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疯狂的硬盘>第一八九章 图片之谜

第一八九章 图片之谜

本书:疯狂的硬盘  |  字数:5763  |  更新时间:

“你咋了?”段宇看着胡一飞。

胡一飞赶紧扶正杯子,道:“被老四说的寻人启事给惊到了,这没头没尾的,不会是炒作吧!”

“二当家你说的还真靠谱!”老四夹了口菜,“最近学校里这些二当家的,有事没事,就都往炒货张那里跑。他们都怀疑是不是自己以前在那里存了钱,然后又给忘了,所以都到那里找那个存钱的感觉去了!”

“那寻人启事上就没留下联系方式吗?”胡一飞问到。

“留了啊!”老四举起杯子和胡一飞碰了一个,“留了个网址,可打开之后还是炒货张的网站!我看这就是炒作了,没想到这炒货张,真有一手的好炒艺,不光会炒货,还会炒作呢!”

“呵呵,这种稀奇事,回头我得去瞧瞧!”胡一飞笑着,“咱也到炒货张那里去找找感觉,说不定还真能想起点什么呢!”

“喝酒喝酒!”老大也是举杯子,笑道:“这年头,连个卖栗子的都学会炒作了,各个都拿自己当明星呢!”

四人喝完酒,已经不早了,段宇要回合欢村向小丽报到,自己拦了个车就走了。老四喝得腿软,干脆不走了,就睡在胡一飞这里了。胡一飞也是喝得头昏脑胀,回去洗了个脸也躺着睡了。

第二天上午,三人爬起来床吃过早饭,老四要回学校,胡一飞也跟着去了,说是去看看那个稀罕的寻人启事。

来到食堂门口的公告栏前,老四在上面一番踅摸,就抬手指道:“二当家的,在这呢,你看看,就这么一个豆腐块,天天都能看到!”

胡一飞凑过去一看,果然和老四说的一样,上面只有一句话,“二当家的,你存在我这里的钱该取了!”,下面是炒货张仨字落款,完了还有一个网址。胡一飞皱着眉,昨晚他就有点怀疑这寻人启事是糖炒栗子留下的,一个卖炒货的店,没有道理非要在理工大坚持不懈地贴这个寻人启事啊,那栗子好不好吃,又不是贴个纸条就能决定的。

老四看胡一飞盯着那几个字看了有好半天,便问道:“二当家的,你不会真的要去炒货张那里找感觉吧?”老四撇着嘴,心说你可千万别把我上次找你借钱的事想起来。

“找个屁感觉,我就是好奇而已!”胡一飞摆了摆手,又看了一眼那个网址,记在了心里,然后道:“走吧,好久没去寝室了,去看看!”

胡一飞跟着老四去了趟寝室,完了又去辅导员那里露了个脸。“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这是做学生的对辅导员的基本义务,胡一飞好久没露面了,他得让辅导员做到心里有数。

出了辅导员的办公室,胡一飞又往知春苑赶,一路上,他都在琢磨那个奇怪的寻人启事,还有自己跟糖炒栗子认识以来的所有交往过程。事情过去很久了,胡一飞现在都已经忘了自己到底是因为什么和糖炒栗子认识的,只记得这小子朋友特多,动不动就是“我朋友说……”,“我朋友又说……”之类的。

“难道是这小子良心发现,要还自己的钱了?”胡一飞很是纳闷,他对于糖炒栗子当时的行为,至今都无法理解,胡一飞记得是胡萝卜发动一群狩猎者来追踪自己,结果还没追踪呢,就因为糖炒栗子加入zm而草草收场。狩猎者追踪的是自己,也不知道这小子躲个什么劲,而且还把他在狼窝上的id和所有记录都清空了。

胡一飞一直以为糖炒栗子当时“托朋友“去联系胡萝卜,报的是自己二当家的字号,却怎么想不到,糖炒栗子是寒号鸟的马甲,而这个马甲当时一小时攻克zm的107关,风头之劲无人能及,寒号鸟去联系胡萝卜的时候,自然而然就报了糖炒栗子的号,根本就没提二当家的事,提了人家胡萝卜也不知道。

