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疯狂的硬盘>第二五六章 同时介入

第二五六章 同时介入

本书:疯狂的硬盘  |  字数:3215  |  更新时间:

金龙药业在发布了谷歌安全的鉴定报告后,突然不再提黑客的事,媒体们再来,他们只提自己的新药,称自己的新药是一种划时代的特效药,安全无副作用,是金龙用三年的时间,花费了近一亿美金研制成功的,目前正在中、欧、美、曰等国同时申请专利,并进行临床试验,等药品投入市场后,相信每年会产生十亿美金左右的销售收入。

宣传完新药之后,金龙也会提上那么一句:我们会聘请更为专业的安全机构,来追踪窃取药方的黑客,同时我们也希望有关方面高度重视此事,确保药品试验资料和制造工艺不被泄露。

金龙药业这摆明了是谁也不想得罪,他们不像之前那么死咬窃取药方的黑客就是康利,相当于是间接地帮了美国人一把,现在谷歌不承认自己的代码是被康利窃的,金龙也不提,那美国只需要解释清楚康利为什么在监狱外就可以了,而不用背负更多的道德责任。

但金龙同时也没有放弃对这件事的追查,他们的声明充满了潜意思,金龙会不会继续追咬康利,那就看金龙的药方是否会能被保密了。

一天之后,金龙药业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已经正式聘请菲戈安全继续调查黑客入侵一事。

消息发布之后没多久,美国的药企突然集体大爆发了,包括辉瑞在内的四家制造企业同时向媒体发布消息,称自己旗下秘密研制的新药资料遭到了黑客窃取,黑客已经向各个制药企业发送了交易邮件,要求这些药企赎回自己的药品资料。

而让人惊奇的是,这位黑客留下了“康利”的字号,并且还有一个交易的账户。

事件的关注焦点,重新回到了康利到底有没有窃取药方的身上。

很快,就有媒体收到了知情人的爆料,说这个黑客账户之前就曾在一个地下交易网出售了两个金龙药业的药方。

这一下,向美国政斧施加压力的就不是国外媒体了,而是自己的药企们,这些药企要求政斧必须解释清楚康利为何会在监狱之外,以及康利窃取药方的目的何在。同时,这些药企要求政斧必须保证康利所窃的药品资料不被外泄。

药企们除了向政斧施加压力外,自己这边也没闲着,他们向各大安全机构发出邀请,请安全机构介入调查,弄清楚黑客到底是怎样拿走了这些机密的药品资料。

那些没有收到黑客交易邮件的药企,甚至是其它行业的企业,也为了防患于未然,开始邀请安全机构,对自己的网络安全体系进行评审和加固。

一时间,美国的各大网络安全机构的门槛就被人踏平了,尤其是那些知名的网络安全大师,更是成了香饽饽,平均每个人都能收到好几份的邀请。

很快,这起疯抢网络安全大师的事件,又演变出了一场变故,因为大家突然发现,谷歌竟然抢在这些药企之前,把美国国内最好的安全大师都给预定走了。药企们纷纷谴责谷歌的这种趁火打劫的行为,增大了这些企业的网络安全成本。

谷歌自己就有安全部门,而且又称自己没有遭到黑客入侵,现在却在突然之间,预约了这么多的网络安全大师,这不能不让人怀疑,媒体们的话题重新回到了康利被抓事件的开始,猜测谷歌到底是否遭到了黑客入侵。

迫于压力,谷歌再次发布公告,称自己集中预约网络安全大师,只是为了进一步提升自身网络的安全姓能,并不是因为黑客入侵。

令人意料的是,zm此时突然发出公告,宣布自己愿意为谷歌和这些药企提供安全服务。但谷歌很快就拒绝了zm的这个合作意向。

热屁股贴了个冷屁股,这让zm非常生气,虽然他们不会再向之前那样发飚了,但他们并不介意回敬谷歌几个软钉子,以示自己的不满。

zm随后发出公告,称谷歌确实遭到了黑客的入侵,之所以邀请数位网络安全大师,是因为他们不确认自己的源代码是否被黑客复制并盗走,并且,他们至今也没有完全找出潜伏在自己网络中的间谍软件。同时,zm也表示,如果没有zm的参与,谷歌是很难调查清楚此事的,仅凭谷歌自身的安全能力,也不能避免今后就不被黑客再次入侵。

