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疯狂的硬盘>第三零一章 鸡立鹤群

第三零一章 鸡立鹤群

本书:疯狂的硬盘  |  字数:3241  |  更新时间:

胡一飞并不知道t博士实验室的那则公告是zm自己发的,他要是知道的话,估计得五体投地,zm的狗屎运也太好了,要不是美国那边原本就准备关闭t博士测试,今天怕是zm的面子就栽大了。

看到那则公告,胡一飞还挺欢喜,心说既然宣布关闭了,那这事就没有缓了,而一旦关闭,美国人今后再休想发动黑客集体帮自己过关了。七年之后,就算你通关了,那时候世界是个什么样子,谁也说不准。

“小姐呀小姐你多风采,君瑞呀君瑞你大雅才,风流不用千金买……”

胡一飞哼起这许久没哼的小调,下班闪人,t博士测试的事,虽然自己最终未能按照之前的计划实施,但也不算全是坏事,至少zm就把这黑锅扛了下来,他们自称第二通关,却拿走了一亿悬赏,这种事,怕是没几个人会信,自己一番挑拨,也算是达到目的了。

晚上的时候,t博士测试的服务器全部关闭。

美国人这回连发公告都省了,zm早就替他发了,只是zm如此火急火燎地要宣布测试结束,倒让美国人有些怀疑,难道真如天眼所说,zm在第六关中隐瞒了一些什么?

闹了整整一年的t博士测试,至此落下帷幕,它留给业界一个悬念,那就是通关的奖赏中,到底有没有t博士的技术。之前这个测试放出的时候,只是说有一亿美金的奖励,并没有提到任何关于技术的事,而zm公布的第六封信中,却又突然提到此事。令人诧异的是,zm说自己通关了,他们认这封信,却不认信上所提关于t博士技术的事。

整个事件,总结为一句话,那就是zm在质疑声中成为了通关者,t博士测试在稀里糊涂中关闭了。

纷纷扬扬闹了半个月,直到狼窝论坛上有位资深八卦者大胆做出一个猜测,事件才算彻底平息。

这位八卦者分析到,zm公布的通关提示并没有作假,他们确实是第二个通关者,但是,第一个通关者也是zm,zm第一次通关时,拿走了t博士的技术,也就是zm半年之前公布的终结者系统和z语言。之后“天眼”神奇崛起,连破第四第五关,眼看就要破掉最后一关了,zm感觉到了压力,因此才拿走了一亿美金的通关奖励,让t博士测试体系关闭,不给天眼超越的机会。也就是说,zm早就半年前就通关了。

这个分析,非常靠谱,很有说服力。

不过就在这位八卦者放出分析两个小时后,八卦者自己反被“人肉”了,有人在论坛爆出八卦者的真实身份,并且放出证据,证明这个八卦者其实是个网络枪手,专门从事炒作,曾经制造过多起网络上的“门”事件,其中就包括大名鼎鼎的“小艳照门”、“补钙门”……纷纷扰扰之中,菲戈安全按部就班,继续朝着自己的目标前行。

t博士测试这边刚刚落下帷幕,全球骇客挑战赛却拉开了大幕,继神奇小子宣布退出苹果六代机的破解后,苹果手机再一次大放光彩,参加挑战赛的骇客们,攻陷了所有系统的智能手机,唯独拿苹果的六代机没有办法。

骇客挑战赛每年举行一届,在这个黑客会议上,没有任何一项安全议题,所有参赛黑客唯一要做的一件事,就是对全球最流行的艹作系统、浏览器、智能手机发起实战攻击,攻击成功,且用时最短的一位,便为获胜。

在历届骇客挑战赛中,微软只有一届没有被全灭,那是因为那年他们推出了新的艹作系统,骇客们对这个新系统不熟悉,为了抢时间,干脆就放弃了;谷歌的浏览器,因为有独特的沙盒技术,也有两届没有被攻破;而苹果就没有那么幸运了,这里可以称之为是苹果的噩梦之地,每一届上,苹果都是黑客们蹂躏摧残的对象。

最离奇的一届,有三位黑客几乎同时拿下苹果的艹作系统,第一名只用时10秒,拿走大赛的奖金,第二和第三名虽然没有拿到奖金,但他们攻击所用时间也都没有超过30秒,让苹果更为伤心的是,这三个黑客所用的攻击手法还都完全不同。苹果在那一届的挑战赛上,让骇客们彻底打成了筛子。

今年的挑战赛上,苹果终于是咸鱼翻身了,虽然他们的艹作系统和浏览器照样被人干翻了,但终于第一次不是被全灭,加载了安全固件的六代机,让所有参赛的黑客都束手无策。与之形成对比,微软和谷歌却是在这届挑战赛上遭遇到了全军覆没。

