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疯狂的硬盘>第二三六章 理论知识

第二三六章 理论知识

本书:疯狂的硬盘  |  字数:3333  |  更新时间:

“你咋不说是咸猪手呢!”胡一飞道,心说我还勾搭小姑娘,要说小姑娘勾搭我,那还差不多。

“真的!”梁小乐道,“我觉得丁荟真的对你有意思,只要提起你,她的眼睛里就有神采!”

“没神采的那是死鱼眼!”胡一飞对此不以为然,“那你看我眼睛有没有神采?”

梁小乐跟胡一飞说不到一块,只得闷闷坐着,过了一会,她道:“我决定了,下个月我就到东阳来!”

“真的?”胡一飞乐了,“那太好了!”

“嗯,我不能让你这么得意,所以我要把娱乐公司开起来,追赶你!”梁小乐说着。

“不至于吧!”胡一飞笑着,“咱们都老夫老妻了,不用你追我赶的了,以前一直都是我在追你,要是换了你追我,我怕我不适应!”

“少打岔!”梁小乐白了一眼,“我都和丁荟说好了,到时候她和我一起干!”

“你不要老提丁荟好不好?”胡一飞无奈了,也不知道梁小乐今天这是哪根筋不对了,道:“丁荟是个老老实实的姑娘,你别老撺掇她!”

到了东阳,已经快天黑了,进入市区,胡一飞就问:“晚上我们住哪?”

梁小乐顿时就红了脸,“你怎么老是想那事呢,不想那事你就不能活吗?”

“你想什么呢!”胡一飞反手敲了梁小乐一个爆栗,“我就是怕老大已经回到公司了,老大要是在公司的话,咱们现在过去,你不觉得尴尬吗?”

梁小乐隐在车座里不说话了。

“我打个电话,要是老大没回来,咱就去公司住,老大要是回来了,咱们就随便找个地方吧!”胡一飞说着,就把车停在一边,开始打公司的电话,响了很久都没人接,可以确认,老大还没回来,胡一飞收起电话,道:“老大没回来,晚上就住公司吧!”

菲戈安全梁小乐已经不是第一次来了,只是这次来,又有不同的感觉。上次来的时候,公司还只是两个人的皮包公司,这次来,虽然也没人在,但不能否则的是,菲戈软件已经是几十号人的正规公司了。

最重要的是,上次是白天来,这次是晚上来。

进了胡一飞的屋子,好几天没人住,有股淡淡的闷闷的味道,胡一飞推开窗子透气,然后去给梁小乐找水喝,顺便把车子里带来的东西都往公司搬。

梁小乐打量一圈屋子,有点害臊,心想自己今天晚上是不是就真的要住在这里了呢。呆呆站了片刻,她开始收拾屋子,把胡一飞凌乱的桌上整理干净,又从柜子里翻出新的床单被罩换掉有点味道的旧的。

把床整平整,梁小乐凑上去闻了闻,好像没有味道了,这才坐在电脑前喝着水,回头看了一眼整整齐齐的床,梁小乐突然就红了脸,心说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还老老实实把床收拾好了呢。

“呸呸呸!”梁小乐低低啐了几口,就把头扭到电脑这边,盯着黑乎乎的屏幕,再也不敢去看那床。

一会胡一飞进来了,搬了好几趟东西,额头有些汗,道:“跑一天,累死了,我去洗澡,你洗不洗?”

“不洗!”梁小乐急忙摇头,用力过猛,差点把手中杯子里的水都晃出来。

“那我先去洗了!”胡一飞从柜子里翻出一身衣服,就出门进了洗漱间。

梁小乐就坐在屋子里等,今天跑了一天,她确实也累了,真想去美美地泡个热水澡,可又怕胡一飞捣乱,只得作罢。此刻屋子里非常安静,也没人说话,梁小乐坐在那里,刚开始还有点警觉,后来困意一上来,脑子就开始迷糊,等来等去,一个小时都过去了,也不见胡一飞回来,梁小乐实在顶不住了,把鞋子外套一脱,往被窝里一钻,一幅听天由命状:“死就死了!”

结果梁小乐刚进被窝没多久,胡一飞就蹑手蹑脚跑了进来,估计是早就掐算好的。

梁小乐听到动静,睁眼看了一下,又继续睡着了。

胡一飞直接关灯,钻进了被窝,一把抱住梁小乐。

“别闹我!”梁小乐迷迷糊糊地哼着,累得一点都不想动弹,“好好睡觉好不好?”

“好!”胡一飞在梁小乐脸颊嘴唇上点了几下,咸猪手就很自然地钻进衣服里,将梁小乐胸前那一对高耸滑腻的嫩乳握在了手里,“好软!”,胡一飞身子一哆嗦,还不忘点评了一句。

“讨厌!”梁小乐干脆一个回身,搂住了胡一飞的脖子,将头埋在他的胸膛,“就这么躺着吧,让我听听你的心跳,每次听,我就觉得很安全,很有力量!”