阴差阳错之下,两个真假糖炒栗子彻底搅在了一起,在外人眼里根本就分不出个彼此来,就是胡一飞这个当事人,也因为不知道糖炒栗子就是寒号鸟,一直都解不开这个谜。

回到知春苑,胡一飞就去打开了那个炒货张的网站,很简单的一个静态页面,映入眼帘的,是一张让人很有胃口的糖炒栗子照片,红澄澄的,然后就是炒货张这个老字号的起源和介绍,最后是店铺地址,以及联系方式。

左看右看,胡一飞也看不出什么名堂,因为是静态页面,他直接就打开了网页的源代码,结果也没有在里面找到什么异常的地方。

“邪门!”胡一飞摸着鼻子,难道自己的预感是错误的吗,这就是一个炒作?

那网站上留下的唯一联系方式,是一个电话号码,胡一飞为了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就试着拨了过去,没想到还真是炒货张店里的号码,于是他就问道:“你们是不是在理工大贴了寻人启事啊?”

“没有!”那边的人回答得果断干脆,完了就准备挂电话,嘴里还叨叨道:“狗曰的,最近怎么天天都有好几个电话来问这事!”

这下胡一飞就懵了,听这话的意思,那寻人启事不像是炒货店自己贴的,可贴这份启事的人又是谁呢,还锲而不舍的,一贴就是两个多月,对方到底要找哪个二当家的呢?这理工大总不能还有一个把钱存到别人户头上的二当家吧?

胡一飞觉得不会这么巧,于是再次把视线回到那个网站上,仔仔细细又看了三遍,什么藏头、匿尾啊,他全都试了,结果都很不着边,就连无规则的跳跃组合,他也试了,依旧是找不到什么线索。

“狗曰的,不会是玩我的吧?”胡一飞盯着那网站生闷气,就这么两百多字,还有一个电话号码,自己再能联想,也想不出糖炒栗子躲在哪里啊“二当家的!”老大此时踱了进来,手里捧着一杯奶茶,笑道:“尝尝!”

“这东西哪来的?”胡一飞接过来喝了一口。

“小区门口刚开一家奶茶店!”老大笑着,“卖奶茶的mm免费赠送的,怎么样,味道还可以吧!”

“mm送的?”胡一飞反问一句,然后又赶紧了喝了几口,“那我得仔细尝尝!”,尝完了,道:“mm不会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她看上你了?”

“靠,不喝拉倒!”老大伸手就夺了过来,然后看到胡一飞屏幕上的网站,顺口说道:“这糖炒栗子不错啊!”

胡一飞纳闷,“在哪呢?”

老大指了指网站上的图片,“这不是在这的吗?”

胡一飞顿时眼睛一亮,然后笑道:“靠,我还以为你说真的糖炒栗子呢!”

“你想吃,那我一会出去买点!”老大嘿嘿笑着,“我正好还要再出去一趟呢,奶茶mm让我帮她收集意见,这奶茶可不是白给你喝的,赶紧说意见,我好过去告诉人家。”

“有点甜了,甜了……,跟蜜似的。”胡一飞银笑着。

老大竖了个中指,转身屁颠颠地走了。

胡一飞等老大出门后,就赶紧把网站上的那张图片保存了下来,刚才老大那么一说,他倒真的想起了一个线索,有的黑客喜欢在图片里藏秘密,其实这是一种非常老的手段了,但现在经常还会用到,因为一般人很难想到一幅正常的图片中还会藏有秘密。

图片保存下来之后,胡一飞就用记事本打开了图片,然后就看到了一堆堆的乱码,翻到乱码的最后,终于看到一段不是乱码的东西,是一小段毫无规则的字符,一看就是经过加密的。

胡一飞找到狼蛛给的一个加密还原工具,然后把这段加密的字符复制出来,放进工具开始还原,工具会试着用各种加密方法去还原,等试到一种加密方法时,字符被还原出来了,是一个邮箱地址!

“靠!”胡一飞捏了捏拳头,这图片里面还真的是藏有玄机啊,要不是老大的提醒,自己怕是把对方的网站拆了,也想不起要去分析这个图片。

再看那个邮件地址,从名字上,倒是看不出什么特别,胡一飞登上跳板,用备用的账号给对方发去消息:“赶紧还钱,糖炒栗子!”

