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疯狂的硬盘>第二零八章 光荣梦想

第二零八章 光荣梦想

本书:疯狂的硬盘  |  字数:3175  |  更新时间:

98年的时候,因为印尼的排华事件,中国黑客以一种非常悲情的方式登上舞台,这就注定了这是一个非常团结的团体,他们的呐喊声虽小,但充满了力量。

可遗憾的是,被民族主义情绪渲染的中国黑客,从一开始就陷入了一种亢奋的发烧状态。他们有激情,也有超人的天赋,但却没有一个清晰的技术追求,也不具备商业伦理,对自身更是缺乏一种期许,中国黑客在展现自己强大破坏力量的时候,却恰恰忘记了黑客最大的价值应该在于创造。

而随后中国的互联网以一种催生的方式迅速发展,也没有给这个群体以必要的时间去退烧、去思考,当激情碰撞现实,这个曾经团结的团体就迅速分化瓦解:

如凡夕、cobra之流,就淡出江湖,自由自在;如黑天、天行之流,则报效国门,寻求另外一种光荣和梦想;如朱七戒、嘹歌之流,则堕入尘埃,没有理想而只有利益;如老搔、幺鸡之流,偏安于大公司门下,安安稳稳过着曰子……,当然,还有一类甚至连黑客都算不上的末流,只懂皮毛,每天拿着一些别人的黑客工具在网上招摇撞骗,这类末流,却成了曰后普通人眼中中国黑客的主流。

中国黑客确实风光了一把,而风光之后,却什么也没有留下,没有留下任何一段传奇,更没有锻造出一位大师,留下的只有遗憾和伤叹,以至于cobra现在都耻于说自己是黑客。

这种以破坏和炫耀武力为尊的黑客文化,也注定了中国黑客难有自己的光荣、梦想、乃至于传奇。

反观个人计算机界成长起来的巨型企业,其创始人无一例外都是技术型的黑客:如微软的比尔.盖雌;如苹果的沃兹;如谷歌的谢尔盖.布林,这些人用另外一种完全不同的方式,在展现着黑客的价值。

充分共享、充满激情、颠覆世界,这才是令人向往的黑客精神。

再看国内,个人计算机界成功的企业,无一例外,全都是资本运作的结果,我们的技术黑客,在其视线范围之内,从未看到过比尔.盖茨这样一夜暴富的神话产生,一个也没有,以至于他们自己都不相信自己,最后慢慢放弃了梦想。

除了正确的精神信仰,我们的技术界,也缺乏创造神话的土壤。

这三个人中间,除了胡一飞,另外两人都是中国黑客第一代中的代表人物了,十多年来,他们一直都在思考,都在困惑,为什么充满了激情和天赋的中国黑客无法创造自己的神话,以前我们是羡慕别人,可到了现在,却成了只能羡慕别人,越活越倒退。真是一种悲哀啊。

而胡一飞却是在这种以破坏和炫耀武力为尊的黑客文化下成长起来的代表人物,他没有另外两人的阅历,但作为网络事件的亲历人,他也意识到了自己走错了路,不过他对此却没有那么悲观,道:“我看未必,只要有一个成功的例子,我们的技术黑客就会集体焕发激情和梦想的。”

“哪有那么容易!”cobra感叹着,“当年我也是抱着这个梦想创建了微蓝网安,撑到现在,还不是半死不活嘛!”

“没有关系啊!失败了,但我们的梦想还在,只要有梦想,就会有希望!”胡一飞天生乐观,嘿嘿笑着,“我的菲戈软件不就加入了这个追逐梦想的队伍吗?”

凡夕笑着,“你小子才多大,也敢谈追逐梦想!”

胡一飞并不生气,“以前没梦想,但现在有了,总不能白有吧!”

三人就谈着黑客圈的这些事,一来二去的,酒就喝了不少,散的时候,胡一飞倒不忘邀请凡夕明天再来菲戈软件看一看。

送走cobra和凡夕,胡一飞站在大街上吹了吹风,稍微清醒一些,便开始给梁小乐打电话,“你现在在哪呢?”

“刚和晓菲做完指甲,正准备回学校呢,呵呵。”梁小乐问着,“你的事情办完了?顺利不?”

“挺顺利的!那我过去找你们吧!”胡一飞喝了酒,就特别想见梁小乐,半年的时间,就昨天见了一面,刚有点热乎劲,结果到现在都没见着。

梁小乐就笑着道:“好,我们在步行街上呢!”

“我一会就到!”胡一飞说完就拦车奔步行街去了。

到的时候,梁小乐和刘晓菲正坐在步行街的长条椅上吃糖葫芦。

胡一飞一走近,刘晓菲就闻到酒味了,跳起来拦住胡一飞,笑嘻嘻绕有兴趣地问道:“胡一飞,你这酒是真喝的,还是洒到衣服上的?”,说着,刘晓菲就翻着胡一飞的衣服,看有没酒洒上去的痕迹。

“酒不要钱呐!”胡一飞瞪眼,“我为什么要洒到衣服上!”

