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疯狂的硬盘>第二五二章 二次交易

第二五二章 二次交易

本书:疯狂的硬盘  |  字数:3253  |  更新时间:

胡一飞也没想到自己这一网下去捞到这么大一条鱼,心里洋洋得意,只是嘴上还得说道:“是真的就好,我好给朋友回个话!”

曾荣轩笑了笑,他知道胡一飞是不怎么信任自己,自己这边知道药方泄露,就在抓黑客,那边如果知道药方被窃,肯定也要抓这个黑客的。

“小胡可能对我们药品这行不太懂,其实这些药方中的大部分,都是公开的,按照国际通用的新药专利申请规定,药企在申请专利时,就需要把药品的资料公开,在专利保护期内,其它的药企都不能生产该专利药品,等专利到期后,则所有药企都可以生产该药品!”曾荣轩笑了笑,道:“西药其实就是个化学产品,一旦它的主要成分确立,那问题就只在于剂量的大小,无所谓保密不保密,其实也很难进行保密。”

“哦!”胡一飞就有些失落,他以为这些药方应该都是保密的呢,没想到都是公开的,也就是说,自己窃回来的药方一文不值。

“这种专利规定,有利于西药,而不利于中药。中药是植物药,它里面凝结的不光是工艺,更多的是一种智慧和文化。所以,当这种专利制度引入国内时,就遭到了中药行业的抵制,大家都不愿意拿自己祖辈心口相传的验方,去交换只有20年的专利保护期限。大家的这种心情可以理解,但这终归跟国际化的趋势相悖,由此导致的结果就是,我们的验方非但没有被保护起来,反而被国外企业通过收购、兼并、合资的手段窃取,然后大肆抢注专利,我们再生产这种同类型的药品,还得向别人交授权使用费。”

胡一飞是第一次听说这事,平时他也常听人说,很多中药的配方专利被曰韩企业抢注,他也大骂[***]无能,倒是没注意到药品企业的这种专利规定。

“当然,我们国家也出台了中药保护措施,一些中药,它的配方和生产工艺是以商业机密形式存在的,平时你也能看到有很多药在广告词里写着‘国家级保密配方’,就是此类了。”

胡一飞点头,这种广告确实常见,“那就是说,现在你手上的这些药方没什么用?”

“有用!”曾荣轩很是肯定地点头,“在8个新药里头,有4个还没有申请到专利,正在申请中,这四种药品的资料之前从未公开!”曾荣轩拿起茶杯,呡了一口,“美国药企从申请专利到药品上市,需要很长的时间,可能要8到10年,但在其它国家所需时间的就要短很多,比如我们国内,大概半年到一年,就可以完成这个过程。”

胡一飞有点明白了这话的意思了,也就是说,新药的配方和制造工艺一旦泄露,会有可能被别人在别的国家和地区提前进行审批生产,甚至是抢注专利。

“在这四种新药里面,有一个药能称之为创新的新药,是一种治疗高血压的药,它的成分我已经看了,是全新的,目前业界治疗高血压的药品中,还从未使用过这种新的成分,如果对这种成分申请了专利,那在它的20年专利保护期内,所有企业就都不能使用这种成分来治疗高血压!”曾荣轩笑着,“所以我就有点纳闷,不知道你的朋友是如何得到这份新药的试验记录和药姓分析?”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胡一飞笑了笑,拿起曾玄黎颠来倒去好半天,才倒出来的一丁点的茶水,慢慢品了起来,看样子是不准备回答这个问题。

“我们金龙丢失的药方中,有两个是中药保护品种,有一个是新药,同样是一种全新的药,用于治疗血栓,我们研制了有两年,目前正在申请专利中。”曾荣轩看着胡一飞。

胡一飞点了点头,他明白曾荣轩的意思,道:“我会转告我朋友的,让他确保这个药方不被泄露!”,心说难怪曾玄黎这几天着急上火的,自己花费上亿资金研制的药品,而且又是一种全新成分的药,真要是被别人抢先,那还不得郁闷死啊!

想当年,美国辉瑞靠着对“伟哥”药品成分“西地那非”的专利,赚取了几百亿美金的利润。当时国内企业进行仿制,还跟辉瑞打了一场官司,最后以败诉收场,你治阳痿那没事,但你不能使用西地那非来治疗,就这么一回事!

曾荣轩爽朗地笑了两声,“那就麻烦小胡你了,不管成与不成,我们金龙都感激不尽!”

“曾叔叔见外了!我和玄黎是好朋友,这种跑腿带话的忙,应该帮,举手之劳而已!”

“你能不能不摆这种严肃的表情?”曾玄黎闷闷喝了一口茶,嘟囔道:“跟我爸说话,用得着这么小心谨慎吗?”

