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疯狂的硬盘>第三零八章 狮子张口

第三零八章 狮子张口

本书:疯狂的硬盘  |  字数:4214  |  更新时间:

胡一飞站住了,斜睨着泰勒,“那你准备怎么来弥补这个错误呢?”

“赛门铁壳已经进来了,再把他们赶出去的话,怕是不行了,但联盟决定实行成员等级分类制,除了五家基础成员外,其余所有成员,按照其在手机市场上的影响力,分为a、b两类。将来我们app的技术标准发生更新,联盟会在三个月后对a类企业开放,六个月后对b类企业开放。”

泰勒的意思很明显,赛门铁壳这三家安全企业肯定是属于b类了,将来最新的app技术标准,他们只有在半年后才能得到,这样就算是存在竞争对手的关系,菲戈安全也会有半年的时间来调整自身的经营战略,不会因此遭受冲击。

胡一飞心说这洋鬼子耍起心机来,还真是杀人不见血,他们定下的这个规矩,看起来挺公平的,貌似是个好办法,但却是有一个最大的漏洞。标准这个玩意,之所以能被称之为标准,就是因为它的稳定、可靠、有效,这标准就相当于是技术界的法律,一旦成为标准,就很难再变动了,菲戈安全不可能说想对标准进行更新,就可以更新的。

何况,就算菲戈安全可以对这个标准进行无限制地更新,那也得别人愿意采用你的新标准才行。

当年,为了让全世界的人,不管使用什么艹作系统,也不管使用何种浏览器,都能看到一张标准的网页,网页编码标准就出现了,这也就是人们常说的html标准。所有的浏览器和艹作系统都支持这个标准,用户打开同一个网站,不可能说是会看到两种不同的结果。

微软的浏览器也支持html标准,但他们在这个标准基础上,又添加了一些新的特姓,取了个新名字,叫做动态html标准,凡是用微软新标准制作出来的网页,也就必须使用微软的浏览器才能显示出全部的特姓。

到后来,什么x-html标准,y-html标准,z-html标准也就相继诞生了,所谓的龙生九子各不同,大概就是这个情况吧。

现在app联盟也一样,菲戈安全拿出了技术,就相当于是厨子交出了菜谱,同样的一道菜,现在大家都会炒了,口味重的人,做的时候就可以多加点麻辣;口味轻的,少放盐;有忌口的,就不放葱姜蒜,但大家炒出来的,还是这个菜。

你给的是一份炒豆腐的菜谱,那你以后再怎么更新菜谱,也不可能把豆芽当豆腐炒。

胡一飞非常清楚这里面的猫腻,但也不拆穿,反而作出一副脸色缓和的样子,问着泰勒,“就这样吗?”

“以后再有新的成员申请,联盟会仔细审核,凡是有安全业务背景的企业,一概不允许进入联盟!”泰勒赶紧补充了一句。

“完了?”胡一飞依旧站在那里,不为所动。

泰勒咬牙想了想,道:“对于菲戈安全此次的损失,乔不死先生也有考虑,苹果愿意去游说其它几家基础成员企业,让他们都采购菲戈安全的安全固件!”

说来说去,前面那都是虚的,现在这个才算是说到了重点。

胡一飞也不站着了,又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坐着,“采购的数额呢?苹果对此有没有一个具体的计划?”

泰勒心里快把胡一飞给骂死了,心说苹果能去说服其它几家,已经是给你天大的面子了,你小子还蹬鼻子上脸,竟然要求起具体的数额来了,真他娘的不知好歹。

但是泰勒现在还不能发火,菲戈安全确实是把炒豆腐的菜谱交出来了,但大家炒出来的豆腐,要么全是糟的,根本就提溜不起来,要么就老得能崩掉门牙。菜谱没错,步骤没错,技术也没错,错就错在当时苹果大意了,让菲戈安全耍了个滑头,他没说炒这道菜的豆腐是什么豆腐,是老豆腐呢,还是嫩豆腐,当年的新黄豆做的,还是陈年黄豆做的,以至于大家现在空对着一张菜谱,却炒不出合格的菜肴来。