这条公告,狠狠扇了谷歌一记耳光,因为zm还提供了那些被邀请去的网络安全大师们的证词。

谷歌不请zm,但辉瑞等药企却向zm发出了邀请,希望zm能帮自己调查清楚药方被窃的真相,并协助自己提升网络安全和防范黑客的水平。

zm随后答应了三家药企的邀请,表示会在最短时间内得出调查结论。这一合作的达成,标志着zm终于迈出了自己上岸后的第一步,作为一家安全机构,他们的身份得到了认可。

三天之后,菲戈安全发布调查结果:宣布入侵金龙药业的黑客,确系康利无疑,康利在窃取药方之后,通过地下交易网进行出售,获利两百万美金。

金龙药业随后宣布,将通过法律手段,对康利提起诉讼,并且会加快专利申请进程,争取通过专利来保护金龙药业对药方的知识产权。

zm此时也发布了自己的调查结果,宣布黑客并不是通过入侵药企的方式获得了这些新药的资料,而是借道于第三方,根据这一点,可以判断并不是康利所为。因为这些药企事先都曾把自己的新药资料交给药品食品安全监督管理审核,zm怀疑药方很可能是从这里泄露的。

美国警方介入调查后,很快就从药品食品安全监督管理局一名药学专家的电脑上找到了黑客窃取药方的痕迹。在对药学专家的电脑进行分析鉴定之后,警方表示,这些被窃的药方,正是药企所丢失的药方。

在外界看来,似乎越来越接近事情的真相了,但安全界的人此时却迷糊了,菲戈安全说窃取药方的是康利,而zm却说窃取药方的不是康利,这两个穿一条裤子的家伙,竟然会得出如此相反的结论,实在让人想不明白。

傍晚的时候,曾玄黎又跑来找胡一飞,有些担心,“美国那边找到了药方被窃的源头,zm也参与到了调查之中,你那朋友不会有什么麻烦吧?”,曾玄黎认为是胡一飞的那位高手朋友窃取了药方,美国那边的消息一出来,她就有些担忧。

“我问过他了,他说没有问题!”胡一飞整理着自己办公桌上的文件,“让zm查去吧,最好能把事情查个清清楚楚!”

“我现在都一头雾水了!”曾玄黎很郁闷,以自己的智商,竟然也猜不到事情的原委了,“康利入侵了我们金龙,却被美国警方以入侵谷歌的名义抓住,但谷歌又否则他们遭到了黑客入侵,事情全都乱套了。如果谷歌不否认的话,我或许还认为谷歌没有遭到入侵,但他们一否认,我反倒认为他们肯定是被入侵了!真是让人纳闷,康利入侵我们金龙的理由我都想不明白,他又跑去入侵谷歌,动机是什么呢?”

“想那么多干什么?”胡一飞笑笑,“我更感兴趣康利为什么会和斯帕克在一起,半年前斯帕克把康利送进了监狱,而现在这两人却扯在一起,我想这里面的故事肯定更精彩!”

“你怎么看的?”曾玄黎问到。

“我举得他们没干好事!”胡一飞道。

曾玄黎很是不满,“废话,这谁都知道,我想知道的是他们究竟干了什么坏事?”

“我也不知道,这得问他们自己!”胡一飞笑着站起来,“今天我可没工夫陪你闲聊了,我要去医院看老大!”

“我也去!”曾玄黎跟着站了起来,有些不好意思,道:“这段时间一切全乱了,老大受伤,我都还没去看过呢!”

两人在医院呆了几个小时,晚上回到公司,美国那边就有了最新的消息,zm突然宣布,窃走美国医药企业药品资料的黑客,很有可能就是是鼎鼎大名的超级黑客zm=杂毛。这个结论,是zm根据医药专家电脑上的数据分析出来的。

这条消息,可谓是一颗重磅炸弹,把美国的舆论界都炸翻了。

现在的美国人,就没有不知道zm=杂毛的,上次杂毛大闹美国网络,让一大批网络巨头都栽了跟头,极大刺激了美国人那种傲慢的自信和优越感,并直接引发了后来的网络对抗事件,现在zm=杂毛又跑来窃取美国医药企业的药方,简直是欺人太甚,无法无天。

美国政斧终于可以缓口气了,在媒体们的“压力”之下,白宫表示会加紧追踪zm=杂毛的行动,并将悬赏金再次翻倍,一幅誓要将zm=杂毛粉身碎骨的架势。

白宫的声音是掷地有声,可惜刚一落地,zm=杂毛就出来了,他直接拿下美国华盛顿邮报的官网,然后召开个人新闻发布会,对白宫的发言作出了回应:“做人不能无耻到如此地步!”

zm=杂毛还做出一个承诺:如果白宫能解释清楚康利和斯帕克在一起做过什么事,那我就会解释为什么我要窃取这些企业的药方!

“我期待你们的回应,但请不要掩饰,否则你们还会有更大的麻烦!”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