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疯狂的硬盘>第二四八章 月影重生

第二四八章 月影重生

本书:疯狂的硬盘  |  字数:3280  |  更新时间:

中午的宴席上,除了东阳市的几位领导,还有东阳市其它几家互联网、软件企业的负责人,宴席的主题,一是为黑天接风,二是让黑天指导工作。

网络对抗事件之后,国内互联网监管权力开始集中,互联网最高领导小组完全有可能影响并决定着整个东阳市的互联网产业布局,以及辖内许多企业的生死。现在黑天就是这个领导小组的重要成员,又是为了东阳自己的事情到来,东阳相关各界肯定免不了要招待一番的。

胡一飞和凡夕只混了个作陪的位子,和其它几位企业的负责人坐在一桌,席间大家聊得最多的,就是昨天东阳经济合作论坛被入侵的事情,大家纷纷猜测着入侵黑客的身份,以及对方的目的。

可惜的是,谁也不会想到,公安局网站上的那封公告,也是黑客发表的,如果让他们知道这事,怕是眼珠子都得掉出来。

李队长中间过来一趟,把胡一飞拉到一边,聊了几句,说起了公安局网站被入侵的事,他希望胡一飞有空的时候,过去一趟,查查入侵的手段。应急小组倒是查了,也取证了,但是分析结果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即便出来,那时候应急小组已经远在天边,未必会把结果告诉东阳的网监。

“没有问题!着急的话,我下午就过去!”胡一飞应得很痛快。

“不着急,事情已经定姓了,我看寒号鸟一时半会也不能来捣乱了!”李队长今天的脸色并不是很好,公安局自己的网站都让人敲了,这让他多少没面子。

“那市里这次打击赌场是来真的?”胡一飞又问,“这事,绝对是好事,但让人牵着鼻子走,感觉不太好!”

“市里这次是下决心了!”李队长说起这个,倒是有点兴致,“听说昨晚不少人跑到市长那里,是上蹿下跳,又是请命又是赌咒发誓,说一定要把赌场严打到底。”

“平时怎么没见这些人出来揽这个事啊?”胡一飞一脸不信。

李队长压低了声音,“你还年轻,不知道这里面的深浅,说到底,还不是寒号鸟手里的客户名单给闹的吗?打赌场,倒霉的是别人,可如果让寒号鸟把名单公布了,那这些人就全得倒霉!”

“哦~~”胡一飞恍然大悟,“这么回事啊!”

“我看两三年之内,都不会有一家赌场敢来东阳了,这次抓到的这几十个,算是撞枪口上了,没有十年八年,也出不来!”

“那鸟神这也算是为东阳做了一件好事?”胡一飞笑着问到。

“咳!”李队长叹气,“我现在可是彻底怕了他,他是做了好事,好名声都是他的,可倒霉的是我,这两天,就没人给我一个好脸!”

“李队长你也别生气了,事情不是都解决了吗?”胡一飞赶紧拿起桌上的酒瓶,又给李队长满了一杯,“你放心,这两天我一定过去,把鸟神的手段都摸清楚!”

“行,那这事就拜托你了!”李队长喝完这杯,就告辞走了,回到领导那桌继续劝酒去了。

午饭之后,黑天跟胡一飞三人另外找了个茶座,接着上午的话题又聊了三个多小时,最后还和菲戈安全敲定了在两个项目的口头合作协议,今后双方在这两个项目上进行技术共享,菲戈安全同时将享受到国家级实验室在资源和人力上的支持。

送走黑天,胡一飞这才赶去医院,去看了看老大。

晚上回到菲戈安全,曾玄黎正在门口等着呢。

“你过来怎么不打个电话,等很久了吧?”胡一飞赶紧去开门。

“没有,刚到,正说给你打电话呢!”曾玄黎笑着,“听说市长给你吃饭,吃到现在才回来?”

“我发现在东阳这块地面上,好像就没有什么事是你不知道的!”胡一飞推开门,“进来说吧!”

曾玄黎进来,从手包里拿出一个u盘,“我来是告诉你,谷歌安全已经有了初步的检测结果,我们这次丢了四个药方,这是他们的检测报告,还有数据分析!”

“有这个就好办了!”胡一飞就把u盘接了过来,他等的就是这个。

“四个药方中,有一个是新药,市场潜力很大,我们之前投入了上亿的研发资金,前前后后快两年了,现在临床测试马上要结束,正在审批上市销售许可呢,成本一分钱都没收回来呢,药方却让黑客给窃走了,也不知道能不能把药方赎回来?”曾玄黎看着胡一飞,“要是他们卖给别的药企,那我们的损失就大了!”