“具体的数额可以商量,只要胡总拿出一个数字,我们苹果愿意去全力争取!”泰勒没敢把话说死,留了回旋的余地。

“当时我们研制藐杀病毒技术,总共花费了1.2亿的资金,我给你去掉零头,就按1亿算,平均到四家基础成员身上,也就是每家2500万的量。一份固件按一美金算,只要每家能采购2500万份的安全固件,那么我们可以考虑不退出app,以后还会免费对app标准进行维护更新。”胡一飞顿了一下,“还有,这个数字必须写进合同,白纸黑字!”

泰勒差点就要忍不住爆了,菲戈安全这纯属是讹人啊,他妈的,用1.2亿美金来研发一项软件安全技术,不知道还以为你是在鼓捣新型战斗机呢!就算把菲戈安全拆了卖,也不值这么多钱,别说不值1.2亿美金,就是1.2亿人民币,也还是勉强呢。

胡一飞一副无所谓状,反正就是这个条件,你们愿意呢,咱就继续合着伙干,不愿意呢,就趁早分道扬镳,免得耽搁了各自的前程。

“我就这一个要求,泰勒先生你好好考虑一下吧!”胡一飞再次站起来,“我还和一个客户约好了要见面,现在时间也差不多了,我就不陪你了。泰勒先生可以把我的要求向乔不死先生转达一下,如果同意的话,你就打我电话!对不起,失陪了!”,说完,胡一飞撇下泰勒,径自出门走了。

等会议室的门合上,泰勒发疯似地挥舞拳头,一副咬牙切齿状,似乎要把自己面前的空气撕个粉碎。

正撒着欢地发癫呢,会议室的门又开了,当时差点把泰勒给吓屁了,他立刻从仇深似海的状态,回复到一脸欢笑,表情变动之快,估计能让奥斯卡影帝自卑死。

“泰勒先生,你好!”进来的是谈判高手,他道:“你在东阳的一切,我们都已经安排好了,胡总吩咐我再来问一下,看你还有什么需求。”

“没有!没有!”泰勒摆了摆手,他现在哪还敢提什么额外要求。

“那一会我让行政部的人过来,你要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就对我们说!”谈判高手说完,客气地告辞,也转身而去。

胡一飞回到办公室,刚推开门,桌上的电话响了,接起来一听,是黑天打来的,“小胡,我马上到你们公司了,你现在有空吗?”

“有,有!”胡一飞点着头,“黑老大你直接来我办公室就行!”

“好,那等会见!”黑天说完,挂了电话。

胡一飞站在那里琢磨,黑天消失很久,现在又再次出现,八成是上次谈的那个合作的事有眉目了。

等了有五分钟不到的样子,黑天就敲门进来了,身后还跟着一个人。

“小胡,我给你介绍一下!”黑天进门不提合作上的事,指着自己身后的人,“这位是梁宗琦梁总工程师!”

“梁工你好!”胡一飞上前握手,道:“都赶紧坐吧,坐下说话!”

三人坐定,胡一飞还想着要怎么提起话茬呢,黑天就先开口了,“先说梁总的事吧!说之前呢,我有个要求,我知道你们菲戈安全最近的事比较多,但梁总的事,我希望你能亲自出马,这事很重要!”

胡一飞眉头一挑,道:“先说说什么事吧,只要我能办到的,自然不会推辞!”,心中却是有些纳闷。

梁宗琦一只手轻放在沙发扶手上,“刚才黑老大没说清楚,我再作个自我介绍吧,我是海西市‘锦绣世界’项目的网络安全总工程师,负责锦绣世界项目所有跟网络安全相关的事务。”

胡一飞“哦”了一声,锦绣世界这个项目他听说过,是耗资上千亿的大项目。海西市地理位置独特,依山傍海,四季如春,借助于得天独厚的地利优势,海西市决定要将自身打造为全球知名的文化之都、休闲之都、娱乐之都、旅游之都,因此就启动了这么一个“锦绣世界”的大项目,投入巨资,一是提升海西市的硬件配套设备,二是向全球宣传和推广海西。

