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疯狂的硬盘>第二九七章 最后一关

第二九七章 最后一关

本书:疯狂的硬盘  |  字数:4265  |  更新时间:

胡一飞也来不及细想,当下直接调出自己的工具,向最后一道关卡发起了攻击。

攻击所用的方法那是他早就琢磨好的,工具也是现成的。所以,胡一飞的这次紧急攻击,看起来慌张,但其实却是有的放矢。

不过十秒的时间,胡一飞就顺利从目标服务器上,拿到了通关密码,以及通关的地址。

这正是t博士测试具有难度的地方,你攻击的这台服务器,和最后的通关服务器它不是同一台,每一道关卡,至少要涉及到三台服务器。

攻击者要先从上一道关卡的通关服务器上,去激活下一关的入口服务器,不激活的话,入口服务器是不会开启的,然后再通过测试,从入口服务器得到下一道关卡的通关密码和地址,整个过程,跟经典游戏《扫雷》倒是有些相似,也像是开地图。

玩扫雷的,开盘必定会先随便踩几下,开出一片空的地盘,然后根据提示,一步步往下挖,直至起出所有的地雷。而玩t博士测试,情况也差不多,每一个大关,就像是一盘新的扫雷游戏,而每一道关卡,则是挖雷过程遇到的每个关键抉择。

攻击者拿下上一道关卡,就是起出了一颗地雷,这时候,游戏还在继续,你需要根据这颗地雷周围的提示,来寻找下一颗雷的位置。所有的提示,便都在上一道关卡的那台通关服务器上,这台服务器上打开了很多端口、提供了很多服务,但这些都是用来迷惑攻击者的,只有针对正确的端口使用正确的入侵方法,才会激活下一道关卡的入口服务器。

这时候攻击者可以像《扫雷》时一样,瞎踩几下,赌赌运气,说不定这一脚下去,就能踩中狗屎,正确的入口自动现身;当然,攻击者也可以根据服务器上提供的线索,准确判断出正确的入口,有的放矢,一下标出正确的雷点。

但问题是,t博士在通关服务器上提供的虚假线索太多了,你这一脚踩下去,如果是空的,无法确定出新的雷点,等你返回来再看的时候,整个游戏的地图都会发生变化,系统会补充进一个新的虚假线索进来,踩来踩去,有可能一辈子也踩不出雷点,真是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啊。

攻击者踩出正确的那一步,那下一个雷点自然会出现,也就是下一关的入口服务器了,攻击者这时候需要要做的,就是安全起出这颗雷来,这比《扫雷》游戏可更考验智力了,你得用正确的手法,才能起出正确的雷来,地雷和水雷那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你不可能用起地雷的法子来起水雷。

雷的下面,埋着一张纸条,纸条上面写着下一关的地址和通关口令,拿到纸条,还不算是通关,攻击者必须在30秒之内赶到下一关地址,输入正确的口令,否则这口令就会作废,你只能回去重新取新的口令,而此时原来已经把雷起走的地方,会重新埋下一颗雷,这回是水雷还是地雷,那就只有天晓得了。

胡一飞现在看到有人向正确的端口发送数据,那第一反应就是认为有人已经找到了安全起雷的办法,所以他才会如此着急地出手。如果万一让对方抢先起出了这颗雷,那30秒之后就会出现一颗新的雷,自己之前准备好的通关方法和工具,就会统统作废,以后再想起出这雷,就不知道要花多少时间来重新分析这颗雷的品种和姓能了。

说时迟,那时快!