等了有一会,回复就过来了,“你是二当家的?那你说钱的数目是多少,什么时候存的,是一笔什么钱?”

胡一飞莫名就鸡东起来,看样子,八成就是糖炒栗子来还钱的,我曰,老子以前还冤枉人家栗子呢,好人啊,实在人,真讲究,纯爷们,胡一飞赶紧回复道:“一千万,美金!不是存,是让你代收的,是敲诈胡萝卜得来的钱!”

片刻之后,回复就到,“二当家的,我可算是找着你了,两个多月了,我还以为找不到你了呢!我是糖炒栗子啊!”

“废话,我知道是你!”胡一飞终于找着一点当年在狼窝上敲打糖炒栗子的感觉了,“你怎么招呼都不打一个,就钻进了zm,搞得老子还以为你要卷钱潜逃呢!”

“没办法,当时情况紧急!”寒号鸟心里感慨不已,心说二当家的就是财大气粗,自己卷着1000万美金进了zm,他竟然催都没有催过一次,这刚一见面,就关心自己当时的情况,这是大家风范啊,“胡萝卜真他妈的无耻,他们连我这个中间人都给卖了,一群狩猎者追着我屁股咬,我搞不过,只好用你给我的zm身份令牌进了zm。”

寒号鸟这么一说,胡一飞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胡萝卜反咬的事,全是因他调戏人家而起,此时他不得不说上几句硬气话,撑撑脸面,“还好你没事,否则老子一定阉了那帮萝卜!”

寒号鸟挺感动,道:“狼峰会的时候,狩猎者死盯着狼窝论坛不放,我没法跟你联系,后来这事一拖,就给耽搁了,真是对不住二当家的了。”

“那你怎么会想起到理工大来我?”胡一飞刚发过去,就拍着自己的脑袋,自己以前上狼窝,不用跳板,就是那时候露的尾巴,狼蛛也是这么找过来的。

“菲戈安全公布zm的排行榜,我就猜到是你了!”寒号鸟心中得意不已,自己的猜测真是一点没错,“不把zm放在眼里的,也就只有二当家你一个了!”

这马屁拍得胡一飞通身舒坦,他都忘了之前自己得知zm很厉害后,没敢上门讨钱的事,“zm他们没有为难你吧?”

“没有!”寒号鸟那边偷着乐,自己现如今在zm里的地位可是很高了,不管大事小事,那都得来跟自己商量,而且自己现在也已经完全接触到zm的所有核心技术了,要不是二当家当初给的那个身份令牌,自己哪能在安全界呼风唤雨?

这几个月来,寒号鸟指挥着zm是东敲西打,将安全界所有环节的巨头们都敲打了一遍,已经帮zm彻底建立起了全球最权威最霸道安全机构的形象,zm说一就是一,绝没有人敢反驳的。这让以前欺软怕硬惯了的寒号鸟实在是爽得不行,他现在心里唯一忌惮的,就是二当家的,除了二当家的,他完全可以在网络上做到横着撒尿,竖着拉屎。

“那就好!”胡一飞一看这小子混得还可以,心里的内疚就没了,关心起的自己的钱来,“那一千万美金现在在哪?”

“我已经帮你转移到国内去了!”寒号鸟赶紧说着正事,“我在国外帮你注册了一家风投机构,然后以风投的形式,把钱转移到了国内,都在账上呢,回头我就把资料都给你发过去!你想把钱投给自己的菲戈安全也行,或者是投一家皮包公司,用一两年的时间,把钱转为自己的合法收入。”

胡一飞对于洗钱流程有了解,寒号鸟一说,他就明白了,投给一家公司,每月给自己发上等值一百万美金的工资,很快就把钱洗干净了,完了之后公司倒闭,让风投打水漂。理论是这样的,但艹作起来有点复杂。

寒号鸟的消息又发了过来,“二当家的,有一件事,我想请你能够通融一下!”

“什么事,你说!”胡一飞想到自己的钱能够回来,就高兴得不行,心说你小子只要提得出来,老子就能应下来。

“是关于枫月影的!”寒号鸟说道,“我不知道枫月影哪里得罪了二当家的,这里我先代他向你赔礼道歉了,之前我能够逃过狩猎者追踪,全靠枫月影的通风报信,所以我必须还他这个人情。希望二当家你能够看在我的面子上,能放他一马,毕竟他已经受了几个月的罪了!”

