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疯狂的硬盘>第三一一章 海西之行

第三一一章 海西之行

本书:疯狂的硬盘  |  字数:6491  |  更新时间:

晚上回到家,胡一飞把海西市的情况向梁小乐一介绍,梁小乐果然是一蹦三尺高,跳起来差点没把胡一飞给挂倒。

“虽说是热场演出,但一切都是按照最后正式活动时的规格进行的,海西市会安排在国内的十几家省级电视台进行联播,也会在各种媒体上提前投放广告,这消息我早都知道了,但海西市对于外包商的要求太高,国内的一线娱乐公司几乎全都齐聚海西,象菲戈娱乐这样的小公司,根本达不到人家的投标要求。”梁小乐兴奋地把胡一飞按在椅子里,“真的能给咱们一场?”

胡一飞点头,“一场两场的话,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梁小乐迅速盘算了起来,道:“这是个大活动,想在上面露面的大牌多的是,只要获得承办资格,那联系演员的事完全没有任何问题。届时再好好宣传一下,菲戈娱乐的名声在圈里就起来了,以后再签新人搞活动,都会方便很多。”

“我先想想到时候要请谁……”梁小乐越算越兴奋,撇下胡一飞,到一旁的桌子边,拿出纸笔开始列单子,“张杰伦、李德华、古小基……”

算了一会,梁小乐发现胡一飞竟然没吭声,回头去看,只见胡一飞正坐在椅子里不知道想什么,一脸出神状。

“想什么呢?”梁小乐放下纸笔,走过去问道:“对了,我都忘了问你,你是怎么和海西那边联系上的,他们为什么要把这么大的演出外包给菲戈娱乐?”

“黑老大帮忙介绍的!”胡一飞说了一句,脑子里还在想着那个抢票黑客组织的事。

梁小乐一听,就知道事无好事,黑老大轻易不上门,但只要上门,肯定就是出了什么大麻烦,这也是他职责所决定的,今天他把这么好的事交给菲戈娱乐,肯定又是想让胡一飞帮他来做什么。梁小乐往沙发里一坐,道:“菲戈安全那边,你是不是有什么为难的地方?要是为难的话,这事就算了。”

胡一飞摇摇头,“没有为难的,这事是好事,我是在琢磨别的呢!”

“真的?”梁小乐有些怀疑。

“真的!”胡一飞笑着站了起来,道:“明天我把这事给你落实一下,确定之后,你们就可以开始联系演员和歌手了,要联系最好的,节目也要有自己的特色,要出彩,一定打响菲戈安全进军娱乐界的第一炮!”,说完,胡一飞把梁小乐从沙发上拽起来,嚷道:“吃饭吃饭,我都快饿死了。”

梁小乐只好起身去收拾餐桌,但表情还是有些狐疑,搞不清楚胡一飞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第二天黑天又来了,海西市锦绣世界项目组,已经同意将一场热场演出的承办权交给菲戈娱乐。

胡一飞倒是没想到梁宗琦有这么饿大能力,只是项目的网络总工程师,却能确定演唱会的承办权,就问道,“梁工的办事速度倒是一流。”

黑天明白胡一飞心里的顾虑,道:“梁宗琦的堂兄,是海西市的市长梁宗汉,锦绣世界项目领导小组的组长。”

胡一飞“哦”了一声,原来是这么回事,领导发话了,那这个事就是板上钉钉了。

“现在就看你的意思了!”黑天笑着,“梁工说了,就算你不出马,这个演唱会也要交给菲戈娱乐来做!”

胡一飞笑了起来,道:“看来我是没得选择了,梁工这么照顾我,我要是不能帮他排忧解难,就有些太不厚道了。”

黑天大喜,老搔这家伙总能搔到点上去,难怪利安防这半年做得风声火起的,“现在是时间不等人啊,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那事不宜迟,最好是能马上出发去海西,咱们制定出一个全盘的计划来。”

“我这边需要对公司的事情做一个安排,还需要再分出一个专门的技术小组,负责安全售票措施的制定……”胡一飞想了想,道:“就明天下午吧,明天下午咱们出发。”

“好的!”黑天一拍大腿,站了起来,“我现在就去订票!”,走了两步,又道:“对了,把你的那个小女朋友也带上,顺便把演唱会的事也落到实处。”

“好!”胡一飞笑着,把黑天送出菲戈安全之后,就把凡夕和老大召集到了一起,开始安排公司里的事。

最近菲戈安全确实事情挺多,首先,和app联盟之间的纠纷,就必须要解决。

胡一飞向老大吩咐道:“泰勒再来,不管他怎么说,只要守着一条就行,那就是必须让那几家基础成员将采购安全固件的数字,白纸黑字写进具体的协议,只要做到这一点,我们就留在app联盟里!”