胡一飞拿到下一关的地址和口令后,毫不耽搁,立刻切断了这边的连接,继而向通关的服务器发送连接请求,一秒之后,返回一个验证要求,胡一飞快速键入刚才得到的通关密码。

密码发出三秒后,界面返回大量的英文。

胡一飞一看,就狠狠捏了一下拳头,眼前这大片的英文,正是t博士的第六封信。拿到这封信,也就是说顺利通关了。胡一飞当下准备去看信的具体内容,谁知屏幕此时一刷新,下面又出现个输入请求。

等看清楚要求输入的东西,胡一飞顿时有些呆滞,自己猜得没错,这就是第六关的最后一道关卡了,也是整个t博士的最后一道关卡了,下面要求输入的,正是银行账号,t博士测试的那一亿赏金,此时要兑现了。

胡一飞急忙打开抽屉翻腾着,他手头准备了两个账号,一个是zm在地下交易网的账号,一个是自己在地下交易网的另外一个账号。

原本胡一飞是打算把这笔钱汇入zm的账号,那样就把屎盆子彻底扣到zm的头上了,让zm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但后来zm的洗白速度之快,大大出乎了胡一飞的意料,甚至跟美国那边搭上了线,胡一飞怕自己栽赃不成,反遭人起疑,只好又准备了一个自己的账号。

拿出那张写着两个账号的名片,胡一飞在电脑前咬了咬牙,此时他又有些犹豫,不知道到底该输入哪个账号。

思索了十来秒的,胡一飞决定还是输入自己的账号。

谁知正准备输入呢,办公室的门“砰砰”响了两声,随后就听到门锁转动的声音。

“我擦!”胡一飞暗骂一声,只得切换了桌面,把名片重新塞回抽屉。

还没合上抽屉呢,梁小乐就走了进来,进门笑道:“你在忙什么呢?”

“整理一下文件!”胡一飞把名片放进去,慢慢合上抽屉,“你怎么有空过来?”

在整个菲戈安全里,能够敲门后直接进胡一飞办公室的人,也只有梁小乐和老大了,胡一飞原以为是老大呢,没想到会是梁小乐,这突然被打断而淤积的火气也是发不出去,只得耐着姓子来应付梁小乐。

不过,表面虽然看起来是若无其事,其实胡一飞心里却是非常焦急,他还在惦记着自己刚才监听到的那个意外数据,也不知道那个家伙是否也顺利通关了?

梁小乐往胡一飞面前的椅子里一坐,从自己的坤包里掏出一叠文件,“你看看吧!”

“这是什么?”胡一飞伸手去拿。

“理工大的项目报告,晓菲今天送来的!”梁小乐说着,瞄了瞄胡一飞办公室的那几盆花,就起身找了水壶,浇水去了。

“那先放我这里,我回头看看!”胡一飞说着,就想把那报告往抽屉里划拉。

“别回头了,就现在看吧!反正没几页,你看完给个话,我好去答复晓菲!”梁小乐说完叹气,“离毕业也没几天了,这事还得抓紧!”

胡一飞挠挠头,正想再说呢,老大此时也走了进来,道:“我就说好像看见小乐上来了,果然没看错!”

这一下,胡一飞彻底没招了,总不能当着老大的面,说把老大的事先放着吧,只好拿起报告看了起来。

老大走过来,也把一份报告放在胡一飞桌上,“关于那个游戏模式,我最近又考虑了考虑,这是我完善之后的想法,你看看。”

“好,我先收着,看完之后咱们会上讨论!”胡一飞说完,把老大报告拿起来压在手下,继续看着理工大的那份项目报告。

这份报告上的项目,只能说跟软件沾点边,但关系实在是太小。理工大要搞一个电子数控的研究,需要进两套设备,已经喊了两年了,但经费还是差了很大一截,如果要是仅仅依靠省教育厅的科研预算拨款,估计还得等上三五年。时间不等人,三五年之后,或许这个研究课题就毫无价值了,因此学校这才找到了菲戈安全,想让菲戈安全来赞助这笔采购设备的经费。怎么着,胡一飞也算是理工大培养出来的人,回报母校是应该的。

项目书上简单写了要研究的课题,列了那两套设备的名字、型号、以及采购价格,胡一飞在网上搜了一下,设备报价有高有低,但算下来均价,也和这项目书的差不多。

“小乐,你去回复晓菲,就说让学校这两天派个人来,把手续一走,我们就能汇钱过去!”胡一飞说着,把那项目书合上,他愿意掏这个钱,设备这玩意又假不了,买回来放在学校的试验室,那后来的学生就都能用。

“汇什么钱?”老大立时就过来抢那份项目书,他同意胡一飞设立创新基金的事,但对于赞助学校的事,心里还是有疙瘩。

梁小乐抢先一把,把项目书塞进自己包里,“那我就先走了,下午我到学校去一趟。”

老大看着梁小乐出门,只好转身揪着胡一飞:“是不是又是那个赞助的事!”

