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疯狂的硬盘>第三一三 你是女的?

第三一三 你是女的?

本书:疯狂的硬盘  |  字数:6353  |  更新时间:

回到别墅,梁小乐正在把自己的东西挑出来收拾。

胡一飞就笑道:“演唱会是在海西举行,你过两天肯定还得来海西,东西就放着吧,来回几千公里,你这样搬来搬去的也不嫌累。”,说完,瞥见茶几上那份演出协议,胡一飞就拿起来翻了翻,道:“海西还真是下了大本钱,热场演出都搞这么大的阵势,除了国内省级电视台,我看有好几家亚洲娱乐电视台的名字,也在联播名单之内。”

梁小乐那边“嗯”了一声,道:“热场演出的规格是要高过专场演唱会的!专场演唱会是要吸引大家去现场观看的,所以不会进行电视转播,但热场演出则是要为活动的开幕式和闭幕式演出做准备,除了在演员阵容和演出效果上有差距外,其它都是同样的规格。”

“是这么回事啊!”胡一飞放下手里的协议,道:“那看来海西市还是没有做到位。”

梁小乐有些不解,“什么意思?”

胡一飞笑着,“海西花了那么多的钱,请来这些天王天后,目的却只是为了吸引天王天后的粉丝们前来海西,这样做的功利痕迹太明显了,最后的下场,很有可能是曲终人就散,海西落不下任何的好!”

梁小乐一时难以明白,道:“你说话别只是说一半。”

“你想想看,那些明星靠什么来吃饭的?”胡一飞问了一句,又自问自答道:“除了才华外,那就是影响力和人气了,但是,很少能有一颗明星能将自己的光辉洒遍全球,像迈克.杰克逊那样的人只是个例外。这些天王天后来到海西,不可能都只是想赚一笔出场费,除了利益获取外,他们还想发光发亮,增加知名度。而海西的做法呢,就是搭个台子,让你演完就走,明星们发光发亮的范围,也仅限于会场这一块地方,届时场内可能会很热闹,因为全是粉丝,而一墙之隔的场外,可能大家都不知道里面在干什么。对于海西来说,那些天王天后就是个匆匆过客,天王天后自然也不会对海西有丝毫的留恋,这辈子可能就只来这一回了,反正台下的观众还是那些老粉丝,在哪里开演唱会不是开,何必非到海西来呢。”

“说实话,海西这次请来的,绝大多数是欧美区的天王天后,就是我这种业内人士,也不知道那些大腕干过什么!”梁小乐继续收拾东西,她明白胡一飞的意思了,却也没有什么多余的想法,海西这么做,主要是想吸引欧美区的游客,这跟他们打造世界娱乐之都的战略是完全一致的,并无什么不妥。

胡一飞坐在那里摸着鼻子,嘿嘿笑道:“这就是商机啊!”

“什么商机?”梁小乐问到。

“提高菲戈娱乐影响力的商机!”

梁小乐气得拿起面膜盒子飞了过来,怒道:“又是说话只说一半!”

胡一飞笑呵呵接住,站起来又给梁小乐递过来,“你先忙你的演唱会吧,这个商机等你下次来海西的时候再说,我先帮你去探探情况,如果没人抢先的话,我们就可以搞。”

梁小乐索姓不理胡一飞,安心收拾东西,出门的时候,她倒是想起一件事,问道:“你去机场接什么人?”

“一个朋友,搞安全追踪的,我请他过来帮海西追踪那些抢票的黑客。”胡一飞说到。

梁小乐“哦”了一声,也不多想,催促着胡一飞就朝机场去了。

到了机场一问,去东阳的航班还得两个小时才有,而狼蛛的班机,却是再有二十分钟就要落地。

梁小乐买好票,也不着急过安检,跟胡一飞找了个地方坐了一会,看看时间差不多,就一起到国际航班的出站口去接人。

胡一飞在提示牌上看到航班落地,便从兜里掏出两张纸,展开了,只见一个上面印的是“狼”,一个上面印的是“蛛”,字很大,也很显眼,完了他一只手抓着一张,高高举了起来。

旁边的梁小乐顿时笑得花枝乱颤,怎么也止不住。

胡一飞被笑得有些一头雾水,上上下下在自己扫了一遍,问道:“笑什么呢?我今天胡搜想没穿错衣服吧!”,说完他还特意看了看两边的胳肢窝,确认衣服是好的,没有开线。

梁小乐凑近了,搭在胡一飞的肩上,悄声笑道:“我想起上次在学校的篮球馆,你、我、还有晓菲,我们三个一人一块牌子,就这么举着,刚举起来,就被人赶了出来!”,梁小乐说着的工夫,又开始笑,“全场的人都看着我们,超级丢人,我和晓菲当时都后悔死了。”

说起这风光往事,胡一飞反倒更为得意了,挺了挺腰,把手里的牌子举得更为精神了,道:“要是没有我的那块牌子,咱们理工大的篮球队能战胜南电?事后南电的校长还专门给我打电话,说胡同学,谢谢你,要不是你的友情提醒,我们都不知道原来自己一直搞的竟然是‘科记’事业。”

梁小乐脸皮一红,在胡一飞的腰上掐了一把,“你少没脸,我只听说当时南电的校长可是拍着桌子要让理工大开除你!”

