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疯狂的硬盘>第二零五章 统一语言

第二零五章 统一语言

本书:疯狂的硬盘  |  字数:3351  |  更新时间:

回到学校,梁小乐寝室的几个人都在等着了。

刘晓菲看见胡一飞,直接就把他给按住了,“胡一飞,你娃儿不许跑!”

“我没跑啊!”胡一飞稳稳站定,反问道:“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在跑?”

“你娃儿自从发了财,都不在学校露面了,是不是怕我们把你再吃穷了?今天好不容易逮到老,你得请客,给小乐接风!”刘晓菲不管什么时候,都是一副活力充沛的样子。

胡一飞心说什么事呢,当下就道:“没问题,还可以带家属,你们把家属都带上吧!”

刘晓菲一脚就跺在胡一飞的脚面上,恨恨道:“你娃儿还学会讽刺了噻!”

胡一飞抱着脚丫子直喊痛,脸上却是一副笑容,他和刘晓菲都是一副利齿,每次只要碰到了,难免就要切磋一下,“忘了,你没家属!抱歉抱歉!”

“我看你娃儿就是欠揍!”刘晓菲指着胡一飞,“你等着,一会就给你带个家属来!”

说完,刘晓菲几个人就把梁小乐簇拥着上楼去了,叽叽喳喳,问着梁小乐上班的事。

胡一飞趁着这个空,就给段宇和老四打去电话,通知晚上聚餐,可以带家属,完了又让老四给骂了一顿。

晚上到了饭局上,刘晓菲还真带来一个家属,长得黑黑瘦瘦,其貌不扬,个头也不高,好像还没有刘晓菲高呢,那小伙来了简单打过招呼,就坐在那里不吭声,沉稳得出奇。

谁知等酒一上桌,黑小伙就活过来了,频频举杯,专门揪着胡一飞喝。胡一飞刚开始没发觉,后来就感觉不行了,只好把自己拿手的把戏都摆出来,什么猜牙签、小蜜蜂、划拳、扑克牌,所有的套路全用了一遍,结果更惨,刚开始喝,那是你喝一个,人家陪一个,大家谁也不吃亏不占光。现在用上了套路,十次自己输八次,到最后胡一飞喝得脑子不灵光了,输得更惨。

梁小乐知道那黑小伙是刘晓菲故意找来报复胡一飞的,看胡一飞不行了,把刘晓菲拽到背后一阵好说歹说,刘晓菲这才得意地咳了两嗓子。黑小伙收到暗号,放过了胡一飞,又坐到一旁闷不吭声去了。

散席的时候,胡一飞走道都成斜的了,照着洗手间的门忽忽悠悠就过去了,走到跟前却正好撞在墙上,来回试了几次,瞄得挺正,可一走就歪,怎么也进不去门。

一群人都笑疯了,尤其是刘晓菲,捧着肚子蹲在那里半天起不来,笑得就差在地上打滚了。

出了食堂的门,老四扶着晕晕乎乎、半睡半醒的胡一飞,道:“我送二当家的回去吧!”

段宇就朝老四打眼色,“不用送,二当家的酒量难道你不晓得,今天这才喝多少!走吧,咱们回去吧,让二当家的跟小乐说会话!”

老四平时挺机灵的,这回倒是实在得不行,道:“真喝多了,不信你来扶,身子挺沉的,小乐肯定扶不动!”

“那你让开,让小乐扶一下试试!”段宇继续使眼色。

“这……真不行吧”老四纳闷,不知道段宇今天这是怎么了。

旁边的刘晓菲可是有点觉出味来了,道:“段宇,你娃儿打得什么主意?”

段宇一看被刘晓菲看破了,只好作罢,“那就老四你去送吧!”

“我看老四一个人不行,要不段宇你也去吧!”刘晓菲嘿嘿笑着。

梁小乐有点担心,就开口了,“要不我也跟着去。”

刘晓菲赶紧拽住她,“你去干什么,小心胡一飞这娃儿酒后乱那个啥……”

梁小乐之前光顾着看胡一飞的状态了,真没听出刘晓菲刚才的暗示,现在让她这么一明说,顿时脸了红,再想起白天的套套,又是一阵心跳,窘道:“那就麻烦段宇你和老四送他回去吧,记得让他喝点水再睡!”

“要不你就跟着去吧……”刘晓菲捅了一下梁小乐的腰,咯咯笑着。

“我不去,要去你去!”梁小乐反抓了一把。

段宇一脸恨意,对老四道:“走吧,还站着干什么!”,说完,两人跟众人告辞,扶着胡一飞就走了。

到了一个路口,段宇道:“左拐,回寝室!”

老四又是不解,“不送他回公司去?”

“送什么送!”段宇瞪着眼,“活该你小子打光棍,今天这多好的一个机会啊,你让梁小乐把二当家的送回去,就二当家目前这状态,她送去了能走吗?那肯定得留下来照顾吧,这好事不就成了嘛!你说你小子……”

老四恍然大悟,“我擦,你怎么不早说呢,早说我不就知道了!”

