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疯狂的硬盘>第二七零章 一指神禅

第二七零章 一指神禅

本书:疯狂的硬盘  |  字数:3226  |  更新时间:

菲戈安全的新产品发布会,没有发布邀请函,任何媒体都可以来,任何业内人士都可以来。

发布会定在上午10点30分开始,10点的时候,人就已经来了大半,很多人彼此都认识,平时大家在一个槽里讨食吃,不是冤家就是仇家,媒体们也知道这点,专门把那些有恩怨的人往一块凑,趁机制造着新闻。

10点半的时候,老大很是风搔地出场了,他左手的石膏还没拆,用一根纱布绑好挂在脖子上,那形象完美注释了什么叫做“资本家是万恶的”。

“各位媒体朋友,各位业界同仁,各位来宾,非常感谢大家前来参加菲戈安全今天的新产品发布会!”老大客客气气鞠了一躬,“我是菲戈安全的孟楠,今天就由我来为大家详细一下我们新产品的特姓、理念。”

“我擦!”老搔就低低骂出声来,自己还准备堵胡一飞呢,结果就只出现一个魔兽猛男,这胡一飞到底想躲到什么时候啊!

“正式介绍之前,我想说一句,全球的病毒防治市场,或因为我们今天的发布会而改变,从此刻起,病毒防治的理念和模式,将被刷新,从而进入一个‘只杀不查、藐杀病毒’的全新时代!”老大很是拉风地一甩手,道:“现在,就由我隆重为大家推出我们菲戈安全的最新研究成果!”

冷!非常冷!冷到了冰点!

老大尴尬地举着手,台下竟然没有一丝的掌声。

全场的人都懵掉了,大家到这里来,是奔着菲戈安全新型的vpn网络部署技术,而不是什么病毒防治理念,所有人在这一刻,都以为自己是不是听错了,或者是进错了会场?

“和木马病毒的最后一战!”

老大身后的大屏幕,此时出现这个大标题,菲戈安全的工作人员,开始把演示的环境搬到台上,三台电脑,分别安装着流行的三种个人艹作系统,微软视窗、linux、苹果mac。

坐在前排的记者就有些忍不住了,道:“不是说是新产品的发布会吗?怎么是病毒防治呢?”

老大不慌不忙,道:“这是发布会的第一个环节,还请大家稍安勿躁,我们保证不会让大家白来一趟!”

一些急脾气的记者,就把摄像机给关掉了,打算等这个环节过去后再开机!

会场的人嘈杂片刻,就安静了下来,反正人也来了,那就听听菲戈安全到底能拿出什么新的杀毒新理念、新模式来!

“我们新型病毒防治产品的理念,简单来讲,就是八个字——‘只杀不查,藐杀病毒’!”老大四平八稳站在讲台后,单手撑在台面,“只杀不查,意思很好明白,就是我们的新产品,不对电脑上的文件进行扫描监控,不消耗任何系统资源,就可以把病毒清理干净,大家的电脑,从此不用再在慢一倍的运行速度下工作了!”

底下的人顿时觉得有些意外,不查病毒,却可以杀掉病毒,这怎么可能呢?

“藐杀病毒呢,有三层意思,第一层,产品没有病毒特征库,不用频繁升级;第二层,速度快,秒杀病毒,再顽固的病毒也能轻易杀掉;第三层,任何驻存在个人电脑里的病毒,都能杀掉,不管是未知的病毒,还是已知的病毒!”

老大解释完这八个字,底下就开始窃窃私语了,不少人都是业内的专家,他们并不相信会有这种技术,以特征码以判断依据的反病毒技术存在了二十年,到现在都无法被替代,这足以证明这种技术的成熟和有效。

“俗话说,眼见为实,耳听为虚,现在我就给大家演示一下我们的新产品和新理念!”老大说着,离开讲台,一招手,三名菲戈安全的工作人员就上前,各自守着一台电脑。

会议厅里的多功能显示屏,此时就将三台电脑的屏幕同步呈现在大家的眼前。

“这三台电脑上,分别安装了各自艹作系统平台下最流行的杀毒软件,病毒库也是最新的!”

老大说完,三名工作人员就开始行动,点开电脑上的杀毒软件,显示了程序界面,并且按下更新病毒库的按钮,很快返回提示,证实病毒库确实是最新的。

“现在,我们把自己的产品安装进去!”老大还专门补充了一句,“我们的新产品使用z语言编写,可以跨平台运行!”

电脑前的三人各自掏出一张光盘,放入电脑之中,开始安装软件。三分钟后,软件安装完毕,三台电脑同时重启。

老大此时从谈判高手的手中接过一张u盘,道:“我手上的这张u盘中,是我事先准备的几个木马病毒,都是已知病毒,我们来测试一下产品的杀毒效果!”

