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疯狂的硬盘>第二五七章 各退一步

第二五七章 各退一步

本书:疯狂的硬盘  |  字数:3335  |  更新时间:

zm=杂毛寂静好久之后,再次出世,还是那么地惊天动地,那么地风搔无比。

不知道美国人有没有被震到,但曾玄黎第一时间就被震动了,大半夜给胡一飞打来电话,大喊道:“胡一飞,我恨你!”

“呃?”胡一飞迷迷糊糊,不知道曾玄黎这又是哪根筋不对了。

曾玄黎喊完了,却在电话里笑了起来,“你太不够意思了,你的那位高手朋友就是zm=杂毛,为什么你不告诉我!”

“什么我朋友就是zm=杂毛?”胡一飞反而是一副纳闷的口气,“你说什么呢,我怎么不明白呢?”

“你还给我装!”曾玄黎有些生气了,“zm=杂毛已经承认了,说他就是窃取美国医药企业药方的黑客!”

“什么时候的事?”胡一飞明知故问,在电话这边做出很慌张的动静,“我怎么不知道啊,我去看看!”

“呃……”曾玄黎这下倒是有些吃不准了。

过了一会,胡一飞在电话里鸡动地喊着,“没想到啊没想到,原来他就是zm=杂毛!我怎么这么笨呢,竟然没有早一点想到!”

“你以前就一点也不知道他是zm=杂毛?”曾玄黎问到。

“我要知道他就是zm=杂毛,那我不早就发达了!”胡一飞依然是一副兴奋的口吻,“世界头号黑客啊,连zm在他面前都得乖乖的!”

“我不管你以前是不是知道,我现在就一个要求,必须介绍给我认识!”曾玄黎在电脑里威胁着,“你看着办吧!”

“你这不是为难我嘛!”胡一飞哭丧着,“我真要是把你介绍给他,估计我也就永远都联系不到他了,说不定我的菲戈安全还得因此倒大霉。姑奶奶,你饶了我吧,他要真是zm=杂毛,那这就是一件很犯忌讳的事!”

“犯什么忌讳?”曾玄黎问到。

“黑客的忌讳!我给你打个比方!”胡一飞想了半天,道:“就象是你把你的qq号码告诉了我,我转手把号码就卖给了不相干的人,如果有一群不相干的人来搔扰你,你能乐意吗?”

“胡一飞,你……”曾玄黎恨得手都抽筋了,这哪是打比方,这就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这小子还真是欠揍啊!

“不跟你说了,我得赶紧去联系一下他,确认他是不是真的zm=杂毛!”胡一飞说完没给曾玄黎反应的时间,直接挂掉电话。

美国那边这回是真栽了,zm发布鉴定报告的时候,他们还以为自己找到了一条转移媒体视线的好办法呢,结果没有料到zm=杂毛根本就不惧美国方面的追杀,他非但不躲,反而再次高调亮相,上手就是一记大耳光,把白宫都打蒙了,颜面尽失不说,还陷入了进退不得的尴尬地步。

美国人的视线非但没有被成功转移走,反而是更加疯狂了。在互联网技术上所向无敌的美国,竟然一连两次被一个小小的黑客羞辱,这让美国人根本无法接受,他们支持政斧加紧追踪zm=杂毛,但同时也要求政斧能解释清楚这件事,强大的美国政斧,不应该让一个小黑客来指三道四。

但白宫敢说斯帕克和康利在一起干了什么吗?肯定不敢说!说出去,那一向喜欢站在道德高点指责别人的美国政斧,就得被别人用道德标准来审查了。

此时,还有一个更烦恼的,那就是谷歌,他们也是现在才知道窃取自己源代码的黑客,很有可能会是zm=杂毛,至于康利,估计是被杂毛故意栽赃的。

这让谷歌很紧张,特别是zm=杂毛留下的那句话——“否则你们还会有更大的麻烦”,这句话看在谷歌眼里,那简直就是说谷歌的源代码已经在别人手里了,或者是谷歌的网络是还有潜伏的间谍程序。

迫于无奈,谷歌向zm发出邀请,希望zm能接手谷歌的网络安全事务,在这个世界上,能够对zm=杂毛造成威胁的,也只有zm了,何况这两家还是生死仇敌,在谷歌想来,之前zm能主动提出帮助谷歌,怕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只要提到zm=杂毛,zm不会不上心的。

可惜的是,他们还是有些不了解zm,zm现在虽然已经漂白了,但这睚眦必报的姓子是很难改掉的。

半个小时后,zm发出公告:今天我们接到了谷歌的邀请,请求zm参与谷歌的网络安全事务,我们很高兴,但却不得不遗憾得拒绝这个邀请,因为我们的工作安排已经满了。

谷歌彻底疯了,一下成了所有人眼里的笑话,之前别人要帮你,你却装腔拿势的,现在可倒好,求着别人来,别人也不来了,这个巴掌煽得真是太瓷实了。

纷纷扰扰闹了好几天,美国最终拿出了一个说法:

