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疯狂的硬盘>第二一零章 杀死比亚

第二一零章 杀死比亚

本书:疯狂的硬盘  |  字数:3190  |  更新时间:

凡夕是程序界的内行,根据胡一飞的需要,很快就确定了需要招聘人员的要求,然后和老大在网上发布了招聘信息。胡一飞对此并没有多大的要求,他只要求招聘到的程序员最好能够转到z语言平台下。

下午还有考试,也是胡一飞学生生涯中的最后一门考试了,他和凡夕敲定招聘的细节后,将z语言的资料以及终结系统的全部代码交给凡夕,又从账上支了一笔钱给他做安家费,然后就回了学校,留下凡夕和老大在公司闲侃魔兽。

一直关注菲戈软件的黑天,在第一时间监控到了各大人才网站上关于菲戈软件的招聘信息。

“看来这回是准备开工了!”黑天一眼看到招聘的要求,就知道菲戈软件肯定是有高手加盟了,每一个职位的要求都非常准确详细。可是再去看菲戈安全的网站,网站还没有改版,到现在,菲戈软件也没有对自己的经营方向做出解释。

黑天纳闷,只得再把助手叫进来,让他根据菲戈软件的招聘要求,做一个情报分析,看看菲戈软件可能要做什么项目。

回到学校,段宇和老四正蹲在考场门外感慨呢,说这从自己的人生有记忆开始,就全是考试,小考、中考、高考、期末考、期中考、摸底考、职位考、资格考、……。

两人正在统计呢,看考试到底被玩出了多少种花样,再算算自己从进学堂开始,到大学毕业,大概需要多少次考试,结果算了半个小时,两人连个大概的结果都没能算出来。

看到胡一飞,老四招了招手,银笑道:“二当家的,今天看起来好像有点春风得意的感觉!”

“春风个屁!”胡一飞跟着蹲了下去,“一点下手的机会都没有!”

自从胡一飞的公司接受风投之后,段宇就基本接受现实了,心里也不泛酸了,道:“没有机会就创造机会呗!”

胡一飞凑过去一点,“老三,你给出个招!”,完了胡一飞又赶紧补充道:“那啥,上吊跳楼的招数就算了,这个我实在拿不出手!”

段宇翻了翻白眼,道:“最简单的招数呢,就是晚上你把梁小乐约出来,先去吃饭,挑最浪费时间的那种,一下吃上两三个小时,完了再找一件比较浪费时间的事情,比如看电影、听音乐会、唱歌,等这个结束,就到半夜了,回学校寝室肯定不行了,已经关门了,那时候还不由着你领她走嘛。另外,就是这个气氛,你得浪漫,准备些花,如果能有戒指、项链什么的,就更好了,你琢磨琢磨,看看梁小乐比较喜欢什么,完了在夜晚那迷人的霓虹之下咔嚓一送,她肯定感动。”

“这样啊!”胡一飞摸着下巴,怪不得小乐这几天都不敢跟自己在一块,刘晓菲更是像防贼似的防着自己,这事肯定也被刘晓菲知道了,看来自己还真的跟段宇有点差距,人家送浪漫,自己送套套,太直接了,太赤果果了,目的是明确的,但事情不能这么做,得迂回作战,要先把大灰狼的尾巴收起来才行。

“我就是这么搞定小丽的!”段宇颇为得意,“她生曰那天,我一咬牙,请她去吃法式大餐,在浪漫的烛光下,服务生推着餐车,送上我定做的蛋糕,蛋糕上的红心这么大!”,段宇比划了一下大小,完了接着道:“小丽当场就感动得晕了,等我再捧出99朵玫瑰,小丽直接就傻掉了,嘿嘿,后来的事就那样了!”

“明白了!”胡一飞心里盘算了一下,有了主意,又道:“这事倒是好办,不过刘晓菲那个电灯泡实在是太碍事了!”

“其实也好办!”段宇俨然一副专家模样,“给她找个事支开就是了!”

老四一旁附和道:“嗯,支开就是了,一会我来想办法,保证把她拖走!”

胡一飞大喜,蹲在那里一想美事,就忍不住要流口水。

下午考完试,老四给刘晓菲打电话,说是找她有事情要说,完了对胡一飞银笑几声就走了。

胡一飞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就给梁小乐打电话,约她在学校门口见面。

大概十来分钟,梁小乐就出来了。胡一飞用自己那双2.0的贼眼往梁小乐身后500米的范围搜索了一下,没有发现刘晓菲的身影,这才放了心。

“考得怎么样?”胡一飞问到。

“最后一门了,又不是专业课,老师让我们直接开卷考了,估计没人会挂科吧!”梁小乐笑着,抬手捋了一下头发,“你考得怎么样,你这半年也没怎么好好上课!”