老大最先来到安装了微软系统的电脑前,u盘一插上,杀毒软件就开始狂叫,弹出提示框,u盘上的几个病毒文件,都被检测出来了,全是病毒和木马,由于事先设置了只报告不查杀,所以杀毒软件只是报警,却并不清理这些病毒。

“现在我把这些病毒文件进行加密、加壳!”老大打开工具,对准备好的病毒文件进行加壳,这加壳,就好比是给杀毒软件换个马甲。老大加好壳,随后拔出u盘再插上,这回杀毒软件哑巴了,病毒换了个马甲,它就认不出来了。

老大打开系统监控程序,显示此时的cpu使用率是1%,内存使用率不到三分之一,“现在,我把这些病毒文件全都运行!”,老大说完,就把u盘上的那些文件挨个运行,瞬间cpu使用率就飙到了100%,电脑变得奇卡无比,刚才还呆在系统里的杀毒软件,此时也被病毒给干掉了。

“传统的杀毒软件,就是这样,同样的病毒,加个壳就认不出来了!”老大笑了笑,晃动鼠标,鼠标在屏幕上以龟速进行滑动。

“现在,试试我们产品的威力吧!”

老大说完,在键盘上按下一个键,众人只觉得屏幕闪了一下,然后cpu的使用率瞬间就回到了1%,老大晃动鼠标,很流畅,一点也不卡滞,就连刚才消失的杀毒软件,又都重新回来了。

底下的人就开始议论起来了,谁也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啊,病毒真的是在瞬间消失了吗?消失的杀毒软件又回来了,看起来倒象是系统被还原了,可也没有这种还原技术啊!

徐敏杰也没想明白,他扭头去问老搔:“你看明白没?”

老搔摇头,“我没明白,匪夷所思啊!要不,我上去看个究竟?”

徐敏杰没说话,老搔就站起来,“孟总,我能自己试验一下吗?”,说完,就径自往前面走去。

老大一伸手,“随意,不管是什么类型的病毒木马,你都可以往电脑上安装!”

老搔也不客气,上前打开网页,从自己的电子信箱下载了一个病毒文件,这是一个硬盘主引导记录病毒,感染之后,你就是格式化重装系统,那也清理不掉。老搔把病毒装进电脑,随后重启电脑,等再次进入桌面,他找了找,确认看到病毒运行的痕迹了,就道:“孟总,请!”

老大不慌不忙地上前,再次按下一个键,屏幕一闪之后,老大就让开了。

老搔又在电脑里找了找,发现病毒没了,他就觉得有些想不通,不过他也不着急,顺手又按下重启键,心说重启之后,这病毒还是要运行的,除非你的电脑不装硬盘,或者你能我眼皮底下换块新硬盘。

半分钟后,电脑重启完毕,老搔很有把握地再去寻找病毒,一看,就真的傻眼了,病毒没了,消失了。

老搔先是震惊,再是郁闷,他还准备重启之后,让老大解释一下病毒为什么还会存在,这词都想好了,结果病毒倒是先没了!

“要不,你再试试别的?”老大一旁看着。

老搔摆摆手,什么话也没说,一脸不解地走了。

在场的很多人,都认识老搔,知道老搔水平的,就没敢再出手,倒是一些不认识老搔的人,看老搔匆匆上台,又匆匆下台,以为他是个拖,哗啦啦又上去七八号人,排着队地要亲自体验一下。

这些人敢上台,自然也不是菜鸟,当下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什么手段的病毒木马都用了。

老大笑眯眯地站在一旁,不急不躁,耐心等着那些人往电脑里装病毒,也不管你种的是什么木马、什么病毒,只要你说好了,那我就上前施展一指禅,按下键盘,统统完蛋!

不大的工夫,这拨人就老实了,让老大的一指禅给伺候“舒服”了,一个个跟老搔差不多,一言不发就下来了,真是太丢人了,自己种上去的超级病毒说没就没了,可愣是没弄明白人家是怎么办到的。

回头再看老大站在台上那副皮笑肉不笑的样子,这些人更郁闷了,靠,这回真让人家给“藐”杀了。

“还有人想上来体验一下吗?”老大扫视着会场。

前面老大还没邀请人上来体验呢,结果涌上去一大拨人,现在老大主动邀请了,台下反倒安静了,愣是没有一个人敢上了。

刚才那些没开摄像机的记者,此时发觉会场里的气氛有些诡异,终于回过神来了,知道自己是错过好戏了,急急忙忙地开机,拿着镜头对准会场一阵狂扫,就等着人站出来。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