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疯狂的硬盘>第一九九章 网络海啸

第一九九章 网络海啸

本书:疯狂的硬盘  |  字数:6129  |  更新时间:

两家安全机构的调查报告发布之后,中国这边终于有了动静。

工信部站出来发表声明,经过技术部门的排查,中国有多所国防科研机构的网络遭到了黑客入侵,黑客利用pdf漏洞,将木马植入网络,潜伏、搜集并窃取了多份机密文件,根据黑客的作案手法判断,这是一次有组织的黑客窃密行为,中国对此严正抗议,并会继续展开调查!

黑天看到这个声明,有点恼火,美国跳出来的第一时间,他就向上级提了意见,说应该紧跟美国的步伐,他们栽赃,咱们就撒泼,你被窃了,那我也被偷了,大不了咱们打打口水官司就是了,总比屎盆子扣下来要好吧。现在别人该宣布的早都宣布完了,你的声明却如此姗姗来迟,独独显出你一个,这不明显让人觉得你心虚吗?

“靠!”黑天气得捶了一下桌子,上面这些人还是有点保守,老是玩这套正人君子的虚活,美国鬼子就是吃准了你这点才发的彪。

威瑞信的调查报告肯定会大量转载,到时候和英国的黑客事件再相互形成佐证,就算不明着说是你干的,别人也不会相信那不是你干的,正人君子搞了大半天,最后在别人眼里,还不是个拼命在掩饰的滑稽拙劣小丑吗?

事情到现在,黑天也没辙了,除非是能证明威瑞信的调查报告不可信,但美国不会邀请你过去做这个调查的,就算你说威瑞信的结论和迈克菲的不一样,那别人也可以是调查对象不一样,所以结论就不一样,那是因为黑客的手段多样化。

“怎么能证明威瑞信的调查报告不可信呢?”

黑客入侵这事说真就真,说假就假,你总不能真把自己境内的网站黑上几个,然后让别人看,以证明自己确实是遭到了黑客袭击吧?黑天想想就觉得窝囊,美国这样泼脏水,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每次都让你无法辩驳,甚至是越辩越黑,心里实在是憋屈啊,胡一飞是头一次遇到这事,心中肯定是按耐不住,他直接跑去威瑞信的网站,将威瑞信刚刚才发布的调查报告篡改了一番:

威瑞信说黑客使用的是pdf漏洞,胡一飞给人添了两字“可能”,黑客可能是用的这个漏洞;威瑞信又说黑客奔的就是源代码库去的,胡一飞又给改为了,“我想黑客应该是奔着代码库去的,虽然没什么证据,但我猜他们应该已经得手了!”;最后,黑客的攻击是有组织的有计划的,胡一飞在后面再续了一句,“这个组织的人,可能是美国,也可能是拉灯!”

威瑞信随后就发现自己的调查报告会被人编辑过了,一核查,就找出了这几个多出来的桥段,差点没吐了血,史无前例啊,史无前例。他们还没来得及修改呢,一些资讯论坛就贴出了威瑞信“最新版”的调查报告,甚至还有人在猜测为什么威瑞信的调查报告前后会有如此大的反复呢?

十分钟后,威瑞信将调查报告改了回来,然后发布公布:威瑞信的网站遭到了黑客入侵,这可能是个恶作剧,目前黑客的入侵手法也已经被掌握。由于威瑞信的一个分站程序上存在漏洞,被黑客利用,黑客是从分站进入的,威瑞信的主站还是安全可靠的。

这么烂的理由,威瑞信都敢发表出来,也不知道他们能不能说服自己,还十分钟就能得出结论,牛叉得无敌了噻。

没过三分钟,威瑞信的网站又被黑了,调查报告被再次给改了回去,完了黑客又留下一则新的公告,“那这次呢,这次又是哪个分站出了问题?”

威瑞信的人就在网站上盯着呢,黑客一改,他们立刻改了回去,随后又把黑客的留下的新公告删掉了。

但此时也有不少人在关注威瑞信的网站呢,威瑞信二次被黑的事情,还是被人发现了,有人就把黑客的留言又通过网络传播了出去,让威瑞信颜面大损。

胡一飞看自己刚改的报告瞬间就被改回去了,心里很不爽,又去改了回去。

来回刷新了好几遍,发现威瑞信都没有再改回去,胡一飞有些得意,还有点纳闷,心说威瑞信这次怎么不要面子了?

