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疯狂的硬盘>第二四四章 双倍赎回

第二四四章 双倍赎回

本书:疯狂的硬盘  |  字数:3145  |  更新时间:

等了一会,没等到糖炒栗子的回复,倒是等到了曾玄黎的电话。

“今天我完全按照你说的去做了!”曾玄黎在电话里通报着消息,“谷歌安全已经介入调查,但是公司的一切网络措施制度都没有动!”

“这就好!”胡一飞淡淡笑着,“相信谷歌安全很快会有所发现的,这是他们在东阳的第一桩大项目,肯定会非常重视的!”

“那个什么交易网那边,你有没有帮我盯着?”曾玄黎最关心的还是这个,“他们还有没有挂出新的单子?”

“放心吧,他们暂时挂不出来!”

“那麻烦你再帮我盯着,有什么情况你就告诉我,需要用钱的地方,你也说话,不能让你帮我们买药方!”曾玄黎叮嘱着。

“我知道了!我可从来不做赔本的买卖!”

就在两人聊天的工夫,斯帕克那边也正在讨论接下来的行动,他们耐着姓子观察了一整天,金龙药业那边完全没有异常情况。

“看来匿名人士吃下我们的单子,纯属巧合,否则这一天的时间下来,金龙药业早该采取行动了!”

斯帕克点着头,他也是这个意思,他转头问了问负责窃取药方的人,“我们总共到手几个药方?”

“四个!”负责窃取药方的人,叫做康利,是一位技术非常厉害的黑客,半年前因为入侵美国国防部的网络被斯帕克捉到,现在为了将功赎罪,只好答应斯帕克来做这事。

“好,那再挂一个,这次标价100万!”斯帕克咬着牙,“让匿名人士无法轻易吃下我们的单子!”,他也只能挂这个价位,再高的话,又怕zm=杂毛吃不下。

“我这就去挂单子!”立刻站起一个人,走到电脑前开始挂单子,结果写好单子一挂,就弹出了提示,那人立刻喊道:“坏了,我们的账号被锁定了!”

“锁定了?”一群人都过去看,“怎么会被锁定?”

“匿名人士投诉我们出售假的药方,现在我们的账号被锁定了,无法进行任何交易,而且我们缴纳的交易保证金,也被地下交易网给冻结了!”

“假的药方?”斯帕克一阵头晕目眩,“我们到手的药方是假的?”

“不可能!”康利对自己的水平很有信心,窃取一个假药方回来,他自己都不能原谅自己,“再说了,还找了专门药学专家验过了的,药方绝对是真的!”。

地下交易网的交易规则,说简单也简单,说复杂也复杂,一般是两种交易方式,一种就是胡一飞之前使用的匿名交易方式,直接向目标人发起交易,无需挂单子,由双方自行验证所交易情报的真假,并且交易所产生的一切后果由双方自负,就算是上当了,你也只能吃哑巴亏;而另外一种交易方式,就是挂单出售,为了防止假情报的出现,卖方必须事先支付一笔保证金,你要挂多大的单子,就需要交多少保证金,在交易完成的三天之内,如果收不到买方的投诉,保证金会自动退还给卖方。

而如果一旦遭到买方的投诉,不光是保证金要被冻结,卖方的账号也会被冻结,而且在冻结期间,相关的情报也不能再在地下交易网被明单挂出。换句话说,斯帕克现在就是想换个账号,再挂金龙药业的药方,也是不可能的了,强行挂单的下场,就是会被再次冻结。

地下交易网能够发展到现在,靠的就是这一套铁打不动的规矩,谁也无法撼动,因为买卖的双方,不是顶尖黑客,就是情报公司和政斧情报部门,谁要是敢玩歼耍滑,事情的后果都是难以预料的。

最奇怪的一点,地下交易网对在自己平台上所完成的一切交易,都不抽成,他们有自己的生意,那就是出售名单,名单上的东西,其实就是交易网上各个账号的背景资料,胡一飞之前能准确找到zm和各国情报部门完成匿名交易,靠的就是这份名单。这样的一份名单,售价是1000美金,如果名单有变动的话,老客户只要交纳150美元,就可以获得更新后的名单。

出售名单所获得的收入,就是整个地下交易平台运作和维护的费用了。

到现在,也没人能搞清楚这个地下交易平台是谁创建的,有人说是zm,有人说是nsa,也有人说是某情报公司,但这些都是传闻,无法证实。只是这个交易平台一直都存在着,而且一天天在壮大,每天在这里发生的交易成千上万,很多机密的消息,都是在这里被传播出去,抑或被封杀的。

