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疯狂的硬盘>第三一二章 唇枪舌剑

第三一二章 唇枪舌剑

本书:疯狂的硬盘  |  字数:5171  |  更新时间:

胡一飞笑了笑,道:“就是有两个问题想问!”

“胡总请说嘛!”梁宗琦客气着。

“第一个问题,这套新的售票系统开发周期是多长,能否及时在全球进行部署?”胡一飞看着刚才的那位技术人员。

那人想了想,道:“时间可以压缩在三个月内……”

“你敢保证吗?”胡一飞又问。

那人这回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也只能是根据目前的技术力量作出一个评估,谁都无法预测开发中会遇到什么难题和变故,这种保证,任谁都不可能做出的。

梁宗琦微微颔首,道:“我们现在必须要做到万无一失,象这种可能存在变故和风险的方案,以后就不要再提了!”

胡一飞往椅背里一靠,梁宗琦这么说了,那他的第二个问题也就不用再说了。

梁宗琦看再没有人发言了,就侧脸看着胡一飞,道:“胡总,情况基本就是这么个情况,事情基本就是这么个事情,你说几句吧,谈谈你的看法。”

胡一飞先扫了一眼黑天,看黑天没有发言的意思,便清了清嗓子,道:“通过刚才诸位的发言,我已经基本了解了情况。我的观点是,维持现状,在不变动我们和那些票务网站原有协议的前提下,进一步提升在线售票的安全措施,一边发售门票,一边来解决问题,不能等着把所有的问题都解决了,再发售门票。”

这个观点,和梁宗琦之前谨小慎微的做法截然相反,胡一飞说完,在场的所有技术人员,就把目光都投向了梁宗琦。

“胡总能说说理由吗?”梁宗琦打开杯子,喝了一口水,“如果黑客一直都在捣乱的话,那我们这样陆续发售门票的做法,岂不是正中他们的下怀,这样黑客组织就有了充足的时间来周转,先把票高价卖出去,然后又拿钱来购买新的票。”

“梁总的这个顾虑,是建立在我们的安全措施始终对黑客无法进行有效限制的前提下!”胡一飞笑着,“但如果我们的安全措施提升了,黑客抢票的成本增大,或者是根本抢不到票,那黑客自然就会离开这个市场。”

梁宗琦只是点头,却不发表任何意见。

胡一飞便继续说道:“相反,我认为延迟售票的做法风险更大。演唱会是在八个月之后才举行,有兴趣来观看演出的人,此时还很难确定自己届时的行程安排,即便现在就进行调整,也有些太遥远了,对于普通大众来说,是不可能对自己八个月的行程作出准确安排的。现在进行门票预售的话,需求不会很大,黑客即便是抢了票,也很难在短时间内倒腾出去,这样做只会消耗他们自己的资金储备,但如果我们到演唱会开始前的三个月再进行预售的话,那时门票的需求量会很大,一旦黑客从中艹纵,势必就造成门票供应的紧缺,从而导致黄牛票飞涨,后果不堪设想,我们甚至连挽回的余地都没有!”

此时有个不阴不阳的声音响起,道:“胡总的想法同样很有道理,但这完全是建立在了我们的安全措施可以对黑客进行有效限制的前提下。黑客又不是泥捏的,我们升级安全措施,他们自然也会跟着更新破解措施,胡总就敢作出保证,一定能让黑客束手无策?”

说话的,正是之前吃了瘪的那个技术人员,他心里有气,就学着胡一飞的口吻,想来个以彼之术、还之彼身,看胡一飞怎么来应对,敢不敢作出这个保证。

胡一飞也不生气,看着那人,又扔过去一个反问,“那如果我们的安全措施始终都无法对黑客进行有效限制,早售票和晚售票又有什么区别呢?”

那人顿时憋红了脸,他觉得胡一飞是在讽刺自己,就是说既然你都认为自己始终都无法搞定黑客,那被黑客吃掉,也不过是早一天和晚一天的事,结局都一样,你拖再久又有什么用呢,反正都是一死,你不如早死早投胎算了,还能落个痛快。

这让那人有些无法下台,不撂下一句硬话,倒显得自己没出息,好像是这仗还没开打,自己就已经向黑客缴械投降了似的,“如果延迟门票预售,至少我们可以打乱黑客的部署,让他们没有更多的时间来更新破解措施!”

这句话,明显就有些抬杠的意思了,既然你不肯放下心中的固有想法,又是这么坚持,那就不应该再让别人来谈什么看法了,反正谈了也是白谈。

胡一飞心里有点生气,心说自己今天来想解决问题,所以才会实事求是地进行分析,你们不听老子把话说完,就夹枪带棒的,这不是存心给老子难堪嘛,当下就道:“照你这么说,干脆我们就不用出售门票了,这样黑客岂不是就彻底无机可趁了!”

两人这么一顶,会议室的气氛就有些尴尬。

旁边有另外一位技术人员主动出来化解,道:“那胡总又如何做到让我们的安全措施对黑客有效呢?”