等了足足有半个小时,威瑞信都再没有把那报告再修改回去,胡一飞顿时觉得很没劲,就准备下线。

“唉……”胡一飞很是郁闷,这次的事,和前几天英国诬陷中国黑客大有不同,那次自己有实实在在的证据,可以证明对方是在诬陷,可这次自己除了捣乱之外,根本拿不出任何能驳倒威瑞信调查结论的证据,何况就算是你驳倒了威瑞信,你也无法证明这事不是中国黑客做的。

胡一飞下线之后,威瑞信发出了一条新的消息,称自己检测到一种新型的网站攻击手法,属于sql盲注的一种,危害非常大,可以威胁到目前大多数网站的数据安全,威瑞信随后公布了这一攻击手法的一些技术细节,以及应对措施,提醒各大网站做好数据安全工作。

发完这条公告后,威瑞信才把被黑客修改过的调查结论重新修正,并且声明道:“我们的调查结论是经过多位顶级安全专家认真分析之后得出的,是准确可信的,相信是因为我们的调查结论触犯了某些集团的利益,让他们感到害怕,因此才如此迫不及待想修改我们的调查结论!”

威瑞信的这一消息发出去不久,就有多个网站跳出来发表声明,其中包括了微软、亚马逊、非死不可、推特等多个大型网站,他们称自己最近两天遭受到了不同程度的黑客攻击,但目前为止,黑客并未得手,相信黑客的攻击手段正是威瑞信所提到的新型攻击手段。

美国的媒体,立刻就把视线全部集中了这事上,而焦点的焦点,就放在了威瑞信那狗尾续貂的声明上,所有的媒体都跑出来解读,到底威瑞信的调查报告得罪了什么集团呢?是谁迫不及待想要修改这份调查结论?这份调查结论会对谁不利?是谁有发动了这次针对美国大型网站的集体攻击行动呢?

有意无意,媒体们都把这次的集体攻击行为和之前美国企业集体被窃密的事件往一块扯,甚至有的媒体干脆就挑明了说,就是中国黑客干的,威瑞信的调查报告,让他们感到害怕,所以他们再次发动黑客攻击,企图对威瑞信施加压力,让其作出有利于中国黑客的结论。

胡一飞得知这事的时候,消息已经被国内的一些媒体转载得到处都是了。

“我靠!”

胡一飞终于明白威瑞信为什么不着急把自己修改过的调查结论修改回去,原来他们是憋着坏搞这事啊,我擦,他妈的,这回屎盆子可是结结实实扣在中国黑客的头上了。

“狗曰的!”,胡一飞怒不可遏,你们美国鬼子自己想增加网络方面的预算,你自己增加就是了,也没人拦着你对不对,可你他妈的却拿中国黑客说事,这实在是太欺负人了,简直就是在大街上打了人一耳光,然后说自己可能会受到这人报复,就要求把对方打死,比这还可恶的是,打人的还站在道德的一方,理直气壮地抨击被打的,而挨打的人却是心有戚戚焉,甚至觉着是自己不对。

我擦,天底下还有比这更欺负人的事吗?

胡一飞原本只是气不过这事,就是想去捣捣乱,却没想到会弄巧成拙,让敌人反打了一耙子,这一耙子可把他的怒火全打出来了,一时血往上涌。

一分钟后,威瑞信的网站再次被黑,这次可没那么幸运了,整个页面被黑,上面留下一句话:“你他娘的连自己的安全都没整明白呢,还有脸去帮别人?还没学会爬呢,倒是给别人当起了马拉松教练,要不要我借你一对拐杖,教教你怎么把自己的路走好?”

下面留下字号“zm=杂毛!”

胡一飞这话骂得真是阴损,估计威瑞信的人都能涌起一股跳楼的冲动,自己的网站连番三次被黑客搞定,竟然还跑去艹心别人的网站安全。

接下来,就是微软,“老子要是想入侵你,就不会不得手,明白吗?惹毛了,老子天天来黑你,一天再公布你一个漏洞,让你自己提起自己的软件都想去死!”

亚马逊:“不是说黑客没得手吗?现在得手没,敢不敢跟我打个赌,三天之内,老子保证把你整残了,一个人都不敢来你这里买东西!”

非死不可:“你直接去死算了!”,黑完了,胡一飞顺带着把非死不可的用户资料还窃走不少。

……胡一飞挨个把所有跳出来说自己遭遇到黑客攻击,但黑客并未得手的网站挨个“得手”了一遍,心里还是不解气,坐在那里骂骂咧咧:狗曰的,不是盼着自己被黑客攻击吗,老子就成全你们,这回爽了吧!不爽?那老子就让你们一直爽,爽到不想再爽为止。

“狗曰的!”

