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疯狂的硬盘>第二五四章 特大事件

第二五四章 特大事件

本书:疯狂的硬盘  |  字数:3184  |  更新时间:

感染这些电脑并不是目的,这些被感染的电脑在接入谷歌公司的vpn网络后,程序就会利用这些人在网络中的权限,开始下载代码库的源代码,并且伺机将这些窃取到的代码传送出去。

传送的目标,胡一飞也已经设定好了,就是那台康利的电脑。

后面的事,胡一飞也基本不用再管了,和康利当时窃取金龙药方的情况一样,程序会自动执行后面的所有步骤,并选择一个合适的时机,将窃取到的代码统一发送。

傍晚快下班的时候,胡一飞收到消息,视频会议工具被顺利执行了。

胡一飞便开始在所有的电脑上清除跟自己相关的痕迹,特别是那三台自己利用假药方感染了的电脑,他得清除掉自己的那个后门程序,至于后面的事,谷歌会替自己来办,胡一飞要做的,就是要让康利一辈子都想不明白到底是如何栽了这个跟头的。

与此同时,斯帕克那边迫于无奈,只得找来了负责本次行动的美国网络官员,几个人坐在屋子里商量接下来的事情要怎么办。

“地下交易网这条路估计行不通了!”斯帕克解释着自己改变行动计划的原因,“我们挂出的单子,频频遭遇匿名人士的恶意抢购,根本无法做到吸引zm=杂毛的效果。”

康利一旁为斯帕克作证,“事实确实如此,匿名人士对于金龙药业的药方,非常有兴趣。”

负责此次行动的官员,是白宫网络官员的助理,他听斯帕克唠叨完这事,道:“那你们现在是否有什么备用的计划?不能造成大的影响,而且必须要引出zm=杂毛!”

“我们之前窃取药方的行动,包括地下交易网的挂单行为,对方至今都没有察觉到,由此可见,zm=杂毛并不负责金龙药业的网络安全事务!”斯帕克顿了顿,“既然暗地里的行动没有效果,那我们不妨就把事情摆到台面上来,可以针对金龙药业的网络发动一些具有破坏姓的攻击,这样肯定能引起对方的注意,同时,我们在攻击上留下一些微不足道的破绽,引导zm=杂毛进入我们设好的诱捕圈套!”

“有没有具体的计划?”助理官员问到。

“有!”斯帕克看了看康利,“让康利给你介绍一下,他仍然是这次行动的具体执行人!”

康利无奈地耸了耸肩,他心里很是郁闷,说好了只要拿到金龙药业的药方,自己就可以撤销案底,重获自由,甚至加入美国的网络安全部门,可现在竟然要求自己再去攻击金龙药业的网络,一趟活让自己干两遍,但好处却没有变两倍,能不郁闷吗?

“计划是这样的!”康利打开自己手里的一份简单草图,“首先,我们往对方的网络投掷病毒,造成对方的内网瘫痪,与此同时,我们再攻击对方的客户管理系统服务器,让他们的……”

“这样的行动,是不是动静太大了?”助理官员有些犹豫。

“这次的动静就是要大,但我们需要情报部门的配合,争取让一家医药企业跟金龙药业之间起摩擦,摩擦越大越好,最好是不可调和的那种矛盾。这样,我们的攻击,就会被误判为是两家医药企业因争端而引起的黑客寻仇事件。与此同时,我们做两手准备,一方面在黑客攻击行为上留下漏洞,一方面在这家起争端的医药企业的网络上做好诱捕准备,不管zm=杂毛从哪方面入手,我们都可以守株待兔!”

助理官员点头,“思路没有问题,你继续说详细的计划吧!”

康利就接着刚才的话继续往下说,几个人围坐桌前,就没人注意到康利的那台电脑有些异常。

时间过去一个多小时,这几个人终于把全盘的行动计划,确定了下来。

助理官员看着拟好的最终的行动计划书,点了点头,“我会尽快跟情报部门沟通,等他们确认了行动计划,你们就可以展开行动!”

“要快!”斯帕克叮嘱了一句,“经手的人越少越好!”

“我会直接跟情报部门具有决定权的高层进行沟通!”助理官员也明白这话的意思,说完合起计划书,往自己的手包里一塞,“好,那我就先告辞了!”

“我送你!”斯帕克站起来,准备去送对方。

两人刚走两步,就听“咚”一声巨响,房间的门突然被炸开,随后冲进大量的警察,一个个荷枪实弹,进来之后见人就摁倒,枪口顶着脑门,“全部双手抱头,离开所有电子设备!”