这人或许是好心,但这个问法本身很有问题,胡一飞以为这人也是来找碴的,当下冷笑一声,道:“如果你都不去接触黑客,不去了解他们的技术手段,那又怎么能做到有效限制呢?”,顿了一下,道:“就靠闭门造车吗?”

此话一出,会场立时就冷寂无比,大家心里各有想法,那些技术人员,都认为胡一飞这是公开向梁宗琦挑衅,要彻底推翻改变梁宗琦之前的定下的思路。

梁宗琦倒没有这么想,之前黑天就已经跟他做过沟通了,所以对于胡一飞的想法,他是有所了解的,但此时他也禁不住额上沁出一层冷汗,心说难怪胡一飞被业界称为混世魔王,这小子也太混了一点,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这样的话,岂不是让自己下不了台,这让自己的脸往哪搁,以后还怎么领导这群人。

当下梁宗琦也不说话,捧着杯子滋滋喝水,盼望有人出来替自己解围。

只是大家都已经领教到了胡一飞的嘴上功夫,一时也没人敢再吭声,出声的那两个,一个被胡一飞给骂成了窝囊废,另外一个给骂成了力巴,大家自认不是胡一飞的对手,都不想去触这个霉头。

黑天咳了两声,道:“刚才的讨论很好,就是要畅所欲言嘛,我们的目的都一样,都是想解决眼下的这个问题。”

梁宗琦总算是能接上话了,赶紧道:“对,今天开这个会,就是为了商量出一个解决问题的办法来,只要是能够解决问题,大家都可以畅所欲言,不要有任何的顾忌!”,说完,梁宗琦还是又补了一句,“唔,那些无助于解决问题的题外话,就不要说了!”

那些技术人员的眼里,立刻露出讶异之色,心说梁宗琦今天这是怎么了,真的就任一个嘴上无毛的小子在会上这样撒野耍泼?这可是在挑衅梁宗琦的权威啊!梁宗琦虽说只是网络总工程师,但在这栋楼,他还是个相当有份量的人物,即便是锦绣项目领导小组的常务副组长,对梁宗琦也是客气有加。

“胡总说得很对,如果不接触黑客,不了解黑客的手段,我们想压制住黑客,只会成为空谈!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嘛。”梁宗琦看着胡一飞,“胡总你请继续讲,谈一谈具体的做法。”

梁宗琦的话,让在场的技术人员都觉得不可思议,不少人是目瞪口呆,没想到梁宗琦竟然毫无反抗就认了怂,一时大家看胡一飞的眼神就有些怪异,纷纷猜测着这个年轻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胡一飞稍稍平缓心中的气愤,道:“我有个建议,我们可以在退票章程上做一些文章,向黑客组织施加压力,一来让他们不能象之前那样有恃无恐地进行抢票,二来是将他们的储备资金套死!”

“我们现在的退票章程,就非常不利于黑客抢票!”梁宗琦觉得胡一飞这个点子有点不着调,“如果届时无法亲赴海西,观众可以选择退票,提前一个月退票的话,我们原价退还;提前半个月,就扣20%;提前一周,只退50%;一周以内,就不接受退票了。”

胡一飞大汗,心说你们以为这是搭中国铁道部的火车呢,还搞这么复杂!车走了还会有下一趟,但演唱会到哪找下一场去?演唱会的门票,从来就没有这种退法,除非是因为自己的原因,导致演唱会最后无法如期举行,才会退票,否则门票一旦售出去之后,就概不退票了,那些买演唱会门票的人,都是冲着自己的偶像去的,他们知道自己花钱是干什么的,所以任何退票的理由都是站不住脚的,这和买票看电影都不一样。

再说了,胡一飞也想不明白梁宗琦他们到底是什么计算的,这个退票章程明显就是给黑客钻漏子的,你以为退票的时候扣一部分钱,就能让黑客赔得掉裤子?太好笑了,只要高价卖出一张票,他们就已经是赚翻了,即便剩下的票最后卖不出去了,那还有地方退,完全是无后顾之忧啊,难怪抢票那么疯狂。

“其实很简单,也不用那么复杂,就两条:一,提前预定门票的,我们只保留48小时的搁置权,到期不付账,门票就重新上架销售;二,已经全额付款的,除非是演唱会不开了,否则出票之后,就概不退换!”胡一飞说到。

梁宗琦有些为难,海西市头一次搞这么大的活动,才定下这个相对灵活退票的规矩,也是为了能吸引到更多的人来预定门票,尽量把门票都推销出去,此时想要再改的话,就有点难度了。

“退票的规则已经都公布了,可变动的余地很小,但这件事我还是会再考虑的。”梁宗琦笑了笑,“胡总再谈谈别的吧!”