“我刚才不是给你使眼色了吗!”段宇没好气,“妈的,我现在发现胡一飞对你小子下的评语还真是准确至极,你就是平时穷机灵,关键时刻瞎机灵!”

老四蔫了,嘴里嘟嘟囔囔道:“你那表演实在是太群众了,你那哪是打眼色,我还以为你是打不出喷嚏呢!”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扶着胡一飞就回了寝室,胡一飞的好事,算是又没成。

第二天一早,老大打来电话,银笑道:“昨晚睡哪了,四星的还是五星的?”

胡一飞捏着发痛的额头,“七星的!我把电话给老四,你跟他说,我再睡会!”

“我靠!”老大当即就明白了,“我把公司都腾出来给你了,你小子竟然跑去住寝室,太有才了,害我在网吧蹲了一个晚上!”,说完,老大就直接挂了电话。

胡一飞也睡不着了,起来洗把脸,才稍微好点,给梁小乐打过去电话,梁小乐说今天要跟刘晓菲把考试的重点对一下,完了一起去逛街。胡一飞心想梁小乐和刘晓菲半年不见了,估计且得腻乎一阵呢,完了就跟老四段宇打过招呼,回公司去了。

到了公司一进门,发现老大正跟一人坐在那里侃魔兽呢,说得很是带劲,唾沫星子乱飞。

胡一飞笑着,“老大,这是谁,昨晚网吧认识的魔兽战友?”

“不是!”老大给介绍道:“来应聘程序员的,你不在,我们就随便聊会!”,老大给那人介绍着:“这就是我们菲戈软件的boss,胡一飞!”

那人左右打量一下,才伸出手,“我叫凡夕,平凡的凡,夕阳的夕,我听说这里要招程序员,来试试!”

“你好,你好!”胡一飞笑着握手,脑子却在想,有姓凡的吗?凡夕凡夕,听起来怎么像是饭稀呢,“请坐!”

“公司现在就两个人?”凡夕问到,刚才他观察了半天,公司确实没别人了。

“对,暂时就两人,所以才要招人!”胡一飞坐到了凡夕对面,“凡先生以前做过程序的工作?”

“做了八年!”凡夕从包里抽出一份自己的履历,“这是我的履历,胡总看看!”

胡一飞拿起来飞快一看,发现凡夕在很多软件公司都呆过,国内有名的软件公司,比如东软、用友、金蝶、浪潮,凡夕几乎全都呆过,只是有点奇怪,这小子在每个公司呆的时间都不长,八年的时间,换了得有十家公司,典型的打一枪换一个地方。

“冒昧问一句,我看你在每个公司呆的时间都不长。”胡一飞说着,“能说说原因吗?”

“最长的是一年!”凡夕倒是不避讳这个问题,“原因各有不同,主要是感觉那里的工作对我来说,没有任何的挑战!”

胡一飞一听凡夕这么说,兴趣就不怎么大了,人家在这些大软件公司都呆得没什么挑战了,就更别提自己这皮包公司了,当下胡一飞就装模作样继续看着对方的履历,心里回忆着以前自己去枫月影那里面试的场景,琢磨着一会怎么措辞把这人打发了。

“你不问我想要挑战什么吗?”凡夕看胡一飞不问,自己倒先憋不住了。

“不需要知道!”胡一飞笑着摇头,“因为我们公司接下来的工作,可以说是一点挑战姓都没有!”

凡夕顿时就愣住了,说实话,他根本就没看上这个小小的皮包公司,到这里来应试,完全是老搔极力推荐的缘故,只是抱着来转一转的态度,在气势上心理上,他是也占有优势的,心说以自己在国内程序界的名头,能来这个小企业,已经是很给面子了,那绝对是屈尊了的,没想到人家根本就不拿自己当回事。

“z语言听说过吗?”胡一飞终于放下了简历。

“听说了!”凡夕淡淡说着,他不是安全界的人,对于zm就不是那么敬畏,对于z语言,更是仅限于听过而已,并不怎么看重,因为他自己本身就会熟练使用多种编程语言,对于各种编程语言,他的看法是一通百通,并没有哪一种语言可以完全占有优势。

“有兴趣今后使用z语言来写程序吗?”胡一飞问到。

凡夕再也忍不住了,“为什么非要使用z语言呢?我用其它任何一种语言,都可以写出最完美的程序来!”

胡一飞笑了笑,“其它语言的程序员,我们也招,但可能都只会用来编写一些很简单的模块,没有任何的挑战姓!”

凡夕摇摇头,站了起来,道:“那看来我今天是来错了!”

胡一飞终于享受了一把面试别人的乐趣,看对方主动退出,也不勉强,很大度地伸出手,“你是第一个来应聘程序员的人,我还是非常希望我们能够合作的。z语言是趋势,必将成为统一的编程语言!”

凡夕根本听不见去,让一个学生模样的家伙来面试自己,已经够难受的,再让人这样指点,自己在程序界岂不是白混了,还提什么统一编程语言,更是扯淡。

“我倒是很期待z语言能够成为统一编程语言!”凡夕硬硬地扔下这句话,就告辞走了。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