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疯狂的硬盘>第二七二章 换个灯口

第二七二章 换个灯口

本书:疯狂的硬盘  |  字数:6156  |  更新时间:

当时就有记者想冲上去抄走胡一飞的那台手机,他想看看里面的邮件列表是否可以打开,是否真的可以看到乔不死的通信内容。

菲戈安全的员工眼疾手快,将记者死死拦住,“信件内容不能观看,大家可以找乔不死本人,或者是邮件列表中涉及到的人去求证。”

会场里顿时是闹闹哄哄,大家对乔不死是否被黑的关注程度,远远高于菲戈安全的新技术。有关系的,就急忙去联系求证;没有关系的,就死死守在台前,等着事情的进一步发展。

“在自己制造的手机上,让胡一飞给黑了,这下可有热闹看了!”徐敏杰微微笑着,心说这事太有意思了,“曾经看一笑话,说某人家里装修,装完了,自己却被装修工人反锁到屋里去了,真是人生一大杯具。”

“乔不死更惨,他上前一看,发现那防盗门还是自己制造的,杯具中的杯具!”老搔呵呵笑着,他现在太乐了,“你说乔不死也真够闲的,偏偏就回了胡一飞的这封信,倒霉催的!”

“走吧!”徐敏杰一招手,“趁着别人都在这里看热闹,咱们现在出门,说不定还能堵住胡一飞呢!”

两人匆匆撤退,刚一出会场,老搔的电话响了,他拿起来一听,就道:“徐总,别忙了,胡一飞打来电话,中午请吃饭,说是这几天有些失礼了,要给咱们赔罪!”

“安排在哪里?”徐敏杰问到。

“金阳国际饭店!”

“那快走吧!”徐敏杰说完,直奔自己的车子。

乔不死正在美国的家中闹失眠呢,辗转反侧,就是睡不着,起身上厕所,回来的时候,刚好发现手机上来了封新邮件,顺手拿起一看,发现对方真是无聊,竟然询问自己是不是乔不死,这不是明知故问嘛,全世界都知道这个邮件地址是属于自己的。

“又一个失眠患者!”乔不死看看时间,发现已经很晚了,心说这大概也是个睡不着的,就随手回复了一个字,叹口气,又躺倒在床上。

刚躺下一会,屋里的电话响了,乔不死很纳闷,今天失眠的人怎么这么多,大半夜了,还要打电话过来,不情不愿走过去,看了看号码,发现是美国一家权威it杂志的主编,便接了起来,“我是乔不死!”

“很抱歉大半夜的打扰你,我有个事情想求证一下!三分钟前,你是不是收到一封邮件?”主编就问到。

乔不死本来也没什么睡意,此时更没睡意了,奇怪,自己接收邮件的事情,别人怎么会知道,“是,我收了一封邮件!发生什么事了吗?”

“我手下的记者从中国给我发过来一段视频。”主编顿了一下,“我现在转发给你,看完你就明白了!”

“如果是工作上的事情,那我明天再看吧!”乔不死说着,他以为之前那封莫名其妙的邮件,大概就是这家杂志的记者发过来的吧。

“现在就看吧!”主编说完专门嘱咐了一句,“开电脑,千万别用手机!”

对方说完就挂了电话,乔不死愣在了那里,心说什么视频,非得大半夜来惊动自己,放下电话,手机便亮了起来,提示有一封新的邮件。

乔不死想了想,拿着手机进了书房,打开电脑,直接进入邮箱,把那段视频下载了下来,打开之后,有个年轻人,正举个苹果的智能手机,对着一群人在讲话,至于说的是什么,乔不死倒是听不懂,不过随后他就看到了,那个年轻人给自己写了一封信,邮件的是标题是……“啊!”乔不死突然想起来了,赶紧去打开邮件列表,发现几分钟前自己回复的那封邮件,标题是一模一样,原来就是这个年轻人发的啊。

乔不死有些纳闷,不明白对方这是在做什么,为什么要当众给自己发邮件,再往下看,他更迷糊了,年轻人发完邮件,就把手机放在了展台上,然后转身离开,一大群记者冲上去包围,场面就开始有些混乱了。

嘈嘈杂杂一分钟,视频里就有人在大喊了,乔不死还是听不懂,但似乎听到这喊话中好像提到了自己的名字!

此时画面一转,镜头回到了大屏幕,当看清楚手机画面显示时,乔不死一下就站了起来,那是自己所有的邮件往来信息。

有人当众窃走了自己的私人邮件!

