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疯狂的硬盘>第三零三章 事非寻常

第三零三章 事非寻常

本书:疯狂的硬盘  |  字数:3296  |  更新时间:

酒店用他们的人力三轮车连续拉了两趟,才算勘勘把胡一飞这帮人伺候好。

喝完出门的时候,老大几乎是躺在那里给酒店的老板提的意见:“你这店看起来挺大的,就是忒小气,这么大的一个店,你进货用三轮,这怎么能赶趟呢,以后一定要加一个轮子!”

老板看这一大群人都喝高了,哪敢说不好,小鸡吃米似地点头:“明天我就买辆小货车,您放心,下回绝对没这事了,今天实在是对不住了,酒水饭菜我全给诸位打八折。”

老大被好几个人扶着,一脸迷茫,“火车?你们这里还通铁轨了?”

“火车个屁,是货车!”胡一飞喝得也有点多,但好歹还能听清楚,当下一帮喝高了的人,扶着另外一帮喝得更高的人,就出了饭店。

老大今天定的这喝酒的地方,在东阳的四环外,城边边上。按照计划,喝完了酒,大家就去郊外的一家度假村,可以骑马赛狗,还可以打球游泳。

谈判高手此时已经找了辆中巴车,又从公司行政部喊了几个有力气的,赶过来把帐一结,然后就把魔兽军团的人挨个塞进车里,路上车子也不敢开快了,慢悠悠超度假村前行。刚出城,就有人喊着停车,等一靠边,却是全都冲了下去,到路边各自扶了一棵树开始狂吐。

吐完稍微舒服一些,一群人也不敢再上车去晃了,就蹲在路边抽烟喘气。

胡一飞寝室的四个人,高矮胖瘦一字排开,看着路边的玉米地。

老四抽一口烟,就摆出一副想吐的样子,再抽一口,再摆出想吐的样子,连续好几次,终于还是没吐出来,打了个嗝,道:“今天这酒喝得真痛快!”,左右看了看,老四笑了:“好像就我一个人没浪费,你看你们一个个吐的,那吐的可都是钱!”

老大此时也有些清醒了,感慨道:“这一晃眼,四年就过去了,想我猛男差一点就没毕了业!”

“现在还想那破事干啥!”老三喝多了,也是全无平时的扭捏之态,一巴掌差点把老大拍得躺地上,“难不成你想再表演一次泪洒东阳理工大?”,段宇嗤嗤笑着,想起了老大当时被开除时,在寝室哭叽尿嚎的样子。

胡一飞没说话,一脸深沉地盯着不远处的庄稼地,也不知道在想什么,那表情,倒像是在期盼风调雨顺,能有个好收成似的。

“二当家的,你想啥呢?”段宇问到。

胡一飞深深叹气,“我在伤感!”

“呃……”三人有些傻眼,齐齐侧目看着胡一飞,不知道他这又唱的是哪出。

“想我菲戈,好歹那也是万千理工大爷们心中的偶像,过了今天,就成社会青年了……”

胡一飞话没说完呢,那边的老四终于“哇”一下吐了,哗哗地……晚上在度假村,众人又喝了一圈,胡一飞和老大再也顶不住,喝完就沉沉睡去,第二天到公司的时候,已经是十点多了。技术部的人等了一上午,就等他们开会呢,按照安排,今天老大得向技术部正式汇报他思考成熟后的新游戏模式,技术部好根据具体的要求,开始着手制定程序的架构,以及工作进度。

开完会回到办公室,发现桌上有一张传真,是昨天收到的,胡一飞拿起来一看,是乔不死的助理泰勒发来的。

苹果的智能手机系统采用菲戈安全的安全固件后,大获成功,于是苹果就想将安全固件移植到自己个人pc艹作系统下,可奇怪的是,这两个艹作系统原本就是一脉相承的,但苹果将其移植到pc机艹作系统下后,非但达不到安全的要求,连系统运行的速度也比以前迟缓了很多,跟智能手机系统下的表现想比,截然相反。

泰勒发来传真,就是询问此事。

胡一飞笑了笑,心说你们倒是想得挺美,手机安全标准的技术已经相当于是白拿了,竟然还想让老子再免费赠送一个,世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虽然老子也想让自己的安全固件装到全球所有的电脑和手机之中,但也绝不是以这种完全利人毫不利己的模式进行,菲戈安全没有无私奉献的义务。

拟了份回信,胡一飞让人发了过去,他告诉泰勒,菲戈安全开发的安全固件,根据平台的不同,其运行模式也略有不同,因此不兼容,但技术原理是一样的,你们要是想弄,可以根据app安全技术标准,自行去研制适合个人pc平台下的专有安全固件。

回完这信,胡一飞想起昨天跟校长说的事,就赶紧把早已制订好的关于创新基金运作模式、奖励标准、审核流程、资金管理模式等方面的章程资料整理到一块,让人送去了理工大。

弄完之后,胡一飞坐在那里想了想,拿起电话,拨给利安防的老搔,“劳总,我是胡一飞!”