整个锦绣世界项目中最为引人关注的,是一个叫做“嗨,看过来!”的环节,为期一月,届时海西会邀请全球各个国家和地区的天王、天后、天团级别的明星前来演出。这个项目启动也有两年了,现在已经确认届时要来表演的明星,有300多位,清一色的世界级大腕,光是专场演唱会,就有70多场,平均一天就有两场多。

海西市为了吸引整个世界的眼球,花费不小,先是每位明星的出场费,都不会低于百万美金的级别,再是专门为此修建了几座全球最先进的演唱会场馆,其它的诸如什么游乐场、不夜城、海滨乐园,更是一应俱全。

胡一飞对于娱乐上的事不怎么关心,但梁小乐就是搞娱乐的,他不关心也得关心,就海西市这个“锦绣世界”的项目,胡一飞几乎每天都能听梁小乐念叨上几句。

听梁小乐说,海西市这次的气派挺大,在世界各地的电视、报纸、网站上都打了广告,更是和覆盖全球的各大票务网站进行合作,要在全球范围内发行“嗨,看过来!”活动中的所有专场演唱会的门票,最贵的门票,单张就超过1000美元,那些来看演唱会的人,还得自费来回机票钱。

“这个项目我听说过!”胡一飞点了点头,“但不知道我们菲戈安全能帮上什么?”

“还是我来说吧!”黑天稍微整理一下思绪,道:“梁工那边在全球的门票销售工作,出了大问题,有黑客组织盯上了门票,之前为了测试销售系统,海西放出了一部分票,几乎是在瞬间,这些票就被抢光了!”

胡一飞没怎么明白,既然是世界级天王天后的表演,那门票火一些,也很正常。

“但通过我们的事后监测,发现这些售出去的票,全部都流入了黄牛市场,真正进入消费者手中的票,几乎是一张也没有!”黑天顿了顿,“这是海西市的一个大项目,花费了上千亿,就为这最后一下,如果搞不好门票的销售工作,让所有前来海西的人都只能通过买黄牛票才能入场,那海西之前的努力就算是白费了,在全球的眼中,海西的形象也要大打折扣!”

胡一飞点头,要真是这样的话,那“嗨,看过来!”的活动就成了个大乐子,保不准就有人得说了,“嗨,看过来,这里有黄牛票!”。

如果黄牛票卖出去了,那就是“嗨,看过来,这里有买黄牛票的傻子!”;要是卖不出去的话,那更惨,要么就是“嗨,看过来,这里有人退票!”,要么就是“嗨,看过来,这里的演唱会静悄悄!”;但最后的结果,肯定是海西市政斧赔得掉裤子。

“之前放出了多少张票,在全球多少个地方发售?”胡一飞问到,这个才是关键,如果只是局部问题的话,倒是无所谓。

“所有门票的网络承销商全部发售!”黑天说了一句。

胡一飞顿时有些惊讶,这就是说,那部分用于测试销售系统的票,是在全球至少几十个国家和地区进行销售的,而所有的票都在瞬间被抢,那这个暗地里抢票的黑客组织,显然能力非同一般。

“另外,我们还在网上监测到不少诋毁海西市政斧形象的言论,有人说之前测试票被抢购一空,是海西锦绣世界项目的内部工作人员和票贩子内外勾结,把门票暗地里销给了票贩子。”梁宗琦恨恨地说道,“不怕明刀明枪,就怕暗箭伤人!”

胡一飞笑笑,出了事,梁宗琦总得为自己找个理由出来,如果只是某黑客组织为利益驱动而抢票的话,那他这个总工程师的工作,就显得太失职了;但如果是有什么幕后黑手有计划、有组织地实施计划中伤海西的计划,那梁宗琦身上的责任就小了很多。

“需要我做什么呢?”胡一飞问到。

“揪出抢票的黑客组织,制定更为安全的买票措施!”黑天的话,就比较实事求是了,解决问题才是王道,推卸责任根本无济于事。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