乔不死就算听不懂,也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心里顿时就乱了,心说那个年轻人到底是谁,他当众入侵自己邮箱的目的何在,为什么自己会毫无发觉呢!

“咔!”一声。

乔不死就拽起了电话,他想打给那it杂志的主编,询问究竟是怎么回事,但想了想,他又放弃了,拿起电话,开始拨打自己助理的电话,“让行政部的人马上安排,我需要一名中文翻译,一名网络安全专家,一个小时后,让他们赶到我家里!不,赶到公司,让行政部的人也到!”

一个小时后,乔不死对到场的人播放了视频,并下达命令:一,视频中所有的对话内容,尤其是那个年轻人的话,每个字都要翻译,搞懂他说的是什么,对事情做出个最直观判断;二,行政部的人立刻去查,弄清楚视频中的事情发生在哪里,为什么会发生,现场的媒体又有哪些,准备对这个事件进行报道的又有几家;三,网络安全专家对手机进行检测,查明对方的攻击手法,以及漏洞所在。

就在美国那边忙得不可开交的时候,老搔和徐敏杰到了金阳国际饭店。

“什么失礼啊赔罪,那都是虚的!”徐敏杰对老搔做着吩咐,“关键是一定要让他把协议签了!”

“知道!”老搔点着头,“实在不行,我还有杀手锏。”,老搔的杀手锏,就是凡夕了,当时可是他把凡夕推荐到菲戈安全的,不能说是知遇之恩,但指点迷津总能算得上吧,自己找他讨要点报酬,那也不过分。

“进去之后,见机行事!”徐敏杰又吩咐了一声,就推开了包间的门,门一开,两人挂在脸上的笑容就僵住了。

“李总、魏总、张总、……”老搔一阵郁闷,国内安全界的头脸人物,基本全在这里了。

胡一飞赶紧起身,“徐总、劳总,快请进!这几天有不少失礼的地方,还请您多多包涵!”

“不至于,不至于!”徐敏杰呵呵笑着,进来坐好,左右环视一下,发现大家都有些尴尬,这些平时生意场上的死敌坐在一起吃饭,怎么都觉得浑身不自在。

看人到齐了,胡一飞也不耽搁,举起酒杯,申明了自己的意思,“今天这顿饭,主要是向诸位前辈赔罪的,这几曰多有得罪之处呢,还请你们多包涵,为表示诚意,我自罚三杯!”,胡一飞说完,就自饮了三杯!

“没那么多讲究!”老搔赶紧拦着,“有微软和谷歌相逼,你们的难处,我们都理解!”

胡一飞笑笑,“道歉是其一,其二呢,我想就菲戈安全那套企业vpn网络部署方案的授权问题,跟诸位进行一次沟通。如果诸位有合作意向的话,我们菲戈安全愿意将完整的解决方案,以及大部分的核心技术授让出去!”

老搔一听大喜,到了嘴边的话差点蹦出去,他看了徐敏杰一眼,才生生忍住了。利安防对外已经宣称得到了菲戈安全的授权,现在当着这么多同行的面,自己一开口,太热心的话,岂不是就露馅了嘛。

他不说,不代表别人不说,那几个企业当场就表示有合作的意愿,只是他们并没有亲自体验到这套技术方案,因此说话还是有些谨慎的。

“虽然做生意就是讨价还价,但我这个人还是很不适应拉锯式的谈判!”胡一飞笑着,“既然大家都有兴趣,那我在这里就交个底,这套解决方案,菲戈安全打算只授让于国内安全企业,授让费用是营收的10%!”

徐敏杰顿时露出惊讶之色,之前胡一飞死咬15个点不松口,现在还没谈呢,就一下掉了五个点。他去看老搔,老搔却是一副后怕状。

“这个标准很公平!”徐敏杰终于开口了,之前心里对胡一飞好久不露面的那点不快,也烟消云散了,心说得亏胡一飞没让利安防签啊,要是签早了的话,那岂不是亏死了,随便一个点,都是上千万的支出。

“如果诸位积极开拓海外市场的话,那我们菲戈安全再返3个点!”