“你娃儿太滑头,我怕你故技重施,一会又要我们小乐送你回去!”刘晓菲咯咯笑着,完了一瞟梁小乐,梁小乐的脸就刷一下红了。胡一飞没来之前,这两人还正在说胡一飞今天会不会又醉了要人送呢,没想到胡一飞还真的就一身酒气地来了。

梁小乐站起来,红着脸,嗔怪道:“昨晚刚喝了酒,怎么今天又喝上了!”

“没事,就喝了一点!”胡一飞笑着,他根本就不记得昨天晚上的事,当然也就不明白刘晓菲那话是什么意思,他往长椅上一坐,道:“你们现在准备去干什么,去唱歌,还是去看电影?”

“怕是不行啰!”刘晓菲拿出手机晃了晃,遗憾道:“都九点多了,明天还要考试呢!”

“要不去吃冰激凌?”胡一飞看着梁小乐,再次提议。

梁小乐就点头,“好吧,我逛街累了,正好有点口渴!”

步行街的街头,就是新开的哈根达斯,里面坐满了年轻的小情侣,胡一飞这一进去,就引来不少人的观望,一个猥琐男,带着两个超级大美女,确实能让不少人浮想联翩的。

望着周围爷们投射过来那羡慕加妒忌的眼神,胡一飞却是眼泪汪汪,心说哥们想啥美事呢,做梦去吧,要是你带着女朋友出来想搞点什么事,屁股后面却跟着一个电力四射灯泡在那里照耀,哪怕这电灯泡再漂亮,我看你们也乐不出来,只能是心里干抓挠,屁事也别想干成。

吃完冰激凌,梁小乐和刘晓菲就得回学校了。刘晓菲象防贼似的,把梁小乐护得严严实实,就跟那老母鸡似的,生怕一不小心,小鸡就落入了黄鼠狼之口。

胡一飞巴巴地瞅着梁小乐上了车,一点办法也没有,心说梁小乐这真是“交友不慎”啊,太负责了,快赶上丈母娘了。

“你看胡一飞的样子……”刘晓菲进车捅了一下梁小乐,笑道:“跟丢了钱似的!我就说这小子没安好心吧!”

梁小乐向外看了一眼,然后从车里探出脑袋,“明天考完试,我给你……打电话!”

胡一飞立时屁颠颠地点头,“好,好!”

“你个没脸的!”刘晓菲在车里抓挠着梁小乐,咯咯笑着“早知道你这样迫不及待想投怀送抱,我就不做这个恶人了。”

“呸,谁要投怀送抱!”两人抓挠着,车子就走远了。

回到知春苑,胡一飞打开电脑看了看,寒号鸟发来消息,zm终于接到了第一笔订单。

这第一笔订单的客户,大大出乎胡一飞的意料,竟然是肯氏安全,他们向zm定制一套安全解决方案。看样子,这套安全方案应该是为英国本土各级网络定制的,肯氏是英国网络安全的最大承包商,而英国这一年来接二连三地出事,网安长官都换了第三个,要是再搞不出行之有效的防御策略,英国政斧的脸就要丢尽了。

提供网络安全解决方案,只是zm的其中一项业务,zm同时也提供常规网络攻击武器,目前还没有卖出去一份,不过前景非常看好。

美国那边修改国防基本战略,准备打网络战,这就刺激了其他各国必然会跟着搞网络军备竞赛,大家都要努力提高自己的网络防御和反制能力,否则人家想怎么制裁你,就怎么制裁你。而能够在网络攻击软实力上压倒美国的,只有zm了,现在大家对于zm还心存疑忌,不会轻易接触,但只要有生意开张,后面的订单就会源源不断到来。

在国家级网络这个层次上,zm必然会成为全球最大的安全服务支持商,同时也是最大的网络武器输出组织,这点毫无疑问,是由技术实力决定了的。

狼蛛也发来了一条留言:“微软和谷歌都选择了使用z语言开发自己的网络艹作系统,相信很快会有第二个版本的z语言发布!”

t博士的那份预言中曾经说到,免费艹作系统必然取代收费艹作系统,而网络艹作系统必然消灭目前pc作业模式的艹作系统。现在看来,t博士的影响确实巨大,一切都是按着这个路线走的,美国人为此说不定已经准备了很多年。

胡一飞心说有狼蛛这个汉歼给自己通风报信就是好,第一手的信息随心掌握!

“不能叫汉歼!”胡一飞挠着下巴,“这小子是死脑筋的徒弟,说不定是个美国人,应该叫美歼!”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