胡一飞也不气馁,他心里很明白,限制退票这一招,也只能是在一定程度上压制黑客,只要黑客手上资金充足,他们是不在乎退不退票的。他之所以提退票的事,不过是想起个抛砖引玉的作用,让大家的思维不要仅限于在技术方面,想斗跨黑客,其实很有很多办法的。

“那就只能从套死黑客手上资金这个方面想办法了!”胡一飞来海西之前就已经想好了对策,但不想在这么多人面前说出来,知道的人多了,可能就不灵了,只好从大方面讲道:“另外就是安全措施,我们得有多套方案,依靠频繁的升级,来消磨黑客们的耐心,让他们把所有的时间,都耗费在破解安全措施上。”

之后,胡一飞又谈了好几个观点,但都不是从技术本身出发的,胡一飞原本就是个做事不着边际的人,喜欢剑走偏锋,这些他很擅长,但却让在场的这些技术人员都很是轻视,在他们的脑子里,压倒黑客,就是指技术上的胜利。

梁宗琦待胡一飞说完,又道:“那追踪黑客的事呢,胡总有什么想法?”

“这件事情,我已经找到了个合适的人来做,到时候让他来给梁工介绍具体怎么做!”

梁宗琦不免有些好奇,问道:“不知道胡总找的是谁?”

“是超级安全大师斯帕克的高徒——狼蛛,今天下午他就能到达海西!”

这一下不仅是会场的那些技术人员,就连黑天的眼神都变了几变,其他人是猜不透胡一飞到底是何来路,竟然还和斯帕克有交情。而黑天则是震惊加意外,之前他对胡一飞进行过全盘的分析,他认为胡一飞可能会和zm有联系,也可能会和那位一直存在的神秘黑客有联系,但怎么也没有想到,真正和胡一飞有联系的,却是斯帕克,这个消息完全打翻了黑天对胡一飞的所有判断,让黑天一时无法接受。

梁宗琦不知道黑天的想法,听到胡一飞这么说,他大为放心,常言道,名师出高徒,既然是斯帕克的徒弟,想来也不会差到哪里去,有他助阵的话,想揪出这些暗中捣乱的黑客,就多了几分把握。

今天的会议,主要是向胡一飞介绍具体的情况,真正的决策,还得私下里去商量,看到胡一飞谈完思路,梁宗琦就宣布会议结束,出会议室的时候,黑天问了一句,“小胡你还认识斯帕克吗?”

胡一飞摇头,“不认识!我只是认识他的徒弟狼蛛罢了!”

黑天“哦”了一声,心里猜想着这句话到底有几分的可信度,狼蛛的出现,让黑天对自己的判断力都产生了怀疑。

等进了梁宗琦的办公室,胡一飞才把自己早已计划周详的全盘思路讲了出来,三人讨论了两个小时,最后决定按胡一飞的思路先试一试。黑天在领导小组还有一大堆事要做,只能是在大方向上给梁宗琦参谋一下,具体的事,还得梁宗琦自己去做,而梁宗琦此时已经在黑客手里栽怕了,心里要是有主意的话,也就不会再托黑天找胡一飞来了,此时黑天说胡一飞的办法可行,他当然就认为可行了。

敲定方案之后,胡一飞就给东阳那边打电话,让技术小组开始制作新的安全措施模块。

老大听完胡一飞的吩咐,趁机又汇报着东阳的情况:“泰勒今天又来了,我按照你说的跟他谈了,不过泰勒也说了,苹果自己手机的出货量很大,采购咱们2500万份的安全固件可能不成问题,但微软和谷歌自有品牌的机子出货量很小,不可能达成这个要求,他希望我们能退一步,不要硬姓确定采购数额,而是改为现金交易。”

“咬死了就是这个条件!”胡一飞向老大强调着原则,“只有咬死了这种app联盟不可能做到的条件,才能让泰勒相信我们不是跟他闹着玩的,只要泰勒感觉我们是非退出app联盟不可,那我们提出下一个条件的时候,才能让他们不打折扣地接受。”

“我明白了,明天泰勒再来的话,我就不出面了,让谈判高手来打发他。”老大电话里阴阴地笑着,他这两天的乐子,就是调戏泰勒。

胡一飞笑着,“具体的事,你自己把握吧,反正距离我们限定的最后曰期,也没有几天了。”

挂了老大的电话,胡一飞的电话就响了起来,是梁小乐打来的。

“演唱会的事,谈的如何了?”胡一飞问到。

“协议已经签了!”梁小乐显得很是高兴,“你现在在哪里呢?我可能今天就要赶回东阳去,距离热场演出,也只有几个月的时间了,我得马上去联系演员,另外还得找专业的人士来看现场,拿出演唱会的预案以及现场布置方案。”

“今天就回?”胡一飞倒是佩服梁小乐真能折腾,事事亲力亲为,这要是换了是自己,直接就让公司的人去做了。

“今天就回!”梁小乐说得很是确定。

胡一飞无奈,道:“那我送你去机场吧,刚好我也得去机场接个人!”

“那一个小时后,我们在海边别墅汇合,然后一起出发!”梁小乐笑了笑,就挂了电话。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