“是吗?”胡一飞一脸诧异,“我怎么不知道,这个老头可真不厚道,两面三刀!”

“呸!”梁小乐啐了一口,笑骂道:“说你胖,你还喘上了。”,此时出口的拐角,就有人陆陆续续开始出来了,梁小乐看了看,问道:“你朋友长什么样,男的女的?”

“男的!至于长什么样,我也不知道,否则就用不着举牌子了!”胡一飞嘎嘎笑了两声,眼光扫过去,突然就发现拐角处走出来一个美女来,在一群老外中间,显得是鹤立鸡群。美女的那双腿尤其修长,紧紧裹在红色的紧身裤里,光是那线条,就足以让人冲动无比了。

胡一飞只觉鼻子一热,赶紧侧脸道:“老婆快看,有美腿美女!”

梁小乐恨恨地又掐了胡一飞一把,牙直痒痒,其实她也观察到那个美女了,确实是姿态出众,比起任何一名超模,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尤其美女还有一种很独特的气质,知姓、读力。梁小乐心里还在想,如果这个美女能够签到自己公司,好好包装一下,绝对是大红大紫,只论形象气质的话,就能让国内一线女星集体败退。

美女走出拐角,摘下鼻梁上的太阳镜,站在那里向出口处看了看,突然露出笑容,然后踩着银色的小皮鞋,咯噔咯噔走了过来,脑后那条精干的马尾在甩来甩去。

梁小乐觉得美女的目光有些不对,就捅了捅胡一飞,道:“那美腿好像是冲着你来的!”

“不可能!”胡一飞一副自我感觉良好的样子,吊儿郎当道:“总不能因为我夸了她一句美腿,她就赖上我了吧?那我的魅力未免也太……”

话音未落,那美女还真的就走到了胡一飞跟前,放下手里的小拖箱,一甩脑后马尾,展开笑颜道:“你是二当家的吧?”

胡一飞的下巴当时就掉在了地上,吧唧摔个粉碎,嘴巴张得足能塞下一只猕猴桃,他先是侧脸惊愕地看了看梁小乐,发现自己表错了情,又扭脸不可置信地看着那美女,“你……你是狼蛛?”

狼蛛点头,“对啊,我是狼蛛!”

胡一飞瞪着眼珠子又急急地问道:“你是女的?”

“嗯?”狼蛛这下就懵了,低头看看自己,一脸纳闷,难道自己这个样子,看起来很像是人妖???

胡一飞使劲拍了拍脑门,还是有些无法接受,这怎么可能呢,狼蛛这个一根筋竟然是女的。女狩猎者?不是吧,这种稀有物种都让自己给碰上了?

狼蛛此时看着胡一飞,突然也是惊愕地张大嘴巴,道:“你……你……你是那个胡……胡一飞?”,说完,她自己倒是脸色一红,莫名就想起来了当时在胡一飞电脑上看到的老汉推车详解。

那次误入“秘籍宝典”之地,狼蛛后来也知道自己是被二当家的给调戏了,但越是这样,她反倒不相信自己之前抓到的胡一飞就是二当家的,此时突然看到胡一飞就活生生站在自己面前,狼蛛也是惊讶地无以复加,原来自己一开始就抓住了真正的二当家!

梁小乐一旁看这两人一惊一乍的,心中也很是困惑,胡一飞明明说是来接个男的,怎么一转眼就成了女的,而且还是个超级大美女。梁小乐自认自己也算是绝色,但和眼前这个美女一比,她觉得自己要稍逊上那么一点点。梁小乐的美,是一种内敛美,会让你越看越觉得她美;而狼蛛的美,是那种收都收不住的美,任谁一眼看去,都要觉得惊艳,很能吸引眼球。

看那两人彼此象是看见了侏罗纪怪物似的盯着对方,梁小乐很难相信这两人会是什么早已认识的朋友,她出声喊醒了那两人,道:“别在这里站了,出去再说吧!”

三人朝机场外走去,每个人都是一肚子的狐疑,胡一飞想不通狼蛛怎么就变成了女的,狼蛛是怕今天的这一出又是二当家在耍自己,而梁小乐,则是觉得眼前这两人都很有问题。

出了门,胡一飞突然想起梁小乐是要准备要回东阳的,心里暗自懊悔,自己这一出神,怎么把梁小乐的正事给忘了呢,当下便道:“我……我们还得等一下才能走!小乐,我送你去安检!”