“哈哈,小胡这么做是对的!别人帮我们忙,我们不能给人再惹麻烦!”曾荣轩就把电脑上的u盘拔了下来,道:“所有的药方,我都做了备注和解释,你朋友一看就明白!”

胡一飞笑着接过来,然后岔开话题,道:“对了,奶奶去检查,挺好的吧?”

“挺好的!”曾玄黎答到,“每年都要做这么一次全面的检查,目前已经出来的检查结果,都很正常!”

“那就好!”胡一飞点着头。

曾玄黎喝了两口茶,看这两人都不说话,就把茶杯一撇,道:“不喝了,这都到吃午饭的点了,越喝越饿!你们要是谈完了,咱就去吃饭吧!”

“好!吃饭!”曾荣轩笑着站起来,招呼胡一飞道:“走吧,我已经在金阳国际定好了!”

三人吃饭的工夫,斯帕克那边也拿到了一份详细的药姓分析报告,这次他可是请了美国药品食品监督管理局最权威的药学专家来做了这个分析,美国这些年上市的新药,基本都要经过这位药学专家的审评。

斯帕克最先拿起那份从匿名人士那里买过来的药方的分析报告,他直接空过前面的数据,去看最后的结论,只有很简短的几句话:“药姓分析与药品的功能描述一致,确认为有效配方,但仍需临床试验,验证实际的药效以及副作用。”

这个结论,相当于是没有,斯帕克只能知道这配方是有效的,但并不知道这是不是就是真的药品配方。像这种只限于中国范围内有效的中药保护配方,仅凭药姓分析,是很难验证真假的,除非你从中国买一份样品,再从化学成分、物理形态上进行全盘分析,才能鉴定出真伪。

郁闷地再往下看,斯帕克的眼睛就一亮,他发现了其中一个药方竟然被定义为“新药”。

斯帕克顿时就有了主意,这个新药的资料还是从未公开过的,自己拿到交易网去挂单,就不信你还敢说这是假的!

“康利!”斯帕克喊来康利,“这个单子挂上去,200万美金!”

康利吓了一跳,“如果匿名人士再投诉我们的话……”

“放心吧,不可能!”斯帕克笑着,独一无二的一个药品配方,你小子就是想投诉,一时半会,你也找不到人来证明这配方是假的。

康利无奈,只得去挂单子,心说斯帕克真是疯了,200万,真要是遭到投诉,这回可就赔惨了!康利也是个黑客,和胡一飞一样,他对于药品这行也是完全不懂,他哪里知道,如果这个药方要是真的有效,申请到了专利,那每年赚取的利润,都是用亿来计算的,200万,还不如研发成本的十分之一呢。

胡一飞吃完饭,正准备告辞呢,身上的手机就响了响,他掏出来一看,眉头就不禁皱了几下,转而看着曾玄黎,“你的电脑能不能上网?”

“可以!”曾玄黎从背后抽出笔记本,“无线的!”

胡一飞接过来,走到包间一侧的休息区,把电脑放好打开,就开始敲击了起来。

曾玄黎觉得好奇,就蹭了过来,看着电脑屏幕问道:“出什么事了?”

“没事,对方又挂单子了,我看看!”胡一飞设置了自动提醒,只要对方挂单子,他就能收到消息,当下登录到地下交易网,就看到了对方的单子。

“这是我们的新药!”曾玄黎看清单子名称,一下就叫了起来。她这一叫,惹得曾荣轩也站了起来,朝这边看过来,只是顾忌到什么,并没有直接走过来。

“别慌张!没事的!”胡一飞拍了拍曾玄黎的肩膀,示意她冷静,随即登录自己的账号,和上次一样,毫不犹豫就把对方的单子吃了下来,这吃单子的钱,还有一半是对方自己出的呢。

“呶?这不就没事了吗!”胡一飞笑着回头看曾玄黎,“多简单一个事,看把你吓的!”

“200万啊!”曾玄黎惊愕地看着胡一飞,嘴巴里能塞下两颗龙眼,她手指电脑屏幕,剩下的话却是说不出来了,200万美金,胡一飞竟然眼睛都不眨一下就买了,也太那个了吧。

康利单子刚挂上去,刷新了两下,就发现单子没了,当时就叫了起来,“单子卖出去了!”

斯帕克正等着zm=杂毛上钩呢,没想到单子刚砸出去,又被吃了,赶紧站起来问道:“谁买走的?”

康利一敲键盘,查了记录,“还是那个匿名人士!”

斯帕克只觉眼前一黑,差点昏倒在地,曰啊,又是他,再来个投诉,老子这回真的就要破产了!

(今曰三更,第一更送到!求票,求票!)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