老大点头之后,胡一飞又向凡夕道:“和联想的谈判还得抓紧,拿下联想,就等于是打开了和pc企业阵营的大门,将来我们既可以进,又可以退。”

“明白!菲戈安全向传统手机阵营输送安全技术,菲戈软件向pc阵营输送软件技术,这一原则,我还是能把握住的。”

凡夕笑着点头,他在技术圈里混了十多年,自然再明白不过胡一飞的意思了,打仗首先得选好“战场”,胡一飞正是看准了这两个不同的阵营的各自缺陷,才敢两面作战。

对于传统手机企业来说,几大巨头从制造工艺到内容服务,分别都已布局完成,手里能打的牌并不多,安全就是这为数不多其中一张,利用安全标准,一来可以压制pc企业的崛起,二来可以打击山寨伪劣产品,确实是一把所向披靡的利器。当年的浏览器厂商,能够将微软的ie从宝座上拉下来,打得就是安全牌,各个都号称是世界上最安全的浏览器。

而对于pc企业来说,他们的当务之急,则是先入场。手机市场的规则完全不同于pc市场,要想玩得转,就必须得有自己的手机艹作系统,得有自己的内容服务,得吸引大量的程序开发者为自己的手机服务,这样才不会受制于人。

当年谷歌放出开源的手机艹作系统,导致几乎所有的pc企业都杀入了手机界,原因也正是于此,大家没有能力设计新的艹作系统,但利用现有的开源系统改造出属于自己的手机艹作系统,还是绰绰有余,联想也正是这其中的一家。

当然,谷歌也有自己的如意算盘,他们把自己的各种服务捆绑进了艹作系统,不管谁用,你最后不都得使用谷歌的搜索、谷歌的地图、谷歌的浏览器吗。而且,谷歌还要求采用自己系统的企业签订“防分化协议”,企业也未必就能真正拥有自己的艹作系统。

用形象的话来讲,那就是一树开千花,但根在谷歌。这棵树,它不是你自己播下种子长出来的,而是别人的,即便你的花开得再多再艳,那也是基于谷歌把源源不断地把水份和养分输送给花朵,离了根,花就都得死。

“私属桌面开启技术的授权,也要开始收紧了,那只是个单一的小应用,市场不会很大,授权放得多了,大家就都没钱赚!”胡一飞说着,又想起一件事来,“另外,就是我们得开始在全球部署自己的服务器,用于安全固件的升级,刚好游戏引擎的开发,也需要建立一个庞大的服务器集群,那就两件事一起办吧。”

凡夕点头,“这事我会跟进的。”

老大嘿嘿笑着,这种高难度技术上的事,他也帮不上忙,只好道:“那我就负责和利安防他们的合作吧,另外,创新基金的事也已经落实了,宣传推广的事,我也可以做!”

“那就这么定了!”胡一飞分工完毕,就站起来,笑道:“其实也就跟平常一样,呵呵,再有新的情况,咱们随时联系就是了。”

第二天下午,胡一飞、梁小乐、黑天三人就起身前往海西。到达海西的时候,正是傍晚,落曰的余晖洒下来,照得海西一片明媚,摇曳生姿。

梁小乐一下飞机,就道:“这里的空气,可比东阳好多了,清新湿润!”

旁边的黑天说道:“海西以前是一直是农业大省,工业项目几乎没有,所以污染就小,所以才敢大力发展旅游产业。”

梁宗琦此时早已等在了机场,这回他可不敢再轻视了胡一飞了,他查过资料,才知道了菲戈安全的那些“风光往事”。

当年的网站被黑事件中,只是个皮包公司的菲戈安全,就打得全国排行第三的聚众安全毫无还手之力,最后不得不搬出救兵,幺鸡又亲赴东阳赔礼道歉,才算是了结,胡一飞由此成名,人称“混世魔王”,国内安全界内,一时竟然无人敢招惹;之后菲戈安全更是力挫z病毒狂潮,至今全球大部分的杀毒软件中,仍然在间接或直接地采用着菲戈安全的z病毒识别引擎,引擎使用率之高,无人可及;菲戈安全还通过技术授权的方式,对国内的安全企业进行引导,半年之内,国内安全企业就迅速全体抬头,在多条战线上展开逆袭,甚至杀得国际巨头狼狈不堪。动作快的,比如利安防,已经积极抢攻海外市场,收获颇丰。

东阳金龙药业的离奇网络事件中,菲戈安全揪出入侵黑手,拿出铁证,帮了谷歌一把,又打谷歌一记耳光,但最后,谷歌却是一点脾气都没有。

不过今天见到胡一飞,梁宗琦却是提了菲戈安全最为得意的一件事,“胡总这一来,我们就放心了。建立app联盟,又向微软谷歌苹果这样的巨头提供安全服务,放眼全球,除了菲戈安全外,可就没有第二家了。”

“梁工如此高誉,我实在是不敢当。”胡一飞笑着和梁宗琦握手,“梁工和黑老大一样,叫我小胡就行了!”

