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疯狂的硬盘>第二八五章 重操旧业

第二八五章 重操旧业

本书:疯狂的硬盘  |  字数:3163  |  更新时间:

胡一飞到达公安局的技术科,李队长和技术科的科长正站在门口的走廊上抽烟,看见胡一飞,两人开着玩笑,道:“让身价亿万的高科技富豪来给咱们修电脑,这回太有面子了!”

“别忘了付工钱就行!”胡一飞索姓顺着两人的话,自我打趣。

“少了谁的工钱,那也不敢欠胡总的工钱。你属于是大腕,虽说不缺钱,但要是欠了你的出工钱,我估计小报记者都能把我们市局的围墙给拆了!”技术科的科长笑呵呵地,请胡一飞进去说话。

三人进去一间办公室,里面就是一个工作台,台上摆了得有五六个显示器,有大有小。

“这就是那套模糊图片识别系统的工作平台!”技术科的科长给胡一飞作着介绍,“这帮软件商,歼得很,怕软件被破解,所以都不送我们安装程序。要买他的软件,必须是连软件带硬件一起买。呶,就是这张桌子,也是从荷兰空运过来的!”,科长摇着头,很是无奈。

胡一飞笑着,“从没见过这么霸道的软件商!”

“没有办法,目前世界上普遍认同,并且能够直接作为法证使用的模糊视频鉴定软件,就只有两套,一套是美国设计的,一套是荷兰设计的。”科长打开了面前的电脑,继续说道:“人家做得是独门生意,所以就敢霸道。当初我们一开始谈,提的条件是要完整的安装程序,并且系统环境由我们自己搭建,人家也没拒绝,但一开口要价就是500万美金,而且是一口价,前手交钱,后手交盘!咱们局里没那么多经费,只得退而求其次,100万,买了两套整体系统。”

说话的工夫,电脑启动,进入桌面后,那套视频恢复软件随即运行,但很快就弹出提示框,说是缺少运行环境所需的必要文件,无法启动。

胡一飞扫了一眼,道:“看提示,应该是系统里运行了一套防破解、防反向编译的监控体系,现在监控体系的文件被破坏了,无法启动,由此导致视频恢复软件无法启动。这套视频恢复软件,启动的时候,可能会预先进行运行环境分析,如果防破解机制启动,它才会运行。”

科长咳了两声,道:“估计就是这么回事吧!一套系统搞得这么复杂,能不三天两头地出问题吗?”

胡一飞笑了笑,他已经大概猜出原因了,肯定是软件买回来后,技术科的人试着去破解,想把这套软件进行移植,结果没有搞定对方设下的防破解体系,反被这套防破解体系给搞定了,以前的那些冤枉钱,怕就是这么交出去的。

软件商既然是连硬件一起卖过来的,那对方的防破解体系,肯定就是基于硬件而设的,想要破解,就那么容易,甚至眼前的这套软件,也只能运行在这台电脑上,换到其它任何一台电脑上,就无法运行了,因为这颗萝卜,只能栽在这个坑里。

“小胡,你看看,有没有办法让它再运行起来?”李队长看着胡一飞。

胡一飞摇了摇头,“难度太大,怕是要让软件商派人过来修复!”

科长和李队长对视一眼,均是面有愁容,他们破解人家的软件,那软件商岂能愿意,维修费用自然是一次比一次要得狠,而且来了之后,更是气势汹汹、冷嘲热讽,说出来的话,能臊得技术科的人三天吃不下饭,老脸烧得跟猴屁股似的。

“除此以外,就没别的办法吗?”李队长问着,“咱们这两年送去的维修费,都够再买一套新系统的了,再送,市局直接关门算了!”

胡一飞沉思片刻,道:“我尽力试一试吧,不过不能保证一定弄好!”

“反正也已经坏了,死马当作活马医,你尽管动手弄就是了!”科长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他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实在不行,他就向局里申请,从美国引进另外一套系统算了,反正他是绝不会再让荷兰那软件商的人来修了。

李队长也是说道:“就是,你不要有顾虑,尽管弄,就是把这机器拆了也没事!”

胡一飞无奈苦笑,心说也就是已经弄坏了,你们才敢这么说,要是系统正常的时候,我要摸一下,你们怕是也不肯。当下很帅气地一甩胯,将一个工具包甩到身前,打开之后啪啪一阵翻,抽出一张光盘来,整套动作一气呵成。行云流水,不愧是干过这行的。他身上的这个工具包,还是他以前在微蓝时的装备,可惜他已经快半年没自己出过工了,今天出来时随便一翻,倒把这个工具包又翻了出来。

胡一飞弯下腰往电脑机箱上一看,傻了眼,“碟机呢?”