胡一飞一摊手,“大家都一样,我们也开卷!”

两人对视一眼,便都笑开了,最后一门课要是挂了,那得多郁闷,所以一般老师就是为难学生,也不愿意在最后一门课上设置障碍,除非是血海深仇。

“刚才刘晓菲被老四叫了出去,不会是你指使的吧?”梁小乐看着胡一飞那一脸奇怪的笑容,就想起了刚才的事。

“怎么可能!”胡一飞急忙摇头,“我要支开电灯泡,办法有的是,用得着老四嘛!”

梁小乐反正是不信,红着脸低声道:“真不知道你脑子整天都想些什么!”

“想知道吗?”胡一飞一挺小腰板,“走,那我就让你看看我都在想些什么!”

梁小乐往后退了一步,“你先说去哪!”

“到了你就知道了!”胡一飞笑着翻了翻自己的兜,“放心吧,这次什么都没带!”

梁小乐的脸愈发红了,啐道:“真是没脸,这话也好意思说!”

胡一飞拦了个车,上车之后也没说目的地,就是让司机按照自己说的走,先上三环再说。等上了三环,胡一飞也没说目的地是哪里,又让司机在东三环立交下。

梁小乐心里有点虚,掐了胡一飞一把,“你到底要带我去哪里?”

“到了你就知道了!”胡一飞卖起了关子,嘿嘿笑着,就是不说。

他不说,梁小乐就开始瞎想,一想就想起了那天在知春苑的事,如果一会到了地方,还是那个事,自己该怎么办?梁小乐顿时觉得小脸一阵发烫,小心也扑通扑通开始跳!胡一飞能够不计回报、痴心不改地追了这么多年,他的真心思,根本不用去怀疑,这点梁小乐也清楚,而且随着关系的发展,有些事迟早会来到,会提出的,这点梁小乐也很清楚,可是,她的心里就是莫名地惊慌。少女的矜持和羞涩,让那么多的第一次显得颇为与众不同,第一次拉手,第一次接吻,第一次……,每到这个时候,心里总是会特别慌张,特别紧张,矛盾中又有些兴奋。

伟大的杀死比亚(也叫啥是比亚)曾经说过一句最经典的话:欲拒还迎,还是欲迎还据,这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你想什么呢?”胡一飞看梁小乐低着头半天没说话,就问了一句。

“没……没什么!”梁小乐说完,连脑袋都不敢抬了,低头盯着鞋尖,继续琢磨杀死比亚的话去了。

下了三环,胡一飞指挥着车子又往城外开,一番左拐右突之后,车外就全是庄稼地了,走了有半个小时,车子又驶上一条乡间小道,路不宽,但像是刚修的,挺平坦,两边各有一排白杨树,虽然此时树叶子都落了,但在夕阳之下,小路还是挺有一番气息的。

周围四下不见人烟,梁小乐彻底死了心,也不问去哪了,该来的总是会来。

别说是梁小乐,就是那司机都开得心慌,要不是觉着梁小乐实在是太漂亮了,形象不符,他绝对会认为自己今天碰上夫妻大盗了,这尽把自己往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领了。

车子一直开,就到了路的尽头,尽头是一座大概有百米高的小山包。

胡一飞把来时的路费付了,完了给司机讲好,让司机就在山下等,一会还要回去,然后就领着梁小乐下了车。

梁小乐往回一瞅,东阳在哪都不知道,心里戚戚然,这回是躲不过了,自己连回去的路都不知道。

“走吧!”胡一飞在前面领路,“我们上山!”

梁小乐有些犹豫,道:“上面看起来好像什么都没有,我们上去干什么……”

“山不在高,有仙则灵!”胡一飞笑着,“你别看这山小,但这山上有一座烟云寺,香火极旺,许愿更是非常灵验,不少人都是专程来这里许愿还愿的。你妈身体不是一直不太好吗,我想带你上去,为她老人家祈愿祝福,愿她的身体今后能健健康康。”

梁小乐像是被施了定身术,一下呆在了那里,刚才一路她全往那个事上面想了,又是紧张又是忐忑,心里更是把胡一飞咒了七八十遍,却没想到自己完全想错了胡一飞,他带自己来,竟然是为了自己的母亲来祈愿,梁小乐此时心里彻底被感动了。

“你快点走啊!”胡一飞跳上几个台阶,回头笑着,朝梁小乐招手,“时间不早了,我们得抓紧,晚了烟云寺就得闭门了!”

望着前面胡一飞的背影,梁小乐先是觉着鼻子一酸,眼泪差点涌出来,之后忍住了,她就又开始笑,喊道:“胡一飞,你别跑,等我一下!”

(今曰两更,第一更送到!)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