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疯狂的硬盘>第二四零章 匿名人士

第二四零章 匿名人士

本书:疯狂的硬盘  |  字数:3310  |  更新时间:

曾玄黎一下就被吓醒了,从床上坐直了,“你说真的?你从哪里买到的?”

“这个先不说,你先看看真假吧,万一是假的呢?”胡一飞道。

“好!”曾玄黎就报了自己的邮箱号,然后赶紧起床去开电脑,一边打电话,通知工程师过来查验药方。

胡一飞把到手的药方发到曾玄黎的邮箱,这才给糖炒栗子回了消息:“多谢你了!”

“二当家的准备怎么办?”寒号鸟问到。

“不理他们就是了!”胡一飞说着,“不理他们,他们自然就找不到我!”

“这倒是个好主意!”寒号鸟没想到二当家的这回居然这么沉稳,“那就不打搅你休息了!”

“好,有消息咱们再联络!”胡一飞就顺手关掉了信箱。

挠挠头,胡一飞想着这事该怎么解决,他确实想息事宁人,不理会那些诱饵,但是他又怕自己不理会的话,对方还会有进一步的针对金龙药业的行动,到时候自己反而更加被动。

“怎么能让这些家伙知难而退呢!”胡一飞坐在那里摸着鼻子,一幅深沉状,此时有人看见的话,说不定真能把他当做罗丹的那尊雕塑——“沉思者”。

半个小时后,电话响了起来,是曾玄黎打过来。

“怎么样?”胡一飞问到。

“你从哪里买到的?”曾玄黎就这么问着,“快告诉我!”

“这么说,那药方是真的了?”胡一飞和曾玄黎两人简直是各说各的。

“是真的!”曾玄黎有些焦急,“好在只是一个老的配方了,你是从哪里买到的!”

“地下交易网!”胡一飞早猜到会是真的,对方既然想钓大鱼,就得下点真本钱才行,美国人的网络攻击水平所向无敌,想要拿到金龙药业的药方,也不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那是在哪里?你把话说清楚啊!”曾玄黎恨不得直接飞过来当面问胡一飞,真是急人呐。

“这个地下交易网不是什么人都能访问的,我就是告诉你,你也访问不到!”胡一飞解释了一下,又道:“真药方我就给你了,麻烦你再弄个假的药方给我,我有用!”

“假的?”曾玄黎一头雾水,“你要假的干什么?”

“别问了,给我就行了!”胡一飞不可能把事情的真相告诉曾玄黎的,“你放心吧,我这是帮你呢,当然,也帮我自己,我得把刚才买药方的钱赚回来!”

“你现在在哪呢?我要立刻见到你,弄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曾玄黎说着。

“我就在公司呢!”胡一飞看看时间,道:“出不了什么事,我帮你盯着交易网呢,明天给你解释也赶得上!”

“不行,不弄明白我睡不着!”曾玄黎说着,就挂了电话,估计是出门往胡一飞这边赶了。

此时美国那边的盯着交易网的追踪专家彻底傻掉了,自己刚挂上去的单子,瞬间就被人吃掉了,也不知道“zm=杂毛”看到没有,要是他没有看到的话,那自己这个单子岂不是白挂了吗,非但如此,这些天也都白忙活了,自己要这50万的交易金有个屁用,又揣不到自己口袋里去,何况自己也不是奔着这个来的。

“查!”斯帕克下达了命令,“马上查这个吃下单子的人是什么背景!”

大概几分钟的时间,结果出来了,斯帕克当场吐了血,吃下单子的人,竟然是之前那个出售科尔曼窃密内幕的匿名人士。对于这个匿名人士,美国方面也一直都在关注,匿名人士当时用来交易情报的银行账户,一直都处于监控之下,所有人都想知道这些出售情报得来的资金,最后会流动哪里,这个匿名人士究竟是何方神圣,为何能搞到zm和科尔曼交易的内幕。

妈的,谁知道监控来监控去的,这匿名账户上的钱,居然是流到自己口袋里来了,狗曰的,这还怎么继续监控啊,总不能把自己监控起来吧!

斯帕克从未碰到过如此狡猾的对手,也没碰到如此让人迷茫的情况,自己是追踪zm=杂毛而来的,谁知道刀还没出鞘呢,就先丢掉了一个追踪对象,而更恼火的是,自己给zm=杂毛准备的鱼饵,偏偏又让自己丢掉的这个追踪对象给吞下去了。兜了个圈圈,就成了个死结,解不开了!

“恼火啊!”,斯帕克这一刻都有要去撞墙的冲动,一时半会,他竟然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了。

曾玄黎很快来到菲戈安全,敲了几下门,胡一飞就过来开门。

“你还真的过来了啊!”胡一飞无奈摇头,“都说了不会有什么事的!”