老搔当时吓得差点从椅子上掉下去,第一反应就是往窗户外看了一眼,窗外阳光明媚,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老搔确认今天的太阳是从东边升起的,太出人意料了,简直是受宠若惊啊,胡一飞竟然主动给自己打电话,而不是通过网站公告来遥控指挥了,老搔一时都难以适应。

“是胡总啊……”老搔强压住心中的鸡动,“我还正想着要跟你联系呢,你这电话就打过来了!”

胡一飞原本准备说事的,老搔这么一说,他只得道:“你还是叫我小胡吧,有什么事你就说话!”

“我们这边有个项目的解决方案,涉及到了菲戈安全的技术,所以公司准备安排我去一趟东阳,希望能由你们来完善一下这份解决方案!”老搔说着就呵呵地笑。

他说的倒是真的,按照他和徐敏杰的计划,是要把利安防的原有产品,都和菲戈安全的技术进行融合,进行全面升级。以前利安防是买菲戈安全现成的技术解决方案,现在却是要把别人的技术融入自己的产品,一时半会,利安防很难有这个实力的,所以还是需要菲戈安全来帮忙的。

“是这事啊!”胡一飞笑了起来,“我今天找你也是想说一件事,巧得很,我们俩说的事,也可以说是同一件事!”

“嗯?”老搔顿时有些不解,心里还有忐忑,菲戈安全的技术和方案,从来都是自成一体的,老搔怕胡一飞不能答应把菲戈安全的技术融入到他人产品之中去。

“你刚才说的事,完全没有问题!”胡一飞一句话就打消了老搔的心中的不安,稍顿一下,道:“但是,……”

老搔一听“但是”两个字,心里头那刚落地的石头“肉”一下就又悬空了,这下把老搔闪得不轻,一阵目眩,差点就晕过去,急忙扶住办公桌,问道:“但是什么?”

“我是说,劳总不觉得这样来回在利安防总部和东阳之间跑,很麻烦吗?”胡一飞问到。

“不麻烦,不麻烦!”老搔急忙表示,“只要胡总能答应帮我们完善技术方案,我们自己麻烦一点倒是无所谓的!”

胡一飞狂汗,心说老搔这家伙平时挺机灵的,今天怎么就不明白自己的意思呢,当下道:“是这样的,今天会上我们刚讨论决定,今后菲戈安全在技术授权等事宜方面,将会优先考虑和东阳本地的企业展开合作,在东阳设有技术研发部门的企业,也在优先考虑范围之内。我给劳总打电话,就是来告诉你这事的!”

“啊!!!”

老搔张嘴说不出话来,弄了半天,原来自己会错意了,这菲戈安全原来是想让利安防把技术研发部门设到东阳去,老搔当即赶紧改口,道:“其实细一想,还真是有点麻烦,两地之间来回奔波,个人辛苦一些倒是其次的,主要是太耽误事了,更不利于技术上的及时沟通,我非常理解菲戈安全的这个决定!”

胡一飞惊愕诧异,这老搔变得也太快了,当下道:“这只是我们今后在挑选合作伙伴时的其中一个指标,并不是把其它的企业就排除在合作之外!”

“明白!明白!”老搔笑着,“其实我早都向公司建议过了,说要把新的技术部门设到东阳,现在咱们两家公司的合作是越来越深入了,就靠我一个人在两地之间来回跑,也不是长久之计啊。说实话,这两个月把我折腾得,整整瘦了三十斤,裤子都……”

胡一飞满脸冒汗,赶紧打断老搔的话,“劳总辛苦了,那我就不打搅你了,等你定了来东阳的航班,就通知一声,我让人去接你!”

说完,胡一飞赶紧挂了电话,坐在那里擦把汗,长出一口气,心说就老搔那个体格,只瘦三十斤的话,那等于是没瘦,第二天只要吃碗红烧肉,再睡一觉,不但瘦的那三十斤能补回来,说不定还能再增个三两三呢。

胡一飞原本还想把这个事情挨个通知其它几家授权企业呢,现在一看,算了吧,还是网站发公告比较省事一些,别人都已经习惯看你发公告了,你这冷不丁打个电话过去,说不定还把人给吓到了呢。

“这事整的!”胡一飞自嘲一声,起身下楼,去通知老大把网站更新一下,却没想到自己这个电话还真的是把老搔给吓到了。

老搔挂了电话,在屋子里踱了两圈,就急急奔徐敏杰办公室去了,他越想越觉得这事不寻常,要只是一个普通的决定,那胡一飞也就不用亲自打电话来说这事了。

“一定要重视,要高度重视!”

老搔一边小跑,一边嘴里还念念叨叨的。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