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疯狂的硬盘>第二四五章 恩怨勾销

第二四五章 恩怨勾销

本书:疯狂的硬盘  |  字数:3221  |  更新时间:

斯帕克琢磨了很久,才拿定了主意,“拍下匿名人士的单子!”

康利有些不解,“为什么?”

“上次是谁负责验证药方真假的?”斯帕克没搭理康利的问题。

康利一脸无辜,“我只负责把药方拿到手,至于验证的工作,有别的人来负责,他们说是找了最好的药学专家!”

“重新找药学专家来验证药方的真伪,所有的药方,包括匿名人士挂出的这张!我们必须保证自己挂出的药方是真实的,不能让这样的事故重演了!”斯帕克决定将行动暂缓几天,完全确认药方之后,再动手。

胡一飞正准备去睡觉呢,就收到了消息,自己的药方被对方给拍走了。

“我擦!也太有钱了吧!”胡一飞都有些咂舌,自己买来对方的真药方,反手又让对方双倍赎回去,已经是白赚了50万,现在一个假药方又卖了50万。对方还真是有钱,为了抓自己这个“zm=杂毛”,还真是舍得下本钱啊。

“得!”胡一飞嘴角撇起个笑意,“你们抛出鱼饵想让老子吃,这回却把老子抛出的鱼饵是吃下去了,怕是得消化不良了!”

胡一飞在自己出售的药方上做了手脚,里面内嵌了z语言写好的后门,药方一打开,程序随即运行,用不了多久,自己就能知道对方的位置所在了。

等了等,不见程序返回消息,胡一飞就准备睡觉了,白天折腾了一天,确实也有些累了。

寒号鸟此时也被折腾得够呛,按照二当家邮件中的指示,他连番跑去东阳市经济合作论坛去捣乱,结果除了第一次入侵让自己得逞之外,后面的入侵是一次也没得逞,成功了两次,但没有把那帖子顺利发上去,这也算是失败了。

这大大刺激到了寒号鸟,他进入zm大半年了,自认水平大涨,已经完全超越了超级黑客这个层次。谁知道好容易来一次实战吧,还是屡屡受挫,这让他觉得很是丢脸,更是激得他斗志昂扬,非要分出个胜负不可,那后面的手段就是玩着花样地来。

到了后半程,寒号鸟就感觉像是换了个对手,之前的对手,目的只是让自己无法顺利发帖,而新换的对手,防守更加严密,是要完全拒自己于门外,而且自己进入之后,发现对方竟然还部署了追踪策略。

寒号鸟之前他连番捣乱,只是为了完成二当家交代的差事,说实话,他还真没有把对方放在眼里,以他现在的水平,除了二当家和zm里面的几位高手外,其他高手都很难再进入寒号鸟的眼界了。

现在一看对方不但要完全掐死自己,还摆出一副要追杀自己的架势,他倒是来了兴致,想掂量一下对方到底有几斤几两重,自己这都报出字号了,他还跟自己来叫板,这不是老寿星喝砒霜——活得不耐烦了嘛!

“得!鸟神我今天就让你知道知道,这山神爷的[***],那是石头做的!”

寒号鸟当下就把自己压箱底的手段都拿了出来,在对方的服务器上是来来回回地进出,他也不发帖子了,进去之后留个名,出来,然后再进去,再留名,相当于是自己给自己顶贴。

连续五六回之后,就不妙了,对方还真咬住了他的尾巴,瞬间侵入寒号鸟的跳板,启动反向追踪策略,搞了个寒号鸟一个措手不及,一番手忙脚乱,才算是切断了对方的追踪。

“妈的!大意了!”寒号鸟切断所有跳板,回到自己的电脑上,有些郁闷,他连续五六次攻击,都没有更换跳板,他以为对方肯定无法追踪到自己的,谁知道对方还真是有两把刷子,不但追踪到了跳板,还反过来侵入了跳板。

寒号鸟起身被自己冲了一杯咖啡,心里头琢磨着,国内目前还有谁有这等在线追踪的本事,想了半天,好像除了黑天,也没人能够这样厉害了。

“难道是黑老大跑来了?”寒号鸟这么一想,又觉得不对,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二当家的应该会给自己打个招呼啊。

想到这里,他就赶紧登陆信箱,一看,果然还就有一封二当家的邮件,二当家可是从来不主动给自己发邮件的,这次破例,想必就是来给自己提醒的吧。

“二当家的就是讲究!”寒号鸟心里感慨着,心说二当家的就是不来提醒自己,那黑天现在也拿自己没办法了。等打开了邮件一看,寒号鸟就有些发愣,怎么个情况啊?二当家的不知道自己就是寒号鸟吗?