随后进来一名高级专员,身后跟着位类似专家的人物,进来后直接就到电脑前负责查验,过了一会,点头道:“找到了!”

那专员随即大手一挥,“全部带走,收队!”

警察们就把地上摁倒的几人拽起来,上了手铐准备带走。

助理官员大怒,叫嚣道:“你们要干什么,我是白宫的网络官员,你们是哪个部门的!”,说着,他就想去自己兜里掏证件。

“咔嚓”一下,好几个警察的枪口就抵住了他,让他无法把证件掏出来。

专员回头冷冷地看着那助理官员,从他兜里慢慢掏出证件,看了看,道:“对不起,白宫的网络官员,你现在必须跟我们回去接受调查!不过,你可以请律师!”完了,专员扭头便走,“这个房间里的一切,全部带走,一根头发都不能留下!”

半夜的时候,美国那边突然就爆出一条爆炸姓的新闻,谷歌总部遭黑客入侵,黑客将谷歌的代码库洗劫一空,但万幸的是,谷歌的安全专家配合警方,在两个小时内,就锁定了黑客的位置,警方随即将黑客当场抓获。

再过半个小时,又有媒体从谷歌得到消息,已经证实,发动攻击的黑客,是超级黑客康利。

众多媒体顿时涌往抓住黑客的警署,想要获得更多的信息。

一条条内幕消息遭到披露:

有媒体称,根据谷歌安全中国的消息,谷歌安全目前正在调查一起中国医药企业的网络入侵事件,之前他们就曾初步判定,入侵这家医药企业的黑客是康利,而康利此时入侵谷歌,很有可能是跟这宗业务有关。

随后,警方又有消息传出,说是在黑客抓捕现场,搜到了一份针对中国金龙药业的网络入侵计划。

但这些消息均未得到谷歌和警方的证实。

再往后,更加震撼的消息就出来了,有媒体称,那份针对金龙药业的网络入侵计划,是从白宫一名网络官员的身上搜到的,这位官员当时正在案发现场。

再下来,更有人表示,警方从案发现场抓获的人员之中,有一名男子貌似是网络安全大师斯帕克。

全美国的媒体集体抽风,一个超级黑客、一个白宫网络官员、还有全世界就牛叉的超级狩猎者斯帕克,竟然同时被警方给拿下了,而且还是以入侵谷歌总部的名义拿下,我靠,猫和老鼠凑一窝,用脚趾头想,都知道这里面肯定是有什么大事。

媒体们就像打了鸡血似的,闻着腥味就往上扑,发动所有的渠道和线人,挖掘更深层次的内幕。

美国的警方在案发五个小时后,紧急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宣布此事为一场误会,警方之前收到了错误的线索和恶意报案,之前行动所抓获的人员,已经释放。

而谷歌也在同一时间发布官方消息,表示谷歌总部从未遭到黑客入侵,即便是有,谷歌也没有遭受任何损失。

媒体们吃了一鼻子灰,正自丧气呢,有人就在这个工夫,发现了一个更为惊人的事实:就算警方的行为是一场误会,那为什么能抓住原本应该正在监狱服刑的超级黑客康利呢?

这个发现,让媒体们重新兴奋了起来,是啊,正在监狱服刑的超级黑客,为什么出现在了监狱之外,还跟白宫的网络官员和狩猎者斯帕克混在了一起,总不能是上演现实版的越狱吧?

有媒体就猜测,白宫雇佣正在服刑的黑客为政斧做事!

警方开新闻发布会的时候,匆匆忙忙,也没考虑到这个,现在一下被媒体们抓住把柄,登时被诘问地是哑口无辩,他们也不知道这个原本应该在监狱的超级黑客,怎么会就被自己给抓到了现行呢。

胡一飞第二天一早起来的时候,就看到了这些热闹的新闻,他有些纳闷,不会吧,自己的程序昨天下午才放进去,怎么昨天晚上就爆发了呢,这也太快了吧!

这也怨不得胡一飞想不通,实在是事情就巧到了那个地步,昨天快下班的时候,东阳谷歌安全部门向总部的首席安全专家汇报金龙药业的调查进展。而在他们完成视频会议后,那位首席安全专家,又跟谷歌的首席架构师、首席工程师、首席技术官、首席xxx们,开了一次例行会议,包括谷歌的首席执行官,也参与此次视频会议。

可想而知,为什么案发一开始,会有人说是谷歌的代码库会被洗劫一空,胡一飞的程序,几乎是在最高权限下访问了谷歌的代码库,甚至谷歌研发的下一代搜索引擎代码,都被他窃走了一大半。

万幸的是,胡一飞没有发到自己的电脑上。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