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疯狂的硬盘>第二七八章 有界无界

第二七八章 有界无界

本书:疯狂的硬盘  |  字数:3322  |  更新时间:

“你的老师不是去教书了吗?”胡一飞问到。

狼蛛有点尴尬,这个问题有点难以回答,过了好半天,他才回来消息,“老师但凡出手,就从来没有半路退缩的道理,这次也一样,如果不抓到zm=杂毛,老师肯定是不会停手的!”

胡一飞顿时觉得自己大意了,斯帕克这个家伙的狡猾程度,远远超出自己的想象,从狼蛛的话里判断,斯帕克可能还不只是负责t博士测试的通关小组,他还在继续追踪着自己。

“t博士的测试,和追踪zm=杂毛之间有什么联系呢?”

胡一飞摸着鼻子,这两者之间肯定是有联系的,否则斯帕克也不会半路跑去负责t博士测试的通关事宜了。可一时半会,胡一飞也想不出这其中的联系,难道这是斯帕克的第二个幌子吗?

“我倒是希望他抓不到zm=杂毛!”胡一飞说着。

“为什么?”狼蛛有些诧异,狩猎者追踪黑客,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因为我也是个中国黑客!”胡一飞答到,顿了顿,又道:“而且,我看你的老师也未必能抓到zm=杂毛,他已经栽过一次了!”,胡一飞这倒不是瞎说,既然知道斯帕克还在追踪自己,那自己就不可能让对方得逞。

狼蛛有些生气,“老师出道以来,从未失过手,我相信他这次也一样,最终一定能抓住zm=杂毛。而且也必须抓到zm=杂毛,只要有他存在,就会有更多的人去效仿他,导致整个安全界格局失衡!”

胡一飞现在早就不信狩猎者的这套平衡法则了,自网络对抗事件之后,胡一飞就明白了,互联网从诞生的那天起,就是失衡的,根本不存在平衡这一说。人有国籍,互联网就有国界,如果没有国界的话,那为什么发生在中国的黑客攻击事件,斯帕克就不去追踪呢,同理,黑天也是狩猎者,但却没有义务去帮美国去抓黑客。

“那就祝你老师好运气吧!”胡一飞扔下这句话,就不再搭理狼蛛了。

狼蛛是个一根筋,胡一飞越这样,他就越要跟胡一飞理论,qq上滴滴嘟嘟地发了半个小时的信息,向胡一飞传教布道,说狩猎者的职责有多么光荣和神圣,说zm=杂毛的行为有多么恶劣,又说了斯帕克以往的很多得意事迹,最后,狼蛛确信自己的老师一定可以抓住zm=杂毛。

胡一飞苦笑,心说斯帕克肯定没有告诉这一根筋,他为了追踪zm=杂毛,把金龙药业的药方挂到了地下交易网;他肯定也没有告诉狼蛛,第一天,他能把超级黑客康利送进了监狱,第二天,他就能把康利再捞出来,反手是云,覆手是雨。

或许狩猎者的职责很光荣,但作为狩猎者的人,却未必事事光彩!如果狼蛛知道他的老师曾做过这样的事,不知道他还能坚持认为狩猎者很光荣吗?

看胡一飞不理自己,狼蛛又唠叨了几句,这才下线闪人了,临走还留下话,“我会继续说服你的!”

看狼蛛终于消停了,胡一飞捏捏发痛的额头,心说自己通关的步伐还得再加紧一些,否则还真有可能会被狼蛛这帮人追上。

晚上宴请泰勒的时候,泰勒似乎早已忘了上午的不快,只是说自己已经把合作方案传到总部了,然后就不说别的了,不说自己何时离开东阳,也不说苹果什么时候能把授权开发的协议传给菲戈安全。

胡一飞对此似乎也毫不在意,根本就不提这一茬,只说些接风洗尘的话,搞得泰勒很郁闷,完全弄不清楚胡一飞的意图。

之后的两天,泰勒接受东阳市的邀请,领着助手在东阳市转来转去,参观这个,参观那个,吃干喝净后,却是屁也不放一个。

到了第四天,苹果总部有了消息,不是关于合作的,而是关于那三部被黑的手机,苹果的安全工程师终于弄明白了胡一飞那个短信病毒的攻击原理,但遗憾的是,竟然没有办法进行防御。

这个无法防御,倒不是说完全没有办法,办法是有的,但必须要对苹果智能手机的系统进行固件升级。而让人吐血的是,升级之后,倒是可以抵御这种病毒的攻击了,但苹果应用商店内的那数十万的应用程序,却将无法运行。要想重新运行,必须让这些程序的作者按照新的软件编写标准,重新编写程序,然后再认证上架。

几十万的程序啊,如果重写,那苹果的那些软件合作者估计都得疯掉了!