“不用了。”梁小乐摇摇头,道:“今天先不走了。”

“嗯?”胡一飞有些不明白。

“演唱会的事,让公司的人来做,我留在海西,找人去看现场,设计演出的效果。”梁小乐说着,把机票掏了出来,“你帮我上去退掉吧!”

胡一飞略微一想,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顿时哭笑不得,自己对梁小乐说是来接个男的,却接到个大美女,换了是谁,心里都会有想法的。

天呐,老子到底是做了什么孽,竟是会遭这种报应!

胡一飞欲哭无泪,捏着机票只好又上楼去退票,心说我胡一飞今天比窦娥还冤,我真不是想撒谎呐,其实我也是个受害者,就是刚才得知狼蛛是美腿的刹那,老子的心脏差一点就没挺住。再说了,我就是撒谎,也要看场合吧,梁小乐明明都站在出站口接人了,我再傻,也不能这么说吧,这不是给自己找难受嘛。

“你好,我叫梁小乐!”梁小乐这才有工夫来做自我介绍,“是胡一飞的女朋友!”

梁小乐第一时间宣示了自己对胡一飞的领土主权,她倒不怕胡一飞起什么贼心,那小子嘴上花里胡哨的,看见谁都会调戏两句,但也就是图个嘴巴痛快,真要是来真的,让他去花花,他一时半会还不知道怎么去花呢。话虽如此,但这并不能防住别人对胡一飞有意思,没办法,东阳不就有个丁二娃嘛,这让梁小乐到现在都头疼着呢,老大还提起过一个曾玄黎,说是常来公司找胡一飞,嘘寒问暖的很是关心,可惜没被自己碰到过。今天又莫名其妙出来个男变女,梁小乐感觉自己都快受不了了。

“你好,我叫宋天琢!”狼蛛笑着和梁小乐握手,“你叫我狼蛛就可以了。”

梁小乐心说还真是人如其名,这个狼蛛这么漂亮,倒真像是上天雕琢过的一般,“狼蛛是你的网名?”,梁小乐试探地问到。

狼蛛点点头,“是,我平时就是用这个名字跟二当家的联系的,他在网上的名字,叫做二当家的!”

梁小乐“哦”了一声,心里却说那小子的网名才不叫二当家呢,现实中大家就叫他二当家的,网上他都是自称菲戈的。这么一想,梁小乐倒是松了口气,看来这两人真的只是一般的网上关系,今天闹出乌龙会,可能还真不是装出来的。

“他说来接个朋友,没想到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朋友是男是女!”梁小乐咯咯笑着,“刚才他看到你,好像都被吓了一跳。”

狼蛛有些不好意思,“我从没告诉过他,其实刚才我自己也吓了一跳。”

梁小乐终于确信这两人没有什么隐情,笑得也自然了很多,“他说你是做安全追踪的,这一行很少有女的,尤其是你这么漂亮的,难怪他会吓到。”

“我是狩猎者,负责追踪那些捣乱的黑客。”狼蛛强调了一下自己的职责和身份,狩猎者的身份,可是完全高于普通的安全追踪。

梁小乐对于这些不太懂,在她听来,两者好像没有什么区别,当下站在那里和狼蛛寒暄着,问了些两人认识的过程。

美女天然就有一种让人亲近的魅力,狼蛛是美女,梁小乐也是美女,只不过三两句的工夫,两人就熟络了起来。

狼蛛主动提起了自己的这次中国之行,道:“我这次来中国,主要是协助二当家的找出那些暗中抢票的黑客,二来也是借这个机会向二当家的学点东西。当然,我还有一个心愿,就是见到二当家的老师,向他请教一些知识。”

“老师?”梁小乐有些疑惑,心说自己都不知道胡一飞有什么老师啊,稍微一想,她就想到了一个人,“你是说惠老师吧?”

狼蛛立时眼神一亮,“你也认识二当家的老师?”

梁小乐笑道:“认识,平时我们经常见到。”

狼蛛高兴地抓住梁小乐的手,“能介绍我认识吗?”

“当然可以啊!”梁小乐笑着,“惠老师这个人很随和的。”

狼蛛大为开心,胡一飞一直都对他的老师是谁讳莫如深,碍于规矩,自己也不好问,能够亲自拜见这位传说中的高人,就成了自己的一个大心愿,没想到在二当家的女朋友这里,自己竟然有意外的收获,“那先谢谢你了!”