老搔就是一哆嗦,我擦,再返三个点,可就只剩7个点了,从没见过如此低的技术授让门槛啊。

胡一飞这么说,倒把其他几位企业的老总给吓住了,大家今天在发布上刚知道菲戈安全和微软谷歌的谈判破裂了,一转眼,胡一飞就主动联系这些国内安全企业,又开出如此优厚的条件,这让大家的心里反而没底了,觉得这里面是不是存在什么问题啊。

饭桌之上,除了利安防之外,大家都没有明确表态。

“除了授权费用上的这个底限外,还有另外一个条件,接受授权的企业,不能以任何方式将我们的技术和方案,间接或直接转给第三方企业,否则我们会追究法律责任的!”胡一飞笑了笑,“如果大家觉得这两个条件可以接受,明天就可以直接来菲戈安全签约。”,他的这个条件,说了,也相当于是没说,这只能算是最基本的要求,而不是条件。

老搔此时有些憋不住,问道:“那今天菲戈安全发布的杀毒技术呢,我们利安防对此也很有兴趣!”

“今天发布的杀毒技术,和我们的企业vpn网络部署方案,其实是一种技术的两个不同应用方向!”胡一飞笑呵呵看着老搔,“如果利安防接受我们的技术授权,完全可以自行开发出‘只杀不查、藐杀病毒’模式的产品!当然,我们也可以提供完整的解决方案!”

老搔兴奋地搓着手,恨不得马上就按住胡一飞把协议给签了,这可是买一送一的好买卖啊,不签那就是傻瓜,再说了,利安防已经有一大堆客户等着上项目呢,这钱,都已经堆到门口了。

胡一飞这么一说,刚才那几位还在犹豫的老总,也有些心动了。如果媒体所报道的不差,那菲戈安全的技术,除了vpn网络部署和杀软外,应该还有很多方面的开发潜力。胡一飞现在的话,也就告诉大家,拿菲戈安全的这套技术开发其它应用的话,是不需要再向菲戈安全缴纳授权费用的,这个吸引力就有点大了。

徐敏杰也是有些鸡动,举起酒杯,“来,让我们为合作,干一杯!”

这一顿饭,就吃得是宾主皆欢,期间这些老总提了不少问题,胡一飞一一解答,一顿饭吃了三个多小时。

散场之后,其他的老总都告辞走了,他们得回去商量一下,拿出个最后的决定,看看是否要跟菲戈安全合作。

徐敏杰却是一直拖着不走,等众人都走了,他却拽着胡一飞进了旁边的茶座,“胡总,就刚才饭桌上的那些条件,我们利安防全部同意,你看是不是今天就把合同给签了?”

胡一飞笑着,“徐总倒是个急姓子,只要你们同意,我当然是欢迎合作的!”

“那咱们就在这里稍坐一会,喝点茶,醒醒酒,劳总已经准备合同去了!”徐敏杰笑着,“还有一件事,我们利安防呢,也不打算自行开发了,准备就采用菲戈安全今天公布的这套杀毒模式的现成解决方案,不知道菲戈安全能不能把这套方案出售给我们?”

“当然可以!”胡一飞拿起茶杯,“一千八百万!”

“成!”徐敏杰几乎是不做思考,就同意了,别人想用同样的技术开发出成熟的解决方案,至少需要三个月的时间,而在这段时间内,利安防基本就算是做独门生意了。再说了,这回是买断,不用再交份钱,回本之后,那就都属于赚的了。

老搔很快抱着一沓合同回来,进门把合同给胡一飞和徐敏杰一人一份,道:“除了这个比例外,基本就和上次的合同一样!”

徐敏杰也不看,直接提起笔,就在合同上签了字。

老搔倒是在旁边说了一句话,“我们利安防,可算是菲戈安全最忠实的合作伙伴了,每次都是冲在最前,不知道胡总能不能再和上次一样,给我们一个优惠的比例呢?”

徐敏杰脸色大变,标准十个点,开拓海外市场再降三个点,这已经是业内最低了,而且胡一飞也说了,这是底线。现在眼看自己合同都要签了,老搔又来讨价还价,这要是惹恼了胡一飞,那合同可就又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签了。

“好啊!”谁知胡一飞却笑了起来,非常痛快地道:“对于利安防,确实应该给予最优惠的条件!”想了一下,胡一飞道:“这样吧,如果利安防在企业vpn网络这个业务上,能够采用我们菲戈安全的终结者系统进行部署,我愿意再降两个点!而且这个条款,我们只对利安防有!”

徐敏杰喉结耸动一下,咽了咽口水,实在是太出乎他的意料了,只收5个点的授权费用,而且还允许把技术用于其它方面的开发,这样的条件,实在是太优惠了,闻所未闻啊。

“这属于是个新情况,我们可以签一份补充协议!”胡一飞笑着,“当然,也可以不签。但如果两位是对我们的终结者系统没有信心的话,那我就得邀请两位明天一定要到公司来,我要为两位详细介绍一下!”

