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疯狂的硬盘>第二七一章 信手拈来

第二七一章 信手拈来

本书:疯狂的硬盘  |  字数:6367  |  更新时间:

看着下面没人回应,老大象是有点尴尬,又象是为了调节气氛,冒出一句莫名其妙的话来“其实,刚才诸位同仁安装到电脑里的病毒和木马,并没有被杀掉!”

“哗~”,瞬间,所有人的眼睛就都盯着老大了,也包括现场记者手中的长枪短炮,怎么回事?不是都杀掉了吗,怎么又变成没杀掉呢!

老大慢慢走到电脑跟前,这次成了二指禅,按了一个组合键,只见桌面一闪,又回到了cpu使用率100%的画面,“这是我安装的病毒和木马!”

二指禅再次发动,画面一闪,老大又道:“这是利安防劳总安装的病毒!”,为了证实,老大调出系统进程消息,果然就找到了病毒的痕迹。

完了继续施展二指禅,“这是独霸张总的!”;“这是秒杀李总的!”;“这是必杀魏总的……”;“这是……”

会场的人都傻了,刚才那些人装进去的病毒,竟然又被一个个找了回去,众人就觉自己象是在观看慢镜头回放似的。真是奇怪啊,这些病毒既然都在电脑里,为什么会瞬间消失,又为什么会不启动呢?

“这就是我们菲戈安全倡导的新型病毒防治模式!”老大知道自己的演示已经达到效果了,便揭开谜底,道:“用户在使用电脑的过程中,如果怀疑自己的电脑中毒了,那么他所要做的,就是轻轻一按!”,老大说着话的同时,再次施展一指禅,桌面一闪,他笑道:“所有的病毒,全部消失,与此同时,一张新鲜无毒的桌面也诞生了!”

“没有复杂的艹作,也不需要专业的知识,只需要这么一按就行,从此不必再担心病毒破坏计算机,也不用担心木马窃取机密,电脑上也不会再弹出任何提示用户删除疑似病毒文件的框。”老大笑着,“用户可以毫无后顾之忧!”

“那刚才已经进入电脑里的病毒怎么办呢?”台下就有人问了。

“很简单!也只需要按一个键!”老大重新切换到之前的中毒桌面下,按下另外一个组合键,便弹出一个提示框,“是否注销此桌面,桌面注销后,桌面内的文件将全部消失!”

老大直接按下确定,中毒的桌面就瞬间消失,之后老大一路艹作,所有中毒的桌面就挨个消失,“只需注销掉桌面,那在这个桌面上所植入的病毒,就全部消失!”

老搔此时扭头对徐敏杰低声道:“似乎是一种快速的虚拟还原技术,但绝对比现有的虚拟技术要先进!”

徐敏杰点头,他也想到了是虚拟技术,但没想到虚拟技术还可以这样玩。

“那用户的数据岂不是也消失了?”台下又有人问了。

老大呵呵笑着,“是的,在这种注销方式下,用户的数据也会随之消失!”

底下的人议论开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种杀毒模式基本没有市场,用户一个误艹作,就会导致数据丢失,这样的杀毒软件,还不如没有呢!

“如果不能保证用户的数据安全,那这样的技术无疑是失败的!”老大微微抬手,示意大家稍安勿躁,“刚才的演示,只是为了清晰表达出我们新杀毒理念中的前四个字:只杀不查。事实证明,我们的技术确实可以消灭所有的病毒!至于后面的四个字,我请我们菲戈安全的总裁胡一飞先生为大家演示,等演示完后面的四个字,大家就会相信,我们的新技术是非常成熟的!”

老大说完,会场侧面的门一开,多曰不露面的胡一飞笑呵呵地走了出来,一边摆手示意,一边就走到台上,“很高兴大家的提问和质疑,现在就由我来为大家解释!”

胡一飞说完,直接来到了刚才的电脑跟前,“可能大家刚才都没有注意到,就在那个cpu使用率100%的桌面下,其实真正的cpu使用率,还不到10%,所有显示出来的一切,都是虚拟的,它虚拟出电脑中了病毒之后的情景会是怎样!可事实上,病毒并没有进入真正的电脑,也没有感染真正的艹作系统,甚至连它访问到的硬盘,也是假的!”

“果然是虚拟技术!”老搔就知道自己猜中了。

“问题是,虚拟环境中的数据,他要怎么去保存呢?”徐敏杰又问到,“全部消灭容易,但要把用户的数据和病毒分开,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了!”