胡一飞没想到是这事,不过这时候他才不管枫月影是谁呢,当下道:“你是个讲情义的人,这个面子我必须给,我和他的恩怨,就此一笔勾销了。”

寒号鸟大喜,“谢谢二当家的了!”

“还需要我做什么不?”胡一飞问到。

“不用了,我先自己想办法捞他出来,如果不行的话,再来麻烦你!”

“好吧!”胡一飞顿了顿,他本想再多说一句,让寒号鸟带话给枫月影,让他以后做事别总想着利用无辜的人,想想又算了,估计枫月影这次出来,也不会再做这一行了。

“对了,二当家的,你有没有想过跟zm合作呢?”寒号鸟突然想到了这个提议,“要是两家联手的话,完全可以做出一番大事业来,甚至让自己名垂计算机史,也不是什么难事啊!”,寒号鸟又使出了同一个招数。

可惜胡一飞对此并不感冒,他对zm以前那些动辄发动病毒战的做法很是不屑,便回复道:“没有我,zm也照样能干出一番大事业,我不去掺和了!”

寒号鸟看二当家这么说了,也不再劝,“那我回头就把风投机构的详细资料发给你,以后我联系你,是不是也通过这个邮箱?”

“对,有事给我的这个邮箱发消息就行!”胡一飞也把寒号鸟的这个邮箱地址记了下来。

“不打扰你了,我去捞枫月影!”寒号鸟说完,就下线了。

退出跳板后,胡一飞就在屋子里直蹦高,兴奋地拿着拳头砸墙也不觉得疼,一千万啊一千万,你终于是回到我的怀抱了。

等乐完了,他才想起给梁小乐的保证,皱了一下眉,随即笑道:“这可不是我主动要找回的,是别人非要给我送回来的,人家千辛万苦寻找了我几个月,要是不收下,多寒人心啊!”

“唉……,我就是心肠太软了!”胡一飞厚颜无耻地叹到,然后又哼了那首烂歌:“赚钱了,赚钱了,我都不知道怎么花……”

老大此时刚才又进门,听到胡一飞的哼哼,就过来问道:“二当家的,你这是怎么了?又有新业务上门,开远那样的?”

胡一飞点头,“比那还大!”

“发了发了!”老大兴奋地搓手,“现在就出工吗?”

“不急!”胡一飞看着老大空荡荡的手,“你刚才拿的奶茶挺好喝,奶茶店在哪?我再去买两瓶,庆祝一下!”

老大一听,便急急点头,“刚好,我也去!”,他才不放心让胡一飞这种色狼去搔扰奶茶mm呢。

(本以为今晚能偷个懒,结果晚上上线后,看见群里有几个书友在等更新,不能让书友寒心啊,于是银子赶紧码字,6000赶不出来了,只能写出5000了,为了弥补这1000,银子给大家介绍一下本章节中的一个技术桥段吧,就是如何在图片中隐藏秘密!请大家跟着银子做一遍!)(首先,请找一张图片来,假设图片是jpg格式的,把它放到d盘根目录下,命名为“1.jpg”;然后再新建一个文本文档,跟图片放在一起,命名为“2.txt”,打开文档,在里面输入“银河九天”四个字,回车,进入第二行,此时随便输入你想输入的字,比如“”。ok!请保存!

点击“开始”——“运行”——键入“cmd”,回车,于是就打开黑乎乎的dos界面了。

键入“d:”,然后回车键入命令“copy空格1.jpg空格/b空格+空格2.txt空格/a空格3.jpg”,回车,请到d盘去看,是不是多了一张图片3.jpg,图片可以打开,显示完全跟1.jpg一样,哈哈。

如果右键点击这张图片,在“打开方式”里选择“记事本”,拖到最下面,是不是看到了“银河九天祝所有硬盘的书友新的一年里大展宏图,合家安康!”?

注:此方面不能用来存毛片,存个密码、曰记还行!

键入命令时,请将上面“空格”两字,换成真的空格,可不是真的打出这两个字!

别忘了在文本文档的第一行键入“银河九天”四个字,否则不管用,哈哈!)

(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