“不,我们签!”

徐敏杰抢过胡一飞手里的那份合同,就把自己的名字签了上去,这个属于是额外的优惠条件,就算没有这个,利安防也准备签的,再说了,在执行的时候,如果菲戈安全的终结者系统真的不行,那自己完全可以不采用,7个点,都已经是超出了自己的期待值,自己很满意。

签了合同之后,徐敏杰的心总算是放进了肚子里了,那已经预约好的几百家企业,这回算是正式吃下去了,当下他笑着,“明天我们一定到菲戈安全,一来签署补充协议,二来签署杀软技术解决方案的出售协议,三来,我们也见识一下终结者系统!”

三人聊了一会,徐敏杰就告辞了,有合同到手,他就敢放开手去干了,他准备立刻部署更为强大的宣传攻势,争取在一开始,就把国内的几个竞争对手远远甩开。

“胡一飞的野心不小啊!”老搔在身后嘀咕,“他们竟然推出了自己的艹作系统!”

“终结者系统是zm推出的!”徐敏杰强调了一下,“有zm支持,菲戈安全想不发达都难啊!”

这两人走后,老大就来了,带着死机准备接胡一飞回去,得知胡一飞已经和利安防签了协议,老大就道:“这么低的授权比例,咱们岂不是很吃亏?”

“如果不是咱们发展也需要钱,我还打算全部免费呢!”胡一飞说着。

老大摇头,不太明白胡一飞的话,“为什么?”

胡一飞指了指头上,“看到那盏灯没?”

老大点头,“看到了,怎么了?”

“现在所有的杀毒软件,不管谁出的,不管如何包装,骨子里都摆脱不了病毒特征码扫描的模式!”胡一飞看着上面,“这个模式,就好比是那盏灯的灯口,不管你是钨丝灯、还是节能灯,也不管你亮度如何、热度如何,是不是能够节省资源,但只要你要想亮起来,你就得先接到灯口上。明白吗?咱们就是那个做灯口的,别人是做灯泡的!”

老大竖了竖大拇指,这个比喻太形象了,“明白了!”

“现在世界上所有的灯泡,都插在特征码扫描的灯口里,我们想换上自己的灯口,谈何容易啊!”胡一飞笑着,“所以咱们也只能是免费送灯口了!不过咱们的灯口有优势,对于做基础软件和应用软件企业来说,可以做到‘有漏洞、无风险’,他们能省掉一大笔的维护资金;对于反病毒企业来说,再也不用建庞大的病毒收集检测网络了,也不用部署病毒库升级体系,成本瞬间降低六成左右!”

“所以就免费把技术授让给这些反病毒企业,让他们在更多利益的驱使下,帮咱们去换灯口?”老大笑着。

胡一飞点头,和老大慢慢走出了饭店,道:“九成以上的个人电脑上,都装有杀毒软件,而且是清一色的特征码扫毒模式,对于这些已经装了灯口的地方,咱们是很难插手进去的,但对于那些还没有装过灯口的地盘,咱们还需要亲力亲为啊!”

老大一下就明白,牛眼一竖,“我擦!我就说你今天怎么突然冒出那么一个演示来,还拿乔不死开涮,这刚弄走了微软谷歌,你又撩逗苹果,原来你打得这个主意啊!”

胡一飞笑了笑,“智能手机可是个还没有装灯口的大盘子,而且它也不适合特征码扫毒模式。想想看,本来运行频率就比不上个人电脑,杀毒软件再那么吱吱一转,别说玩手机了,能保持流畅的通话就不错了!咱们的新灯口能不能换掉旧的灯口,就看在智能手机上成败了。”

老大热血只往上涌,“靠,那我可得认真准备一下,好应付即将到来的和苹果的谈判,这回可不是忽悠了吧!”

“走,回去再说!”胡一飞说着,就钻进了车里。

此时的乔不死,面前摆了三份报告,一份是视频内容的,一份是事件原委的,最后一份,是安全专家给出的鉴定报告。

看第三份报告的厚度明显不足,乔不死有些意外,于是就先打开了这份,结果一看,差点吐血,安全专家研究了几个小时,就给出了几个字的鉴定结果:邮件中的恶意代码执行完毕之后就消失了,手机上没有找到任何入侵的痕迹!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