“现在怎么办?”底下的人问斯帕克。

斯帕克头痛欲裂,还能怎么办,交易网的规矩是铁打的,遭到投诉后,只有三条路可走:一,申诉,买卖双方各自拿出一份药方,由交易网来仲裁,确认真假后,再决定是否继续冻结;二,自动走人,30天内,收不到卖方的申诉,就认定卖方出售假货,冻结的资金则偿还给买方,卖方的账号永久作废,并且有可能还会被交易网追踪调查;三,用双倍的价格赎回自己所卖的药方,冻结随即解除。

换做是以前,斯帕克觉得这规矩实在是公平不过了,可等自己遭到了投诉,他才知道,这规矩简直就是在偏帮买方。

不管你是自动走人,还是申诉,这都需要时间,有可能完成申诉的时间,比自动走人的30天期限还要久。如果自己选择了这两条路,那就意味着所有的计划都要暂时中止了,至少要30天之后才能继续进行,这不太现实,政斧这次投入很大,而且各方面也都就位了,你现在突然宣布停止,总不能就用这个滑稽的理由吧?

“向匿名人士发起交易,赎回药方!”斯帕克是咬着牙做出这个决定,出道这么久,头一回让人整得一点脾气都没有。

“那这钱?”底下人有些犹豫,这笔钱可不在预算之内啊。

“我来出!”斯帕克心里都在流血了,他这次受政斧委托,出手的价码,也就是200万美金,可现在连zm=杂毛的毛都还没摸到一根呢,薪水就赔进去了一半,真是恼火啊。斯帕克在心里发誓,你等着吧,等老子收拾了杂毛,反手再来收拾你这个匿名人士。

有了斯帕克的话,底下人就迅速向胡一飞发起了赎回交易。

胡一飞又给曾玄黎嘱咐了一些注意事项,完了刚挂电话,就收到了对方的赎回请求。

“这美国鬼子就是财大气粗啊!”胡一飞摸着鼻子,心说自己还准备了一份以假乱真的药方,准备跟对方耗一耗呢,没想到人家根本就没拿100万当回事,眼都不眨,就要赎回,“得,你们这么巴巴上赶着来送钱,那老子我就却之不恭了,只当是劫富济贫了!”

胡一飞哈哈笑着,就同意了对方的赎回请求,几秒钟之后,100万的美金到账。

“我们的账号解封了!”

斯帕克那边,也在同一时间受到了冻结解除的通知,缴纳的保证金也一同返还到了账户。

“再去缴纳保证金!”斯帕克下达了命令,“挂第二个药方,100万!”

就在底下人忙着缴纳交易保证金的工夫,情况又有了变化,匿名人士那边突然挂出了一个单子,出售之前那个药的药方,交易金额也是50万美金。

“先等一等!”斯帕克赶紧跳起来,阻止了自己这边挂出新药方的行动。

匿名人士突然挂出了同样的药方,似乎有些唱对台戏的意思,斯帕克这心里就开始打鼓了,不敢再冒冒失失挂出第二个药方了,万一对方再用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给你重新整上一回,自己哪有那么多的一百万赔给人家啊!

“要不我们吃下这单子去投诉对方?”底下就有人提了个建议。

斯帕克把那人射死在墙上心都有了,狗曰的,要冻刚才不就冻着的吗,老子就是为了能够快速解冻,才忍痛交了这双倍的赎回,你他娘的现在又要找上门去冻结对方,那老子刚才的一百万岂不是掏得很冤枉?你是猪脑子啊,你冻了别人,老子这边的单子不也挂不出去了吗,你冻的那是人家吗,你冻结的是老子的计划!

那人让斯帕克瞪眼一瞧,估计也反应过来了,脑袋埋进键盘里,不敢再发表意见了。

“他挂他的,我们挂我们的!”康利说着。

“有这么简单就好了!”斯帕克连番受挫,刚出手时的锐气都快没了,“我们的计划,是用药方来吸引zm=杂毛的注意力,为此我们在账号上故意留下了细微的线索,可如果交易网上出现两个不同的金龙药业单子,以zm=杂毛的智商,他能不怀疑这里面有蹊跷吗?”

康利点头,这也确实是个顾虑。

斯帕克还有一个理由没说,那就是他现在对康利手上这些药方的真实姓,产生了怀疑。匿名人士跟自己无冤无仇,为何端端要说自己挂出的药方是假的,而且对方现在还挂出同样的一个药方,看来对方的手上,应该是有真的药方。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