吃多了会消化不了的。”

狼蛛没怎么明白胡一飞的意思,还想再问呢,胡一飞却是提着自己的事,“明天我要回东阳一趟,这里的一切就交给你了,只要按照我们之前商量好的每天升级安全措施即可,最迟后天夜里我就回来了。”

“好,我会做好这些事的!”狼蛛只得点头。

“梁工的态度有些游离,不够坚定,反正不管他怎么说,都必须按照商定好的计划来做,不能打任何折扣,这一点,你必须记住!”

狼蛛再次点头,“放心吧,我是狩猎者,我知道该怎么办!”,狼蛛也不想有什么出手失败的履历。

胡一飞左晃荡右晃荡两下,觉得自己好像真没什么要说的了,便摸了摸鼻子,道:“那我就先走了,你继续忙吧!”

说完,胡一飞就出门走了。

狼蛛忘着门口有些出神,心说自己当时进入的那台毛片电脑,可能不是胡一飞的,这两天她的办公室里,总会很多莫名其妙的人过来,搭讪的、闲聊的、借水的、找笔的,眼神都怪怪的,狼蛛当然明白那眼神里的意思,可胡一飞却很少过来,即便是过来,也是工作上的事,说完即走。

“好像没有那么无聊!”狼蛛低低念叨了一声,在机场看到胡一飞后,她就有些后悔接下海西的这个活,千算万算,她也没算到二当家会和藏毛片的胡一飞合二为一。她想着胡一飞肯定也会象他的那台电脑一样,无聊至极,谁知情况倒是有些不同。

真实的胡一飞,跟网上的二当家不同,跟自己想象中的无聊人士也不同,而是一个踏踏实实做事的人,只是到目前为止,还没表现出什么技术上的独特之处来。

如果让狼蛛知道了胡一飞当时和老四策划的800g计划,她肯定就不会这么想了,胡一飞在一年之前,比段宇还要无聊呢。

第四天,网络部的人对售票安全措施进行了升级,用户在票务网站上购买海西的演唱会门票时,会提示升级新的安全插件,只有升级之后才能继续进行购买。

购票的流程没有变,页面显示也跟以前一样,但因为安全插件修改了页面的输入焦点,导致黑客们用于抢票的工具集体失灵,全部无法进行正确的自动输入。

如果纯靠手工艹作来买票的话,那谁都会,黑客的手就是再快,也不可能比普通人快上多少,但普通人的数量可比黑客要多了许多,大家都在同一时间买票,黑客买走一张,可能普通人就买走一百张,这票就抢不成了。

胡一飞在项目部的大楼一直呆到了下午才走,到他出发时,黑客组织才终于完成了新的技术升级,再次把剩下的票一抢而空。

算了一下时间,从票务网站的补票,到黑客完成抢票,中间用了三个多小时的时间,胡一飞对这个对手的技术实力,就有了一个初步的判断,不禁暗自笑了一声,“不过如此罢了!”

晚上回到东阳,公司的车就等着机场外面,凡夕和老大都来了,汇报着这几天公司的业务进展,顺便讲了讲明天签约仪式的安排。

签约仪式上还是由凡夕代表菲戈软件来签署协议,但因为联想集团总部的ceo要到场观礼,国内的几大互联网巨头也要到场,和联想签署战略合作协议,阵势很大,胡一飞自然也就要到场,否则倒显得他有些不够厚道了。

东阳市对于联想的入驻,也是高度重视,这是迄今为止东阳拉来的头一个真正意义上的重量级巨头。以前也有很多巨头入驻,但大多都是设个办事处,对于东阳整个软件产业的推动,其力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而联想这次不同,他们带来大量的资金,来扶持和刺激东阳的软件产业。

联想的发布会,同样是设在了东阳经济论坛的会场内,这次也是免费提供场地。

当着现场众多媒体以及业界人士的面,联想的ceo激情澎湃,宣讲着联想在智能手机上的战略部署,引得场内不时搔动。

胡一飞在下面找了个僻静的地方坐着,也没仔细听上面到底在讲些什么,而是盘算着菲戈安全接下来要怎么走。

正想得出神呢,就听有人在耳边低低唤着自己,扭头一看,正是泰勒。

“胡先生,能否借一步说话?”泰勒一脸期许,他最近真是快疯了,胡一飞跑去了海西,自己够不着,老大又躲着不肯见面,自己天天去菲戈安全,就只能和那个做不了主的谈判高手大眼瞪小眼,眼看距离菲戈安全正式退出app联盟的期限是越来越近,自己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没有办法也就算了,偏偏还有噩耗传来,菲戈安全和联想达成了战略合作协议,根据泰勒收集到的情报,联想的新款智能手机,其目标只指苹果,除了没有加载app固件这一点外,其在外形设计、制造工艺、内容服务、运作模式上都极度类似苹果。

虽说联想现在选择的内容合作伙伴,都是中国的互联网企业,暂时还不会对苹果的根本市场造成冲击,但依靠菲戈安全的个人业务定制技术,想让联想的手机瞬间加载上欧美用户喜欢的内容服务和软件,也只是分秒之间的事。

苹果自从推出智能手机以来,一直都享受着高额的利润回报,曰子过得很是海皮,如果联想决意利用成本优势来冲击苹果的话,那苹果的这种好曰子就算走到头了。

泰勒想着今天胡一飞应该会参加发布会,就来碰运气,果然让他给抓住了胡一飞。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