胡一飞只能说好,把梁小乐搂紧几分,左手不安分地在梁小乐的背上滑动,看梁小乐并无反弹,就慢慢伸下去,从裤子里钻进去,放在弹软丰翘屁股上摩挲,手感实在是太好了,胡一飞这一刻差点被引爆了。

刚想有进一步行动呢,梁小乐却传来微微的睡鼾,听着那富有节奏的心跳,梁小乐竟是睡着了。

胡一飞顿时就哭了,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下身涨得要死,只得再把梁小乐抱紧一下,“饿米豆腐,饿米豆腐!”,强压着邪火。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胡一飞才沉沉睡去。

到了半夜,胡一飞又醒了,他的胳膊被压麻了,想活动一下呢,结果刚动,梁小乐就醒了,借着幽暗的光线,胡一飞能看到梁小乐晶亮的眸子正在忽闪忽闪。

“你是不是很难受?”梁小乐突然低低问了一声。

温软的气息在耳朵边一吹,胡一飞顿时又被引爆了,“唔”了一声,就开始行动了,弓起身子,帮梁小乐解衣服,太激动了,那手都有些颤抖。

梁小乐却是按着衣服,不让胡一飞动。胡一飞一连几下都无功而返,就俯下身,寻上了梁小乐那诱人的粉唇,用舌尖顶开梁小乐紧闭的牙关,梁小乐顿时如中电一般,身子绷得直直的僵在那里,过了好一会,她才长长喘了一口气,喉咙里发出“呜呜”的两声,然后整个人就如瘫软一般,手上反抗的力度,几近于无。

胡一飞再去吻脸颊脖颈,才顺利把梁小乐的衣服都脱了。没了衣服,梁小乐的身体有些冷,迷离的眼神又恢复了一些明亮,似乎是觉察到了危险,梁小乐下意识紧紧合着双腿,不让胡一飞钻进来,一边又拿被子将自己包了起来,胡一飞的涨得难受,却不得其门而入,到了此刻,他才明白道再多的理论知识,都是扯淡,就算阅近毛片也枉然,他只得又去亲吻着梁小乐的脸颊、额头、脖颈,一边在轻轻揉搓那对嫩乳。

舌尖吻上眼眸,突然感觉有咸咸的味道,借着幽暗的光线,胡一飞看见梁小乐双颊潮红,眼角挂着几颗泪珠,那表情似是难受,也似痛苦,倒像是在尽力忍受和克制什么一般,喉咙间,还发出低低的娇吟。

胡一飞有些痛惜,吻干泪珠,道:“小乐,你是不是很难受?”,喘着粗气,就准备要退缩。

他这一退,梁小乐紧合的双腿却是无声分开了,双手紧紧攀上胡一飞的肩胛,喉咙间终于是很痛快地发出了一声低吟。

胡一飞像是听到了发令枪一样,准备出击。

折腾了半天,屋里才算是再一次安静了下来。

“你说话!”梁小乐掐了掐胡一飞的腰,“一点声音都没有,像是不存在一样!”

胡一飞把梁小乐往怀里搂了搂,嘿嘿笑了两下,“以后你要对我负责啊!”

梁小乐就笑了,没好气地又使劲掐了一把,“什么时候都没正形!这回你终于是得偿所愿了吧!”

“唔,终于把自己交代出去了!”胡一飞说着,“再也不愁嫁了!”

“你这是说你呢,还是说我?”梁小乐真是拿胡一飞没办法,过了一会,她突然直起身子,“对了,你上次衣服装的那盒东西呢,怎么没用!”

“我洗澡的时候找了,没找着!”胡一飞一幅很委屈的样子。

“不会怀上吧!”梁小乐爬起来,感觉下面黏滑,“我要去洗一下!”,说着就要从被窝里出来。

下了床,梁小乐打开灯,才看见床上的点点血迹和油滑的斑渍,顿时又红了脸,拿起枕头砸了胡一飞一下,羞道:“我去洗澡,你快把床单被罩都换了!”

胡一飞爬起来之后,就直挠头,这床单被罩可是刚换了,屋子再也没有备用的了,要换的话,也只能再把刚才换下去的再换上来了。

一会梁小乐回来,看到胡一飞又换上了旧的床单被罩,差点气崩了。

胡一飞很无奈,“真的没有别的了!”,然后扯开被角,“快进来吧,不要着凉了!”

梁小乐只得钻进去,然后拿被子把两人都快裹成了一个人,就那样说着悄悄话。

“现在几点了?”梁小乐又问。

“不知道!管它呢!”胡一飞笑着,“芙蓉帐暖度**,从此君王不早朝!”

“呸!”梁小乐要再去掐胡一飞呢,结果就传来了电话的铃声。

胡一飞听了听,道:“奇怪,是公司的电话在响,谁半夜给公司打电话啊!”,胡一飞就不动弹,任由电话响着。

等第三遍响起,胡一飞被梁小乐推下了床,跑去前面接电话,过一会,他急匆匆地回来,“我要出去一趟!”,说完,就在地上找衣服。

“出什么事了?”梁小乐问到。

“医院打来的电话,说是老大被人打昏迷了,正在医院抢救呢!”胡一飞一脸焦急。

“那我也去吧!”梁小乐坐了起来。

“不用,你睡着吧,等我电话就行!”胡一飞匆匆穿着衣服,“我先弄清楚是怎么回事!”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