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疯狂的硬盘>第二一一章 绝处逢生

第二一一章 绝处逢生

本书:疯狂的硬盘  |  字数:3299  |  更新时间:

烟云寺挺小,但布局格式却是完全遵守所有寺庙的惯例,此时庙里也没有几个人,显得清净肃穆。

梁小乐在金佛面前给自己母亲祈福许愿,供了一盏长明灯,才跟着胡一飞出了大殿。

大殿之旁,有个干干瘦瘦的和尚摆了一张解签的摊子。

“解个签吗?”胡一飞问到。

梁小乐想了一会,道:“好吧!”

和尚见生意上门,露出笑容,双手合什,问道:“女施主欲求何事?工作、事业、还是姻缘?”

梁小乐替自己母亲刚祈福,自然是想问自己的姻缘,但胡一飞在旁,又不好意思说,便道:“工作!”

和尚拿出一个签筒,道:“平心静气,心中想着自己所求之事!”,完了将签筒交给梁小乐。

梁小乐深吸两口气,静心想了一会,便摇动签筒,摇了有十来秒,掉下一根签子。

和尚捡起来一看,道:“最后一签!”

梁小乐一听,顿时心中突突一下,问道:“那是好,还是不好?”

“下下签!”和尚找出签词,看了一会,道:“从签词上看,你的工作很不顺,破了大财,没有进展,不得上司赏识。佛祖说,人生有三苦,求不得,怨憎会,爱别离,你目前的状态,正是这求不得!”

和尚一番话,刚好说到了梁小乐心里的痛处,她的脸色顿时有些愁苦,看来自己当主持人的梦想,多半是没有什么希望了。

胡一飞倒是不着急了,这是解签人的老套路了,上来先说难的,把你套住,然后才有后话。

果然,那和尚又说了,“不过女施主所求之事,倒不是完全没有转机,这最后一签,乃是绝签。俗话有讲,物极必反,这签到了绝处,无处再绝,自然就会绝处逢生,女施主所求之事眼下已是到了绝处,强求无益,不如放下,放下了,又是一种新生,所有一切,自然就会时来运转,蓬勃生机。”

胡一飞忍不住想夸这和尚几句,和尚所说的话,虽然模模糊糊,竟然是准确道出了梁小乐目前的工作状态,真是绝处逢生啊。

梁小乐又问了一句,“那就是这个事没有希望了?”

和尚摇头,笑道:“放下所求,便登彼岸!”

梁小乐半懂不懂,又问道:“那签上还能看出什么?”

“女施主工作之事目前不顺,但从签上看,女施主的姻缘却是极好,贫僧赠女施主一句,珍重有缘人!”和尚说完,却是不再说了。

胡一飞已经是满心欢心了,赶紧掏钱,塞进和尚旁边的功德箱,“这是一点随喜签资,请师傅笑纳!”

和尚看了一眼,满眼欢喜,双手合什,“饿米豆腐,善哉呀~善哉!”

胡一飞拖着梁小乐出了烟云寺,梁小乐就有些闷闷不乐,道:“一飞,那和尚说的话能不能信?”

“信则有,不信则无!”胡一飞笑着,“不过我倒是觉得他说得挺准的!”

“唉……”梁小乐就开始叹气,“准的话,岂不是我的工作真的没有希望了!”

“那倒未必!”胡一飞一脸高深莫测,就跟刚才那和尚似的,“事情坏到极致,无处再坏,就会慢慢变好。你的事,现在已经坏到了最极点,过了极点,就只能变好了!”

“哪有变好……”梁小乐耷拉着脑袋,垂头丧气的。

“确实变好了啊!”胡一飞笑着敲了梁小乐一个爆栗,“我已经帮你联系了风险投资,巧的是,他们正有意在国内投资一家文化娱乐公司,这不就是和尚所说的新生吗?你放下台里的工作,却可以通过另种方式实现梦想,正所谓是放下所求,又登彼岸!善哉呀~~善哉!”

梁小乐回头看着胡一飞,“你说的是真的?”,她确实不相信。

“当然是真的!”胡一飞拍了胸脯,“只要你想做,我保证把这笔钱给你拉过来,可能有两千万吧,搞一些小成本的项目,暂时够了!”

梁小乐吓了一跳,“我怎么不敢相信呢!”

“要不我把风投的人叫过来,让他当面跟你谈?”胡一飞这么说着,心里却想要找谁来冒充这个风投的人呢。

“那人家有钱,也不一定非得投给我啊!”梁小乐嘟着个嘴,“我也没有开过公司,更没有什么经验,人家怎么会看中我!”

“咳~”胡一飞拽了拽梁小乐的马尾,“这你就不用管了,由我负责去跟他们谈,反正给你拉过来就是了!再说了,你管这么多干什么,他们愿意投,你就接呗,大不了把钱折腾光了,反正赔的又不是自己的!”

“那不行!”梁小乐摆摆头,抗议胡一飞拽自己的马尾,“别人的钱那也不是白来的,要是真干,就得为投资者负责!”