“没有碟机!”科长摊开手笑。

“那软件商的人来了怎么修?”胡一飞反问。

“机箱是用电子锁锁的,他们来了就开箱子,接好外置碟机,然后恢复!”科长道。

胡一飞直接吐血,为了修个系统,自己总不能把破解电子锁的活也干了吧,再说了,电子锁也不是说破解就能破解的,那玩意接在主板上,密码输错几次,就把整个主板锁死了,电脑都无法启动。

“要不开箱子吧!”科长建议道。

“不用了!”胡一飞摆摆手,“没了张屠户,难不成还真的要吃带毛猪?”,胡一飞并不知道那科长的最坏打算,他怕真的强行开了箱子,万一自己弄不好这系统,那时再找来软件商的人来,人家给不给修,还是个问题呢。

“还是开箱子吧!”科长再次建议到。

胡一飞还是没同意,道:“那你们平时需要恢复的视频,是怎么弄到这台机器里的?”

“有专门的机器来做这个工作!”科长指着工作台旁边另外一台很不显眼的机器,道:“这台电脑上有个软件,能够链接到视频恢复平台,两者之间是用私有协议链接的,而且只能上传视频和图片,需要恢复模糊视频和图片时,我们就把视频放入这台电脑,通然后过这个软件上传至工作平台,然后就可以在平台上艹作了,之后返回的结果,也要在这台电脑上取出。”

科长说着话的同时,点亮工作台上的一台小显示器,胡一飞才发现这里原来是有两台电脑。

不过,科长又说了,“现在视频恢复平台无法运行,所以这电脑也没办法和工作平台建立连接!”

“没关系,有这就行!”胡一飞笑着,“省得我再动粗了!”,他倒是有很多办法,可以把自己的文件弄到这个工作台上,这些法子,都类似于他当时用超声波窃取金龙文件的法子,不过既然人家有专门的上传办法,胡一飞倒是省了不少工夫。

当下胡一飞就把自己光盘上的工具复制到那台电脑上,完了让开位置,对那科长笑道:“还得麻烦科长把这个工具上传到工作平台上去!”

科长顿时愣在了那里,不知所措。

倒是李队长笑了起来,一拍那科长,道:“行了,你也别装了,人家小胡早就看透你的那点把戏了!”

科长尴尬笑笑,很是有些不好意思,没想到自己破解这套系统的事,让人家胡一飞给看穿了,当下搓了搓手,在工作平台上运行了一个软件,随后再运行那个用于上传的软件,几秒过后,显示两者之间成功建立了连接,科长遂选中胡一飞的那个工具,开始上传。

胡一飞呵呵笑着,站在一旁,却也不说什么,刚才科长最后才提到这个用于上传的软件,胡一飞就大概猜到了一点,公安局的人既然能搞坏工作平台上的反破解机制,那就证明他们有办法绕过软件商设下的上传限制,把那些用于破解的工具上传到了工作平台上。

过了两分钟,上传完毕,科长又是嘿嘿两声,搓着手站到一旁,脸上还是有些不自在。

胡一飞在工作平台上找到自己的工具,继而运行,工具弹出个提示,李队长还没看清楚上面写的是什么,胡一飞就按下“确定”按钮,工具随后弹出个进度条,似乎是在搜集什么信息,等进度条走到头,再次弹出个提示框,李队长照样没看清楚呢,胡一飞又快速按下“取消”键,随即电脑开始重启。

“小胡,你这工具,刚才是做什么?”李队长按耐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就问了一句。

“搜集所有硬件的信息,然后再重建一个完全一样的虚拟硬件环境!”胡一飞解释了一句。

“那‘取消’的又是什么?”李队长倒是锲而不舍。

“因为这机器上面的软件环境已经被破坏了,所以就不需要再虚拟软件环境了!”说话的工夫,电脑完成了重启,再次弹出那个图像恢复软件运行失败的提示,胡一飞直接点掉,道:“现在,只要再虚拟出正确的软件环境,这套软件就能运行,不过,只能手工作业了,估计得费点时间!”

说毕,胡一飞按下一个键,屏幕随即弹出一个艹作界面,上面显示着刚才软件运行失败的提示信息,点开之后,就是满屏幕的数据。

胡一飞皱了皱眉,显得很是头疼,道:“好久没干这活了,开工!”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