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疯狂的硬盘>第二三一章 天生克星

第二三一章 天生克星

本书:疯狂的硬盘  |  字数:5174  |  更新时间:

菲戈安全连发好几道律师函之后,把业内再次搅得是鸡犬不宁,大家还从没看到过这样的情景呢,一家小公司向几乎所有的超级安全企业都发了律师函,这岂不是说,全球七八成以上的病毒防治市场,都采用了菲戈安全的病毒识别引擎。

自从有杀软这个市场以来,就从未出现过技术如此集中在一家企业手里的情况,可惜的是,这些超级企业并未对律师函的事情做出解释,只是表示自己旗下所有安全产品使用的扫毒引擎都是合法的,不存在任何侵权违法行为。

虽然外界很是热闹,但菲戈安全却是彻底清闲了下来,除了东阳市偶尔一两个安全求助外,几乎就没有任何业务了。

这种情况下,老大决定提前几天回家,向家里人解释自己被开除的事情。老大为这事都头疼死了,他向胡一飞求助,可胡一飞也是爱莫能助,这种事迟早得拆穿的,总不能一直瞒下去吧。

这天送老大去机场,回来到知春苑门口的时候,胡一飞意外碰到了曾玄黎。

曾玄黎正推着个轮椅往小区里面走,轮椅上坐个慈祥的老太太,曾玄黎和老太太说说笑笑的,看起来很是开心惬意,轮椅车的两个车把上,挂了很多大袋小包,装得鼓鼓囊囊。

胡一飞大感意外,说实话,他还从没看到过曾玄黎这幅形象呢,平时那丫头都是一副彪悍状,一身拉风的行头,再开着一辆火红的mini,那叫一个风风火火,像眼前这种乖乖模样,还真是少见。

轮椅上挂得东西有点多,曾玄黎推着有点费劲,胡一飞就把车停在一边,紧跑两步追上去,“要帮忙吗?”

曾玄黎听到声音,回头一看是胡一飞,就笑了起来,“胡老板,最近少见呐!”

“咳……”胡一飞摆手,“别人寒碜我就算了,你就不要凑这个热闹了,我那公司怎么办起来的,你又不是不清楚!”

轮椅上的老太太侧头看了看胡一飞,问道:“小玄,这是你朋友?”

曾玄黎推得也有些手酸呢,就不跟胡一飞客气,让胡一飞过去推着轮椅,自己一边甩手腕,一边道:“是我的朋友,叫胡一飞,他也住在知春苑!”,完了就给胡一飞介绍道:“这是我奶奶,今天天气不错,我陪奶奶出去晒太阳,顺便买些年货!”

“奶奶好!”胡一飞喊了一声,就帮忙推着往小区里走。

曾玄黎的奶奶虽然身体不方便,但心态挺好,还跟胡一飞招了招手,道:“你也好啊,小帅哥!”,完了看曾玄黎在那甩手腕,又道:“我说让你别逞能吧,你非要逞能,这回累坏了吧!”

“没事!不累!”曾玄黎笑笑,转身问胡一飞,“我好久没去你公司看了,怎么样了?我听说前几天市长还过去给你们授牌了?”

“我到现在也没整明白那是怎么回事!”胡一飞专心推车,“不过那牌子倒是挺能唬人的,至少客户一看就觉着我那皮包公司还行。”

“岂止是还行?”曾玄黎一幅无奈状,白了一眼胡一飞,“我们公司最近买了好几百套的杀毒软件,用的全是你们菲戈安全的引擎。不光是我们,东阳市不少企业现在都换杀毒软件呢,采购的首要标准,就是是否采用了你们的引擎。哎?对了,你们菲戈安全的那个标志,是老大吧?”

胡一飞点头,“是老大,公司美工给设计的!”

曾玄黎顿时就笑了起来,“我当时一看就觉得很眼熟,后来想起来的时候差点没笑崩溃,知道我们的廖工是怎么说的吗?”