胡一飞点点头,“不过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研究,而是买两套设备,理工大好歹也是咱们的母校,给母校添一两套像样的设备,这总没有什么吧!”

“这是没有什么,可要是拿这换毕业证,我想不通,也绝不答应!”老大跳着脚,“他要给就给,不给拉倒,拿我的毕业证来说事,这是敲诈!”

“行了!”胡一飞把老大按下,“你也别太拿自己的毕业证当回事,如果没有你毕业证的事,那学校就不来找咱们了?”

老大气哼哼一拍椅子,“总之,这两件事扯到一起,我心里不舒服!”

“你有什么不舒服的?”胡一飞瞪着眼,“我告诉你,这根本就是两件事,我已经问过刘晓菲了,她上次找梁小乐,完全就是为赞助的事来的。至于你毕业证的事,那是刘晓菲自己的想法,上次学校开除你,刘晓菲没有帮上忙,心里一直都愧疚着呢,她觉得这次的赞助是个机会,说不定就能帮你挽回,所以才跟小乐提了这个事。退一步说,就是这两件事扯在一起,我也觉得没什么不好的,别说是理工大的毕业证,它就是哈佛牛津的毕业证,也值不了这么多钱!关键这根本就不是钱的问题,你父母辛辛苦苦这么多年,养育你,栽培你,盼你出息都盼得望眼欲穿了,这份恩情,咱们一辈子都还不上,报答不了父母恩情,那给他们一个安慰奖总行吧!现在有这么一个挽回的机会,我们凭什么不抓住!”

老大顿时说不出来话,张嘴欲言又止,反复几次,蔫了下去,坐在那里叹了半天的气,闷闷道:“那这次赞助花了多少钱?”

“两千多万!”

老大腮帮子上的肉一阵抽搐,差点又跳起来,最后还是没跳,想了想,站起来就往外走。

胡一飞怕自己的话说重了,赶紧跟上几步,问道:“你干什么去?”

“干活,把这钱赚回来!”老大扔下这句,噔噔噔地下楼去了。

胡一飞揉揉额头,心说整天这都是什么破事,一桩一桩的,自己这累死累活的,到了都不知道为的是谁,叹口气,胡一飞又赶紧回了办公室,他心里还惦记着t博士测试的事呢。

回到电脑前,一边去切换桌面,一边去抽屉里拿写着账号的名片,名片拿出来,往屏幕上一瞅,胡一飞就傻眼了,那个要求输入银行账号的窗口不见了!

“曰!”胡一飞狂抓头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他的桌面切换和乔不死展示的多桌面艹作完全是两个概念,胡一飞切换之后,其它桌面正在执行的任务是不会中断的。

胡一飞只好先把t博士的第六封信保存,然后再次去连接第六关的通关服务器,只要成功通关,那通关口令就一直有效了。输入口令后,胡一飞又一次看到了那封信,但是等了许久,却是再也没有等到那个银行账号的输入窗口!

“嗷嗷嗷!”胡一飞有点抓狂,这肯定是出了什么意外事故,否则不会有这种情况发生的,t博士不会设计bug程序,更不会拿一亿来晃点通关者。

把刚才的连接数据重新翻回来看,胡一飞突然发现,在自己连接的成功的那一刹,服务器上居然返回一条消息,“目前有两人通关,你是第一个通关者!”

这消息很短,被随后的一大段t博士的信一顶,就翻到了上一屏,是以胡一飞刚才竟然没有注意到!

“那个家伙居然也通关了!”胡一飞一脸骇然,简直不敢相信这个事实。

他不知道自己之前监听到的那个数据,是和自己一起通关的呢,还是被在自己抢先之后,那人又把新填补的雷给扫了,如果是后者的话,那对方的实力也太可怕了,这才短短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啊。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