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疯狂的硬盘>第二二六章 隔空取物

第二二六章 隔空取物

本书:疯狂的硬盘  |  字数:3738  |  更新时间:

秒杀软件的副总经理向公司请示后,又返回来跟老大谈,他们最后还是接受了1600万的授权价格,不接受就只能看着利安防一家赚钱了,现在国内的杀毒软件,除了利安防外,都被人骂成臭狗屎了。

秒杀还好说,毕竟格局有限,可比秒杀更大的那几家,他们跟企业、政斧、以及网络运营商都是有合作协议的,如果不尽快解决z病毒,这些大客户很可能就要转投利安防的怀抱了,当年为了拿下这些大客户,所花费的费用,估计都要远远超过菲戈安全的授权费用了。

两天的时间,国内的几大杀毒软件就都跟在秒杀之后,和菲戈安全签订了引擎授权使用合同。最后就只剩下那么两家,还在死撑着不动,他们看不上菲戈安全这样的小公司,准备等赛门铁克之类的大企业来提供解决方案。

对此胡一飞一点也不着急,心说你们等吧,看看是赛门铁克的技术方案先出来,还是菲戈安全发给赛门铁克的律师函先出来。

随后的几天,那些拿到了授权的杀软企业纷纷推出自己的新版产品,这时候也不提什么送检的话了,而是直接推向市场,他们宣传的卖点,也是采用了菲戈安全的扫毒引擎。虽然他们的产品界面都没有放置菲戈安全标志,但有菲戈安全网站发布的交易公告为证,一番挣扎,总算是稳住了自己摇摇欲坠的市场地位。

“幸亏咱们当时没去趟这浑水啊!”

老大颇为感慨,这两天他也算是看明白了,国内杀软的竞争也太激烈了,简直就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人脑袋都能打成狗脑袋,再说了,这市场也是用钱砸出来的,菲戈安全当时要是直接推出产品的话,那就是要钱没钱,要人没人,怎么能争得过这些杀红了眼的饿狼?

“越是低端的产品,市场竞争就越是惨烈!”胡一飞给老大解释着,“你想想,杀毒软件的这种扫毒模式都用了二十年了,到现在还能剩下多少的技术含量在里面呢?基本上只要是个人,就都能做,所以这个市场的竞争才会无比激烈!”

“怪不得赛门铁克这些公司都开始淡出这个市场!”老大点头。

“这些企业能成长为技术界的大佬,必然是有过人之处!”胡一飞叹道:“如果这些企业把自己的视线始终集中在这些没有多少技术含量的低端市场上,可能会赚些钱,但自身的技术就肯定不会有什么长进了。靠杀毒软件,是培养不出真正的安全企业的!”

老大一幅不解状,“那为什么杀毒软件能够盛行这么多年呢?”

“买杀软,就跟买人身保险一样,买的是一种心里安慰,保险能够卖多少年,杀软就能卖多少年,人们需要这种心里上的安全感,所以就促使了这个市场的出现。”胡一飞笑着。

“那咱们今后是不是也要退出杀软市场?”老大问着,他现在还真有一种干事业的冲动呢。

“那是肯定的!计算机本身并不需要杀软这种安全服务,人们对于病毒的恐惧,并不是害怕电脑被病毒破坏,而是怕自己的信息被病毒破坏、窃取、泄露!”胡一飞从自己电脑上调出一个东西,“今后的安全重心,必然是在信息安全上面,而信息安全是双向的,在保证用户自身信息安全的同时,再保证用户得到的信息也是安全可靠的!对于前者,靠技术完全可以实现,我现在就正在想一个办法,要让用户对于自身的信息安全完全没有后顾之忧!”

老大嘿嘿一笑,“可惜,我对这些完全都不懂,帮不上忙!”

“没事,不懂就学呗!”胡一飞笑着,“你当初刚从学校出来,还一片空白呢,现在不也是算是个内行的安全高手吗?”

“那倒是!”老大很是得意,至少现在,他绝对不会被人盗号了,正得意呢,电话响起,老大接起来听了一会,道:“我得出去一趟,有家公司说是被黑客入侵了,数据全丢,我去看看!”,菲戈安全的老业务,一直都没丢下,否则病毒引擎的事一结束,老大就真的没什么事情可做了。

胡一飞笑着,“去吧!路上小心!”

“知道了!”老大出门,顺便就叫上了那个谈判高手,没办法,这高手能当司机。

老大这一走就是一天,下午下班之后,胡一飞等老大回来一起吃饭呢,结果等到两眼冒星星,也不见他回来,就打电话过去问是怎么回事。

“还没弄好?”胡一飞问老大。

“别提了!”老大就开始发牢搔,“查了一整天,黑客的影子没查到,但他们的数据就莫名其妙丢失了,这不是邪门了吗?”

“哪家公司,地址在哪里?我去看看吧!”胡一飞实在饿得不行,“要我给你捎吃的不?”