老搔摇头,这个他不知道,如果他有办法的话,那今天开新闻发布会的,就是利安防了。

“大家都比较关心虚拟环境下用户数据的保存工作,我们的技术方案对此也做了考虑,我们设定了一种智能模式!”胡一飞按下键盘,随后弹出一个软件界面,显示目前软件工作在“非智能模式”下,“非智能模式,主要用于一些公共电脑,比如说网吧,用户的数据是不需要保存的;也可以用于研究工作,喜欢研究病毒技术的同仁,从此不需要再架设虚拟机环境,可以直接在我们的非智能桌面下研究,而且注销和复原都很方便!”

胡一飞说话的同时,选中了“智能模式!”,随后电脑重启,而奇怪的是,进入智能模式后,电脑启动的速度明显加快,十秒不到的工夫,就重启完成了。

“这就是智能模式了!”胡一飞指了指电脑,随手在桌面上新建了一个文本文件,在里面敲入几个字,“只杀不查、藐杀病毒!”,保存好文件,他就注销了这个桌面。

“我已经把虚拟桌面注销了,那我现在重新创建一个虚拟的桌面,大家看看那个已经被注销掉的文件,是否还会再出现?”胡一飞朝下面的人笑了笑,施展和老大一模一样的一指禅,屏幕一闪之后,新的桌面出现了,但桌面上就有一个文本文件,打开之后,刚好是那八个字。

“大家都看到了,用户的数据被保存了,并没有随着虚拟环境的消失而消失!”胡一飞笑着,“那么,在病毒和用户数据同时存在的情况下,如果我们能只杀掉病毒而不影响用户的数据,就可以证明我们的技术是成熟的,对吧?”

台下不少人就点头,那是当然,但就怕病毒和用户数据搅在一块的时候,你们区分不开啊!

胡一飞一伸手,“能麻烦之前那几位上台体验的朋友再上台一次吗?”

台子底下滞了有十几秒,还是老搔带头,刚才的那拨人,才又重新聚到了台上的电脑前。

“规则很简单!”胡一飞笑呵呵看着这些人,“请大家把刚才自己的病毒,以自动感染的方式再种进去,种好之后,每人在文本文件里添加一个记号,就ok了!”

老搔听明白了,直接打开一个自己制作好的带毒邮件,随即他的那个病毒就又进入了电脑,老搔打开系统进程看了看,确信病毒已经自动运行了,就打开那个文本文件,往里面添加三个字:利安防,然后道:“好了!”

胡一飞上前施展一指禅,再次新建桌面,道:“下一位!”

一会的工夫,这些人就又把自己的病毒木马重新塞进了电脑,每个人都在文本文件里留了自己的记号!

“大家先不要走!麻烦大家再来认一认,看看这些病毒有没有错!”胡一飞笑着,按下组合键,切换到一个桌面,“必杀的魏总,你来看看,这个桌面下的病毒,是你的吧?”

上前一人,打开进程看了看,点头道:“是我的!”

胡一飞二话不说,直接注销掉,然后再返回前一个桌面,“李总,……”,……,“张总,……”,“劳总……”

不一会的工夫,胡一飞就把所有人的桌面都注销完了,此时就回到了第一个桌面下,桌面上的文本文件此时还被打开着呢,里面还是那八个字,一个不多,一个不少。

下面的人就笑了,还不是一样嘛,病毒没了,刚才那些人添加进去的数据也没了,用户的数据并没有被保存下。

“现在,我把这最后一个桌面也注销掉!”胡一飞说完直接注销,屏幕一闪,伴随着最后一个桌面的注销,一个新的桌面同时也生成了。

胡一飞并没有多解释,而是啪啪一点,把桌面上的文本文件打开了,只见在八个字的后面,“利安防”,“独霸”,“秒杀”,“必杀”……,刚才那些人添加进去的数据,竟然全部都出现了!

“哗~”全场一声惊呼,不可思议啊,用户的数据真的被保存了,怎么可能呢!

胡一飞笑呵呵看着台上的几位,“请诸位再上前一步,看看这个新的桌面下,是否还有你们的病毒?”胡一飞再次发出邀请。

这拨人也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凑到电脑跟前一顿好找,最后一个个摇头,病毒绝对是消失了,可修改过的数据怎么就单单被保存了呢!

会场里头议论纷纷,大家早忘了自己到这里来的最初目的是什么,此时全陷到菲戈安全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反病毒技术里去了。

“或许有人会说,你们用来回重建虚拟桌面的方式来清理病毒,岂不是太麻烦了吗?”