曾玄黎一脸焦急之色,“你说的倒是轻巧,出了这种事,我怎么能睡得着!”,曾玄黎的身后,还跟着一个中年人,看起来气度不凡,很有威严。

“先坐吧!”胡一飞把客厅的大灯打开,过去帮这两人倒水。

“哎呀,你就别整那么客套东西了,赶紧说是怎么回事吧!”曾玄黎都被胡一飞给弄崩溃了。

胡一飞不太清楚曾玄黎背后那人是干什么的,就挠了挠头,含糊道:“是这样的,是我今天去看地下交易网,刚好看到有人挂出你们金龙药业的药方,就告诉了你一声,没想到会是真的药方!”

“那让我看看这个什么地下交易网!”曾玄黎道。

“好吧!”胡一飞就领着曾玄黎进了自己的屋子,那个中年人没说话,一声不吭地跟在两人后面。

胡一飞在电脑上重新打开地下交易网,道:“你看吧,这就是全球情报地下交易网,里面有各种情报和资料,能够进来这里的,不是黑客高手,就是各大商业情报公司、或者是各国情报部门的代理人,这个交易网的地址随时都会改动,知道的人也很少。”,说完,胡一飞不忘叮嘱一句,“这事你知道就行了,可千万不要说出去,免得惹来麻烦!”

“是谁在出售我们的药方?”曾玄黎看着密密麻麻的单子有些眼晕。

胡一飞键盘上敲了一下,随即锁定一个账号,“看,就是这个了,药方被拍走后,他们就没有动静了,现在还不能肯定他们手上是不是只有这一个药方,我会帮你继续盯着的!”

曾玄黎恨恨砸了一下桌子,“这到底是谁呢?”,说完回头去看那中年人,中年人也是一脸沉思,脸色有些凝重。

“你不就是做安全的吗?”曾玄黎这才想起来胡一飞的职业来,“你帮我分析一下,对方会不会是从我们的网络中窃走了药方?”

“那是肯定的!”胡一飞对此很有把握,“我不是说了吗,到这里来的,都是黑客!”

曾玄黎咬了咬牙,道:“那你这次一定要帮帮我们,你现在就帮我们调查,看看黑客是怎么进来的,又是怎么窃走药方的,要帮我们搞清楚损失到底有多大!还有,一定要帮我们抓到这个黑客!”

胡一飞看了看那中年人,欲言又止,道:“这样吧,我帮你出个主意,肯定能抓到这个黑客!”

“胡一飞!”曾玄黎当时就瞪眼了,“你是不是不愿意帮我?”

“不是!不是!”胡一飞急忙摇头,“我胡一飞是那种人吗?只是……”,胡一飞又看那中年人。

中年人终于明白自己是个多余的,当下呵呵一笑,“你们这的洗手间在哪里,我去方便一下,岁数大了,就这点毛病!”

“出门左拐,走到尽头就是!”胡一飞指了一下,等那中年人走了,才对曾玄黎道:“我问你,你想不想查出这个黑客是谁,你想不想让这个家伙受到惩罚?”

“我当然想!”曾玄黎有些激动,她实在是没想到胡一飞会不愿意帮自己这个忙,“我恨不得现在就揪出这个家伙!”

“那就对了!”胡一飞把曾玄黎按到椅子上,“我是什么人难道你还不知道吗?不是我不帮你,而是有更好的选择!我给你说句实话吧,我可以帮你查出这个黑客是谁,但我敢肯定,我能做到的,也就是找出他,找出来之后,我拿他没有任何办法,这个黑客不是国内。”

曾玄黎这才有些冷静,“那你说更好的选择是谁?”

“你年前不是说要让谷歌安全负责你们的网络改造吗?”胡一飞的眼神有些奇怪。

“对!”曾玄黎点头。

“那这件事,也交给谷歌安全去做!”

“为什么?”曾玄黎有些不解,“难道谷歌安全对黑客就有办法?”

“我这么说,自然有我的道理,你要是信得过我,就按照我说的去做!”胡一飞又叮嘱道:“还有,谷歌安全介入调查的这事,你们不要对外说,也不能让谷歌安全向外界发布任何消息,一切调查都要秘密进行。你们可以告诉谷歌安全,说这是为了不打草惊蛇!”

曾玄黎的头都大了,“你到底想做什么?”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不能让谷歌安全知道我在暗中帮你!”

“我真的被你弄晕头了!”曾玄黎不知道胡一飞今天到底是怎么了,“你是不是知道点什么?”

“目前还只是个猜测!”胡一飞点了点头,“不过我有把握!对了,我让你给我准备的假药方呢?”

“我一着急,就没顾得上这个!”曾玄黎道。

“没事,我来!”那中年人此时笑呵呵走进来,“你需要哪个药方,就是刚才那个药吗?”

“对!”胡一飞点头,“最好是可以以假乱真,能当真药来用就更好了!”

“呵呵,你的这个要求还真有点高!”那中年沉眉想了一会,道:“好,我给你写一个!”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