“没事,别担心,药方我会帮你找回来的,保证不会外泄!”胡一飞对此还是有把握的,对方的目标是自己,窃取药方不过是他们的手段,所以,如果不能确保抓到自己,药方是不会被泄露的,退一万步说,就算抓不到自己,他们也不可能泄露药方。泄露药方,就等于泄露了这次行动,利用无辜第三方的利益来追捕黑客,传出去,也会让美国很没面子的。

“真的能找回?”曾玄黎便有些激动,“你不会骗我?”

“我胡一飞什么时候骗过你?”胡一飞笑着,过去给曾玄黎倒水。

“那……什么。”曾玄黎跟在胡一飞的屁股后面,“如果对方提出交易的话,多少钱,都由我们金龙来付,只要他能保证药方不外泄就行!”

“不是吧?”胡一飞回头像是看怪物一样打量着曾玄黎,“你太让我失望了!”

“嗯?”曾玄黎顿时愣住了,不知道胡一飞这是什么意思,心说难道自己说错什么了吗,琢磨片刻,她有些明白了,胡一飞是不是想拿一份好处啊?

“我以为你会说抓到那个黑客后,把他大卸八块、五马分尸呢,没想到你能说出这么没出息的话!”胡一飞抚着额头,一幅痛心疾首状,“你在我心中的形象,一下就倒塌了,额滴神啊,我都有些适应不了。”

曾玄黎脸一红,为自己再一次低估胡一飞感到有丝羞愧,“那你说说,我在你心里是什么形象?”

“彪悍!”胡一飞咬着牙,从牙缝里往外蹦着,“除了彪悍,还是彪悍!按我说,就应该把黑客抓住,然后吊起来当沙袋打!”

曾玄黎再次红脸,想起了自己在拳击馆把胡一飞当沙袋打的事,随即恶狠狠道:“胡一飞,你小子是不是又皮痒痒了,敢这么污蔑我的形象!”

“得!”胡一飞拱拱手,做出求饶的样子,笑道:“我惹不起你,就当我没说!”

“行了,别贫了!药方的事,你到底怎么想的,有没有什么计划?”曾玄黎又问。

“这事你就交给我吧!”胡一飞过去往老大平时的老板椅里一座,四下里晃悠着,“我保证让药方原封不动地回到你的手里,一分钱不花,说不定还能拿到一笔补偿金,弥补一下你的精神损失什么的!”

“你不是说笑的吧!”曾玄黎一脸不可置信,走到桌前,很是严肃地看着胡一飞,“这事你一定要认真对待,药方是我们的生命线。”

“放心,我有把握!黑客的事,我已经有些眉目了,现在再加上谷歌安全的入侵分析,相信很快能搞清楚。”胡一飞笑了笑,“你就等着我把那个黑客揪出来吧!对了,那黑客是怎么窃走药方的,你们药品试验室的网和行政网可是分开的啊,谷歌安全怎么说的?”

曾玄黎看胡一飞一幅自信满满的样子,不像是说笑,也不好再提交易金的事,便道:“公司不允许员工用接外置的存储器,所有的打印,都采用网络打印。黑客就是利用这点,他入侵成功之后,先是破坏了我们打印机的软件程序,导致打印机无法工作。我们以为是普通的故障,就通知让厂方的人来检修……”

胡一飞猛敲了一下脑袋,他想起来了,“维修期间,你们是不是把行政网的打印工作,接到原先药品试验网的打印机上去了?”

曾玄黎点头,“是,这种大型的打印机,我们不可能专门预备一台放着,按照公司的网络应急方案,如果一台出现故障,那打印的工作就暂时交给另外一台!”

“明白了!”胡一飞点头,“黑客趁机把间谍程序植入了打印机,等各归其位之后,间谍程序就监控了整个药品的试验记录,然后再利用同样的办法,将收集到的数据转移走!”

“谷歌安全也是这么认为的!我们的打印机确实坏了两次!”曾玄黎没想到自己提个头,胡一飞就猜到了全部。

胡一飞点头,心说这个黑客的水平,明显要比枫月影高,枫月影当时到金龙药业参观了好几次,对金龙药业的网络情况可以说是了如指掌了,但也没拿出一个有效的方案来,看来自己还得高度重视这个对手才行啊。

再想了想,胡一飞又觉得不对,很明显,这个黑客事先就对金龙药业的网络安全制度,以及应急机制都非常熟悉,如果他是先入侵进来,再慢慢分析制度漏洞所在,这肯定是不行的,金龙药业的入侵检测系统也不是摆设。

看来,这个方案,应该还是枫月影想到的,只是他当时没有时间来执行,就被自己搞进去了,现在美国方面接手了枫月影,于是就把枫月影的计划拿过来重新执行。

“你怎么看?”曾玄黎看胡一飞想得出神,以为他想到了什么,就问到。

“没什么!”胡一飞摇了摇头,“我在想哪位黑客擅长这种入侵手段!”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