胡一飞笑着点头,“确实有点麻烦了!刚才的演示呢,只是为了突出多桌面艹作的优越之处,我们菲戈安全倡导大家进行多桌面艹作,在彼此读力的桌面上进行不同的艹作,好处多多:一,方便大家把电脑上的文件将进行分类和管理;二,工作是工作,娱乐是娱乐,通过桌面的读力,帮助用户把自己的不同行为进行读力;三,减少电脑中毒的几率。至于用户在实际艹作的时候,完全不必新建虚拟桌面,只需将电脑重启,病毒就消失了!”

底下的人发出恍然大悟的声音,原来重启就可以杀毒啊,这倒是方便了很多。

“或许还有人会说,那要是在重启之前中了病毒呢?用户的数据是不是照样面临着被窃取的危险?”胡一飞再次主动发问。

会场一下就又静了下来,对啊,如果重启之前电脑就中了病毒,那用户的艹作岂不是也很危险?

胡一飞笑了笑,“其实用户在智能模式下,哪怕永远都不去新建桌面,永远都不去重启电脑,病毒也不会窃取到用户的任何机密。”胡一飞顿了一下,道:“用户可以完全放心地在带毒的环境下进行艹作,而没有任何后顾之忧,这就是我们提出的‘藐杀病毒’模式。这个藐杀,是对病毒的藐视,更是无视!”

底下这回就全乱了,没有听错吧?无视病毒?在带毒环境下艹作?而且还没有任何风险?这菲戈安全是不是疯了,怎么越说越离谱了啊!

“电脑就摆在那里!”胡一飞也不争辩,伸手一指电脑,道:“大家若是不信,可以尽管来试!发布会结束之后,这三台电脑会在这里继续展示三天,期间任何人都可以来测试,不管是以破坏电脑为目的,还是以窃取机密为目的,只要你能让我们的电脑感染你的病毒和木马,并顺利实现你的目的,那我们菲戈安全愿意奖励你100万现金!”

此话一出,场子就爆了,在座的高手可是不少啊,大家心里很是不服,就算你菲戈安全的新型反病毒产品再厉害,那也不可能将所有的病毒木马都封杀至死!

老搔此时实在是想不通,靠着“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优势,直接就向身旁的胡一飞发问了,“胡总,能简单介绍一下你们技术的原理吗?”

胡一飞笑着摇头,“时间关系,发布会上不便公布,但我们会将这种反病毒模式的设计原理,以及一部分技术细节共享给我们的合作伙伴。借着发布会的机会,我们也表达一下自己的意愿,我们菲戈安全非常希望能够和各反病毒企业在这个新的反病毒模式上展开合作。”

“我们利安防就很有兴趣啊!”老搔已是迫不及待,直接就替徐敏杰宣布了。

“谢谢利安防对我们菲戈安全的信任!”胡一飞笑了笑,就抬手示意,然后往后退了两步。老大此时上前,把台上的这堆人都请了回去。

“通过刚才的演示,已经足以证明,我们菲戈安全提出的‘只杀不查,藐杀病毒’的新型反病毒模式,在技术上已经非常成熟!”老大重新站在台上,接过胡一飞的话继续说道:“而且,我们的杀毒模式更容易艹作,无论多么复杂的情况,用户只需掌握‘新建’、‘注销’、‘切换’三套组合键就可以全部应付!为了适应不同用户群体的不同需要,我们提供了‘智能’和‘非智能’两种模式,而且在这两种模式下,用户还可以再分别创建不同模式的两种虚拟桌面。”

老大说完,看看底下的人都没反应,就道:“关于菲戈安全新型反病毒技术的介绍,到此完毕!如果大家还有什么其它的疑问,现在可以进行提问!”

底下的记者呼啦啦全举手,老大随便点了一个。

“我想请问孟总!”一位记者迅速发问,“菲戈安全和微软、谷歌的谈判,目前进行得如何了?”

老大清了清嗓子,“无比沉痛”地说道:“因为存在根本姓的分歧,菲戈安全和谷歌、微软的谈判,目前已全部破裂,而且也不会再重启谈判了!”

底下顿时哗然,再追问,老大却是怎么也不肯透露细节了。

越不说,记者们就越关心,变着法地问,其实还是一个问题,老大一看,就道:“今天的发布会,是关于新型反病毒模式的,如果大家没有这方面的问题,那我们的发布会就结束了!”

大家一看,才不得不放弃,此时有人跑过去抢过记者的话筒,问道:“我想请问胡总,你刚才所说的100万悬赏是否算数?”

“绝对算数!”胡一飞笑着,“在场的媒体都可以监督!”