“不用了,我刚吃过!”老大道。

“我擦!”胡一飞骂了一句,“那你等着吧,我就过来了!”,问清楚那家公司的地址,胡一飞出门买了张饼,匆匆吃完,就奔那公司去了。

到了那公司,说了自己的来意,胡一飞就被工作人员带到了公司的机房,老大正趴在电脑前皱眉瞪眼呢。

“什么个情况?”胡一飞走过去问到。

老大就让出位置,“他们公司有个客户管理系统,平时那些分散于全国各地的业务员,都可以远程登录到这个系统,了解客户的资料,以便展开工作,同时呢,业务员又可以把新的客户资料上传到这个系统中。”

“唔!”胡一飞点头,很多业务分散的公司,都会有这么一个系统,一是方便经常出差的业务员展开业务,二是公司也能及时更新和管理客户的资料。

老大挠了挠头,“另外呢,他们公司还有一套财务系统,原本是运行在另外一台服务器上的,结果那台服务器最近老出问题,动不动就罢工。于是他们请人做了个方案,准备把那套财务系统,包括所有的数据以及艹作系统,都要移植到这台运行客户管理系统的服务器上面。”老大来回比划着,一会是那台,一会是这台。

胡一飞听得直头疼,这怎么又冒出一台服务器和一个财务系统呢,也就是说,这家公司有两套系统,分别运行在两台服务器上,现在,他们的一台服务器有故障,想把两套系统弄到一台服务器上。

“他们的移植方案是什么?”胡一飞问到。

“他们准备在这台服务器上部署两个虚拟机,一个用来运行财务系统,一个用来运行客户管理系统,这样就既不耽误公司的正常工作,也不用再买新的服务器了。”

胡一飞点头,这倒是个好办法,“那数据丢失又是怎么回事呢?”

“他们请人把这台服务器格式化了,弄好虚拟服务器后,装好应用系统,然后开始导入数据,结果财务系统的数据顺利导入了,运行正常,可那个客户管理系统的数据却是空的!”老大摊开手,“我已经都查了,没有黑客入侵的痕迹,即便是有,他们这么一格式化,也都不存在了!”

胡一飞趴在电脑前看了看,回头看那公司的一位员工一直在后面站着,就问道:“你们格式化之前,对服务器上的数据做备份了吗?”

那人摇头,“没有做!但我们的备份工作是每天都做的!”

“那你们把备份的数据导入不就行了吗?”胡一飞纳闷。

老大扯了扯胡一飞,“你没弄明白,是他们的备份好的数据,全都被人清空了?”

“不会吧?”胡一飞直摇头,备份好的数据,怎么会被人清空呢,于是问道:“你们公司有几个人可以接触到备份的数据!”

那人道:“就我一个!”,完了他指着贴在墙上的数据备份制度道:“我完全是按照这个制度严格执行的,你来看!”,那人说着,打开旁边的一个保险柜,拿出五个硬盘,只见这五个硬盘上都贴着标签呢,分别是“星期一”到“星期五”,而且表明是“客户管理系统的备份”。

“我在这里做了一年多了,公司两套系统的备份工作都是由我一个人来做的。每天我都会更换一次备份硬盘,星期一用星期一的硬盘,然后备份当天的工作数据,星期二又用星期二的硬盘。”那人挺委屈的,“一年多了,期间从未出过错呀,所以这次搬迁财务系统的时候,我就有点大意,没有再另外备份数据,没想到系统架设好之后,我拿出备份硬盘要导入数据的时候,才发现数据没了!”

胡一飞看了看墙上的数据备份制度,很严格,包括备份周期,备份步骤,甚至什么人可以接触到这些用于存放备份数据的硬盘,都有详细规定。完了再看眼前这五块硬盘,另外那保险柜里还有五块硬盘,看来那些是用于备份财务系统数据的。

一切都很正规标准,可以确定,眼前这个人没有说谎,可为什么这些硬盘上的数据会莫名消失呢?其中一块硬盘上的数据消失了还好说,五块一起消失,就很难解释了。

胡一飞也是头一次碰到这种情况,不禁有些纳闷,心说这黑客难道还会隔空取物?这放在保险柜里的硬盘,他竟然也能清空,牛叉得有些过分了吧?

(这里解释一下所谓的虚拟机和虚拟服务器。

可能大家都听说过用于诱捕黑客的蜜罐系统吧,那是一个完全虚拟出来的电脑,从艹作系统到运行系统的各种硬件,全都是虚拟出来的,是假的,但就跟真的是一模一样的,甚至蜜罐自己都以为自己是一台真正存在的电脑。黑客入侵这台假电脑之后,一举一动就在蜜罐的监视之下了,但黑客也不能察觉到自己进入的其实是个透明的玻璃瓶子。

这种技术发展到后来,有了更多的用途,虚拟服务器就是其中一项,人们可以在一台电脑上,虚拟出很多个艹作系统,然后让这些艹作系统同时运行,这样我们就可以在第一个里面运行财务系统,在第二个里面运行客户管理系统,而且这些系统彼此之间是读力的,各自拥有ip地址,我们可以直接通过ip就访问到它们,就算你在局域网中搜索的话,看到是也是两台,但其实它们是在一台电脑上的,犹如一个篮子里的两个鸡蛋。

虚拟服务器,是为了解决计算机计算资源过剩而发展出来的技术,如果一个篮子里只放一个鸡蛋的话,就太浪费了,太奢侈了!以前需要再购买一台新服务器才能做的事,现在只需点一下鼠标,再虚拟一个就可以了,哈哈,很神奇吧!

而我们平时所说的双系统,是在自己电脑上装两个艹作系统,但运行的时候,只能运行其中一个,两者不是一个概念,哈哈!)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