再说了,苹果的智能手机至今已经发展到了第五代,再加上他们的平板电脑,两样产品在全球累计销售了有七八千万只,要让这些机子成功升级,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些比较老的机子,比如第一代,也未必就能成功升级到新版本。

就算这些问题都能解决,那还有一个最大的问题,一个病毒,你升级一次系统,然后重新颁布一次软件编写标准,那要是之后再来一个同样的新病毒,你要怎么办?是不是再把系统升级一次,然后重新把几十万的程序再编写一遍?

泰勒收到总部的邮件,也是出了一身冷汗,他没有想到,胡一飞的这个病毒居然厉害如斯,说这个病毒能灭掉苹果,那也不是危言耸听。万幸的是,胡一飞还算有职业安全人的艹守,没有把这个病毒攻击原理公布于众,否则苹果就要面临灭顶之灾了。

随邮件一起到泰勒手上的,还有一份苹果开具给菲戈安全的软件开发授权协议,里面附了苹果平台的硬件、以及软件编写标准。

乔不死指示泰勒,必须尽快跟菲戈安全达成合作协议,最好是让菲戈安全开发出一款可以一劳永逸的安全产品来,在这个前提下,具体的条款,可以尽量满足菲戈安全的要求。至于那个多桌面的事,乔不死这回就来不及提了,再花哨的功能,没有安全,也是白扯。

得到这个指示,泰勒也就不敢再浪荡了,赶紧备车,带着翻译助手齐齐杀到菲戈安全,连个招呼都没来得及打。

把这几人安排到会议室,谈判高手就颠颠跑来通知老大,“那菜鸟洋鬼子又来了,急惶惶的,跟丢了钱似的,我看这次的谈判八成有戏!”

老大不急不忙,站起来整整衣服,道:“他们慌,那是很正常的事,你自己慌个什么劲!给老子端住了,先晾晾他们,我去找胡总!”,说完,老大出门慢慢踱上楼,找胡一飞去了。

“苹果啊,这可是苹果!”

谈判高手站在那里低声嘟囔,他这回是服了,没见过老大这样的,也不知道他是早已胸有成竹呢,还是真的不拿苹果当回事。不过,嘟囔完了,谈判高手又学着老大的样子,四平八稳、装模作样地踱回会议室,给那几人倒了杯水,便自行坐在一旁,低头翻文件,也不搭腔。

过了有三五分钟,胡一飞和老大推门进来,笑道:“泰勒先生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勿怪,勿怪!”

泰勒此时哪还顾得上客气,寒暄一下,就赶紧把包里的文件掏出来,“这是总部发来的软件开发授权协议,我给你胡先生送过来了!”

胡一飞笑呵呵地接过来,“你打个电话,我们派个人就去取了,怎敢劳烦你亲自跑一趟呢!”,胡一飞说完,就坐在那里,等着泰勒的下文,他这么着急来找自己,肯定不是这一件事。

“开发协议总部批了,但合作方式呢,总部认为我们双方还有更进一步的可能!”泰勒此时不得不抛出底牌,笑着道:“总部是希望我们双方能在更深的层次上,展开合作!”

“那我们当然是求之不得了!”胡一飞笑着,“不知道有什么需要我们效劳的地方?”

“我们希望贵方提供的,不是一款可供苹果手机用户下载使用的安全产品,而是系统本身的一项安全服务,或者说是安全体系。这套体系,它可以防范类似于胡先生那天所展示的那种攻击手法。”泰勒看着胡一飞,“我这么说,不知道胡先生明白不?”

胡一飞“哦”了一下,点点头,“你的意思,我大概明白了。这样吧,我这里刚好有一份解决方案,我先拿给泰勒先生过目,看看这份方案是否符合你们的要求。”

泰勒一听,就知道胡一飞这是早有准备啊,不过他今番来,已经做好了挨宰的准备,当下笑道:“好!”

“那失陪一下!”胡一飞告罪一声,起身出了会议室,一分钟后返回,手里多了一份文件,他放在了泰勒的面前,道:“这方案原本是做给谷歌的,后来没用上,泰勒先生先看,完了我们再商量!”

泰勒翻开看了两页,不禁吸了口气,与其说这份方案是做给谷歌的,倒不如说菲戈安全完全猜中了苹果的心思。在胡一飞的这份方案中,提到的问题,不仅仅只是安全方面的,还有很多难以解决的问题。

比如提到谷歌手机艹作系统版本过多的问题,这个问题几乎存在于所有的智能手机之上,苹果也不例外。首先,版本过多,升级就会变得困难,由此又导致各个版本之上的应用程序无法兼容等一系列问题出现;其次,一些系统默认的应用程序,更新起来很不方便,必须要等系统固件更新的时候,才能一起更新,滞后更新,同样引发多种问题。

而菲戈安全独有的虚拟桌面技术,却将系统和应用程序完全隔离,不但安全,更做到了各自更新、互不干扰,甚至还再进一步,提出了定制桌面的概念。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