去年遭遇黑客窃密之后,白宫就邀请安全大师斯帕克,为政斧执行一项安全试验,旨在测试美国境内各大高科技企业的网络安全系统,发现并修补这些企业网络中存在的可能会被黑客利用的漏洞。为了保证测试的效果,政斧邀请了众多的黑客高手参与,其中就包括正在服刑的超级黑客康利。在对谷歌总部进行测试的时候,由于双方未能及时在沟通上达到一致,导致谷歌误以为自身网络遭到了黑客入侵,但事后双方经过协调,已经达成了谅解。

在计划进行的过程中,康利利用接触电脑的便利,入侵中国金龙药业网络,窃取药方并进行出售,出售所得收入,康利准备转给自己监狱外的妻子。

目前,康利已经被遣返至监狱继续服刑,并且可能会受到更严重的惩罚,而负责与企业进行沟通协调的白宫网络官员,也已经被解聘。

但白宫表示,政斧的这项安全测试计划,得到了众多高科技企业的支持,虽然发生了让人遗憾的事情,但仍然会继续进行下去。与此同时,美国政斧会尽全力保证所有医药企业被窃的新药资料不被外泄,其中也包括金龙药业在内。

为此,白宫还抛出一份精心准备的项目书,项目书上,有美国三十多家高科技企业的授权签字。

白宫解释清楚了,可zm=杂毛却没有如约跳出来,解释自己为什么要窃取美国药企的资料。

美国人顿时把zm=杂毛骂成了臭狗屎,但很快,这些愤怒的声音就慢慢冷却了下去,美国政斧也不希望zm=杂毛再出来解释什么了,他要是真出来了,那还更麻烦呢。

其实这次是zm给美国人支了招,他们跟zm=杂毛有着非常丰富的斗争经验,说只要不去触碰zm=杂毛的底线,向他发出和解的信号,zm=杂毛就不会出来闹事,用中国话讲,zm=杂毛就是一头顺毛驴,你得顺着他的毛去捋,捋舒服了就没事,否则他就要撅蹄子伤人。

这一招还真的挺管用,美国宣布确保金龙的药方不被泄露,并且在自己的说法中丝毫不涉及zm=杂毛,这个顺毛驴就真的老实了。

但在美国做出解释的第二天,斯帕克却突然宣布,称自己已经接受了一家大学的聘请,今后自己将安心教书,并彻底退出狩猎者行列。

这消息,对于广大黑客们来说,算得上是福音,美国六扇门的掌门退休了!

美国方面随后宣布,政斧的安全测试计划,将委托给zm继续进行,不会受到任何影响。

“zm这条臭咸鱼,居然也翻身了,还混成了美国的座上宾!”

胡一飞看到新闻的时候,有些觉得不可思议,虽说自己和寒号鸟事先也有过沟通,但没想到鸟神这么能蹦跶,非但趁机让zm的身份得到了认可,还混上了这么一个大项目,直接确立了zm在业内的第一位置。

再看自己,被人骂成臭狗屎了,却只得到一个药方不被外泄的保证。

回过神,胡一飞觉着就这样结束的话,自己似乎有点吃亏,于是上网发布了一条消息:“之前得罪了zm=杂毛的黑客枫月影,已经被引渡至美国,参与追踪zm=杂毛的行动,美国与zm=杂毛的此次争端,很有可能是跟这个有关。”

消息放出去一天,英国的多位官员就被迫引咎辞职,英美黑客之间,再次爆发了大混战。

英国的黑客都快憋屈死了,之前加里.麦金农被引渡,大家已经都觉得政斧很窝囊了,闹也闹了,但不管怎么说,麦金农确实入侵了美国的军事网络,但这次就太离谱了,枫月影是英国人士,没有在美国作案,也没有侵犯过美国的任何网络,居然也会紧跟着加里.麦金农的屁股,进了美国人的监狱。

美国人到底是用什么理由把枫月影引渡过去的呢?想不通啊,这也太霸道了!

英国黑客这次属于是沉默中的爆发,所以爆发出的威力完全超越了以往的任何一次,一天之内,美国就有多家网站遭到了入侵和攻击;第二天,神秘的重生组织再次出击,连续瘫痪了包括ibm在内的多家美国高科技企业网站,并且放下狠话:如果不遣返枫月影回英国,这件事就没完!

美国刚按下杂毛这一头,英国黑客这头又翘了起来,虽说背上窝囊废骂名的是英国,但美国也不轻松啊,成了横行霸道奥特曼的代名词!

“可惜啊……”胡一飞有些失落,自己把战火挑了起来,却只能眼巴巴瞅着别人打得热火朝天,不能手刃仇人,心里还真是有点不甘,不过,比起那个更加倒霉的康利,胡一飞又有些高兴。

每次只要想到美国警察破门而入,把康利和斯帕克拎走的场面,胡一飞就忍不住能笑醒。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