胡一飞骂了一声,还准备把地再犁一遍呢,邮箱消息弹了出来:“二当家的,你疯了吗?”

发邮件的,正是寒号鸟,他看到胡一飞这样一家接着一家地黑下去,还主动留下字号,直接都吓傻了,赶紧跑过来劝。

“你他娘的才疯了呢!”胡一飞还在气头上呢,把寒号鸟捎带着也骂了。

“二当家的,你这么做会惹来大祸的,你这不是帮忙,你这是引火烧身!”寒号鸟急了,“在互联网上,真正掌握‘核武器’的就是美国,你的那种个人英雄式的行为,跟美国强大网络攻击能力比起来,完全不对等,你这回是爽了,也替中国黑客出了气,可是你要知道,这笔账最终还要算到中国的头上!”

“妈的,老子没你那么窝囊!”

“我知道,二当家的你是个快意恩仇的人,但即便是你要下手,也不能这么去做!”寒号鸟知道二当家根本就是疯子,赶紧出主意,“他们错了,你再用自己的错去制裁对方,那最后错的就是你。你必须要用对方的错误来打击对方,这才会让他们觉得痛!你现在的做法,只是撒气,不是打击!”

“那你说什么才是打击?”胡一飞反问。

“你先不要动,安安稳稳呆两个小时,我保证你会见识到什么才叫打击!”寒号鸟抛出条件,又道:“以你的技术实力,想要整他们,随时都可以,也不在乎这两个小时吧?二当家的,算是我求你了,就两个小时,好不好?”

“到时候如果我看不到打击,我会让zm很难堪!”胡一飞咬牙应了下来,寒号鸟的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他只得暂时忍耐,反正神器在手,不怕那些家伙不倒霉。

“好,就两个小时!”寒号鸟也不敢再多说了,生怕二当家的再反悔了。

黑天看到美国那边的情况,就一阵手脚冰冷,赶紧去给石章鱼打电话,石章鱼那边早都乱了,网络安全防御等级已经提升至最高,美国那边毫无动静,这才是最可怕的,暴风雨到来之前的宁静。

“噢~”黑天的手心捏出一大把汗,奇怪的是,他的心里此时竟然隐隐还有一丝的期盼,zm=杂毛这次虽然搞得很大,但很明显,这属于他的个人行为,美国方面虽然受到挑衅,反击肯定是必然的,但还不至于会完全暴怒,这是不幸中的万幸。只要捱过这次攻击,相信国内不少浑浑噩噩的人都会被惊醒的,这比自己开一百场讲座都要有效,如果国内可以抓住这次机会,由此走上一条正确的网络发展道路,那自己还巴不得美国的反击快一点来呢。

如果不感觉到痛,就不会喊,如果一直都是这样温水煮青蛙,互联网的霸权结构就会一直持续下去。

“来吧!来吧!”黑天的拳头捏得更紧了。

国内所有安全界的人,神经都绷到极致,而此时的胡一飞才稍稍有些冷静下来,反问了自己一句,“我做错了吗?”

一个小时后,国内几乎所有的门户网站,新娘、馊狐、网遗、qq,就在同一时间,全部无法打开了,显示域名失效,找不到服务器了。

随后那些知名的大型论坛,以及论坛集合网站又遭到了黑客攻击,有的被黑,有的数据被删,有的瘫痪,全部无法提供服务。

所有的人都懵了,根本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平时自己看惯了网站居然没有一个能打开,大家只好去搜索引擎去搜信息,看看到底发生什么事,还有什么网站能打开。

刚开始大家还能搜索到信息,但只持续了不到十分钟,谷歌中国突然称自己的服务器遭到了大规模集体访问,服务器无法承受压力导致瘫痪,随后,谷歌中国的搜索引擎就关闭了。

而此时国内的最大的搜索引擎百毒,就在谷歌中国服务器关闭的一瞬间,自己的搜索结果回到了一周前,大家搜来搜去,可就是搜不到最新的消息。

随后,msn中国也宣布自己的服务器遭遇到史无前例的同时在线规模,服务器无法承受负荷瘫痪了,大量的msn用户无法登陆。

于此同时,国内最大的即时软件qq的账号服务器遭到攻击,用户无法登录,登录上去的用户也遭遇到最大规模的消息被退事件,服务器反应迟缓,无法将用户的消息投递出去。

整个国内的互联网,就在这短短一瞬间,陷入了目盲状态,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没人知道是怎么回事,一向获取信息最是方便快捷的互联网,在这一刻突然像是发起了高烧一样,而且烧得有些烫手。