胡一飞摇头,“这我哪知道!”

“廖工当时看到那标志,愣了足足有三秒,然后来了一句:这不能是菲戈安全inside吧?怎么瞧,都觉得像是‘熊出没’的标志’!”曾玄黎说着,自己就先忍不住了,很是夸张地笑了起来。

胡一飞顿时流汗不止,道:“幸亏老大现在已经上飞机了,否则得跟你拼命啊!”

“他敢跟我拼命?”曾玄黎一甩手,显然是不信,“他看见我,恨不得都能躲月球上去呢!”

这倒是实话,曾玄黎这半年往菲戈安全没少跑,老大一见曾玄黎,要么是磕磕巴巴说不上话,要么就是尿遁屎遁,估计是曾玄黎以前的那些彪悍的事迹给老大留下阴影了。

曾玄黎笑完了,才问道:“老大上飞机去哪?”

“回家过年!”胡一飞道。

“哦?”曾玄黎把手插进兜里,侧脸瞅着胡一飞,“你过年不回家吗?”

“回,必须回!”胡一飞苦笑着摇头,“暑假的时候就没回家,年假再不回的话,老爹老妈就得杀到东阳来了,我把公司放假的事安排好,就回了!”

“你们公司现在是不是把业务重心都转移到软件方面了?”曾玄黎问着。

“刚开始是这么打算的,现在算是两手都抓吧!”

“那正好!”曾玄黎转过身,很潇洒地倒退着走路,“我还怕你们不做安全业务了呢,过年之后,我们公司的网络要重新改造,到时候安全方面的事情,你帮我把把关!”

胡一飞笑了笑,“你们那是大项目,我们这是皮包公司,我就是想做,怕是也做不了啊!”

“把关总行吧!”曾玄黎狠狠剜了一眼,“目前的打算,是找谷歌的网络安全部门过来先做个方案,到时候你帮我看着点,别上了洋鬼子的当。”

“那没有问题,非常乐意效劳!”胡一飞满口应了下来,自己菲戈安全没少仰仗人家曾玄黎,这点小忙必须要帮的,“你们公司在安全方面倒是挺下本钱啊,这距离上次网络改造才多久一点时间,这么频繁改造,不怕耽误正常工作吗?”

“在不耽误工作的前提下,进行网络改造!”曾玄黎笑着,“我们这也是没办法,成天被人惦记着,你要是不想着再安全一点,就会被人钻漏子。你们的口号,不是要提供最安全的技术解决方案吗?赶紧给想个法子,最好是能够一劳永逸的,这样我们以后也就不用劳民伤财了!”

胡一飞倒是一点也不谦虚,“正在想呢,快了,快了,稍安勿躁!”

那欠揍的表情,惹得曾玄黎一阵牙疼。

知春苑挺大的,三拐四拐的,最后就拐进了别墅区,穿过一片竹林,来到一栋深红色的别墅前。

“好了,我们到家了!”曾玄黎的奶奶发出邀请,“小帅哥,谢谢你送我回来,进屋坐会吧,认个门,以后常来玩嘛!”

正说着呢,别墅里就出来了两个保姆打扮的人,小跑着过来,抢过胡一飞手里的轮椅往屋里推,屋前的门廊是经过改造的,没有台阶,是个小斜坡,胡一飞想帮忙呢,结果根本就没有卖力气的地方,人家保姆很轻松就把轮椅推进了屋里。

“走吧,里面喝口水!”曾玄黎似笑非笑地看着胡一飞,“我奶奶平时可很少邀请人进家门呢!”