梁宗琦也不客气,笑道:“行,那我就托个大,喊你一声小胡!”,梁宗琦向自己的市长堂兄提起胡一飞时,梁宗汉就非常有兴趣,作为海西市的市长,他自然对全国各地的情况都有所了解,东阳市最近依托菲戈安全这个技术中心,把it产业做得是风生水起,先是大部分安全企业都去东阳设立了研发基地,再听说联想也有意要在东阳投入巨资,成立自己的软件技术中心。如果成行,那这一系列的动作下来,东阳市就隐隐具备了成为全国新的互联网产业基地的格局。

海西要发展旅游,但其它产业也不能丢下,软件产业就是最佳选择之一。

梁宗汉这么一说,梁宗琦才知道了胡一飞的厉害之处,菲戈安全看似并不涉足具体的市场业务,但别人的业务,却都全都离不开菲戈安全的技术,胡一飞利用技术来编织了一张大网,自己处于网的中心,别人都是延伸出的下线,是菲戈安全的马前卒。

“今天已经晚了,先休息,明天咱们再研究工作上的事!”梁宗琦在前面带路,“休息的地方,市里都已经安排好了,我带你们过去。”

海西给胡一飞三人安排的房子,都是海景别墅。屋前就是海西市最好的海滩,蓝蓝的水,白色的沙滩,沙白水清,满眼都是风景,让人一看,不禁连呼吸都觉得畅快了很多;屋后是私人游泳池,绿树成荫,郁郁葱葱,又让人有一种静谧安恬之感。

这些别墅,也是海西市政斧的产业,归锦绣世界项目组使用,梁宗琦把三人安置好,又摆了海鲜接风宴,吃完饭之后,他这才告辞回去,说是明天上午来接大家。

“咱们在这里买座房子就好了!”梁小乐站在二楼的阳台上,看着远处海上星星点点的灯光,道:“有空的时候,就过来看看海,整个人都能放松下来。”

“好啊!”胡一飞坐在躺椅上来回晃悠,嘴里滋滋吸着一杯冰柠檬水,“那就买一座好了!”

“我是跟你说认真的!”梁小乐看胡一飞那没正形的样子,瞪了一眼,道:“我们父母年纪都大了,这里空气这么好,正适合养老,我打算把他们都接到这里,好好享一享晚福。”

“唔!”胡一飞点着头,“只要他们愿意,那当然再好不过了,但是不能买在这里。”

“为什么?”梁小乐有些诧异。

“海西市的锦绣项目如果成功的话,那海西就会变成一座全球姓的娱乐之都,到时候这里人头攒攒,怕是就没有现在这么清静了!要买的话,可以在海西的周边买,这一带的海都不错。”胡一飞放下饮料杯子,站起来跟梁小乐一道望着远方,道:“记得以前在学校,我说以后赚钱了,要买游艇带你去周游世界,等买下房子,我们就在这里买一艘游艇,不能周游世界,但去海上兜兜风还行。”

“这些话你还记得?”梁小乐看着胡一飞,眼里充满温情幸福。

“当然记得!”胡一飞拍拍阳台上的栏杆,笑道:“我不是一直都在为这个目标而奋斗吗。”

梁小乐过去拥住胡一飞,听着他的心跳。梁小乐至今都记得胡一飞以前在学校那副慵懒散漫的样子,她那时候还常在心里想,以胡一飞的姓子,将来要成器,估计是有点难了,不过好在他这个人真实可爱,不讨人厌。但胡一飞后来却转了姓子,踏实做事,更以火箭般的速度蹿升,到现在拥有了如此成就,以至于让梁小乐有时都有些纳闷,想不通这其中的缘故。

现在听胡一飞这么说,不管真假,梁小乐都觉得很幸福。

其实胡一飞也没有说谎,当时胡萝卜的一千万美金还没有到手呢,他就把那笔钱计划了出去,要买房子,要买游艇,要带梁小乐周游世界,后来钱不翼而飞,失望的胡一飞才大受刺激,发誓要追回那笔钱,以至于每天去小红楼学习狩猎者知识,又去微蓝当实习生,到后来菲戈安全成立,胡一飞的目标都没有变,就是追回那笔钱,然后花出去。

只是后来菲戈安全壮大之后,胡一飞才跳出了自己的那点小心思,眼界更加开阔,也有了更加清晰的想法。

“风凉!”胡一飞拍了拍梁小乐,“回房休息!”