摸着下巴想了半天,寒号鸟把自己跟二当家认识的经过,从头到尾想了一遍,发现自己还真的是没有告诉过二当家自己就是寒号鸟,而二当家也从来都没有问过这回事。

“不应该啊!”寒号鸟敲着桌面,当时糖炒栗子发动斯帕克来追杀自己,明摆了说是要追杀寒号鸟的,难道二当家的都没有怀疑过吗?后来自己又跟糖炒栗子同时消失在zm的排行榜上,这已经很明显了。自己以为二当家的已经想到了呢,又觉得之前用马甲来勾搭二当家的事挺尴尬的,才没有挑明,谁知道二当家的根本就没有往这方面想。

“讲究啊,真是讲究!”寒号鸟彻底没话说了,二当家的真是大家气度,交人交心,不问英雄出处,也不怀疑朋友的一切。

想到这里,寒号鸟就有些惭愧,觉得自己有必要主动跟二当家的坦白了,于是就给回复了一封邮件,把自己跟二当家结交的过程全部交代了一遍,从用“我是读书人”这个号跟二当家打赌数据恢复开始讲起,一直到自己是如何进入zm的为止。

胡一飞那边刚到躺床上,就听到电脑又叫,想了一下,还是爬起来,过去一看,发现是糖炒栗子发来的邮件,就顺手点开了,结果一看,下巴就掉了。

“我是读书人?我擦!”胡一飞目瞪口呆,这不就是当年害自己弄坏了硬盘,二奶罢工的家伙嘛,再往下看,胡一飞就吐血了。

原来自己发在狼窝论坛上的求助帖子,不但引来了狩猎者狼蛛,还引来了偶像鸟神,离谱的是自己的偶像居然又换了马甲,还一副谦卑的模样跑来充当自己的铁杆粉丝,互偶互粉啊。当然,最离谱的,还是zm的108关,要不是寒号鸟主动交代,108关之谜怕是都得让胡一飞带到棺材板里面去,想破脑袋也想不出,传说的108关竟然是填写资料!

“不是冤家不聚头,这世界也太求小了,兜了个圈圈,又回到起点了!”

胡一飞把使劲掐了自己一把,感觉到疼,才相信这一切是真的,难怪啊,胡一飞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当时糖炒栗子交给自己的那份病毒代码,里面会有寒号鸟的独家标志;为什么自己喊了糖炒栗子帮忙,跑来的却是寒号鸟,妈的,原来这两人是一回事啊!

回过神,胡一飞就给寒号鸟发去消息:“原来你就是我的偶像鸟神,以前要是有什么对不住的地方,你多海涵。还有一件事,黑老大已经接手了东阳市经济合作论坛的安全上事务,你不要再去了,后面的事我来办!”

寒号鸟一看,诚惶诚恐,“你是我的偶像,不管是二当家,还是‘zm=杂毛’,都是我的偶像。”,寒号鸟这可不是瞎说,他是出了名的欺软怕硬,但他心里却对同行中的强势人物特别敬重,二当家的有仇必报就不说了,zm=杂毛的那副睥睨天下、傲视一切的气概,更是寒号鸟心之向往。

胡一飞实在没想到会有这种事情发生,不知怎么的,他突然就想起以前自己发在狼窝上发的那些帖子,不由笑出声来,那时候自己疯狂崇拜着鸟神,可鸟神就从没跟自己搭过一句话,这事搞得自己还挺郁闷的;可鸟神真的出现了吧,这事它还复杂了,鸟神不光是自己的偶像了,他还是自己的仇人,自己的粉丝。

胡一飞觉得这事太有意思了,于是回复道:“当年你搞坏我硬盘的时候,我是恨得要死,我在狼窝论坛上是一边追杀我是读书人,一边又使劲地发帖,疯狂追逐偶像鸟神,弄了半天,原来都是一个人。哈哈,咱们这也算是不打不相识!扯平了,扯平了,你弄坏我的硬盘,我害你被斯帕克追杀,从现在起,咱们以前的所有恩怨,就一笔勾销了!”

“消了,全消了,其实我从来都没记仇!”寒号鸟想起这事,也是觉得好笑,二当家竟然说自己是他的偶像,这个实在是没有想到啊。正是因为这些阴差阳错的缘故,自己才混入了zm,成为了超越超级黑客的存在,要是没有这一番误会的话,自己现在,可能还是那个为了能够挤入世界十大超级黑客排榜行而费尽心思的鸟神。

“没想到我终于是跟自己的偶像搭上话了!哈哈,今天我真是太高兴!”胡一飞怎么想,都觉得这事有些离奇,跟天方夜谭似的,“得,我闪了,我去处理一下收尾的工作,今天多谢鸟神帮忙了!”

“不客气,需要我出力的时候,就喊一声!”寒号鸟发完消息,摸着下巴想了半天,也跟胡一飞一样,笑着摇头,他跑去打开狼窝论坛,搜索二当家以前的帖子,还真是找到了不少崇拜鸟神的。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