“不客气!”梁小乐摆摆手,“不过你想见他的话,得去东阳,过几天我回东阳,你可以跟我一起走。”

“太好了!”狼蛛听到东阳二字,心中就更踏实了,“二当家的技术,都是这位惠老师教的吗?”

梁小乐对此倒是不敢确定,道:“我想应该是吧,他常说是惠老师把他领进了安全这一行的。一年前,我觉得他也不怎么懂技术,后来他到惠老师的公司去当实习生,才开始慢慢变得内行了起来,再后来惠老师的公司进行改制,他就出来自己单干了。”

狼蛛一算时间,刚好吻合,一年之前,二当家的给自己感觉也很是奇怪,总觉得他一会是个菜鸟,一会又是绝顶高手,来回反复,就跟两个人似的,直到最近半年,才开始完全内行了起来。

能够在短短的一年的时间内,就打造出一位高手出来,狼蛛对梁小乐口中的这位惠老师,立刻充满了崇敬之感。但她怎么也不会想到,真正帮胡一飞叩开技术这扇大门的,是她自己才对,她才是胡一飞真正意义上的入门导师。

胡一飞从航站楼出来,远远看见那两个美女正聊得眉飞色舞,心说这真是怪事一桩,几分钟之前,还是阴云密布,自己都怕会出什么事呢,这一转眼,又是阳光明媚,鸟语花香。

抬头看了看天,胡一飞很纳闷,想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还真有阴阳天这一说?

梁小乐此时完全忘了自己留下来是要给狼蛛打预防针的,她看见胡一飞回来,就把两人的行李箱都交给胡一飞,道:“走吧,我们回去!”

狼蛛有些不好意思,准备去抢自己的行李箱,道:“我自己来拖吧!”

“不用!”梁小乐把狼蛛拽住,道:“让他来拖吧!”

胡一飞在后面苦着个脸,“还是我来拖吧!这是中国的国情,你刚来,不怎么了解,真要是让你们来拖行李的话,那倒霉的还是我,会有很多护花使者跳出来用口水吐我的!”

梁小乐已经是笑得乐不可支了,可狼蛛这个泊来美女,却是没怎么明白胡一飞的这个笑话,一边道谢一边又很不好意思地跟在梁小乐的后边。

回海西的路上,胡一飞还一直在琢磨,自己和狼蛛网上聊了有一年,凭自己的那超人的感应能力,怎么就没发觉她是个女的呢。想来想去,胡一飞突然想起一件事来,当初狼蛛追踪自己的时候,曾冒充自己就读的小学给自己发了份邀请函,后来又怕自己不进邮箱,便又以学校老师的身份给自己打了个电话,那个电话,好像就是女声,自己当时以为是黑客为了伪装得更逼真一些,竟然没有把这两件事联系到一块。

失败啊,真是失败!胡一飞通过车里的后视镜打量了一眼狼蛛,心说这么一个超级大美女,而且又是狩猎者,全世界能同时符合这两个条件的,估计也只有眼前这一个了,可她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晃荡了一年,自己都没有发现,这真是罪该万死,不管是作为一个银贼,还是作为一个黑客,自己都很失败,连赵兵都不如。

狼蛛也看到胡一飞在打量自己了,只是她不知道胡一飞心里的想法,让他一瞧,不由又想起了那老汉推车详解,赶紧扭头看着窗外,脑子里一片乱糟糟,心说自己当时进入的那台电脑,到底是属于谁的呢?

回到海西,胡一飞给梁宗琦打了个电话,告诉他自己接到人了。

梁宗琦半个小时后就赶到了,看到狼蛛的那一刻,他惊讶得直咳嗽,直到把脸都咳红了,才好歹顺过气来,要不是胡一飞说这就是斯帕克的高徒,他还以为是哪位天后提前驾临海西了呢。

只是转念一想,梁宗琦就觉得一阵头晕目眩,心里暗自叫苦,海西市眼下这最要紧的头疼大事,却交给这么两位去处理,前景可是有些大大不妙啊。

一个混世魔王就已经让梁宗琦捏了把汗,要不是黑天极力推荐,他可能对胡一飞也就是敬而远之,现在可倒好,混世魔王来了,还顺带拐来这么一位怎么看怎么都不像安全高手的美女,自己这回算是倒霉到家了,搞砸了的话,不光自己完蛋,堂兄怕是也要跟着完蛋。

好在梁宗琦的担心,只持续了十来分钟,他强打精神,把海西这边的情况介绍了一下。

等狼蛛一开口,梁宗琦顿时疑虑尽去,这完全是行家啊,不仅分析起来丝丝入扣,而且对世界各地的黑客组织情况更是了如指掌。梁宗琦只是简单说了情况,但狼蛛一番推测下来,就对黑客的手法猜了个**不离十,而且已经有了基本的怀疑对象。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