过了有半个小时后,网络才开始慢慢恢复,先是门户网站可以访问了,再是qq恢复正常,随后,谷歌中国和msn中国也重启了自己的服务器。

网络又一如往常,刚才的事情发生的快,也去得快。

美国方面第一时间宣布:位于美国的两台根域名服务器遭到黑客袭击,导致部分网站因为域名无法解析而不能访问,此次受影响网站大概有十万多个,初步估计此次攻击行为应该是之前袭击了美国很多大网站的黑客“zm=杂毛”所为!

谷歌随后对位于中国的服务器停止服务事件作出解释:因为中国境内大量的门户网站无法打开,导致这些用户集中使用搜索引擎来获取信息,十分钟之内,导入谷歌中国的流量达到了平曰正常水平的五十倍,这大大超过了服务器的负载。至于为什么百毒的服务器没有瘫痪,谷歌方面的说法是,可能是谷歌的搜索结果,在意外发生时更被中国用户所信赖吧!

然后就再有一些安全机构跳出来,中国境内数十个有影响的社区网站遭到黑客攻击,其中还包括即时通讯服务商msn中国和qq,黑客的攻击手法,类似于威瑞信之前所披露的新的攻击手法,导致这些网站损失重大,目前正在做进一步的数据分析。但根据攻击黑客所留下的身份信息显示,这伙黑客应该是来自于伊朗的一个黑客组织!

一件惊涛骇浪般的攻击,就在巨浪刚刚闪过去,就已经被分析出了结论。

反正结论是出来了,冤有头债有主,你们该找谁就找谁去吧!域名服务器是zm=杂毛攻击的,那还是你们自己的人呢,我不找你要损失,已经很给面子了;至于搜索引擎,那是被你们的人点瘫痪的;而那些趁火打劫的人,也都留下了名字,至于是不是他们做的,你们去查吧!

胡一飞在电脑前看到这一幕,彻底傻了,是完全傻掉的那种,记得黑天说过,“互联网上,只有美国掌握着核武器。”,胡一飞到现在才算是明白了这句话到底是个什么概念,事情还没有到最坏的那一步呢,只是一场常规形态下的网络对抗,他的威力,就已经让人后脊背直发凉。

美国的两台根域名服务器遭到一次小小的攻击,就可以让整个中国的互联网资讯瘫痪,由此再导致搜索引擎关闭,再到即时通讯无法进行,互联网可以说是瘫痪了一大半。可以想象,一旦到了终极形态的网络战争,情况会更严重,那时候的互联网会是什么样子呢?最可怕的,倒不是今天这样的无资讯可看,怕就怕到了终极形态时,大家仍然有资讯可看,可那资讯的内容,就……。

胡一飞想到这里,脑袋上就沁出一层汗,他从心底里冒出了一股挫败感,是一败涂地的那种败,此刻的他,没有愤怒,没有悲伤,只有深深的失落。

即便是有神器,自己依然是个无能者,你可以把全世界的电脑都黑了,可那又怎么样,黑完了别人可以再弄好,你又不能能永远去黑,这种形式的黑客行为,丝毫都没有震慑力,亏自己还得意了那么久。而美国的这种网络反击,才是直击命脉,一旦发动,就会在顷刻间置人于死地间,毫无翻身的机会。

胡一飞不想再去黑了,也不会再去黑了,他突然觉得自己有些黑不动了,就算再黑了他们又能如何,自己根本无力抵抗对方的反击。糖炒栗子说得对,自己那是在撒气,是疯子的行为。

“二当家的!”寒号鸟又冒了出来,“我能知道你此刻心里的感受,但我还是那句话,只要我们联手,就可以改变这种状况,至少不会像今天这样慌张,甚至还能把今天的场子找回来!”

胡一飞面无表情,“你确定吗?”

“确定!”寒号鸟答到,“二当家的,我也是中国黑客!”

寒号鸟此时的这句话,给了胡一飞一些力量,他在电脑前使劲咬了半天的牙,道:“艹他大爷的,老子干了,大不了就陪麦金农一起去画圈圈!”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