“我正好也口渴呢,给我来杯冰水,多加点糖!”胡一飞大咧咧道。

曾玄黎气得差点吐血晕过去,“你以为这是水吧,还点着要,冰水没有,爱喝不喝吧!”,说完,她一脚把胡一飞踹进去,然后喊保姆沏茶。

进屋之后,曾玄黎进里屋去照看奶奶,胡一飞就站在宽敞的客厅里,双眼滴溜溜乱转,打量着房间里的布局,是那种很古朴的经典中式布局,看来平时应该只有曾玄黎的奶奶住在这里。屋子还有一股淡淡的味道,似香非香,似药非药,胡一飞仔细寻找,才发现味道来自于客厅的深处,那里有一张直通墙顶的大架子,上面摆了些古董,但更多的,则像是药材,有木质的,也有石头材质的,一个个都还挺有造型。

胡一飞趴在那里研究了半天,发现基本都认不出来,就最中间有个挺精致的玻璃瓶,口是用蜡封好的,里面的东西胡一飞倒是认得,是人参,因为那东西长得太有人形了,所以他一下就认出来了。

“有点意思!”胡一飞完全就是个外行,却以一副很有研究的样子趴在那里分析,唔……,不是分析人参的年岁和药效,而是分析哪块是胳膊,哪块是腿。

一会曾玄黎出来,看胡一飞那样,就乐了,道:“你小子别打主意了,家里可是有防盗系统呢!”

“唉……”胡一飞一脸惋惜,坐回到沙发里,“入宝山而空手归,人生一大恨事呐!对了,这些东西不会是你从厂子顺回来的吧?”

“我现在才发现你这人真是没皮没脸,给个杆子就敢往上爬,也不怕摔着!”曾玄黎被彻底打败了,无奈摇头,给胡一飞倒了杯茶,然后像是想起某事,站起来走到客厅的一侧,从架子取下一个四四方方的盒子,放到胡一飞面前,“这个给你!”

“什么啊?”胡一飞问到。

“血燕!你过几天不是要回家吗,这是我送给你父母的一点小礼物,你可要记得代我向他们问好啊!”曾玄黎盯着胡一飞,大有你要是敢忘了,我就敢剁了你的架势。

“这……不太好吧!”胡一飞嘴上说着不好,却是丝毫没有推辞的意思,血燕他听说过,也就是燕窝了,一两都得好几万呢,即便如此,市场上99%的血燕还都是假的呢,不懂行的人,根本就买不到真货,不过曾玄黎拿出来的,就肯定是真的了,否则那金龙药业干脆关门算了。

“又不是给你的,轮得到你来发表意见?”曾玄黎剜了一眼,坐在沙发里喝茶。

“好吧,那我先代我老爹老妈谢谢你!”胡一飞就收下了,他跟曾玄黎打了快一年的交道,曾玄黎的脾气也已经摸清楚了,自己跟她客气,那她就跟自己不客气。再说了,确实也犯不着客气,这血燕对自己来说,那是非常难买到的,可对曾玄黎来说,却是一件很容易的事,自己正好拿回去给父母补补,尝个鲜,等过完年回来了,自己也给曾玄黎的奶奶买礼物送过来就是了。

两人就坐在那里聊天,曾玄黎对胡一飞公司今后要做的事很感兴趣,问东问西的。

聊了有二十多分钟,曾玄黎的奶奶洗完,换了身衣服,被保姆推着出来了,看那两人聊得火热,就道:“小胡,中午在家吃吧!”

胡一飞这回可真得客气了,对曾玄黎,和对曾玄黎的奶奶那是两回事,再说了,老年人上岁数了,精力难免不济,今天已经出去转了一圈,回来肯定累了,需要休息,自己哪敢多打扰。胡一飞客气两句,就赶紧告辞。

曾玄黎送到门口,还不忘嘱咐道:“别忘了我说的事!”

“忘不了!”胡一飞笑呵呵做着保证,“我过年一回来,第一时间就联系你!”

“这还差不多!”曾玄黎这才满意,“行了,你走吧,一路平安啊,到时候我可能就不送你了!”