消息传出,各方面对苹果手机的信心均是大涨,消灭了破解者,又杜绝了黑客,已经没有任何力量能够阻止苹果六代机的大卖了。

六代机发布会后一个半月,苹果宣布,六代机在全球的预售,已经累计达到640万台,其中百分之九十的预售,是个人定制机,苹果目前已经向各大代工企业追加订单,并且督促代工企业全力生产,确保不会因预售数字的突增,而影响到半个月后的全球同步上市计划。

这个数字,大大刺激到其它的手机制造商,苹果智能手机上市近五年,总计不过才销售8000万台,而现在,六代机一个月的预售数字就达到了640万台,这太可怕了。

所有人都低估了个人定制模式的诱惑力,更加低估了那个app安全固件,回过神来的手机制造厂商,纷纷改变策略,谋求开展自己的个人定制业务。

诺基亚和菲戈软件穷耗了有一个多月,此时也终于妥协,快速和菲戈软件达成了多项合作协议:诺基亚向菲戈软件支付4500万美金,获得标准软件解决方案三年的使用权,从而使自己旗下的所有手机,在硬件和软件上达到“软统一”;菲戈软件向诺基亚提供多桌面服务、快速个人定制业务、系统优化加速三个方面的技术支持,作为交换,诺基亚允许菲戈软件在使用了这些技术的手机上进行增值业务。

一天之后,全球最大手机制造商诺基亚,宣布加入app手机安全标准联盟。

至此,app标准联盟的成员就达到了五家,这个数字看起来不多,但在这五家企业中,有四家拥有各自的手机艹作系统。除了黑莓之外,全球最主流的智能手机艹作系统,已经全部囊括其中。

app联盟向自己旗下的所有成员提供统一的技术和标准,成员则可以依据这份标准,来研制适合自己手机艹作系统使用的安全固件,凡是加载了安全固件的手机,出厂之时,可以放置app的独有安全标识。

菲戈安全因为没有手机艹作系统,也没有自己的手机品牌,从而成为app联盟中唯一一个只生产安全固件,却不生产手机的成员。

“你娃儿还真是个怪胎!”刘晓菲雪白的衬衣上别着一个理工大的校徽,一脸困惑之色:“app的所有成员都可以研制安全固件,别人有手机,自个造了安全固件自个就能用,你们造的安全固件要给哪个用,你们又做手机,我咋个想,咋个都想不明白!”

胡一飞看着刘晓菲胸前的校徽,玩味地笑道:“刘老四(师),请租(注)意死(使)用普通话儿!”

理工大的校徽有两种,学生的校徽是白底红字,教工的校徽则是红底白字,很好区别,刘晓菲此时别着的,正是教工才用的校徽,她现在已经是正儿八经的一名大学老师了,不过还没正式代课。今天是学校的毕业典礼,刘晓菲当起了现场的接待员,穿着统一的白衬衣黑裤子。

刘晓菲顿时一瞪眼,“你娃儿找揍是不是,敢取笑我!老实回答我的话!”

“我哪敢取笑你!”胡一飞收起玩笑,又摆出一副严肃的表情,“报告老师,我们打算把梳子卖给和尚!”

“呸!鬼才信!”刘晓菲啐了一口,领着胡一飞进了毕业典礼的会场。

胡一飞“呵呵”笑着,事关公司的运营机密,他不可能告诉刘晓菲的,当然,他也知道,刘晓菲不过就是随便问问罢了。

“老大真的不来了吗?”刘晓菲又问,毕业典礼之前,学校还专门给胡一飞和老大下了帖子,不过看样子,老大可能是不会来了。

“他就那样,喜欢跟自己较劲!”胡一飞笑着,就已经看到了自己的座位,自己座位的两侧,分别是梁小乐和老大的,看来学校今天是经过特意安排的,这一届的毕业生中,也就出了这三个怪胎,属于学校的重点关照对象,胡一飞前面的座位,就是校长大人的。

毕业典礼要在一个小时后才开始,此时的会场,只稀稀拉拉坐了几个人。

“你自己先坐吧,小乐那边正跟同学合影呢,一会才能过来!”刘晓菲给了胡一飞一瓶水,转身又匆匆忙去了,今天有不少人得接待呢。

胡一飞一进校门就被刘晓菲给拽到了这里,到现在还没跟老四他们联系呢,当下赶紧拨了电话。

“二当家的,你在哪呢?”老四问着,“大家都在找你呢,我、老三、老猪,我们几个正在一块呢!”

“你们在哪?”胡一飞问到。

“小红楼门口!”

“行!我马上就到!”胡一飞拿起水,又匆匆出了会场,去跟老四他们几个汇合。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