“背我!”梁小乐说完,不等胡一飞反应,就跳到胡一飞背上,挂在胡一飞脖子上咯咯笑着。

“我真命苦啊!”胡一飞无奈摇头,背起梁小乐朝屋子里,一步三个趔趄,惹得梁小乐惊叫连连,在胡一飞背上使劲掐着。

第二天上午,梁宗琦早早来到,陪着三人吃过早饭,就和黑天、胡一飞进了城。梁小乐就留在了别墅里,演唱会的事,梁宗琦已经帮她联系好了,约在了上午十点半去谈,现在过去还太早。

锦绣世界项目组的办公大楼,也是气派,十六层的深蓝色大楼,矗立在一片椰林之中,前方不远,是一座小港口,里面泊着各式游艇。梁宗琦给胡一飞介绍着,说这个港口不对外开放,属于一个游艇俱乐部,只对俱乐部的成员开放。

胡一飞笑着,昨天刚说游艇,没想到今天就摸到大本营了,回头得带梁小乐过来参观一下,做个比较。

梁宗琦领导的网络部门,在大楼的第11层,此时宽大的会议室,已经坐了十来个人,都是网络部门的技术人员,他们就等梁宗琦三人到达之后开会。

“各位,我为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菲戈安全的总裁胡一飞先生,今后关于在线售票的一切事宜,都由胡总来负责!”梁宗琦安排胡一飞坐在了自己旁边,就为在场的人作着介绍,完了道:“现在,大家把具体的情况,都做一下汇报,详细一点,让胡总先了解一下。”

黑天不是第一次来,因此梁宗琦也就没有再重复介绍,而且黑天现在身份特殊,要务繁多,只能负责宏观层面上的支持,不可能参与到具体的事务中来,海西市的事情,最后只能落在胡一飞的身上来执行。

当下那些技术人员就开始介绍在线售票系统的情况:当初海西市就考虑到了售票的安全事宜,因此和全球各大票务网站合作的时候,就制定了统一的安全措施,设计了更为复杂的售票系统,为此这些票务网站还专门进行升级,没想到最后到底还是出了事。

胡一飞听着这些人的介绍,心里暗暗称奇,原来自己还是有些低估了这些抢票黑客的能力,海西市原先设计的售票系统,做了非常严格的措施,每个身份证,最多只能购买一场演唱会的两张票,而且在线购票时,还会验证购买者的身份证和信用卡信息是否吻合,甚至还要通过手机短信来确认最终的购票。

如此繁杂的购票流程,竟然在一瞬间就被黑客把票抢光了,除去黑客早有准备的原因之外,那这个黑客组织还得提前准备大量的身份证、信用卡、以及手机号码。

但问题是,这些东西都是很私人的信息,黑客组织又不是国家机关,不可能轻易拿到这些信息,他们只能通过黑客手段来获取这些东西,也就是说,这个组织它不单纯是个简单的抢票组织,而很可能是一个涉及到在全球范围内盗窃身份证、信用卡的大组织。

“什么组织,能够将自己的触角,遍及全球各地呢?”

胡一飞坐在那里琢磨,zm倒是有这个能力,但是已经漂白了,不可能做这个事了;胡萝卜联盟成员众多,也有这个能力,但就是不知道能做多大;除此以外,胡一飞暂时还想不到什么有可能的对象。

此时有个技术人员站起来,道:“现在呢,我们的思路,是完全抛弃那些票务网站的售票系统,转而设计一套更为严格的全新售票系统,票务网站只需做好宣传和推广,挂上我们的票务信息,用户购票时,就会通过网站上的接口程序,直接链入我们自己的售票系统……”

那人没说完,胡一飞就直摇头,这样搞的话就完了,除去开发系统所需要的时间,剩下真正用于售票的时间,怕是就没有多少了,而且你需要在全球部署自己的售票系统、开发多语言售票版本以适应当地用户的习惯,到时候安全不安全倒是其次,但技术上的风险太大了,你不能保证就一定会按时拿出这套系统来。

就算这些都不是问题,你也按时拿出了合格的新售票系统,但那些票务网站会不会跟你合作,就很难说了。

以前不管你怎么设计售票的流程和安全措施,但最终还是要借助于别人的售票网络来完成售票事宜,钱先进入的是票务网站的账户,然后再返给海西市,这是所有票务网站的运作流程。而现在你这么搞,等于是票钱先进了自己的账户,然后才返给票务网站,完全破坏了别人的行规,如果票务网站不支持,那你这就等于是白忙活了。

梁宗琦看胡一飞摇头,就道:“胡总,你对此有什么看法?”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