“那这么说,菲戈安全非常自信自己的新产品能够封杀所有的病毒木马吗?”那人又问着。

胡一飞笑了笑,“没有一种安全产品,可以封杀掉所有的病毒!我们的这款新产品,它的模式和功能,都有着非常清晰的定位,就是为了做到‘有漏洞,无风险’,让用户摆脱心理上对病毒和木马的恐慌,并且建立起良好的安全艹作习惯。简单来说,就是针对个人电脑发起攻击的病毒和木马,我们的产品可以防御,但针对个人信息发起的攻击,我们的产品只能抵御一部分,这剩下的一部分,需要我们继续在技术上努力,同时,也要依靠用户自身良好的安全习惯来规避!”

很多人都没听懂这是什么意思,就继续发问,让胡一飞详细解释一下。

“这样吧!”胡一飞在自己身上摸了两下,从兜里摸出个手机,道:“事先也没有准备,这是我前几天刚买的智能手机,苹果的产品,我就拿它来给大家做个简单的演示吧!时间的关系,我只能做一个不完全的演示!”

会议厅里的多功能显示器,迅速就将胡一飞手机的屏幕放大,显示在了大屏幕上。

胡一飞打开手机,道:“苹果的智能手机,从硬件到软件,都有统一的标准,而且实行数字签名,可以说,封闭的标准,再加上严格的审查,基本从源头上堵死了病毒和木马进入的可能姓,这和我们的新产品多少有些类似。但这样做,是否就真的能保证用户信息万无一失呢?”

“我看未必!”胡一飞笑着摇了摇头,“现在我就写一封信,收件人呢,就是苹果的boss——乔不死先生。”。

胡一飞说着,就开始撰写邮件,通过大屏幕,大家都看得清清楚楚,胡一飞输入的收件人地址,就是苹果**oss乔不死的邮件账号,这个很多人都知道。

“这个演示能不能完整,还得乔不死先生来配合,如果在场诸位中有谁认识乔不死先生,可以打电话给他,麻烦他给我回封邮件,呵呵!”胡一飞一边写,一边还不忘调侃,但却是写了一个很严肃的标题,“你好,请问是乔不死先生吗?”,然后在正文里随便写了几个字,又从手机别的地方调入一大段奇怪的代码加进入,就点击了发送。

过了几秒,显示邮件投递成功,胡一飞就把手机往身旁的讲台上一竖,一摊手,道:“现在也只能是听天由命了,这个手机我就放在这里了,三天后来拿,如果期间乔不死先生回信的话,麻烦大家告诉我一声!”,胡一飞说完,一拱手,道:“今天的发布会,就到此结束了,再次谢谢大家的光临!”

媒体们哪容易这么就放走胡一飞,一听发布会结束,反而更加疯狂,一拥而上,把准备从侧门撤走的胡一飞和老大围了起来,一个个扯着脖子提问题,很是混乱。

菲戈安全的工作人员此时也冲进来,为胡一飞和老大开辟通道,可即便如此,两人也是很难撤退。

正纠缠着呢,不知道谁大喊了一声,“乔不死回信了!”

记者们的举动瞬间就停止了。

还没回过神来,又有人喊了,“大家快看啊,乔不死信箱里的私人邮件全都发过来了!”

这下就炸了窝,记者们顿时撇了胡一飞和老大,长枪短炮,齐齐对准了大屏幕。此时的大屏幕上,正显示着乔不死的回信,回信只有一个字,“是!”,但在邮件里面,却显示着乔不死邮箱里的所有邮件列表,下面的系统提示,更表示乔不死恰好就是通过苹果智能手机回复了胡一飞的邮件。

很快,不少名人的邮件账号,就被人认了出来,“快看,第三封是发给比尔.盖雌的!”、“最下面那个,是美国最牛逼律师的!”、“还有谷歌ceo湿米特的!”、……“我明白了!”此时的老搔,却突然莫名其妙说了一句。

“明白什么了?”徐敏杰问到。

“菲戈安全的反病毒技术,只能防范那些需要寄生在目标电脑里的病毒和木马,但如果攻击来自于网络,而攻击的目标同样也是网络,那就没有办法防范了!”老搔盯着会场的大屏幕,一脸不可思议,“胡一飞给乔不死发了封信,但邮件里的攻击代码,却不针对乔不死电脑的,而是针对邮件服务器,乔不死的电脑,只是充当了代码执行的一个跳板!是乔不死自己‘黑’了邮件服务器,然后给胡一飞开了个‘窗口’。多么奇妙的攻击方式啊!”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