胡一飞笑了起来,“那就是说,你有兴趣做?”

“有机会做自己想做的事,谁不想呐!”梁小乐一步一步往下走,“只是我一点经验也没有,怕做不好!”

“经验又不是生来就有的,大不了我们就聘请那些有经验但没机会的人来做!”胡一飞一幅大咧咧的样子,“我也没开过公司,不也接了那么大一笔风投吗!”

梁小乐心里非常想试试,就是没有什么底气,道:“我还是有些害怕!”

“呵呵……”胡一飞笑着,“你又想做,又不敢做,这下我也没辙了!”

梁小乐盯着脚尖走了好长一截,道:“要不我还是先在电视台干吧,我可以跟着那些制片、策划都干一干,积累点经验,然后再做吧!”

胡一飞顿时就哭丧着脸,“你还去电视台啊……”

梁小乐白了一眼,“你有什么意见吗?”

“长期两地分居,不利于夫妻感情噻!”

“呸!”梁小乐又红了脸,“谁要跟你两地分居!”

胡一飞顿时喜上眉梢,“那就是说我们不分居了?”

“你怎么这么没脸!”梁小乐佯怒,伸手去掐胡一飞,“我是说我们根本就不是那……啥,哪来的两地分居……”,说到这里,梁小乐也说不下去了,一跺脚,转身往山下走,“不理你了!”

胡一飞在后面嘿嘿笑着,耀武扬威又跟个大尾巴狼似的,他心中洋洋得意,看来自己今天这个浪漫果真是够浪,梁小乐的矜持已经被消灭了一大半,只剩下最后那一小撮还在负隅顽抗,不过早早晚晚也得被自己拿下。

“你是天上凤凰飞呀飞,我是地上豺狼追呀追……”胡一飞在后面很是没脸地扯着嗓子唱,气得前面的梁小乐回身瞪了好几眼。

等两人到了山下,就傻了眼,车没了!

“不是吧!”胡一飞大骂那司机不仗义,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自己到哪里找车去啊?还是经验不足啊,早知道刚才就不给那司机钱了,等回头再给!

“一飞,咋办啊?”梁小乐问到。

“往回走走吧,要是碰到车,就拦下来!”胡一飞也是哭丧着脸,这条路上一个村都没有,专门为烟云寺修的,要想拦车,估计都得走到大路上了。

“你认识回去的路吗?”梁小乐咯咯笑着,看到胡一飞吃瘪,她倒是忘了自己也得走路回去。

“方向反正不会错!”胡一飞伸出胳膊,“走吧,我领你回去,天快黑了,拽着我点,别走丢了!”

“呸!”梁小乐啐了一口,不过倒是大大方方挽住了胡一飞的胳膊。

两人就这么顺着两行白杨往回走,三面平原一面山,诺大的旷野,就只有两个人在走,安静极了,梁小乐这一刻心中也变得非常平静,就那样静静地靠着胡一飞的肩膀往前走。

胡一飞倒是嘴不停歇,讲着一些杂七杂八的笑话,不时惹来梁小乐的几声抗议。

两人走得天都黑了,也没看见大路的影子,好在是碰到一辆下地干活回家的三轮车,三轮车的司机很厚道,把两人一直拉到了大路上,这才把两人放下。

天太晚了,发往东阳的班车此时也没了,两人站在路边等了半个多小时,反正没有看到一辆班车,主要是这条路也不是什么重要线路。胡一飞只好去拦过路的车辆,可惜天太黑了,荒地里的,谁也不敢停下来,胡一飞现在后悔死了,这把浪得有点大了,哪个庙不好挑,挑了这么偏僻的烟云寺,东阳市里不也有好几座庙吗,原本还打算趁着小乐防线大垮,自己好做进一步行动呢,现在看来,全完了,想找人来接自己都不可能,荒郊野地,自己都不知道在哪呢。

“唉,老子做了一辈子的雷锋,结果愣是自己没见过雷锋!”都背到这个点了,胡一飞倒是不忘打趣。

“一飞,现在咋办?”梁小乐躲在胡一飞背后避着风。

“现在的人呐,我举着钞票拦车,都没人停!”胡一飞没办法了,只好把举在手里的钞票又装进兜里,回头对梁小乐笑道:“放心吧,我有办法,什么事能难住我啊!”

胡一飞打开梁小乐的包,翻出两张纸巾,又看到一管口红,顿时笑道:“妥了”,完了在一张上面写了个“打”字,另外一张上面写了一个“劫”字。

“一飞,你干什么?”梁小乐吓了一跳,这好好拦车都拦不到呢,还打劫拦车?

“放心吧!”胡一飞看见有辆车过来了,赶紧把手里的纸举起来,红色的两个字“打劫”让车灯一照,分外惹眼,当时那辆车就差点吓屁了,拐着弯地蹿走了。

“等会吧,一会就有人来接咱们了!”胡一飞嘿嘿笑着。

果然,没过半小时,两辆警车呼啸而至。

(第二更送到!)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