胡一飞摆了摆手,“回去照顾奶奶吧!”,说完就朝公司的方向走,走了两步,想起车子还在小区门口呢,就又折回来走。

回到公司,先问了问老大手下的那个谈判高手,确认菲戈安全没有业务上门,胡一飞就进了里面。

打开自己的电脑,就收到了狼蛛的消息,“二当家的,最近有消息,说t博士的测试已经被杀过了五关,太令人震惊了,怎么会有人杀过第五关呢,你觉得这个消息准确不?”

胡一飞笑,这条小道消息,就是他自己放出去的,胡一飞琢磨了很久的t博士测试,可以说是毫无头绪,就是用神器也不好使,因为每一关的入口都需要自己去寻找。再加上胡一飞最近也确实没有时间去搞这个,所以就在地下情报网放出消息,说是t博士的测试已经被zm杀过了五关,而zm手里的z语言版本,正是从第五关拿到的。

反正大家都认为能杀过t博士测试的,也就是zm了,而zm现在公布了z语言,这就是他们通关的死证。再说了,也不可能有人去联系zm求证这个事情的,即便求证,zm说的话能不能相信,还是另外一回事呢。

“我看有可能,应该是zm杀过了第五关!”胡一飞又把这谣言重复了一遍。

“看来我是很难追上zm了!”狼蛛发来消息,感慨道:“我刚杀过第三关,还庆幸呢,说自己终于追上zm了,没想到zm都过五关了!”

胡一飞大吃一惊,“你过三关了?”,据胡一飞所知,目前还没有个人能够独力通过第三关的呢,通过的,全是那些很有背景的强大组织。

“是啊!”狼蛛道,“这还得多亏你给我的那些资料,我就是看完那些资料后,才找到了第三关的通关办法!”

胡一飞顿时咳出一斗血来,不是吧,自己这回可是玩火玩大了,t博士的那些笔记他是有看过的,但却没想到那些笔记还能用来攻关,我擦,狼蛛从过第二关,到过第三关,这才用了几天的时间呐,比zm和美国专家队伍的速度都要快,要是他再从其中找出第四、第五关的通关办法,那自己这个谣言岂不是很快就要被戳破了?

“不是吧?是哪篇资料啊?”胡一飞就急忙问到,“你能不能把前三关的详细情况都告诉我!”

“看来你都没好好看你老师的资料啊!”狼蛛恨不得捏死胡一飞,这家伙身在宝山却看不到宝,而自己只能可怜巴巴地把那几篇资料翻过来翻过去地研究,基本都能倒背如流了,每个月还得掐着时间来等下一批资料呢。

“我看了啊!”胡一飞很是觉得委屈,“可能没理解吧!”

“好吧,那我把前三关的资料给你整理一下,我这里还写了每篇资料的学习心得,也一起给你吧!”狼蛛都无奈了。

“好好,太感谢你了!”胡一飞颠颠应着,他得赶紧弄清楚情况,好补上这个漏子。

过了一会,狼蛛又发来消息,“那要不你再给我几篇资料吧!”

胡一飞直接磕死在键盘上了,没想到啊,没想到,这一根筋竟然也学会讨价还价了,头一回啊,“我师傅的那点家底,基本上都让我给偷出来交给你了!”

“真的没有了吗?”狼蛛又问,显然是不信。

胡一飞一咬牙,“好吧,我再去给你踅摸几篇!”,他现在真是欲哭无泪,自己当初真是闲得蛋疼,干嘛要和这一根筋打这个赌,这回是把自己套死在里头了,不想给都不行了,不给可能就拿不到前三关的资料。

狼蛛得了胡一飞的答复,这才有点乐了,道:“那行,我现在就去给你整理去!”

胡一飞只好又翻出几篇t博士的资料,看了一遍,觉得没什么问题;可再看一遍,他又觉得有两篇可能是第四关,乃至第五关的通关钥匙;等看完三遍,胡一飞基本就可以肯定,每一篇都是通关的钥匙。

“我曰,这可怎么办呢!”胡一飞一头栽倒,都快愁死了,到底该给哪一篇呢。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